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团宠:恶毒女帝穿成羊驼后》小说章节目录白皙,张精致全文免费试读

‘tui’——

它朝西装革履的慕华生唾了一口。

然后,欢快地,撒着蹄子跑开了。

金总助都看呆了。

他发现,自家BOSS的淡定姿态越来越难以维持。

慕华生神色一厉,迅速脱了外套。

“金朔,把这只羊驼给我关起来!”

说完,头也不回地大步出门。

楼念归完成任务。

立刻获得了疾风步的奖励。

慕华生前脚一走,她后脚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逃离。

速度之快。

所有人都只看见了一道若有似无的残影。

楼念归撒丫子狂奔,找个无人的角落歇了口气,朝铁锹吩咐:

“马上给我搜寻合适的身体。”

【好的主人,铁锹正在搜索中——】

二十分钟后

小羊驼以光速,冲进了上午刚来过的实验基地内。

它快如疾风,连监控也只捕捉到了一团白影。

虚空中,铁锹开心地指着一间实验室。

【主人,就是这儿了。】

……

实验室内,有一架病床。

床上,躺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少女。

少女的身体各方面都很适合她,契合度这么高的,很难再找出第二个了。

楼念归满意地点头。

这具身体,是半个死人。

并且,脑子里携带着一种超出人类认知范围的可扩散性病毒。

这种病毒,造成了她的脑死亡,却又未曾妨碍她的心跳。

严格来说。

这个少女,早就死了。

想必正因如此,她才会被送进了研究基地。

这具尸身安置在这里,既能避免病毒扩散,又方便研究对应的药剂。

实验室内。

【主人,这女子生得真好看啊。】

铁锹望着床上的女子,忍不住赞叹。

楼念归一瞧,确实好看。

除了脸色是属于死人的惨白之外,这女子的五官堪称绝品,眉形细长精致,鼻梁高挺,长了一副精灵似的模样。

而且,目测身高至少在一米七五往上走,高却不显壮。

身形窈窕,凹凸有致。

她的神魂潜入进去时,立刻摄取了原身的意识。

“嗯?”

楼念归一愣。

“姓楼?”

她甩掉了羊驼身体,刚动了动手指,正在融合原身的记忆。

门外,就传来一阵脚步声。

“念归!”

实验室,门扉大开。

一个风韵犹存的妇人哭啼着,带着厚厚的防护用具,朝屋里扑。

“念归啊……我可怜的念归。”

一旁,跟随而来的老博士出声相劝:

“楼夫人,请您节哀。”

妇人身后,一个中年男人大步跟上,低声安慰。

可这哭声没停,反而更厉害了。

楼念归闭着眸,被她吵得心烦。

她将原身的所有记忆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这具身体也叫楼念归,是当今华夏南派楼家的小姐,生母在早些年就病逝了。

之后,父亲火速续弦,扶正了小三,接回了在外的一对私生子女。

现在的楼夫人,并非楼念归的亲妈。

房内,楼夫人靠在男人的怀里嘤嘤直哭。

“重柏,念归真的醒不过来了吗?”

男人一脸沉重,叹了口气。

楼夫人哭得更厉害了。

“重柏,可是念归还有心跳呢,要是……她还能醒过来呢?”

她说完,求证似地看向边上的老博士,眼底满满的期盼。

不知在期盼什么。

“楼夫人请节哀,楼小姐早已没有生命体征了,而且,楼小姐体内的病毒很霸道。”

老博士摇摇头,无能为力:

“慕少将有吩咐,二位若执意要带走楼小姐,那么,希望二位能够承担这例病毒向外扩散的严重后果。”

楼重柏无言,重重地叹气。

“唉……”

楼夫人没理会什么病毒扩散,她低泣着问:

“高博士,念归体内的病毒,会影响到她的心脏吗?”

老博士不理解她会突然问这个,当即摇头。

“这种病毒极其刁钻,只造成了楼小姐的脑死亡,她的心脏并未受到影响。”

“那就好,多谢高博士了。”

楼夫人红着眼眶,视线转向楼重柏。

男人神色阴郁,沉声道:

“既然这样,那就带她走吧,早早解决了,也好安葬。”

“重柏……可是念归她还有心跳啊。”

楼夫人掩面而泣,伤心至极:

“我们这么贸然将她的心脏移植给琯娅,要是、要是念归她能醒过来呢……”

楼念归听的正得劲。

突然蹙了蹙眉。

不对啊。

什么,要埋了她,还要挖她的心?

这不能够了!

然后,病床上的女子悠悠转醒。

楼念归缓缓撑开眼皮,沙哑着嗓音,嘟哝道:

“就是啊,我这不就醒过来了吗?”

……

这道嗓音太过于突兀了。

楼夫人吓得一个趔趄。

她缓缓转头,对上楼念归黝黑的大眼珠子。

旋即,尖叫出声。

“啊——”

四目对视,她感知到了对方的情绪。

楼夫人的心情很复杂,有震惊、质疑、恐惧,有绝顶的失望和不敢置信……

唯独没有开心。

“……”

楼念归揉了揉被震疼的耳朵,看向不远处的妇人。

这妇人哭叫得厉害,却惜命得很,知道这具身子的体内有病毒,压根没敢靠近床边半步。

“苏姨,您注意表情管理呀。”

她轻笑,眯了眯眼,哑声提醒。

“念念念、念归?”

不仅是楼夫人,连一旁的楼重柏和高博士也吓了一大跳。

高博士当机立断,呼叫医学部:

“快来人,楼小姐醒了!”

楼念归醒了。

原先体内的病毒虽然还在,却失去了传染性,以及大部分活性。

“楼小姐脑部的病毒细胞,正在迅速消失!”

“楼小姐的体征,一切正常!”

高博士讶异地盯着检查报告,像看见了奇迹。

“这、这……重柏……”

楼夫人眸光闪烁,看向楼重柏。

男人没理会她,只定定地看着楼念归。

父女俩的视线,在空中交汇。

少女眼中的稚嫩和叛逆消弭,取而代之的是深不可测的淡漠,隐约带着从骨子里散发的睥睨与矜贵。

高高在上,藐视万物。

她的目光囊括了所有人,可细看之下,所有人又都未曾入她的眼。

“楼念归。”

楼重柏面上愣住,不适地皱眉,冷声道:

“既然没事了,还不给我起来?”

少女漫不经心地轻笑,依言起身。

……

在楼念归醒来的同一刻。

慕华生接到了两个消息。

一是关起来的羊驼逃走了,二是死去的楼小姐醒了。

他立刻动身,去实验基地。

刚进实验室,便瞧见了在角落疯狂跺脚的小羊驼。

慕华生脸色微变。

还未来得及多言。

病床上,少女哑着声,忽然朝他开口:

“慕华生。”

这道嗓音,有点熟悉。

好像在哪听过。

原创文章,作者:春迟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28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