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宠娇妻》颜儿 云儿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溺宠娇妻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双木叶

角色:颜儿 云儿

简介:时柒柒当代最红的小说家,却在某夜突然不见了,没有人知道她的去向,仿佛一夜之间销声匿迹.墨云染,墨家嫡女,倾国倾城羡煞数人

书评专区

《溺宠娇妻》颜儿 云儿小说免费阅读

《溺宠娇妻》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墨府倾樱阁

古色古香的楼阁,别致淡雅的房间里散发着浓重的药味,味道之大之浓,让闻到的人不忍皱眉。似有似无的茉莉花香充斥在周围,可见房屋的主人独爱茉莉花,隐隐约约中还能听到哭泣声,不时还夹杂着吵闹声,惹人不胜心烦。

时柒柒缓缓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竟是粉黄色的帐幔,暮色微凉。头顶是一袭一袭的流苏,随风轻摇。不适的动了动,却发现身下的床榻冰冷坚硬,即使那繁复华美的云罗绸如水色荡漾的铺于身下,总是柔软却也单薄无比。

不时飘来一阵紫檀香,幽静美好。榻边便是窗,精致的雕工,稀有的木质。窗外一片旖旎之景,假山,小池,碧色荷藕,粉色水莲。不时有小婢穿过,脚步声却极轻,谈话声也极轻。

“爹,爹,你要相信女儿啊,我真的没有推姐姐下水,是姐姐自己不小心滚下去的,真的不关我的事情啊!你也知道,姐姐她痴傻,自己滚下去也是很正常的,真的不管我的事情。娘,你帮我求求爹,我不要被送去清心庵……”

地上跪着一名妙龄女子,高贵的发饰,精美的衣裙,即使低着头,掩面而泣,也不难看出来是美人一个,只是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这样一个妙龄女子哭得梨花带雨而无人搭理。

“老爷,颜儿肯定是被冤枉的啊,云染不管怎么说都是颜儿的姐姐啊,颜儿怎么可能做出推姐姐下水这样大逆的事情呢,还请老爷明察秋毫啊!妾身就这么一个女儿,您怎么能这么狠心送她去清心庵,让她一辈子与青灯木鱼为伴呢,她还是个孩子啊,您是想毁了她一生吗?”

站在妙龄女子旁的一位美丽的妇人开口说道,说到动情之处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颗颗坠落在地,一脸悲痛的看向坐在主位的男子。原来跪在地上不是她人,是躺在床榻上之人的庶妹墨羽颜。

主位之上,一位身着暗红色朝服的男子,明显是刚刚下朝便赶了回来,连朝服都没有脱下就急匆匆赶来,满脸严肃,却难掩悲痛之情,“好了,都给我闭嘴,有本事把云儿吵醒啊,都是你,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狼心狗肺的女儿啊,竟然退自己的姐姐下水,你明知道她不会凫水。我可怜的云儿啊,你让我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娘亲呢!来人,把二小姐押下去,明日送往清心庵!”看了看床榻上躺着的人儿,朝门口喊了一声,挥了挥袖袍示意将人押走。

“不要,我不要去清心庵,我不要一辈子被关在那里。爹……爹……你怎么能这么狠心,我也是你的女儿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她都已经死了,死了!就算你把我送走也救不活了,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不甘心,不甘心啊,她明明是个傻子,你却宝贝的要命,为什么对我就不冷不热的,就因为我是妾生的吗?”墨羽颜如发了疯似的,一把扯开抓在她手臂上的手,死死地拽着妇人的衣袖,望着主位上的男子痛声说道。

“闭嘴,她是你的姐姐,你怎么能这么说。你看看,这就是你教的好女儿。还不快把她拉走,快动手!”男子冰冷的眸子射向一旁的女子,摇了摇头,厉声喝道,“颜儿,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难道爹对你不好吗,你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太让我心痛了,我对你姐姐好,是因为她太单纯了,你怎么能这么想呢!”女儿的字字指责如在自己心尖上插了把刀,刀刀插入心窝。

“老爷,颜儿是被吓糊涂了才会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她不是有心的!颜儿,还不快向你父亲赔罪,快点向你父亲道歉啊,难道你真的要气死你父亲吗,你这个不孝女!”一旁的妇人连忙骂道,精致的柳眉紧紧皱起,脸色异常难看,暗自对视,手在看不见的地方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女儿,示意她服软,不要再胡闹下去。

“爹,女儿刚刚是胡说的,爹爹对女儿恩重如山,是女儿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是女儿嫉妒姐姐,但是我真的没有推姐姐下水。”

“老爷,咱们还是先把大小姐的尸体入棺吧,放在这里也不是回事啊!咱们让大小姐走的安心吧!”妇人一边擦拭着眼泪,一边提议道。只要入了棺,其他什么事都好办,妇人暗自腹诽。

“你们几个保护小姐不力,通通给我陪葬!”男子指了指周围的几个奴才,大声说道。

“老爷饶命,饶命啊!”被指导的几个人“扑通”跪在冰冷的地上,心里冒着冷汗,腿也只打哆嗦,嘴里一直喊着“饶命”“饶命”。

正在大家一片愁云惨雾的时候,一声略带疲惫,有些沙哑的声音响起。

,听你们吵到现在,不口渴啊,丫丫的,你才死了呢,你死我都没死。”躺在床榻上的人儿终于在听到要把自己入棺后出声了。

“谁,谁在说话?云儿,是你吗?”男子满怀惊讶的问道,快速的跑到床榻边。

“大叔,你是谁啊?你们在拍电影吗,我怎么会在这?”时柒柒看了看男子,打量着,这应该是刚刚说话威严的大叔吧,演的这也太逼真了吧。

“云儿,我是你爹啊,难道你连爹都不认识了吗?”男子痛心疾首。

“我——”正当时柒柒准备回答时,一声尖叫突然响起。

“啊——鬼啊,大夫不是说没气了吗?怎么还能活过来,爹,她一定是鬼,鬼啊!”

妙龄女子大吼大叫道,还死死的拉着妇人的衣角,满脸惊恐状,好似一副冤魂索命的场景。

时柒柒看了看,心中更加佩服这些演员,自己都已经没照剧本演了,她们还能这么厉害的接下去,不让人佩服也难啊!

“来人,还不快把二小姐送回房间去,你们一个个都是死人吗?”

“既然大小姐醒了,那妾身就先去厨房,让厨子们炖点营养品给补补身子!”妇人拉着傻了的女子远远地拘了拘礼,离开。

“云儿,云儿,身体怎么样,要不要爹去请大夫啊!”

“大叔,戏演完了,散场了,我也该回去了,我的新书发表会还等着我去举行呢!”说着,时柒柒掀开被角,准备下床。

“你这孩子,说什么胡话呢,怎么连自己父亲都不认识了,以前虽然痴傻但是自家人还是认得的啊,哎……都是我的错啊!”男子自责的说道,又捻了捻被褥,制止时柒柒下床。

“我——爹——,你?”时柒柒一脸无法相信,指了指男子,问道,“这是哪个朝代啊?我是谁啊?”

“凤仪皇朝啊!你是我墨家的嫡女墨云染啊!”

“假的,我一定是在做梦,神马都是浮云,睡一觉就好了,就好了!”时柒柒喃喃自语,一把扯过锦被盖在头上,“墨云染这不是自己新出小说里的女主角的名字吗,自己难道穿越到自己写的小说里了吗?天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许久,寂静,叹息……

“云儿,你先休息吧,等会爹再来看你!”重重的叹了一声,离开了。

听着离去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时柒柒才从被子里露出小脑袋,望着头顶粉黄色的帐幔……

瑶华阁

“娘,我们该怎么办,墨云染那个贱人不是死了吗,怎么又突然活过来啦,这太恐怖了,她是不是要找我们索命啊,我该……该怎么……办?”墨羽颜望着自己的母亲,双手绞着秀帕,声音瑟瑟发抖,一脸惊恐,在房里走来走去。

“好了,没用的东西!让你推她下水,你竟然让丫鬟看见了,本以为她死了会死无对证,却不想还活了过来,我养你干嘛吃的,这点事都办不好!她墨云染就算活过来那就能怎么样,还不是傻子一个,一个傻子就能让你害怕成这样,坐立不安,真是没出息!”

说话的不是旁人,正是刚刚上演了一幅母女情深的妇人,墨羽颜的母亲刘氏。

“可是……。娘,我,我觉得墨云染变了,你难道没有发现刚刚她说话的语气吗,这根本不像是一个傻子会说的,而且还很流畅,以前的她可是说话断断续续,如今却……难道?”墨羽颜担忧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把自己所感觉出来的事情一字不落的说了出来,说到最后惊了一声。

“好了,不要乱想了,这些事情还是以后再说吧,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想想办法,怎么才能让你父亲不送你去清心庵,这才是我们最该想的!”姜还是老的辣,刘氏一语中的,说出了最要解决的事情。

“娘,那我该怎么办啊?难道你真要看着女儿一辈子与青灯木鱼为伍啊,我不要,我还要做寒王妃呢,不要,不要,都是墨云染那个贱人害的,那个贱人!啊——啊——”此时的墨羽颜就像一个受伤的动物,充满着愤恨,高贵的发髻早已在刚刚的热撕扯中被弄乱,身上的衣裙也沾染上泥土,红着双眸,死死地紧握双拳,好像要把所有的敌人杀之而后快,和刚刚那个娇柔无助跪在地上的女子相差巨大。

“啪!好了,颜儿,听我说——听我说……”刘氏一巴掌打了上去,墨羽颜美丽的脸蛋上瞬间出现一个五指印,可见打的人力气之大。

……

慢慢的一个阴谋产生!

当房门再次打开时,外面已经黑压压的一片,连月亮都没有露出一丝脸庞,刘氏又交代了几句,带着自己的丫鬟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黑暗的夜里永远有许多见不得光的事情发生着。

原创文章,作者:双木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141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