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团宠:恶毒女帝穿成羊驼后》小说章节目录白皙,张精致全文免费试读

【主人,无论您的能力恢复到何种程度,您都无法杀死慕华生。】

“如果哪天我跟他有仇,我一定要杀了他呢?”

【手册中记载,如果杀死慕华生,您将会自我毁灭。】

自我毁灭?

自己毁灭自己吗?

怎么个毁灭法???

虚空中,系统手册显示:

别的任务也可以发布。

但围绕慕华生而发布的任务,会触发额外任务点,获得发布任务的奖励机会。

有利于慕华生的任务奖励最优,甚至翻倍;

有害于慕华生的任务……无法发布!

什么超强bug级别金手指?

处处都是bug。

楼念归倒抽一口闷气,抬起破了皮的指尖,掐了掐自己的人中。

“楼小姐,您还好吧?”

凌教授上前,问候了一声。

依他看,楼小姐像是要撅过去了一样。

“嗨,没事儿,我挺好。”

楼念归轻叹,面无表情地摆了摆手。

“楼小姐,您提供的试剂很好,我们已经完成了羊驼的人工繁衍工作,目前胚胎成活率可达90%,咱们的工作已经取得了初步成功。”

“这只羊驼的繁衍流程已经完毕,并且它不适合再次繁衍了,您随时可以领走它。”

凌教授瞅了眼惨不忍睹的实验室,补充:

“如果您愿意,今后,这只羊驼就是您的个人所有物了。”

楼念归瞥他一眼,淡淡点头。

“那我带它走。”

【太好了主人,谢谢主人!】

铁锹欢呼一声,冲过去抱住楼念归的腿。

几个研究员同时松了口气。

“那要不,您给它起个名字?”

楼念归随手一挥。

“它有名字,叫铁锹。”

铁锹?

用来挖坟那玩意吗?

众人对视一眼。

“铁锹,走吧。”

楼念归带上铁锹,离开研究基地。

京都研究基地,位于京东路一侧,位置相对偏僻。

她出门没走几步。

一抬眼,便见一辆黑色的面包车疾驰而来。

两两交错的一瞬,副驾驶座的车窗滑下。

一个戴着黑色鸭舌帽的男人,出现在眼前。

随后,那人探出上半身。

一针麻醉,精确地扎上了她的手臂。

动作粗鲁,针尖全部入肉。

楼念归吃疼,蓦地蹙眉。

麻醉剂,通常在1~2分钟左右生效。

还好。

她一把抓住男人的脉门,用力一捏,夺下那小小的针筒。

一面迅速朝铁锹吩咐:

“给我发布任务:揍哭这个人;奖励:解除麻醉效果。”

【好的,主人。】

车里,副驾驶座的男人一针扎出,还没空高兴,却猛然间被她利落地反制住。

车外的少女,力大如牛。

这一下,像是要将他的手骨捏碎。

男人脸色一变。

随后,沉声朝司机喊道:

“不好,快走!”

音落,黑色的面包车迅速启动。

楼念归一声嗤笑,手臂借力,反身长腿向上一翻,将整个身体弯到极致。

在车子发动的同一刻,她用两脚死死勾住了车顶的货架边缘。

整个人倒挂在副驾驶外侧。

“麻醉哪儿买的?”

只在一刹那。

她将上半身以一个扭曲的姿势扎进了副驾驶,含情的桃花眼微微一挑。

脸上勾了三分轻笑。

一张绝美的面容,在那男人的眼前无限放大。

唇角弧度,令人胆寒。

男人堪堪反应过来,顿时出拳,袭向她的面门。

可是,抬手不过一半,却陡然察觉到一阵剧痛。

“啊——”

男人惨嚎一声。

片刻,颤抖着手,看向自己渗血的手腕处。

楼念归的指间,捏着一截白色数据线。

不知用了多大的力道,竟让那并不十分尖锐的接口,生生地划破了他的脉门。

一瞬间,鲜血狂飙。

“你……你真是楼念归?”

男人痛得嗷嗷叫,看怪物似的,看向楼念归。

少女勾唇,抬手,但没答复。

只有重若千斤的拳头,雨点一般砸上男人的脸。

她的拳头,主要关照了男人眼眶外上方的泪腺窝。

两拳下去。

男人嗷呜一声,哀切的哭声与车内的音乐齐鸣,眼里的泪水与手腕的鲜血齐喷。

一旁,司机吓坏了。

他连忙将车停进深巷,一脚踩下刹车。

不多时,车内相继响起了两道凄惨的男人声音。

两个男人,你一嗓子我一嗓子,嚎丧一般。

十分痛苦,哭得像死了娘。

“吵死了,闭嘴。”

少女的警告声响起。

两个男人鼻青脸肿,呜咽着停下了哭泣。

“车里,有行车记录仪?”

“没、没有。”

笑死。

他们来绑人,还会记录证据吗?

楼念归满意地点头。

她嗓音略冷,复问:

“麻醉剂哪儿买的?”

“我们不知道啊楼小姐!是有人把这个给我们,让我们掳了您……”

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抹着泪,被激活了泪腺,说话一抽一抽的。

“谁让你们来的?”

“是……是一个男人,我们二人也不认识。不过,我手机里有他电话!”

“手机给我。”

男人身上都是血,虚弱地抬手,将手机奉上。

楼念归翻了翻通讯录,拨回去时,对方号码为关机状态。

而且,无法查询归属地。

她嫌弃地捏着两个男人的下巴,定定地看进他们的眸子深处。

二人相继被催眠。

她为其中一个人,织造了一个属于京西路的全新场景。

随后,从这两人的眼睛里,捕捉到一缕残影。

看上去,是个男人,身形很魁梧。

楼念归有原身的记忆。

看着这个背影,闪过一丝熟悉的感觉。

不过,转瞬即逝。

她蒙了两人的眼睛,用手机拨了医院急救号,随后将手机揣进自己的裤兜。

最后,顺手拿走了车上的麻醉剂针管。

【主人,主人,您没事吧?】

身后,小羊驼颠颠儿地跟了上来。

铁锹撵着车追了一路,急得又蹦又跳。

【哪来的玩意,敢欺负我主人!】

【呸!!!】

小羊驼一头冲上来,噼里啪啦,朝那两个男人吐了满脑袋的口水。

——

研究基地。

慕华生走到实验室门口。

就听见里面的人议论纷纷:

“可萌的一只羊驼崽子,怎么叫铁锹啊?”

“是啊,这楼小姐起名,也是怪难听的。”

铁锹?

慕华生眸子一暗。

他大步进门,朝众人问:

“楼念归呢?”

慕少将的脸色,不太好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听见他们背地里议论楼小姐?

几个研究员对视一眼,忙道:

“慕少将,十分钟前,楼小姐带着羊驼走了。”

京都东路。

楼念归解决完那两个男人。

刚走出大街,就被人截胡了。

金狐娱乐公司。

二十四楼。

此时,两人一驼,坐在安静的办公室内。

对面,原身生前的经纪人敲着桌子,指着她的脑门儿。

男人气呼呼地质问:

“楼念归啊楼念归,你怎么能连公司都骗呢?”

“你知不知道,两月前你一纸死亡通知单,现在却又莫名其妙回来了,还转头上了热搜。你知道咱们公司的口碑受到了多大的影响吗?”

“都说咱们公司为了炒作毫无下限,作死啦你!”

原身的经纪人很胖,留着一头及肩黑发,鼻梁上挂一副黑框眼镜,话痨男人一个。

楼念归解释:

“楼念归的确死了啊,我不是她。”

她说得很诚恳。

胖经纪人当场气笑了。

“这笑话你不觉得太冷了点吗?”

“……”

原创文章,作者:春迟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28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