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爷,溺宠到底》小说章节目录樊一凡,许默枭全文免费试读

他的这个小叔,七年前的身份还是特战队中队长许上尉,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从南淮回来后,就开始接管了接近崩塌的帝肆集团,不出三年,在他的带领下,帝肆集团已经成了全球知名企业。

旗下有地产,服装,影视等多个产业,其中地产遍布全球。

而他,也成了安城最有名的钻石王老五,权势滔天。

这样一个弹一弹指灰都能叫安城所有人心惊胆战的超级大人物,他就是有一千个胆子,也不敢随便惹。

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几个人,然后将视线落在了还在看着楼梯口处的许广辉身上。

“爸。”许施云走到他的身后,小声的提醒道:“客人还在等着呢,先送他们离开吧。”

闻言,许光辉回头看了他一眼。

想起刚才自己在许默枭面前低头的样子被樊家的人给看去了,心里忽然涌上来丝丝屈辱感。

他轻咳了一声来掩饰尴尬,慢慢转过身,走向了樊梁学。

来到他面前,还不等说什么,樊梁学已经先他一步开了口:“既然我们已经谈妥了这门婚事,那我先带着妻女离开了,就不打扰许先生的休息了。”

不知道那个许默枭和许光辉之间是什么样的一个相处方式,但显然在许默枭回来之后,整个大厅的气氛变得很微妙。

樊梁学认为,既然已经谈成了这门婚事,他们就不必在这里多待。

听他们要离开,许光辉向前一步,作为这家的一家之主,担心怠慢了他们,客套又拘谨的说:“如果樊先生没什么要紧事,不如就留下来吃个晚餐在走?”

“不必,多谢。”

樊梁学依然保持着良好的风度。

须臾,他率先走向玄厅,夫人付万荣和樊一凡紧随其后。

等他们走到了门口,身后忽然传来许广辉呼唤的声音:“樊先生,请等等。”

一众人同时停下脚步,回头看向了正在向他们走来的两个人。

“许先生,是否还有什么事忘了交代的?”樊梁学讪讪一笑道。

许广辉和许施云互视了眼,像是有什么话要说,却迟迟不开口。

他们这个模样,让安静站在一旁的樊一凡,心头涌上了不好的预感,秀眉顿时皱了起来。

见他们不说话,向来会察言观色的樊梁学,一看两人的样子就知道,他们这是在等自己主动开口询问。

于是,他笑了笑:“许先生,但说无妨。”

“嗯,是这样的。”许广辉终于开了口:“既然这门婚事已经谈妥,不如,就让令媛从今天起就在我们家住下,这样一来,也方便了两位年轻人在往后的日子里能够增进感情,樊先生,您看怎么样?”

许广辉自然不会无缘无故开这个口,可他一旦开了口,就势在必行。

闻言,樊一凡别过脸,抿紧了薄唇。

樊梁学只是愣了下,立即就反应过来了。

怎么都没想到,许广辉竟然会亲自追出来,主动提议让樊一凡留下来好好和他的儿子培养感情。

这分明就是在暗示他,他接受樊一凡这个儿媳妇了嘛!

樊梁学心里别提有多高兴,笑意浮上眉梢,语气透着藏不住的愉悦:“看来施云对这丫头中意的很那!”

他侧头看着付万荣,暗中打眼色。

“既然许先生开了这个口,那樊某自然是要答应了。”

这对他们来说,可是天大的好事,要是樊一凡在许家的日子,能够讨好未来的公公,那樊家的地位在这上流圈的位置,也一定能提升不少。

付完荣明白他的意思,只是……

她带有为难的眼神,落在了樊一凡的身上。

她知道自己的女儿受了委屈,但现在的事情不仅仅只是男人和女人的问题,而是关乎于一个大家族的事。

她,也是没有办法……

“快去。”这次,樊梁学直接盯着付万荣,以家住的身份命令道。

付万荣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走到樊一凡的身旁,轻声对她说:“一凡,妈妈觉得这也许不是一件坏事,在举行婚礼之前,你留在许宅和施云培养一些感情基础,到了结婚的时候,你也不会太难过。”

听了这些话,樊一凡顷刻就笑了,笑的心肝肺都在疼。

这些事情,她虽然已经经历过一次,但现在在听一遍,这些话,像是淬了毒的刀一样,狠狠地插入了她的心脏。

樊一凡知道,自己被抛弃了,从这一刻开始,她的生死便与樊家的人再没有半点关系。

她侧头,失色的目光落在了付万荣的身上。

“妈,原来你也知道我会难过。”

丢下这话,樊一凡连看都不愿意再看自己的母亲一眼,只留给她一记冷漠无情的背影,径直向着玄厅走去。

她的话,让付万荣彻底僵硬在了原地。

视线里,樊一凡的背影在慢慢变得模糊,这一刻,付万荣感觉自己彻底失去了这个女儿。

她颤抖着薄唇,却完全说不出半句话,唯有默默垂泪。

……

樊一凡被留下来了。

住在后院,专属于许施云的别墅。

她很清楚自己即将要面临的是什么,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浪费在伤心这件事情上。

再过四个月,就是她和许施云的婚礼,也是,她的葬礼。

为了阻止这一切,她必须要赶在那之前破坏这场婚事。

两家联亲,这一切都是一个幌子,是两个家族之间的仇恨,是长辈们的恩怨,会害惨她。

为了不让事情再次重蹈覆辙,她必须要在留在许家的这一段时间内,想个办法让许施云主动提出离婚。

只有这样,她才能活。

樊一凡靠坐在椅背上,揉着自己酸痛的双腿。

她已经很久没有穿过高跟鞋了,今天只是踩了这么一小会儿,几乎就快要了她的半条命。

再加上她今天一天还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吃,浑身无力还隐隐发抖。

确实是有几分狼狈。

她放眼望去,整个房间里,就只有桌子上有一个水果篮,她起身走过去,从桌上随便抓了个苹果就啃了起来。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七笔夕夕,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2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