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爷,溺宠到底》小说章节目录樊一凡,许默枭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许爷,溺宠到底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七笔夕夕

简介:上一世,樊一凡本以为嫁给了她最爱的男人,殊不知,自己却只是陷入了他精心布下的陷进,被一步一步逼上了死路。  含恨而终的她,带着上一世的记忆重生了,这一世,她不愿再当悲情的主角,誓要让伤害过她的人,统统付出百倍代价。  从娇弱无能到傲视天下,樊一凡准备展开逆袭之路时,却意外误惹了安城人人闻风丧胆的许爷,本以为等待着她的是毁灭性的灾难,却一不小心竟成为了全天下女人最为羡慕的存在。。。

角色:樊一凡,许默枭

《许爷,溺宠到底》小说章节目录樊一凡,许默枭全文免费试读

《许爷,溺宠到底》第1章 不怕死的女人免费阅读

深夜。

狂风卷着暴雨像无数条皮鞭,狠狠地往玻璃窗上抽,打的窗户啪啪直响,格外瘆人。

穿着一身黑色抹胸短裙的樊一凡猛地一把推开酒吧的后门,双手环胸冒着暴雨匆匆向着巷口走去。

后一步追出来的一男一女,被暴雨止步在门口。

“别追了。”男人扯住女人的手腕,将她拉回了门后,避免她被雨水淋到。

“施云……”女人揪上男人的衣襟,不安地低唤了一声:“万一真的是她怎么办?那她不就会知道了我们的关系?”

“放心。”他的一条长臂搭在女人的肩头,一双鹰眸正直勾勾盯着远处的巷口,这么昏暗的光线下,看不清他的眼神,但莫名的能感觉到一丝慎人的气息。

“我认识的樊一凡,胆子没有那么大,她不可能深夜一个人来酒吧,是我们认错人了。”

“可是……”女人还想说什么,却被男人扣住手腕,拉回了酒吧。

“回去吧,别冻感冒了。”

……

樊一凡从巷子口闯出去后,一抬头,便看到了正好停在马路对面的车子。

不断上涌的酒气,让她的意识便开始模糊了起来。

摇摇欲坠的身子,在听到身后有急促的脚步声正在靠近后,倏地清晰过来,她再看车子一眼。

这次,连想都不想的,冒着暴雨冲到对面。

开门,钻进去,再关门,一连串的动作,说不出的干净迅速。

恰在此时,在远处办完事出来正好看到这一幕的的吴言,一脸懵逼。

刚才……

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他看到了一个浑身湿透的女人,上了他家爷的车……

他两道浓眉紧蹙,抱着怀里的东西,一路猛冲到车子跟前站定。

盯着始终没有任何动静的车子,他急得抓耳挠腮。

“许爷。”

他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

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想开门,又怕冒犯了后座的男人。

在内心做了许久的挣扎后,终于,他还是忍不住伸手去打开车门。

但,车门才刚被他打开,下一瞬,竟又被里头的人用力关上。

“咔嚓”一声,那人还将门从里头反锁上了。

吴言一愣,脸上的强壮淡定在此刻慢慢瓦解。

完了,

他好像,

完蛋了……

……

车子里,浓郁的酒味儿飘散在空气中,让整个车厢熏出一份香醇。

刚好撞进男人怀里的樊一凡,干脆将娇嫩的小手就这样攀附上男人结实的腰际。

黑漆漆的车子里,她什么都看不见,但却知道自己正坐在某个生命体的腿上。

而且这个人的怀抱,真的很冷。

如同没有温度的死人一样。

冻得她浑身的水珠几乎在瞬间冻结成霜。

虽然樊一凡吓得立即想要从他身上下去,但今晚她喝了不少,这会人根本不是清醒着。

此时的她,已经被酒精迷醉了头脑,做的事情全都是任性而为。

只知道,她现在很冷,需要一些东西来温暖自己。

也于是,女人的手顺着男人的腰,一路慢慢向上游走,最后落定在他的衣领上。

而后,猛地一扯。

“嘶”的一声,男人薄薄的衬衣竟真的就这么被她给扯开,露出了饱满且结实有力的肌肉。

也正是这个举动,惊扰了眼前醉酒的男人。

许默枭的星眸才刚睁开,就发现一个浑身湿漉漉的“物体”,正在对他的身子做着过分的举动。

一刹那,他双目猩红,眼底全是杀气,大掌一把落在女人越来越过分的小手上,力道不断在加重。

“胆敢碰我的身体,活腻了吗?”

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敢对他这么无礼!!

被人突然钳住手,樊一凡吃痛的松开他的领子,抬头,对上男人的视线,一双娇媚的狐狸眼微微眨动:“疼,好疼……”

如此楚楚动人的模样,莫名让许默枭手一松,放开了她。

盯着樊一凡,许默枭的眉目微深了深,唇,刚毅地抿成一条线。

眼前的女人,一张脸已经被酒气熏得通红,眼底水汪汪的,全是凄迷的神色。

明显是醉酒的状态。

只是,他的车上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女人?

吴言呢?

“唔……好冷。”樊一凡难受的扭动了一下身子。

许默枭眼睑下垂,盯着怀里那团浓的似墨的黑发。

女人此刻正坐在他的大腿上,身上那套薄薄的裙子因为她不经意间的举动,敞开了大半。

男人的目光从她雪白的肩头一路往下,炙热的视线却在短裙下摆处被挡住了,让他再无法窥探更多的风光。

他呼吸有几分紊乱,也急促了起来,居然像个十七八岁的毛头小伙子一样,看到这样一幕竟然有种想扑过去,将她拆骨入腹的冲动。

有点气恼自己的沉不住气,所以他将那份冲动硬生生压了回去。

就在这时,樊一凡吁了一口气,脑袋瓜越来越乱,胆子也越来越大了。

因为耐不住冷,小手又不受控制的向着男人的衣领处伸去,就在她摸上男人胸膛的那一刻,沙哑的男低声忽然在耳边响起。

“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闻言,已经彻底被酒精控制了意识的樊一凡,缓缓抬眸,对上那双在黑暗中有些发亮的眸子。

才发现,这人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

她忽然倾身靠近,瑰色的唇瓣微动:“知道。”

不就是想借他的衣服拿来暖暖身,有必要这么小气?

他的额角,在暴雨的寒冷天气下,竟也微微渗出一层薄汗。

但怀里的女人始终不安分,她有点烦躁地努了努唇,想要伸手将眼前的障碍物给彻底扯下来。

可试了好几次,都没能如愿的脱下,她嘟着唇懊恼的说:“怎么这么紧?”

这句话,一瞬间击破了男人的理智。

许默枭一把扣住她的双手,轻易将她双手扣在她的身后。

他眯起眼,深邃的眼底,是一般人都看不透的氲黑光泽。

樊一凡的双手被他扣在身后,蒙着点点凄迷的双眼,无辜地看着他:“好,好冷……”

“该死的。”许默枭低咒了一声。

正准备翻身将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压在身下,却不想,怀里的女人忽然发出了一声奇怪又有点熟悉的声音。

“唔……”

许默枭浑身一怔,还不等他反应过来,樊一凡已经挣脱开他的掌,双手揪住男人的衣领,“呕”的一声,吐在了他的身上。

原本炙热起来的氛围,因为樊一凡突如起来的举动,瞬间又回到了不久之前的冰川时代。

许默枭停下一切动作,眼底的冷意仿佛要穿过空气直击对方的喉脉一般。

吐出来后,樊一凡的意识也清醒了不少,她伸手擦了擦唇角,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好像坐在一个热乎乎的肉椅子上。

她眨巴着眼眸,缓缓抬起长密翘立的睫毛。

还没来得及看清眼前人的面孔,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扔了出去。

“咚”的一声,樊一凡被扔在了座位的另一头,脑袋被车门狠狠地撞了下,意识又重新开始模糊了起来。

嘶……好疼……

她闭上眼,努力平复着从脑袋上不断传来的疼痛感,再睁眼时,发现自己的身旁正坐着一个男人。

窗外投进来的路灯洒落在男人的身上,虽然看不清他的五官,但那高大的身躯挡在眼前,给人的感觉,他就像是降临在人间的天神般,安静的坐在那。

因为醉酒樊一凡看不清他的五官,却还是能明显感受到从他身上源源不断洒落的冰冷气息。

整个人仿佛被拢在一层阴冷的暗色里,让人捉摸不透,更是背脊发凉。

他……是谁?

自己又在什么地方?

“咔”的一声,听到车里传来的动静后,吴言立即将车门打开,一张惊慌失措的脸出现在俩人面前。

“先生。”

他家爷,风神俊逸的爷,此刻眼底蓦然抽出血丝,血丝缠绕上眼白,眼底燃着熊熊火焰,怎么压抑都抑制不住……

吴言知道自己闯祸了,正要开口认罪的时候,眼角余光忽然瞥到了他身上的呕吐物。

一瞬间,他双腿一软,差点跪在了男人的面前。

“先,先生,是属下的疏忽,是属下……”

还不等他说完,许默枭忽然起身下车,修长的大长腿被西装裤裹挟着,笔直又干练。

男人回头看了一眼躺在车后座,意识不清醒的女人,转身冒着暴雨大步向着某处走去。

见状,吴言立即为他撑伞,避免他家爷尊贵的身体淋到雨,一路举着伞紧跟在他的身后。

蜷缩在车子一角的樊一凡,被冷风吹的浑身一僵,好不容易捡回一点点理智。

轻轻眨了眨眼,一双云眸蓄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汽,晶莹剔透。

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知道,如果自己现在从这里逃出去的话,就可以获救了。

樊一凡紧了紧身上快要掉落的裙子,终于还是吃力地撑了撑自己的身体,跌跌撞撞的从车子里逃了出去。

几分钟后,换好衣服回来的时候许默枭,迈着黄金比例的长腿大步往豪车走去。

远远地,他就瞅见了大开的车门,心一紧,他大步跨了过去,发现车子里早已空无一人。

男人的一双眼眸顿时眯了起来,比起往常的冷,更多了几分让人畏惧的怒气。

竟然敢在对他做了无法饶恕的事情后,还从他眼皮底下逃跑了!

有力气逃跑,说明刚才的醉酒都是装的了?!

那女人,够胆!

再低头看一眼自己此刻的窘迫,他忍不住低咒了声:“该死的!”

让他逮回来,一定要狠狠收拾她一顿!

……

——

作者有话说:

希望多多支持!(撒花撒花)

原创文章,作者:七笔夕夕,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2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