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周玲玲 葛秀兰穿越后成为恋爱脑女主爆锤渣男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后成为恋爱脑女主爆锤渣男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光阴如金

角色:周玲玲 葛秀兰

简介:爱看小说的周玲玲在一个周末熬夜追小说后穿越成为书里将死的国公府小姐葛秀兰,没带金手指,没有特殊技能,不能未卜先知,只知道男主是隐藏的终极大反派。她思量再三,自己不是那个对手,还是跑吧。什么?跑不掉!是可忍孰不可忍!实力不足的周玲玲现学现卖,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虽然有时候智商总掉线,最后还算不负所望完成“正义使命”,爆锤渣男!

书评专区

主角叫周玲玲 葛秀兰穿越后成为恋爱脑女主爆锤渣男小说免费阅读

《穿越后成为恋爱脑女主爆锤渣男》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偌大的室内气氛压抑的窒人。隐隐有女人的低泣声传来。

严府的兰院正屋内站满了人,却无一人说话,脸上全都带着悲切与伤痛。

艰难的喘气声从床上传来“——嗤嗤——嗤嗤——”,仿佛这空气有千斤重,耗尽力气也吸不到胸内半点。

干枯的两只手在空中胡乱的抓寻着,床上的人瘦的只剩下皮包骨,两只大大的眼睛浑浊无光彩的深陷在眼窝之中。像一尾被烈阳暴晒后濒死的鱼。

这样痛苦绵长的死前挣扎,让站在床前见惯生死的两位大夫都不禁脊背发寒。

只是他们也无力回天,只能静立一旁。

国公夫人余氏再也忍不住,伏在葛秀兰的身上“呜呜”痛哭起来,拿着锦帕的手颤抖的抚摸女儿的脸“兰儿,兰儿,我是娘呀……”

床上的人听见了,却没法再回应。只是直着脖瞪大眼,拼尽全力吸入一点可怜空气,为能在这世上存活最后一秒做争斗。

终于,在经过一上午的挣扎之后。床上的人终于安静下来。绷的直直的如铁钩一样在空中胡乱抓挠的双手也垂落身侧。

“——娘!”“兰娘!”半大的少年和憔悴的男子同时大叫一声。

“大小姐—”一直在余氏身后的徐婉音也掩着嘴哭了出来。

她永远忘不了十年前那个骑在马上拿着马鞭意气风发怒斥她的女子,也忘不了一年前那个亲自捧着厚礼去“妙音阁”赔罪,为国公爷求娶她的女子……

可无论哪个女子,都与现在这个瘦的皮包骨头的女子对不上号……

屋内响起高低不一的哭声,伺候的丫鬟婆子们跪了一圈。近处的至亲家人皆围着尸体失声痛哭。

才四十岁就现老态的国公爷一瞬间更老了。红着眼眶立在床前不语。

原本寂静的屋内一下变得嘈杂起来。

不知是不是哭声太过响亮的缘故,床上本来闭了眼没了呼吸的人,竟又胸口微微起伏,逐渐的幽幽转醒。

“——娘!”半大的少年最先发现。脸上挂着泪珠惊喜的喊道。

周铃铃被这声清脆的“娘”吓了一跳,原本还惺忪的睡意立马九霄云散。瞪大怎么睁都觉得不聚焦的双眼呆呆的看着前方。好一会才看清一张贴近的带着委屈的稚嫩的少年脸,尤未回过神来。那边又凑过来几道人影,接二连三的几声“——兰儿”“兰娘!”“丫头!”把她的魂都快惊掉。

她彻底被吓住了。闭了闭眼再睁开,头顶上的几张脸还未消失。少年是一脸强烈的渴求希冀,憔悴的中年男子是复杂的欢喜和不敢置信。妇人则是小心翼翼的疼惜与绝望。

这是啥情况?她不过趁着周末熬夜多看了会小说怎么就成这样了?……“兰儿、兰娘?丫头?”

周铃铃慢慢变得震惊——不会吧!她进小说了?!

电光火石间已想明白了现在的状况。这是她昨晚刚看到的地方,葛秀兰死了,一家人围着她撕心裂肺的哭……她也跟着哭了半夜。然后就关灯睡觉了。

目光不自觉的在几张脸上游移,最后定在已经换成伤心至极的中年男子脸上。她若猜的不错,这人应该就是葛秀兰的丈夫!

中年男子见回光返照的人一直瞅着自己,悲伤中柔情万分的问:“兰娘,你可有什么要对我说?”

声音中带着怜惜不舍,又藏着小心翼翼,好像生不怕声音大了。床上的人就再次死过去。

周玲玲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赶紧挪开目光:我说,我说你大爷爷!

她虽然记性不怎么好,刚看过的书可没忘。虽然看的章节不多,但清清楚楚的记得简介上说了,葛秀兰是被他丈夫害死的!

“兰儿,还有什么话你跟娘说,娘一定给你办到~”余氏见女儿又闭上眼,一颗心都要被痛死了,竭力忍着,擦了擦眼泪,在旁边温声问。只是还没说完,话语又破碎成呜咽声。

此时的周玲玲正在默默哀嚎,老天爷,你怎么把这么个活计给我了?严彦青是谁?那是野心勃勃处心积虑心狠手辣善于忍耐聪明狡诈,几乎把坏人必备元素占齐全的人呀!连原主天之骄子的大哥都能害死,老奸巨猾的父亲都被蒙骗,现在身居高位,整个国公府已被他压下,她穿来干嘛?拿什么跟他斗?还有,原主到底中了什么毒,连御医都识别不了,这是让我穿过来就死的节奏?

闭着眼装睡,她不想睁眼。太闹心了。怎么就到这么个地方!

悄悄在被子里握了握手,一点力都用不上,连手指都蜷不上!

得了,她等死吧!

“兰娘?”严彦青哑着嗓子又叫了一声,明显是伤心过度的样子。此时的声音已带上了哀切。估计是以为她又死了。

真是为难他了,一个大男人,当今的四卿之一,竟为了演好最后这一场戏哭成这样。恐怕心里现在正偷着乐吧,原主一死,他再不用为了名声,做出独宠原主一人的违心举动。这些年凤凰男当的憋屈坏了吧!

有东西凑到她的鼻边,周玲玲中止回想。重新睁开眼:

是原主的母亲在颤着手试原主的呼吸。

可怜天下父母心。周玲玲想到自己的父母,她妈要是叫她起床吃饭,发现她死在床上得多伤心呀。鼻子一酸,开了口。

“娘~”

先把戏演下去吧。只是声音细若蚊呐,竟是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了。

“我饿了。”她等余氏把耳附到她的嘴边才说道。

余氏一愣,这情况并不像人之将死时的回光返照。老国公和老夫人走时,自己都在旁边,那样孱弱的老人尚且中气十足,像没事人一样交代后事。怎么轮到兰儿就……

国公夫人想到什么激动起来“好,好,兰儿饿了,娘这就去给你弄”转身对一旁吩咐:“快去拿些稀粥来,快去。”说完又掩着帕子,偏头哭起来。她苦命的女儿……老天爷为什么这么对她……

屋中的其他人这才察觉到不对,国公爷颓然的脸上重现出一丝希冀,转头对旁边的御医说:“劳烦二位,再给小女看看。”

两位大夫正有此意,听闻这话立马上前,年老的陈太医在前,把诊脉的丝帕搭在周玲玲手腕上,凝神听了好一会,再三确认,终于抬起头说:“奇了,刚才严夫人脉象弱极,这会倒平稳起来。从此时的脉象一时半会应无碍了。”

原主得的本就是“慢病”,一直拖着吊着一口气,这病古怪的很,谁知道什么时候脉象再变了,所以陈太医只敢说一时无碍。

国公爷夫妇都舒了一口气,半大少年和严彦青也欣喜无比……总之屋内的人没有一个不高兴的。周玲玲放眼望去,连远处的丫鬟都为她喜极而泣……

……这……戏都做的太真了吧……原主在小说中可不招人待见呀……

粥是原主随嫁的丫鬟灯儿端上来的,这让周玲玲放下心。就着余氏的手吃了七八勺,总算缓过一点劲来。摇摇头不再吃。

余氏用新递过来的帕子替她拭了嘴,见她又闭了眼,正要把人遣散出去,免得打扰她休息,只听她幽幽开了口:“娘,菩萨不收我,说没到时候。”

一句话就耗费了好多力气。原主太弱了。

周玲玲喝粥的时候想了,自己既然穿过来了,就不能呆在严府,虽然余氏守着喂药,但这些日子人不是该下毒照样下毒?自己得远离毒源。或可有生的希望。

虽然声音依旧不大,好歹床边的人都能听见。几人都因她的话一怔,

确保他们听见了,周玲玲继续说:“菩萨让我去寺中忏悔,现在就去。”

得赶紧走,原主都被灭了,再呆下去她也撑不住这口气。古代的人都信鬼神之说,以此为托词,先去庙中躲一阵子,看情况再说。

原创文章,作者:光阴如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266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