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乔时暮 乔小姐《当替嫁王妃绑定了月老空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当替嫁王妃绑定了月老空间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祝喜乐

角色:乔时暮 乔小姐

简介:又名《和离后我为天道打工》无论男女,但凡有情,皆可请。或并肩而立,或共结连理,或感知前世情愫,或解今生虐缘,或盼来世再续……你若是付得起代价,不管人神魔妖,皆可下单。 做最强的月老,找最俊的郎。 傅临珺:以江山为聘,与我立于巅顶,共看万里河山,如何?乔时暮:可以折现不?傅临珺:……

书评专区

小说乔时暮 乔小姐《当替嫁王妃绑定了月老空间》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当替嫁王妃绑定了月老空间》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大溟尹北王靳宸蓄与丞相二千金乔蓓儿先后出入城北驿馆,疑似以王妃之名与其主持尹北总商会,落实了与王妃的和离传言。”

午时时分。

尹北时报上记载的消息传遍尹北全城。

位于郊外的一座奢华别苑。

乔时暮看着下人递来的时报,以及旁侧放着的一张和离书,嘴角扯出来了一抹弧度。

连带着房里门窗忽地破开,吱嘎吱嘎地发出一连串声响。

无风而动,分外诡异。

“主子,这是乔小姐派人送来的,说是要让你亲自打开。”侍女进屋,呈了一锦盒来。

打开。

里头放着一枚佩玉。

以及一块染了血迹的白帛。

佩玉是靳宸蓄随身带着的,至于白帛,乔时暮瞧向侍女:“这是何物?”侍女红着面,附至其耳边解释了一番。

她能够想象那头的乔时暮用的是怎样狂妄的模样整理这些东西的,乔时暮嘴角忍不住勾起了一抹讥诮。真是幼稚。

乔时暮虽然是饕餮家族最小的饕餮,但能力从来不俗,也从来不干附身这种事儿,但没想到,她因贪吃仙族误入圈套被封了几百年。

趁着看守她的士兵不注意,她的一丝神识偷偷溜出。

神识毕竟弱了一些,再清醒时她已经在这具身体中了。

族里的长老教过,怎样的东西不可吃,却未教过,怎么离开附至的人身?真是让饕餮头疼。

原主的记忆愈加头疼。

身体的主人也叫乔时暮,但这身世——连一向莫得感情的饕餮都忍不住啧啧称惨。

原主是当今镇国将军乔靖的嫡女,只可惜原配夫人早逝,那年原主才有五岁,娶了一个妾室进门,还带了一个三岁的女儿进来。

原来自己父亲早就在外头跟别的女人珠胎暗结。

那个女儿就是乔蓓儿。

没有两年,后来乔靖正式给了那个妾侍梁氏正妻的身份,因为乔靖经常出征,家中大小事务就给了梁氏。

原主时常被欺负,十岁的时候被梁氏陷害说害了她流产,被赶出了家门,幸好曾经在府中伺候过母亲的老妇人收养了她。

至于现在这个王妃,则是因为这个尹北王脾性怪异,人格不定,多年病痛,还顺带了一个克妻的厄运。

不少女子入府前夕,皆因意外去世,这么传下来,就自然成真了。

于是皇上心疼这个儿子,下发皇榜寻冲喜之人,被朝中奸臣推举了乔家,选了乔蓓儿。

只是人家当初只想当太子妃,不愿意冲喜。

那个梁氏也不知道吹了什么风,想把原主顶替上,换成了原主八字过去,王府那边已然同意,也就是让她替嫁。

乔靖此人只懂沙场点兵,征战,哪里清楚勾心斗角,直肠子一个,不然怎么会因为梁氏的枕边风就把亲生女儿逐出家门呢?

于是,年仅十六岁的乔时暮替嫁入了王府。

她入王府后,悉心照顾着靳宸蓄,他的病也逐渐痊愈,鼓励支持他成就事业,如今他在朝堂得到重用,太子因为行为不端被冷启,后被废,如今朝堂上下,也就靳宸蓄有能力。

这不,梁氏又赶紧鼓捣着自己女儿抢回靳宸蓄。

原主木讷,也纯良,自然抵挡不住某人有鸠占鹊巢先例的母亲指导,心善单纯的原主这不,就自己先垮了。

就在这时,靳宸蓄派来了人。

“乔姑娘您今日有时间便收拾一下,乔小姐要住进来,她喜欢这座别苑,她身体羸弱需要静养。”

不等乔时暮答话,对方传了话便走了。

乔时暮盯着锦盒里的东西,嗤了一声,忍不住骂了声娘:“呸,渣男!”

揣着一股火气,乔时暮冲进了里间,收拾是吧!

她拉开柜门,里面都是一些奢侈品衣服和首饰,这些是纪念日时,靳宸蓄王府里的管家根据惯例买的。

原主生性朴素,觉得买这些衣服首饰太浪费钱,所以一直很少穿戴。这会儿乔时暮把东西都收拾了起来,就算拿去当铺也有不少钱了。

原主真的是傻得可以。

收拾完,乔时暮还特意洗了个澡,选了一套蓝色金丝面料的衣裳穿上,把自己打扮得人模狗样。

铜镜里的她略施粉黛

这才拖着一个大包袱出门。

然后在门口遇到了携手而来的奸夫淫妇——靳宸蓄和乔时暮。

靳宸蓄面无表情。

乔时暮却是春风满面,虽然面上依旧披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看到这张脸,乔时暮隐隐觉得有点反胃。这么看着,原主真是比她长得好看太多了,被这对奸夫淫妇嚯嚯成什么样了?

想着攥着包袱的手指都禁不住攥紧了。

乔时暮睨了一眼乔时暮手边的行李:“姐姐,没想到,你还收拾得挺利索的。”

“耽误你入住,多不好,”乔时暮冷淡地回了句,“麻烦借过。”

“姐姐,我听王爷说,当初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你可是一无所有的,不过你替我照顾他的这几年,还真是辛苦了,日后便有我照顾了,另外方才我跟王爷也商量了下,你想拿什么就拿着吧。”

这话里的讽刺乔时暮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眼底顿然一片阴沉,就连声音都跟着冷了几个度:“乔蓓儿,你也挺大度,你爱的男人跟别人睡了这么久,你也不嫌?”

“你……”

乔蓓儿眼神剜了一眼面色始终冷漠的靳宸蓄,随后又说道:“我已经预约好了大夫,明天就去做检查,看看有没有得了一些什么病症,你们不怕,我怕。”

这一回两人脸色都变了。

“我警告你们两个,不要在我跟前阴阳怪气的,小心我比你们更阴。”乔时暮说这话的时候还低声笑了几声。

声音很低,却让乔时暮突然觉得身后脊梁骨凉飕飕。

明明今晚没有风的。

“够了乔时暮,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本王给你买的那么多东西,也不用带走了。”靳宸蓄可算是开了口。

“行啊,那依法和离,我们反正没有签协议,根据大溟朝的婚姻律法,你的财产我可以分一半……”乔时暮看着他,笑了,“对吧?”靳宸蓄一张脸黑的通明。

下一秒手就要往乔时暮脸上挥去,后者反应迅速,甩开了他挥过来的手:“都和离了,还想着家暴,以前是冷暴力,现在这是改换形式了?”

“说这么多无非就是还舍不得这些东西,乔时暮,你也不无辜。”听靳宸蓄咬牙切齿地说出来,乔时暮也不含糊。

转身去厨房拿了火折子来。

将箱子打开。

里头放着几个非常精致的盒子。想着原主这么精心保护不舍得,现在这样了,乔时暮觉得也没有必要自己带走了。

晦气!

“这个绒香包,我记得是我们成亲一周年的时候买的,说是特地定制回来的,里边还绣了你我二人姓氏。”

话落,乔时暮直接吹燃了火折,火苗对准了它。

这香包是布质的,很快就烧起来了。

浓重的气味很快就入侵了别院。靳宸蓄手指动了动,随后又紧紧攥成了拳头,神色微微带了一抹不经意的慌乱。

抬眼,乔时暮瞥见了他这抹慌乱,随后继续。

“这个发带,是我生辰的时候,你送的。”

“还有这件裘袄,我记得是咱俩举办没有宾客的婚事的时候买的,我记得,是真的很贵。”

“对了,还有这件皮裘,于曾经的我而言,是无价之宝,因为你我各一件,靳宸蓄,你的那件应该是丢了吧?”乔时暮从盒子里拎出叠的皮裘披风,毫不犹豫地扔进了火光之中。

随后还有几件,也被一一扔进了火里。

火光将乔时暮的脸衬得很红,却让靳宸蓄看到了陌生和寒意。看着火里的东西烧的差不多。

想着,如果原主的魂有灵,应该也能收到了。

乔时暮这才站起来,将一旁的包背了起来。

“我这包里都是我的一些日常用品,能带走的吧,王爷?”乔时暮转头看着靳宸蓄,他此刻正盯着火光出神。

见他这样,乔时暮也懒得再说什么,扭头就走了。

临出门前。

悄悄拢出来了一些妖气,随后化成两道飘渺的妖气附在了他俩身上。好看的薄唇勾了勾,乔时暮大步出了别苑。

待到深更半夜的,一定别有一番滋味。

原创文章,作者:祝喜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238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