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爷,溺宠到底》小说章节目录樊一凡,许默枭全文免费试读

此言一出,两个保镖忽然就愣了,她说的话,像是彻底让他们醒悟了一般。

他们正真的主子其实就是许施云,现在的任务也只不过是来保护夫人和连娜小姐的。

眼前这女人不管怎么说,是以许施云的未婚妻这个身份来到了许家。

许少的女人,哪里是他们可以随便得罪的?

不想活了吗?

见两人不愿意动手,连娜气的差点就要吐血了,心里气着他们的没用,声音都忍不住变得尖锐了起来。

“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给我把她拿下!你们是不是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两保镖始终还是不敢乱来,看着对方,面面相觑。

在他们犹豫不决,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忽然,语气中带着一丝威严的声音,从他们身后缓缓响起。

“连娜的话你们可以不听,但我说的话,也一样使唤不动你们吗?!”

杜瑾歆凌厉的目光落在两个保镖身上,眉心紧蹙,看起来有几分不悦。

这下,连夫人都发话了,两个保镖在心里也有了底气。

在怔愣了两秒之后,便继续向着林筱走去。

樊一凡心头一紧,虽然有几分紧张,但还是维持着面上的冷静,盯着杜瑾歆:“夫人,我还想请你不要为难我,林筱是我的人,她做错事了,我自然是会罚她。”

“你要亲自罚她?”杜瑾歆眼底的寒气散去了些,她戴着闪着红光宝石的指头,在真皮沙发扶手上慢悠悠抚过:“让我听听,你想怎么责罚她。”

听她这么一说,杜瑾歆倒是有几分好奇樊家的家规了呢。

在樊家大宅里,如果下人犯了错,他们究竟会给什么样的惩罚给那些人呢?

如今,正好可以见识一下了。

樊一凡脸上依旧是淡淡的笑意,她还算有素养,安静回道:“罚她三天不许出门,好好反省自己的错误,下次绝对不会在犯……”

“哈哈哈哈……”

樊一凡的话还没说完,杜瑾歆捂嘴笑了起来,笑得极其不屑:“原来愚蠢才是导致你们樊家崩塌的最直接原因。”

多年前势力那么雄厚的一个大家族,却在樊梁学接手后,在短短几年之后忽然开始走下坡路,原来不过是受人摆布罢了。

此话一出口,樊一凡心头那根刺,一下子就刺入心脏最深处。

她双眸微扬,冷冽的目光扫过杜瑾歆含笑的脸:“愚蠢的不是樊家的人,是那些企图想要对付樊家的人!”

一楼大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诡异起来。

谁也没想到,无权无势的樊一凡小姐,竟然敢公然和许家的大夫人叫板。

要知道,在属于她的地盘,许夫人随便挥一挥手指头,都能轻易的将樊一凡置于死地!

一时之间,大厅里的所有人的视线纷纷落在了两人身上,其中,有一道目光是怨恨的,一道是凌厉的,一道是得意的,剩下的,便都是看好戏的。

杜瑾歆的笑容微微僵硬了片刻,她看着樊一凡眼底那似杀人的寒意,这样深沉刺骨的寒意,她还是第一次在一个女人的眼中看到。

生平第一次,竟让她在惩罚旁人的时候感觉到了丝丝不安的感觉。

这眼神,杀气太盛!

见杜瑾歆突然不说话了,迟迟没有什么其他动静,连娜一步上前,指着樊一凡的鼻子骂道:“你怎么说话的?怎么能跟妈说这种话?才来许家一天,你仗着自己是施云的未婚妻,是不是这个家里的其他人,你都不放在眼里了!”

樊一凡不说话,只是死死盯着杜瑾歆。

“瞪什么瞪?!小心我把你眼睛挖出来!”连娜有点气恼的看着她骂了一句。

随后她转身走到杜瑾歆的身旁,凑到她的耳边,声音轻微得连自己都几乎听不到:“妈,这女人被卖到许家来的第一天竟然就这么不知好歹,如果今天不教训一下她,我怕她还真把自己当成施云的未婚妻了。”

听她这么说,杜瑾歆脸上的表情一敛,她的眼神顿时变得凌厉:“你们两个,把这个女人也给我抓起来,我要好好教训一下她们,让她们看看我们许家到底是怎么教训犯错的人!”

自己可是许家最大的夫人,在这安城没人敢说她的不是,更是没人敢威胁自己。

一个被卖到许家的女人,竟然敢跟自己这么叫板,她倒要看看,等过了今天,这个女人还有没有刚才的那个气势了!

樊一凡看着杜瑾歆,脸色深寒:“我劝夫人在好好想想,动我的下场,你是不是真的能承受的起。”

今日这局,根本就是死局,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的,自己的下场怕也是早就注定好的。

但,她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只会任由她们欺负的樊一凡了。

今天,她们若是谁敢动她,那她也绝对不会客气!

杜瑾歆并未被她的威胁吓到,依然面容平静,眼底无波,淡言道:“你们几个也一起去,去把她们拿下!我要亲自教训这个不长眼的丫头!”

几个保镖一听,一个个才像是反应过来那般,立即冲上前。

加上原本就在樊一凡和林筱跟前的两个男人,一共是七个保镖。

“小姐……”林筱一把抓住樊一凡的衣角,满眼的不安。

盯着眼前几个训练有素的保镖,樊一凡的呼吸,还是不由自主乱了,握紧的手,锋利的指甲几乎陷入掌心。

她自己一人没准还可以勉强对付一下,但身后还有一个林筱,这场争斗的胜算几乎为零。

樊一凡侧眸,看着那个已经走到自己眼前的男人,还来不及将他们拦下来,大门,一道俊逸的身影,不经意间闯入眼帘……

他一身清冷,身穿玄黑色西装服,迎面走来,轻风带动着额前的发丝,轻轻抚过他俊逸的脸,绝美冷毅。

那双幽深溴黑得令人完全看不到底的星眸,只是淡淡扫了一眼大厅的人,薄凉的唇,像是永远没有温度那般,冷冽如斯。

在这一刻,这样一道身影,就这么猛然闯入了樊一凡的视线里。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七笔夕夕,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2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