《快穿:宿主他画风不太对》小说章节目录黎渊,梁少平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快穿:宿主他画风不太对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文嬉嬉

简介:【双男主+1v1】拥有亿里挑一好皮囊的黎渊,投身于特殊副本,各种飚演技,从而完成任务。清冷大佬:败给你了。小少爷:渊渊,不闹了,好吗?小可爱:geigei,我长大了,我真的可以保护好你的。然后三个人打了起来。……黎渊:他们又打起来了呢!!!系统:渊渊,求你做个人吧!!!

角色:黎渊,梁少平

《快穿:宿主他画风不太对》小说章节目录黎渊,梁少平全文免费试读

《快穿:宿主他画风不太对》第1章 豪门总裁的小娇夫(完)免费阅读

红色的酒液倒进杯中,带着轻微的气泡,慢慢颤动着。

瞧着眼前纯良无害的男人喝下,黎渊缓缓收回了目光,身子后仰,靠在了椅背上。

【系统:这下总算是没问题了……】

系统显然松了一口气。

【系统:为了以防万一,我藏了两份(大家都懂的)药,一份在酒里,另一份在……】

下一瞬——

【系统:不对劲?!梁少平没晕?!!】

无奈,系统提醒得太晚了。

黎渊身形一顿。

紧接着,身体传来一股奇怪的感觉,一路蜿蜒地向上。

“原来···黎学长,你也是喜欢我的。”

原本纯良无害的男人,此刻眸色愈发的幽深,渐渐染上了几丝狂热。

“我一直一直都很爱你,爱你爱到整天整夜都在想着,我要如何才能把你留在我的身边?”

梁少平伸出手来,眼里渐渐显出痛色,“ 你的笑真是好看,可为什么就不能只对我笑呢?你的眼睛真好看,好看到我想好好地收藏起来······”

终于,他的手抚到黎渊的脸庞,情绪有些激动,“没想到你这么爱我,甚至还想着给我下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他站起身来,有些贪婪地搂抱起黎渊。

手指落在黎渊嫣红煞是好看的唇,语气微扬,“学长,你知道吗?”

“我也在你杯中下了药,还是双份的。”

沉迷于演戏的黎渊:你可真会玩。

药效一点点生效,一股浓厚的眩晕感在黎渊脑子里蓦地炸开。

梁少平低下头,瞧着怀里的黎渊,他琥珀色的瞳色似被朦胧的水光所遮挡,像只软乎乎的小白兔。

紧接着,黎渊耳边传来的是,梁少平那温柔到滴水的声音,夹杂着微微泛起的粗重的呼吸,“你怎么那么缠人?”

就算到现在这种情况,梁少平的语气仍带着几丝的宠溺。

明明他黎渊啥没干。

下一瞬——

黎渊动了动,白色的长筒袜穿到膝盖处,露出一点粉色的肌肤。

梁少平骨节修长的手,贪婪地抚着手下的人。

“……别动。”

黎渊微微歪了歪头,眼神有些迷离。

梁少平倒吸了一口凉气,语气陡然加重了几分,“我怕等会儿……”

”你会……受不住。”

有意思,黎渊这样想着,剧情没有往既定的方向发展。

系统:“······”

系统简直要绝望了,又是这样,又是这样。

说起这个宿主,简直是亿里挑一的好皮囊。

好看到什么程度呢。

其他人仿佛是上帝早期捏人的作品,只见雏形,只有宿主的身上带着滤镜,仿佛一副经过笔墨细细勾勒过的绝世好画。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副好容貌,再加上宿主本身莫名吸引人的奇怪魅力,让两个主角为了只是炮灰身份的宿主自相残杀。

这个剧情瞬间就崩得不像样了,简直惨不忍睹,不忍直视。

察觉到系统情绪的波动,黎渊安慰了一句,“小系统,放宽心,最起码……这一次柳文旭没有来。”

【系统:这他妈算是什么很好的消息?】

他妈的,这剧情已经崩得爹妈都不认了,就算柳文旭来了,这剧情也圆不回来了。

······

纯良无害的男人将黎渊整个人搂在怀里。

酒吧昏暗的光线,无一不是刺激着他的神经。

就在他想把人好好地宠爱一番的时候——

“砰”地一声。

鲜血四溅。

梁少平瞳孔微微睁大,眼里充满了震惊和不可置信。

玻璃碎片四散。

他僵硬地转过头去,“你……”

话音未落,脸上流淌着一股热意,鲜血顺着他的脸庞滑下,滴到地上。

在看到那个和自己有了婚约,却毫无感情的未婚夫时,梁少平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头,眼神有些不善起来。

他怎么会来?

系统也是大惊。

【系统:渊渊,你见过柳文旭?】

黎渊摇了摇头。

【系统:要命,这柳文旭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说实话,黎渊也不知道。

在这本《民国:豪门总裁的小娇夫》里,他已经听取系统的建议,尽量避免和柳文旭接触。

对于柳文旭,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印象。

站在梁少平对面的男人,西装一丝不苟,冷峻的面容恰到好处地镶嵌着一双清冷的眼,锐利得好像一柄刚出鞘的剑。

此刻,泛着让人不可忽视的慑人的光。

“你,不该动他的。”

声线极冷,不带一丝感情,仿佛眼前的人如同陌生人一般。

柳文旭转过头,看向了黎渊,眼尾微微下垂,即使不笑也像是盛着满满的爱意。

“有一次我偶然看到了在台上的学长,当时就已经深深地喜欢上了他。”

“可我的这份爱……很廉价······”

“我不敢,我不敢和他说······我喜欢他,仅仅一面,他一定,一定是不会信的。”

这个理由着实让黎渊想不到,嘴角轻微抽搐。

黎渊却是不知,当时的他,高高地站在台上,那是多么的耀眼,多么让人触手不及。

思及此,柳文旭的声音陡然变冷,眼神狠戾,“可是,你怎么敢?”

柳文旭弯下腰,不由分说地扯着梁少平的衣领,手上青筋暴起,“你怎么敢?你怎么敢的?”

“怎么敢对我视若珍宝的人儿下了药,还对他产生不可以有的心思······”

黎渊:又要打起来了呢。

系统:啊啊啊啊啊啊,好绝望。

“砰”地一声,又是一个酒瓶落下。

柳文旭忽而双眼黑沉得可怕,“只有你死了,我才能和他······永永远远地在一起。”

酒瓶狠狠地冲着地下那蜷缩着的身影。

梁少平抬起头,似乎是知道自己不行了,身子往前移动着。

他的眼尾微微垂下,笑得无害,手堪堪才碰到黎渊衣角。

\”学长,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手却被人粗暴地扯开,柳文轻舔了下嘴唇,不顾脸上残留的血渍,扔了酒瓶。

他一把将黎渊搂在怀里,如同易碎的宝贝一般,眼神几近温柔。

唇轻柔地凑近黎渊的脖颈处,感受他那皮肤下跳动的血管和香甜的血液,他终将只会为自己跳动。

他的语气缠绵,带着狂热,“只有我,才能永永远远地和你·····在一起。”

“学长,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是吗。

黎渊勾唇一笑。

卷翘的睫毛轻颤,笑得愈发醉人。

原创文章,作者:文嬉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31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