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团宠:恶毒女帝穿成羊驼后》小说章节目录白皙,张精致全文免费试读

“无论用什么方法,我要他活。”

慕华生薄唇轻启,一字一顿地,下达命令。

他温和的眸子染上冷肃,锐利的眉峰拢紧,似氤氲着狂风暴雨,其间隐约夹杂几分焦急。

华夏第一战神的铁血威压,肆意倾泻。

一瞬间,压得人无法喘息。

急救室内。

老教授抹了把头顶的冷汗,眼底绝望又恐惧,朝几个副手吩咐:

“继续。”

身后,慕少将的神色阴翳,杀气汹涌,沉默着,如死神一般。

这个节骨眼上。

他不敢说,床上的这位战员已经死了,死得透透的。

摸起来冰冰凉,透心凉。

比零下五十度的西伯利亚冰川还要凉。

楼念归瞥了眼急救室。

从兜里抽了一张现金,指尖摸上腰间,在数据线接口的尖角上用力一划,划出一滴血来。

随后,以指尖的鲜血,迅速在纸币上画出一张符咒。

一瞬间,魂魄出窍。

阿四的灵魂漂浮在虚无之中。

正焦急地想回归本体,却不知为何,始终回不去。

忽然,他瞧见一道窈窕的少女身影。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他靠近。

少女高高瘦瘦,身姿绰约,看不清脸。

阿四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那少女薅住了后颈,像拎小鸡似的,将他轻飘飘地扔到了病床上。

魂体合一。

急救室内。

老教授瘫坐在地,无力地摆了摆手。

“慕少将,您的这位战员全身受到极度重创,同时遭到火山爆发和海啸的波及,体内多处脏器产生了不可逆的损伤。经反复多次的脑电波探测,我们实在是……”

“无力回……”

“天啊?!”

边上,辅助医生惊叫出声。

一片死寂的脑电波检测仪,突然曲线波动,急速起伏。

“向教授!您快看,病人醒了!”

急救室外。

慕华生长长地缓下一口气。

几个战员猛地互相击掌,几乎喜极而泣。

他们非常高兴,同时有点惆怅。

让他们惆怅的是,醒来的阿四开始神神叨叨,一直念叨:

‘他魂魄离体,是被一个女人逮回来的。’

而且,帮他魂魄归位的女人身材超棒,风姿超绝。

几位战员对视一眼,看向慕华生。

“老大,阿四九死一生,可能需要精神治疗。”

“不不,老大,我觉得他怕不是想女人了。”

病床上。

阿四脸色苍白,被人误会,急得一顿阿巴阿巴。

一转眼。

他看见了立在一旁的楼念归,顿时就激动了起来,指着楼念归喊:

“是你?是你救了我,对不对,你是神是鬼?”

虽然他没看清脸,但那身形,跟这个少女如出一辙。

两道剪影,一下子重叠了起来。

一旁的战员吓一跳,飞快瞥了慕华生一眼,死死捂住阿四的嘴。

“md,找死啊!这是我们老大的‘前未婚妻’,你小子也敢想?”

“什么神啊鬼的,你tm脑子被南部海啸冲走了吧?”

阿四用力反抗,热切地望着不远处的少女。

“唔唔唔……不是、我看见了……”

楼念归眉梢一挑,上前几步,问道:

“你叫阿四?”

阿四疯狂点头。

“是的!我是七爷麾下,优秀的‘逆’四号战员,代号阿四!”

“优秀战员啊。”

楼念归点点头,劝道:

“你是新世纪华夏帝国的优秀战员,应该学会尊重科学。”

音落,她掌心一拢,收好了用现金画成的招魂符。

转身走了。

楼念归还了慕华生的人情,离开急救室,转头去找小羊驼。

另一间实验室内。

地上全是小羊驼的口水,实验台上一地白毛,研究用具散落一地,

整一个灾难片现场。

小羊驼一直在咩咩叫,高亢,急促,趋于疯癫状态。

几个研究员守在边上,崩溃又无奈。

依据研究结果,他们怀疑这只羊驼有重度狂躁症+抑郁症。

并且,实在听不懂这羊驼崽子到底在叫啥?

“它在唱歌。”

门口,传来楼念归的声音。

小羊驼咩咩叫。

她听见,铁锹一边哭,一边在唱着什么:

‘小白菜呀,地里黄啊,两三岁呀,没了娘啊……’

听起来,像是上世纪华夏北部地区的调子。

虽然五音不全,但胜在情绪饱满。

楼念归赞赏地鼓了鼓掌。

凌教授转眼,见得楼念归,老眼一亮。

“楼小姐。”

自从这位楼小姐走后,这只羊驼就疯了,嗷嗷叫,吐口水。

整间实验室,都要被它的口水淹没了。

可是,楼念归一进门,小羊驼立刻就停下了动作。

然后,小崽子一撒蹄,蹦蹦跳跳地扑向楼念归。

咩咩叫的声音,竟让人听出三分委屈。

【主人!主人,呜呜呜……您终于来了,呜呜,您还要铁锹吗?】

它被配种了,它不干净了。

呜呜呜~

楼念归站在门口,一抬手,让小羊驼定在原地。

整间实验室,都是羊驼崽子的口水味。

臭到家了。

“别过来,我问你几个问题。”

【主人?】

铁锹睁着大眼睛,怯生生地喊了声。

“我需要金钱,你有奖励金钱……的功能吧?”

鉴于这个系统稍显破烂,楼念归试探着问道。

【钱?】

铁锹翻了一下自己的仆从手册,遗憾摇头。

【主人,没有呢,铁锹不能直接将金钱设为任务奖励。】

“什么?任务不能重复就算了,你连钱都不能给我?”

铁锹试图开解,劝慰道:

【主人,人不是说了嘛,钱不是万能的。】

“那你知不知道,人还说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铁锹嘟嘴,更委屈了。

【主人,其实这个大概是因为,您忘了给铁锹设定关于奖励金钱的程序呢,所以铁锹无法设定金钱奖励。】

楼念归:“……”

还甩锅?

她都不知道这野生系统哪儿来的。

“那我问你,你这系统究竟还有什么禁忌之处,你把注意事项和大致规则,全都给我交代清楚。”

之前,铁锹总是支支吾吾的,一口一个不过,一口一个而且。

楼念归现在产生了非常不好的预感。

果然。

【主人,您发布任务需要精神力的加持。目前的精神力来看,只能每三天发布一次任务。否则,将会损耗精力、能量流失、陷入沉睡。】

“继续。”

【您不能直接获取金钱,只能通过任务获取自身能力,从而辅助您获取金钱。】

“OK,至少没规定我一定要做个穷光蛋。”

【主人,铁锹的使用手册上写了一个名字,这个名字,就是铁锹的禁忌点,相当于任务准则。】

“什么名字?”

【主人,这个名字叫:慕华生。】

虚空中,铁锹摊开了那本仆从系统手册。

楼念归:“???”

中心主旨——慕华生?

禁忌之名——慕华生?

任务准则——慕华生?

简单来说,所有任务都能发布,但所有任务都可能会受到阻碍。

这个阻碍之源,就是慕华生。

她有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现在弄死慕华生,这些禁忌和准则能消失吗?”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春迟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28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