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爷,溺宠到底》小说章节目录樊一凡,许默枭全文免费试读

起初见到她的照片时,杜瑾歆就很担心自己的儿子许施云也会为她倾心,会妨碍了她们的计划,但好在这个小子并没有让她失望。

“不可能,许默枭身边根本就不缺美女,他不会跟施云抢女人!”连娜看着杜瑾歆,语气显得有些焦急。

她绝不相信,这么多年,任何绝色美女都不能让他多看一眼的男人,会在突然之间喜欢上一个被卖到许家来的贱女人!

绝不可能!

“你这是在跟我发脾气?”杜瑾歆怒问。

被她这么一吼,连娜顿时两腿一软,回头对上杜瑾歆凌厉而厌恶的目光,赶紧摇头道歉道:“不是的,妈,我怎么敢跟您发脾气?只是我对这件事情感到太震惊,说话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急了点,对不起。”

杜瑾歆瞥了连娜一眼,便不再理会她了,走到自己手下跟前,看着他,目光冰冷而凌厉:“给我去查!看看许默枭跟那个樊一凡到底是什么关系,是怎么认识的。但,绝不可以惊动到他。”

“是!”手下领了命,慌忙退了下去。

本该可以顺利进行的复仇计划,却被被半路杀出来的许默枭给拦截了。

杜瑾歆捏紧掌心,艳红的长指几乎要掐入掌心的皮肉里。

为什么会是他!

为什么是连她们都不敢随便得罪的男人救了那个女人?!

她等了那么多年的复仇计划,究竟,还能不能继续进行?

……

六月,酷暑炎炎,樊一凡所在的大厅里,却是一屋寒意。

许默枭走到大厅中央的真皮沙发上坐下,修长的双腿交叠,随意地拿起桌子上的红酒倒入高脚杯。

这个男人,真的很帅,很撩,很有钱。

刚才他那一系列的动作随意慵懒又带着几分性感的模样,这样一个出色的男人,的确会让很多女人在瞬间为他的美色而彻底沦陷。

要是再被这样一个男人解救于为难之中,对别的女人来说确实是一件幸福到快要晕过去的事情,但,樊一凡怎么都开心不起来。

总有种……不详的预感。

再加上她的预感,还从来没有出过错的时候。

在她楞神间,很快,她听到了沙发上的男人起身的声音,心脏没由来的一紧。

许默枭手里拿着红酒杯,踱步向着樊一凡走去,金色的灯光洒在他高大颀长的身躯上,随着他的靠近,黑暗随即覆盖而来。

男人停在樊一凡的跟前,以他这近一米九的身高,看着眼前的女孩时,竟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怎么?才两天不见,你就不记得我了?”许默枭浓密的剑眉轻挑,垂眸看着盯着自己傻了眼的女孩,眼底,慎人的寒光缓缓溢出:“那天晚上的事情,我可一个画面都没忘。”

两天不见?

那天晚上?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先生在说什么。”樊一凡面容平静,眼底无波,淡言道:“我想是先生认错了人,刚才的事情还多亏了您的帮忙,我……”

许默枭凉睨她一眼:“不记得?”

说着,他将手里的酒杯塞进了女孩的手里,那道清冷的目光,淡漠地落在她的脸上:“或许,你喝醉了,没准就记起来了。”

樊一凡有点懵,她垂眸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红酒,显得有些无措。

这话说的好好的,怎么突然又扯到酒上了?

樊一凡抬头,看着灯光下他背光的脸,竟有种越看越觉得熟悉的感觉?

绝美的星眸,高挺的鼻梁,刀刻般的脸,还有那犹如天神降临般的气韵……

忽然,一张祸国殃民的俊美容颜从她的脑际掠过,樊一凡当下惊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差点身子一软,跪倒在地上。

是他!

是那天晚上,她喝醉酒闯了人车子的那个男人,那个……被她摸了个遍……还呕吐在他身上的男人……

伴随着她慢慢回想起的记忆片段,那些有关他一些列的传闻,也一并浮现在了她的脑海里。

……他是安城人人闻风丧胆的许爷,尊贵无双,冷血无情,是这一代的霸主……

这一刻,樊一凡只感觉头顶上的那片天,在一瞬间变得摇摇欲坠,似乎有要随时崩塌的感觉。

她好像……在一个非常不得了的人物头上动了毛,将自己本就为期不长的葬礼,凭借自己出色的能力,给提前了呢……

抬头,当对上眼前绝色男人的眼眸时,眼底尽是不安和恐惧。

“先……先生,我……真的不知道您在说什么。”樊一凡强行压下心底不断涌上来的恐惧,敛了敛神,瞬间扯开一抹虚弱的笑意:“我也是今天才有了这个荣幸,亲眼见到了那个传闻中的许爷,甚是感到荣幸呢。”

那天在酒吧门口的车里,自己分明已经是淋湿的模样,妆容也都是被雨水洗了个干净,他应该是认不出她的吧?

一切,不过是在猜测吧?

猛地,樊一凡浑身一怔,小手下意识落在了自己的脸上,原本粉嫩嫩的小脸,在此刻瞬间惨白了下去。

她现在,好像就是素颜的模样?跟那天被雨水洗干净的人,是同一张面孔……

“没关系,那天晚上的那个人是不是你都不碍事,我做事素来喜欢宁可错杀一万,也绝不放过一个,我要是认定你,想要从你身上出气,你又能如何?”

樊一凡顿时脸色惨白,心神不宁。

如果他真的要那么做,她好像确实是什么都做不了。

她已经是被卖到许家来的女人,无权无势的,根本一点自保能力都没有,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悄悄看了一眼,发现许默枭的视线始终锁在自己的脸上。

那么冷,那么淡,却又那么专注。

只是近距离的看了一眼,樊一凡顿时被他那绝色无双的容颜给吸引,失魂的她,差点忘记自己现在处于一个什么样危险的处境了。

他看着她,一丝探索,她看着他,一丝防备。

男人眼底的寒气,似乎越来越重。

事到如今,要是继续装傻的话,好像对自己一点帮助都没有,还很有可能激怒眼前马上要爆发的男人。

“那个……我好像记起来了,那天确实是我的过错,是我醉的太厉害,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樊一凡轻轻咬了下唇,面对这个眼底连一点波澜都没有的男人,开始有点不安。

这男人,实在是太冷漠了!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七笔夕夕,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2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