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团宠:恶毒女帝穿成羊驼后》小说章节目录白皙,张精致全文免费试读

楼念归看了一眼金总助手机里的地图,记下路线。

她的能量缺损严重,武功没了,空会招式没有灵力,力量也一般,目前只有精神力尚可。

出了门,楼念归直接去玉石市场,挑了几块不错的石头。

可付钱的时候,一摸裤兜,半个子儿都没有。

加上她穿着邋遢怪异。

要不是翻墙够利索,差点就被人当智障给揍了。

楼念归跑了两条街,蹿进巷子里。

停下来,一捂肚子,咕咕作响。

路边的肉包子它又大又圆。

可她没钱,得赚点钱。

巷子里,有人摆地摊,秀的都是国粹技艺。

楼念归扫了一眼。

民间高手街头变脸?

她的能力还没复苏,不会。

现场胸口碎大石?

这具身体的承受力暂时不足,也不行。

不远处。

一个假扮残疾的女主播坐在一辆破板车上,拿着话筒。

女主播粉丝很多,正在直播卖唱。

现场也围着一堆人,很热闹。

好巧不巧,她唱的是楼念归以前的出道首单。

楼念归虽是十八线,但刚刚才上了热搜,这个热度蹭得很及时。

直播里。

有人刷着热搜,忍不住发弹幕吐槽。

.主播比楼念归唱得好听多了。

.就是,一个残疾人都比楼念归唱得好!

.楼念归是谁啊?

.一个用死亡炒作的小糊咖,这首歌原唱就她啊,你不刷热搜的吗?

街角处。

楼念归眼睛一亮。

透过人群看去。

板车上,女主播面前的盆里,放了不少现金。

女主播一手撑着身子,另一手拿着话筒,两条腿套在同一根裤管里。

看上去生生地少了一条腿。

十分凄惨。

她唱到一半,突然被人抢走了话筒。

可音响里的歌声,还在继续放。

直播间里,网友们哗然。

.什么呀,原来是假唱?

.我就说,这听起来怎么像楼念归的声音呢?

女主播一慌,看着镜头外的楼念归,有一丝丝眼熟。

“你谁啊?你干嘛?”

“我来帮你唱会儿,你分我点钱,可以吗?”

楼念归看了眼女人的腿,没拆穿。

‘残疾’女主播:

“……神经病啊?”

好好的聊天,咋骂人呢?

楼念归不悦,微微蹙眉:“你礼貌吗?”

女主播:“???”

哪来的傻逼。

她直接上手,要抢话筒。

直播间炸开了锅。

吃瓜网友们激动坏了。

视频里,女主播从楼念归手里抢话筒未果,反被摔在了地上,怎一个惨字了得。

弹幕糊了满屏。

.楼念归是没死却疯了吗?

.她为什么连残疾人的饭碗也要抢?

.抢人话筒就算了,还仗着自己好手好脚的欺负别人,傻逼吧?有病!

女主播柔弱地抹泪,费劲巴拉地卖惨。

众人正要继续开骂。

下一刻,突然齐齐停下了敲键盘的手。

只见,楼念归一把抓了那个装着现金的盆子,扔进现场的围观人群里。

顿时,残疾女主播也不哭了,气得嗷嗷的,迅速撕开了碍事的裤管子,爬起来就朝人群里冲。

她飞快捡回盆子,把现金装进口袋。

那动作,利落极了。

众人:???

.tmd,我的同情心喂了狗了?

.直播假唱就算了,残疾也是装的,还假哭?

.楼念归是来帮咱们打假+鉴婊的吗?

楼念归知道直播,但直播的钱她又拿不到。

她扫了眼屏幕,将一张脸凑近了下。

直播间立刻炸了。

.卧槽,楼念归要上才艺了吗?

.这个就是楼念归啊,虽然糊,但颜值真的好顶啊!

弹幕还在飞涨。

楼念归小手一点,直接结束直播。

然后抽回视线,看向四周,眉目间霸气侧漏,一顿中气十足的吆喝:

“卖艺了!唱歌跳舞弹琴作诗飞檐走壁徒手劈砖啥都卖!”

“只收现金,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换点钱来捧场!”

现场如火如荼。

慕华生到现场时。

楼念归在表演倒立。

她卖艺很认真,脑袋朝下两腿朝上,大大的西装裤腿掉到了膝盖以上,露出如玉般精致的小腿。

那两个裤兜里,鼓鼓囊囊的,揣的全是挣来的现金。

亏得也没掉出来。

四周,还有人在拍照、录视频。

慕华生盯着那两条腿、那条属于金总助的西装裤和那件属于他自己的黑衬衫。

眸色阴沉,一言不发。

楼念归收回动作。

刚起身,就被人一把拽住了胳膊。

一股极大的力道,钳制住她。

她下意识地反攻,狠狠地一抬肘,朝来人的下巴袭去。

刚至一半。

被一只大掌挡在了手肘处。

“慕华生?”

她抬眼,微愣。

这男人的反应,很快。

这样快的防御速度,足够和目前的她媲美,甚至更胜一筹。

路边,司机替他们开了车门,恭敬地朝慕华生道:

“七爷。”

楼念归揣好现金,跟着慕华生上了车。

她想搭个便车。

还没来得及开口。

就听慕华生朝司机吩咐:

“去基地。”

正好,她顺路了。

慕华生的脸色不是那么好看。

楼念归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若有所思。

然后,开始从裤兜里掏现金。

“慕华生。”

她掏出了全部现金,面值从一百到五十、再到十块,林林总总,加起来竟然挣了一千出头。

“你这件衬衫我买了,报个价。”

很明显,慕华生有洁癖。

她穿过的,人家肯定不会再要了。

慕华生眉峰紧锁,闻声转眼。

楼念归手里捏着皱巴巴的现金,整理成一卷,要往他的怀里塞。

……

慕华生:“衣服送你,钱就不必给了,脏。”

连钱都嫌脏?

这是单纯有洁癖吗?

这指定是有点毛病啊!

楼念归有点为难,看向身侧的男人。

“那怎么行?我岂不是欠你人情了。”

慕华生皱眉,眸底深处藏着焦虑,随口一答:

“那就欠着。”

研究基地。

刚进门,就有人迎了上来。

“七爷!阿四的心跳停了!”

来人一袭利落的军工装,面色焦急。

说话间,额角溢出汗来。

急救室内。

老教授略显颓败的嗓音,从特制的扩音器里传出:

“第三十次,心脏复苏失败。”

楼念归隔着玻璃看进去,里面躺着一个浑身是伤的男人。

濒死,但还有救。

不过,靠心脏复苏是不行的。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春迟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28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