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神娇娘,乖乖受宠》小说最新章节,顾暖晴 顾初海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厨神娇娘,乖乖受宠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小团仔

角色:顾暖晴 顾初海

简介:你安心出战,待你归来,我必给你一个更好的我;等我战胜归来,我不负天下,也不负你;美食博主坠落乱世,凭一己之力,平身齐家治天下。追求自我,成就爱人,双宿双飞只为长相厮守。

书评专区

《厨神娇娘,乖乖受宠》小说最新章节,顾暖晴 顾初海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厨神娇娘,乖乖受宠》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小姐醒了!小姐醒了!”

顾暖晴被大嗓门一喊,一下子清醒过来。

虽然依然觉得头痛欲裂,但是听到这一声比一声大,不由地微微睁开眼睛。

一道阳光从眼前挤满乌压压的人头缝隙中,透过出来,射入她的眼睛,她不由得微眯了一下。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我的暖情真是受苦了。”一个妇人模样,用手帕拭着眼泪,一脸焦急一脸心疼。

“夫人,让大夫给小姐把把脉吧。”一个丫鬟说着,把一个一直站在旁边的大夫请了过来。

“对对,快来,快来!”

大夫摸着顾暖晴的手腕,细细感觉着脉搏。

“夫人,放心吧,小姐的脉象平稳,无大碍了,我给小姐再开副药,好好调理,不会留下病根的。”

顾暖晴渐渐适应了周围的光线,眼前清晰地浮现一张张因激动而胀红的脸,以及满含血丝的眼睛。

“这是哪里?”顾暖晴实在想要问上一声。

小丫鬟春雨哭哭啼啼的说“小姐,你已经昏睡了两天两夜了。要不是老爷及时把您从水里捞上来,您恐怕就……”

说到这里,顾暖晴眼见着这位夫人又哭了起来。

顾暖晴尝试坐直身子,但是浑身乏力,头脑昏沉。为什么这里的人的穿衣打扮都是电视剧里古代人的模样?

周围的环境、家具摆设,无不透着时代气息。

顾暖晴心中不由一惊,难道自己穿越了?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头一疼,回想起自己当时正在森林里为美食直播寻找好的拍摄角度,然后不小心踩空跌落悬崖。

电光石火间,她失去了意识,难道就是那一瞬她碰上了时空错位,来到了这个莫名奇妙的世界?

“现在是什么年代?”顾暖晴一脸疑惑的看着众人。

“莫不是小姐的脑子被伤到了?”

丫鬟春雨的话还没说完,号称母亲的妇人又开始哭了起来,“大夫,你再好好看看我的孩子!”

在大夫再次给顾暖晴把脉时,顾暖晴余光看到一个人匆匆的向门口跑去。

顾暖晴索性闭上眼睛,慢慢找回这具身体原主的记忆。

在她的头脑中渐渐回忆起这里是宁国,一个在她现实记忆中好像并未学到过的朝代,纪年表表中似乎未有的年代。

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顾暖晴,和自己同名同姓。

她的父亲顾初海身为京城最大的酒楼老板,身家不菲,在京城也是一个响当当的名人。

坐在身边的妇人是原主的母亲,穆宛书。

父母恩爱有加,虽然这个时代依然是个重男轻女的时代,但父母双亲对这唯一的女儿呵护备至,一家人相敬如宾,和睦美满。

正想的出神,门外传来一阵吵杂。

“夫人,您快去看看吧,老爷怕是不好了!”

母亲身子一歪,差点歪倒在床上。

顾暖晴脑海中突然闪过一段画面:自己不知何原因跌落进河里,父亲不顾一切跳入冰水中,奋力救自己。

想到这里,头脑一下清醒过来,原来,父亲是为了救自己才快不行的啊。

顾暖晴一把扶住穆宛书,说“母亲别着急,我们赶紧过去吧!”穆宛书扭头看着自己的女儿,痛苦地点点头,熬红的双眼已经流不出更多的眼泪。

一行人匆匆赶到顾初海的卧房,里面人很多,顾初海在脑海中搜索着这些人的信息。

“要不是你,你爹能成这个样子!”

“看看你把你爹害成什么样了!”

指着自己数落的人,原来是父亲的大哥和弟弟,就是自己的大伯和叔叔。

看来这些大伯叔叔并不喜欢原主啊,这恶毒的眼神盯着自己,谁能看出来这是亲戚啊。

看来原主在这些亲戚面前很不受待见啊。

顾暖晴扶着母亲来到床边,床上躺着这个人就是父亲顾初海,脸色蜡黄,眼窝深陷,一双眼睛毫无光彩。

“爹,您怎么成这样了?”

顾初海看到顾暖晴来了,伸出手,顾暖晴赶紧握紧。

“你醒了就好,你醒了爹就放心了。”

“你倒是没事儿了,可把你爹害惨了,你这个不孝女,是你克了你爹啊。”大伯顾初道指着顾暖晴,恨不得躺在床上快死的人是她顾暖晴。

“大哥,这跟孩子没关系,你莫要说她。”

“跟她没关系?要不是她你能掉水里?”

“她从小出生到你们家,你就病灾不断,现在连命都搭进去了,还跟她没关系?”

“大哥,咱们都离这个祸星远点,省得沾了晦气。”二叔顾初然一句话,让所有人竟然后退了一步。

正好顾暖情现在也懒得理他们。

“不许胡说,不许胡说!”床上的男人咳嗽着憋出一句话,说完这句话又躺在床上无法动弹。

穆宛书边用手帕擦泪,边给男人顺气。

缓了半天,顾初海终于缓了过来。

原主的记忆里全都是顾初海对自己的好,那些好全都涌现在顾暖晴眼前,她一下子跪到了床边,紧紧的抓住父亲的手,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淌。“爹,你赶紧好起来呀!”

“阿晴,你好了,我就放心了。”

又咳了好一会儿,顾初海再次提起气来,从怀中颤颤巍巍的摸出一把钥匙。

顾暖晴感觉到身后那些紧盯钥匙的眼神,充满了贪婪和嫉恨。

顾初海把钥匙放进顾暖晴手里,用力地攥住她的手,

“阿晴,你也快长大了,以后这个家就由你来当,酒楼……你一定要管好……咳咳……”

“宛书,我以后不在你们娘俩身边了,你们可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呀……”

“大哥!你说你怎么能把钥匙交给这个丧门星啊!要不是她,你能这样吗?”

“二弟!你怎么能这么做呀?家里的产业全都得让她败光了啊!”

顾初海摇摇头,再次睁开眼睛定定地看着顾暖晴,握在她手上的手又用力握了握,“我的女儿,我知道。”

顾初海的眼睛看看顾暖晴,又看向妻子,眼神在两人之间轮换,一副无比眷恋,恨不得把这一切深深铭记。

周围全是吵吵闹闹的声音,突然原本握紧顾暖晴暖的手瞬间松开。

顾暖晴瞪大眼睛,目光直射向父亲,却见他已经紧紧闭上了眼睛,手无力地滑落到床边。

“父亲!”

顾暖晴身着一身白衣,头绑孝带跪在灵柩前,一盆烧着纸钱的火炉映射着她愤怒的眼睛。

父亲已经去世了。但是大叔大伯们不仅没有过来帮忙,反而站在灵柩前嘴里依然不干不净的,肆无忌惮。

还在责怪父亲将管家钥匙给了自己,不仅话里话外骂自己蠢笨无能,还怪父亲眼瞎无脑。

顾暖晴在原主的头脑里搜索着前世的记忆,这个酒楼桂香斋原本就是顾出海以一人之力,将自己的经商才干发挥到极致,而创建的生意。

桂香斋经过多年经营,现在已是京城网红打卡地,达官贵族都喜欢在这里饮酒作乐,结交好友,江湖上也是鼎鼎有名的酒楼。

顾初海作为家中老二,却像一个大家族的父亲一样,掌管着全家,大伯和二叔的吃喝用度以及他们全家的花销都是从酒楼里出,算是不干活,白拿股份的那种人。

顾初海,本着家和万事兴的理念经营酒店,常年的劳累,再加上大冬天跳进冰水救女,染了风寒,实在扛不住了,一命呜呼!

顾暖晴身边的原主是个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女娃,这种宠爱让原主根本就没有独自生活的能力。

现在把酒楼大权留给自己的女儿,就是想要给她留一份厚重的嫁妆,不让她这个弱小无助的孤女生活的太过艰辛。

顾初暖冷眼瞧着站在棺柩旁的二叔大伯,又扭头看到跪在旁边的母亲,只是低着头默默流泪,不断的往火堆里扔着纸钱,似乎多给丈夫捎一些钱,自己的内心就平静一些。

面对着大叔大伯的冷言冷语,母亲懦弱只能低头委曲求全,顾暖晴实在是忍不住了。

这一家都是什么人呢?真不知道顾初海生前辛辛苦苦打下这一片江山,还养着这两个白眼儿狼是怎么想的?

顾暖晴腾地站了起来“我当谁在这喊呢?原来是二叔您呢,我都不知道您从哪儿来的厚脸皮,我爹的酒楼本就是我家的,白养着你这些年够意思了,你有什么资格在这吆五喝六呢?”

顾暖晴这么一说,还真把二叔顾初然惊到了:这小丫头片子,什么时候敢跟我顶嘴了,平时看她一眼就把她吓得不敢多说一句话,这是水进脑子里了吧?

“没大没小,跟谁说话呢!懂不懂点事啊?”

“这正是我想问你的,白吃白喝这么多年了,该懂点事了吧。我爹白养着你们,我不管,现在是我做主了,你们要是再在这BB,别怪我不给你们脸!”

顾暖晴横眉怒目看着大伯和二叔,十七八岁的年纪,眼睛里没有一丝惧怕,粉嫩光洁的瓜子小脸上,看不出一丝柔弱。

一句话堵得俩男人一时接不上话,穆宛书看着自己的女儿和众人,慌忙起身要拉她给大伯二叔赔礼道歉,生怕他俩再生算计之心,却被顾暖晴坚定不屑的眼神劝退。

等大伯反应过来,骂骂咧咧冲着顾暖晴伸手打来“好你个顾暖晴,你爹都不敢说什么,还轮到你教训我俩了?看我不收拾你!”

“谁敢动她!”一个雄厚的男声在庭院中炸开。

原创文章,作者:小团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251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