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团宠:恶毒女帝穿成羊驼后》小说章节目录白皙,张精致全文免费试读

他转眼看去。

早已被判定死亡的楼念归,他的前未婚妻,活过来了。

楼念归在华夏的名门闺秀中,堪称奇葩中的战斗机,又蠢又废,高傲虚荣,简直声名狼藉。

但她长了一副好皮相。

楼小姐靠着一张脸,以及胸大无脑空有皮囊的黑糊人设,成功挤进娱乐圈十八线,成了个从头到脚都是黑料的小糊咖。

对于这些,慕华生并不了解,只略有耳闻。

一旁,楼重柏见他来,当即换上一副客气的神色,上前招呼:

“慕七爷。”

“我要带她走。”

慕华生语气笃定,是通知,不是商量。

楼夫人顿时急了。

“慕七爷,您不是答应了让我们接回念归吗?您看现在念归也醒过来了,难道,您还想留着她在这里……当个实验品不成?”

妇人说话相当不客气。

慕华生没理会她,朝楼重柏瞥去一眼,淡淡道:

“楼夫人想多了。”

这一眼,森冷阴翳,十足摄人。

楼重柏心下一惊,犹豫了片刻,沉声道:

“我家念归不争气,与七爷的婚约虽已经作废,但我们慕楼两家终归也不曾有过任何仇怨。”

“只希望,慕七爷能看我三分薄面,不要伤了念归。”

楼重柏说得委婉客气。

楼念归在宣告死亡时,楼家与慕家的婚约就已经取消了。

但,慕家七爷,手持华夏军政界的无上通行证,纵横国际黑白两道。

而楼家,不过商界一小卒罢了。

他楼重柏得罪谁,也不敢得罪了慕华生。

慕华生微微点头,颔首应下。

楼夫人还要开口,却见楼重柏直接离开了实验室。

她也只好三两步跟上。

实验室内。

角落处,小羊驼还在十分崩溃地跺脚。

慕华生瞥了一眼,径直走向床边。

楼念归坐在床上。

抬眸间,一双含情的桃花眼微弯着,眼尾上扬。

三分孱弱,七分艳丽。

四目相对。

“楼念归?”

慕华生低低地喊她。

楼念归没应声。

一旁,羊驼也冲了过来,正对着她疯狂地叫唤。

【主人!主人!您快放我出来呀!】

系统咩咩叫,嗷嗷哭。

它被主人扔进了羊驼的身体里。

主人说,这是略施惩戒!

铁锹跺着四只脚,崩溃到爆。

楼念归睨它一眼。

“再叫唤,现在就让他们带你去配种。”

【主人,不要啊,铁锹从身到心从里到外都是属于主人的,铁锹不要被配种,呜呜呜……】

楼念归低嗤一声,像极了一个下床无情的冷酷渣女:

“不准哭,吵死了。”

铁锹垂下脑袋,委屈地瘪嘴。

门外。

凌教授的声音由远及近:

“慕少将!”

凌教授带着两个研究员,兴冲冲道:

“实验室的测试仪修好了。”

他们想,再带这只羊驼去测一下智力值。

边上。

小羊驼一听,腿脚一软,四仰八叉地躺在了冰凉的地板上。

十分钟后。

测试仪显示出来的数据,再次让所有人面面相觑。

“这……”

“怎么是0啊?”

“上回不还是480吗?怎么一下又成0了?”

虽然那个数字不可信,但相比起来,0就更让人无法接受了好吗?

众人对视一眼,一脸懵逼。

楼念归兴味地立在一旁,看这群人忙活半天。

铁锹是系统,也就相当于是天道所设定的一种程序,而程序是不存在智商的。

于是。

研究所又开始修机器了。

楼念归跟着慕华生离开时,上演了似曾相识的一幕。

小羊驼两只前脚一抬,紧紧地抱住她的一条腿不撒手。

任谁劝,也不肯放。

小羊驼咩咩叫。

它是堂堂史前第一女帝的系统!

它不能被关在这间实验室里!

它不要直播配种!

可它的主人刚从它这里获取了金手指,力大无穷。

主人用两根手指就掰开了它的两条腿,随手一拎,将它扔开三米远。

楼念归抬眼,看向凌教授。

“这只羊驼,借你们用三天。”

她说得很认真,声音不大,口气不小,仿佛是施舍一般。

凌教授一愣。

身后,立刻有研究员不满地道:

“楼小姐,这羊驼是慕少将带回来的,为的就是咱们国家能够延续羊驼这一物种的血脉。”

“您凭什么,说‘借’咱们,还只三天?”

这楼小姐,还挺会给自己戴高帽的。

“凭它是我的,不信你问问它。”

“咩啊——”

对对对,我是主人的!

小羊驼嗷呜叫,听懂了似的,一把抱住楼念归的腿,使劲点头。

雪白的脑袋都快点到地上去了。

一旁的研究员:“……”

楼念归没看那人一眼,将视线转向凌教授。

一扬手,一管试剂摊开在掌心。

“这管试剂,是目前为止唯一能够配种成功的试剂,比你们储存那些早就失去了活性的羊驼精子要靠谱一万倍。”

凌教授平静的面色,终于有了裂痕。

“楼小姐,您……能确保这管试剂有效?”

他何尝不清楚。

羊驼之所以会濒临灭绝,是因为其精子的活性越来越低,人工采精进行储存之后只会更加丧失活性。

否则,全球也不会就只留下了这么一只羊驼崽子。

楼念归微微点头。

那管试剂,是她逃走的时候从东瀛研究基地顺的。

铁锹鉴定过,试剂活性确实很好,人工繁衍的成活率大约在95%以上。

“三天后,我来带它走。”

至于羊驼的后续胚胎发育,自有人工孕囊解决。

单单配个种,三天时间足够了。

她没有过多解释,神色淡定坦然。

凌教授对上那么一眼,心下不自觉地信服。

“那就,多谢楼小姐了。”

他没功夫质疑这管药剂是从何而来,立刻让人带走了羊驼崽子。

……

慕氏集团。

慕华生的目光,停留在楼念归的脸上。

在他的印象中,自己的前未婚妻是妥妥的顶级花瓶。

他们虽是指腹为婚,但从小到大仅见过几面而已。

在那几面之缘的记忆里,楼念归一直都美得非同凡响。

他低沉着嗓音,道:

“楼念归。”

楼念归顶着这道审视的目光,微微勾唇。

眸中不免有点赞赏。

这男人,长得一副天怒人怨的绝顶好容貌,像是造物主的偏爱。

从头到脚挑不出一丝劣处,单从外表来看,实在是上天的杰作。

“我在呢,慕华生。”

她回应了一声。

不。

不对。

慕华生皱眉,神色突然冷沉。

原创文章,作者:春迟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28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