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我和男二成双对》柳喻言 柳喻鸣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后我和男二成双对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白不白靠猜

角色:柳喻言 柳喻鸣

简介:双洁,女主团宠,全员助攻。“皇后今天送求救信了么?”洛铭批着奏折“陛下,皇后已经和白子舟在一起半年了!”白子舟表示:“皇上的女人当真是温婉可心,那就我来珍惜吧。”柳喻言本人表示:“虐恋?这辈子不可能的,男二这么好我选男主干什么?”洛铭一辈子致力于让皇权集中,可柳家是他的绊脚石,他以为柳喻言是最好的途径,却不想在逼迫中将真心投放。可柳喻言早就不爱他了,和男二双宿双飞了!

书评专区

Arong’E:好看!!!非常好看!超级好看!!!

《穿书后我和男二成双对》柳喻言 柳喻鸣小说免费阅读

《穿书后我和男二成双对》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穿书半年能做什么?

有的人逆袭翻身,有的人家财万贯,还有的人飞黄腾达。

柳喻言表示别问,问就是一事无成,还在走剧本。

柳喻言穿书了,因为自己的作品太虐,梦里梦到被读者联合送进了新剧本里,她的虐恋巅峰之作。

并表示不把虐文变甜文就别回去了。

一觉醒来,他喵的不是梦!

柳喻言从不信邪到认命并开始划水用了半年。

半年了,她试图自杀,被亲爹派了个二十四小时监护,寸步不离。

试图逃避与当今皇上,也就是虐文男主的婚事,被亲爹关进了闺阁,连着监护一起。

柳喻言悟了,要想不嫁,除非她不是柳家女。

但不做柳家女除非再穿一次,就这还不一定能穿成别的身份。

于是柳喻言躺平了,当社畜能有当皇后和世家千金舒服?

如果她当初的设定不是女主必死。

成婚当天,柳喻言望着同她隔床对视的男主。

“皇上,春宵苦短,不如…您打个地铺?”

宽衣解带的洛铭手一顿,冷笑出声:“柳喻言,这是你的新手段?”

“朕劝你别枉费心机。”

柳喻言从帐子里探出头,发丝还有些湿,乖顺的披在脑后,她犹豫的解释:“皇上,臣妾只是…有洁癖。”

洛铭一下没反应过来,望着柳喻言那张精致到妖艳的脸,眼中厌恶之色几乎喷薄而出。

柳喻言清晰的看见他脖颈的血管爆出来,说实话,这场面她有些害怕,毕竟帝王一怒,浮尸百万啊!

她红着眼,轻轻咬住下唇:“皇上,臣妾…”

洛铭低沉的声音陡然响起:“来人!”

柳喻言把装模作样的害怕俩字咽下去,悄悄抬起眼往脚步声杂乱的门口望去。

推门进来的是两个太监,白日里见过。

洛铭单手系上腰带,看都不看地上跪着的柳喻言,说出的话无情狠辣。

“皇后殿前失仪,藐视皇恩,打入冷宫!”

太监没敢动,柳喻言瞪大了眼,表情像极了被心爱之人抛弃的悲愤诧异。

洛铭在心下更觉得这就是柳喻言的新手段,欲擒故纵用的不要太明显,一戳就破,还惹人嫌。

可柳喻言并不是这么想,她悲愤的是自己辛辛苦苦半年没有寸进,居然是因为没有涉及主演人员!

天地良心,这得来也太不容易了啊!

就这样,柳喻言迎来了半年里历史性的第一步,在当皇后的第二天就住进了冷宫,成功远离并成为后宫这个是非地的传说。

柳喻言激动的睡不着,索性抱着话本熬了个通宵,次日顶着一双黑黝黝的熊猫眼迎来了她的婢女兰若。

兰若大包小包的被推进冷宫的大门,在宫门关上前倾着身子对骂。

“狗仗人势的东西,我家娘娘还是皇后,哪怕住进了冷宫也是!”

柳喻言靠着门发笑,招招手唤她过来。

“兰若,你这肺活量见长啊。”

“娘娘您又乱说什么呢?”

柳喻言翻着包裹,摸了两块糕点,吃的说话含糊不清:“夸你骂人顺畅呢,还带什么了?”

兰若如数家珍,吃的穿的用的样样俱全,得意洋洋的仰起头等候夸奖,结果一眼就看见了柳喻言脸上明晃晃的黑圆圈。

“娘娘!”

“昂?”被吓了一跳的柳喻言差点噎住,一晚上没睡,晚饭也没吃,实在顶不住了。

兰若心疼的就差抹眼泪,果然娘娘还是在乎皇上的,不然怎么会难过的彻夜难眠!

柳喻言不明所以:“怎么了,怎么突然要哭了?”

兰若吸气:“娘娘,您受苦了。”

柳喻言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无语了。

对不起,是她的错,穿来半年了,连身边的丫头都没能洗脑成功,怪不得狗皇帝非说她玩弄心机,感情源头是她还带着个痴情人设?

兰若以为自己说到了主子的痛处,紧张的不知道从何安慰,却被一脸悔恨的柳喻言一把拉住。

“兰若,娘娘我真后悔!”

兰若一脸我懂的样子,语重心长:“娘娘,一切都会过去的,将军肯定不会忍心娘娘一辈子老死冷宫。”

柳喻言摇头:“不,兰若,娘娘我恨不得老死冷宫啊!”

兰若觉得柳喻言疯了,不然怎么会说出这种话?

柳喻言继续洗脑:“别脑补,娘娘我移情别恋了,半年前就移了。”

兰若不理解:“娘娘,您现在是皇后,说这话是要掉头的!”

柳喻言:“真的,娘娘我喜欢白子舟,不比狗皇帝好么?”

“等等。”兰若脑子乱的一团浆糊,至今都没从主子一夜之间被打入冷宫中走出来,如今又多了个移情别恋,兰若懵了,半天憋出来一句:“所以娘娘嫁给陛下是非自愿的,喜欢的是丞相家的长子白子舟?”

“对了。”

柳喻言十分欣慰,在自己半年日以继夜的熏陶下,兰若终于跟上自己的脑回路了。

然而高兴没多久,兰若更崩溃了。

“娘娘,您不可以啊!”

这下轮到柳喻言不理解了,还是一头问号的那种。

兰若解释:“娘娘您现在是皇后,是陛下的发妻,怎么能喜欢丞相的儿子!”

柳喻言不以为意,甚至觉得十分合理,喜欢谁还得看家世了么?

她捏了块樱花糕坐到窗口,语气随意:“丞相的儿子怎么了,我喜欢他又没说要嫁给他。”

突然好有道理并觉得没有问题,兰若被自己的想法惊呆了,站在原地哑口无言。

半响把自己劝服了。

说的也是,陛下有那么多人喜欢,娘娘喜欢陛下可得不到回应,若是如此她宁愿娘娘不喜欢陛下。

柳喻言啃着糕点,余光注视着兰若的一举一动,见兰若从纠结变得坦然,便放下了心。

她从创造白子舟时,便是以她最喜欢的样子而写,因此可以说她从白子舟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情根深种了。

早些让兰若看开能省不少事。

冷宫没几个人,除了负责饭食和清理秽物的太监就只有柳喻言和兰若俩人。

柳喻言在窗口一坐就是一天,手里的话本子都换了几回,天色才渐渐暗下来。

送饭的太监在门口同守卫说话时柳喻言正伸着懒腰准备起身。

开锁的门音一响,太监就提着两个饭盒慢悠悠的走进来。

“皇后娘娘用膳了。”

兰若接过饭盒:“有劳公公了,请公公留步。”

然后从腰间取出一枚碎银,太监不动声色的接过去,脸上挂出一抹笑来:“娘娘有何吩咐?”

柳喻言懒懒的打了个呵欠,从身侧散落的话本子里抽出一封信。

“劳烦公公将信送到本宫大哥柳喻鸣手中,事成还有重谢。”

原创文章,作者:白不白靠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265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