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之大小姐要当家》袁朗 袁母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之大小姐要当家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临起之意

角色:袁朗 袁母

简介:【甜宠虐渣男女双洁双强】嫁给他时,她咬牙切齿的对身边的丫头说:“那是下嫁!”丝毫不顾及他脸面。重生后,她左绣坊又种田娇宠小夫君,哪知夫君也不是平常人。这是一个大小姐重生后逐步成长、运筹帷幄撑起一片天的故事!

书评专区

小说《重生之大小姐要当家》袁朗 袁母完整版免费阅读

《重生之大小姐要当家》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院子里静悄悄的,日头正高,庭中那棵长了十五年的老梅树,光秃秃的竖着,一眼望去,没什么生气。

“吱呀–”,破损的老木门咣的一声被推开,一位年近五十的老妪穿着灰色的布衣,拎着大蒲扇进了屋。

人进来了,门却没关,冷风直直灌了进来。老妪却不再向屋里走了,杵在屋中央,拿浑浊发光的老眼去瞥床上的人,可半晌也不见床上的人动一下。

“咳咳”,老妪清了清嗓子,“老袁家的,有气你可吭一声罢,大早上的,别在那吓人!”说完,翻了一个白眼。

曲笙笙一口气长一口气短地伏在床中央,身上盖着破烂的絮褥,却不想回话。

她听见了的,袁朗走后这么多年,她什么难听的话没听过?

答应那一声,不答应那一声,有什么用呢?刺耳的话并不会少。

最爱自己的人已经没了,孩子不在身边,只留下懊悔中慢慢生了心病的自己,在这破旧无人的老屋子里,日复一日的追思故人,年复一年的等待孩子。

也等待着生命的终结和最后的消亡。

老妪半天没等到话,掸了掸裤子上的灰,说了句“晦气”就摔门而出,连水都不想给曲笙笙喂一口。

远远的还能听到她的唠叨声,“要不是乡里乡亲的,死在屋里不吉利,谁巴巴的跑这晦气地方呆着,当年老袁家待她可不薄,看看她!把日子过成了什么样!”

曲笙笙双手撑着床铺,咬牙翻了个身,透过没关严实的门缝,看向院子里那棵老梅树,微微一笑。

是了,正是刚嫁来的那年冬天,漫天大雪,雪花湿了她缎红色的鞋面。

梅花树下,他蹲下用袖子拍干净那些雪,抬头笑看着她。

……

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三进的宅子虽不阔气但干净的很,西边厢房里的仆人踮着脚匆匆忙忙的准备着中午小姐起床要用的备品。

“快点,腿脚利索点!小姐未时二刻就要醒了,到时候洗漱的东西备不齐,仔细你们的耳朵,一个个拧下来喂猪!”一个刚及笄梳着单长辫的少女双手叉着腰站在廊下,低声却清晰地指挥着下人,圆圆的脸上眉毛低蹙着,显得神情紧张得很。

“行了,阿玉,小心你再说两句小姐就被吵醒了。”另一个梳着双垂髻的姑娘缓缓关上厢房的门,她身形更高些,两人岁数相仿,但更稳重一些。

只见这位姑娘碎步走过来,“刚才进去看了一眼,小姐约摸是快醒了,翻了两回身。”

阿玉道:“昨日守夜,我就觉得睡得不太安稳,宝晴,小姐怕是被外面传的那档子……”

“啐,快住嘴罢,明知道小姐烦心这事。”宝晴一扭身拦住了阿玉的话头,转头接下小丫头递上来的皂团盒子,轻手轻脚的进了屋,也让后头端着洗脸铜盆、举着帕子的一并进来。

阿玉鼓了鼓嘴,拦下最后一个小丫头,抢了她手里的茶杯,抬脚也进了屋。

床上,曲笙笙悠悠转醒,一抬眼,看见的便是床头乌泱泱的一群人。

很是吓了一跳。

怎么,什么时候,自己床前聚了这么一大堆子人,怕不是已入了地府?

可仔细一瞧,笑盈盈看着自己的却是自己打出嫁后,再好久没见过的宝晴和阿玉儿!

一时间,曲笙笙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内心纷繁复杂,抖着下唇,惨白着脸色。

“小姐可是不舒服了?”宝晴最是体贴,走近了几步,抬手碰了碰曲笙笙的额头,蹙了蹙眉头。

“也并不热啊?阿玉,快去内院喊个守门的小厮过来,让他步子大点跑去正房告诉太太去,小姐脸色不好,要请个女大夫来才好。”阿玉应了宝晴的话,快步走出了厢房。

“宝晴,快告诉我,今年是什么年份了?我爹娘可还身体硬朗?”曲笙笙稳了稳神,扯下宝晴的手。

“小姐做噩梦了吗?今年是元庆十一年呢。”宝晴心下有点,惊讶,不知道小姐一觉醒来,却问这些做什么。心下愈发担心小姐,满聊春城都知道,曲家的大小姐性格最是霸道,爹娘疼惜,祖母宠爱,当是说一不二的性子,脸上从未见过这犹犹豫豫的神情。

元庆十一年啊。

曲笙笙飞快的计算了一下,若是这个年份,自己还未及笄,还是个待嫁闺中的姑娘!家中并未中落,自己也过着稳当的生活,只是苦了袁哥。

虽说元庆年间,民风开放,可是待嫁的姑娘还是不好和自己家里做活的长工多接触,除了身份有别,更是怕那些内心龌龊的人风言风语!

思及袁朗,曲笙笙心头不由得一阵甜蜜,一阵怅惘,一阵迷茫。

甜蜜的是那人不多的光景里着实是实心实意的对自己好,都说为人妻子应当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可这人将自己维护的严严实实的,哪怕自己已经不再是个大小姐了,也不让自己多做一点农活,也因为如此,乡里乡亲乃至袁母都不少指点。

怅惘的是当初能嫁给袁朗就是因为父母有病,家道中落,又有一些事情无法处理。可重来一生曲笙笙既想父母安康又想嫁给他!

迷茫更多的是,即使重来一世,如何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过好想要的日子,曲笙笙心里也是没谱的。

以往年少时也看过许多话本子,也有几本异想天开讲重来一生的,只是话本里的人生多有框架,有条有序,真正的人生却处处意外。

不管怎样,这一辈子,自己一定要和袁哥好好过,将之前亏欠他的都补回来!

思及此,曲笙笙的表情隐隐透着坚毅。

另一边,袁家。

“儿啊,快来歇一下,别太累到了。”年迈的袁母颤巍巍的走过来,手里端着一个带着豁口的碗,装着略显浑浊的绿豆汤。

“好嘞,娘你不用过来,这田里绊脚的很,别再摔倒。”说这话的青年一把捞起绕在脖子上的白汗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爽朗地笑了笑,大步走了过来。

只见他高有八尺,一身强壮的腱子肉,皮肤因为常年在地里干农活略显黝黑却并不粗糙,端的是一位飒爽的少年郎!

袁朗几步跨过,接过袁母手中的汤碗,大口大口地饮着。“娘,你怎么来了,不是说好让你在家里呆着,虽不是夏日,这午后的日头也毒的很呢!”

“在家待不住,总是惦记着我儿有没有辛苦。”袁母笑着说道,“儿啊,我听说,今年刚开春,曲老爷落入河里,可是你救上来的?”

“嗯,那天老爷要去城外的庄子看看打理的情况,喊了一批长工跟着,正好有我。”袁朗神情稍微严肃了些,道:“虽然救了上来,可老爷仍是呛了几口水。”

“没事的,救上来就是好事。”袁母喃喃道:“吉人自有天相。”

“老爷赏了钱,我没收,娘你知道的,都是本分。”袁朗笑呵呵的。

“只是我听送煤老刘家那口子说,传言里或许曲老爷会将大小姐……”袁母还未说完,就被袁朗打断了。

“娘,姑娘家的事,可不能瞎说,何况那是大小姐。”袁朗蹙着眉,“总是不太好的,再说只是救了落水的老爷,如何就值得……怕是有心之人撺掇出来的风言风语,咱们不要着了道才好。”

袁母听了连连点头,心下暗惊,确实是这个道理,有钱人家的事,说不好的。若是身份相当,救人一命却是大事。可这身份上一旦有了高低,给银钱表达谢意已经是主人家的恩赐,怎么就值那金枝玉叶了?

幸亏儿子比自己有眼界,有学识,此事便不提。

原创文章,作者:临起之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142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