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余琦 纪尧台举世娇宠:尧爷你就撒手吧小说免费阅读

下一秒,门就被打开来,谭悦夏借助昏暗的灯光打量了一眼里面的情况。

几个衣着体面的人,在刘冬的介绍下和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大婶儿攀谈。

呵,这就是那个冒牌货?

这些被吹捧着的成功人士,难道就没看出来她眼底满满的虚荣和自负?还是说,他们觉得科研人士都穿一成不变的白?

眼力劲儿差成这样,难怪生意做不好。

她在心底无情吐槽着。

“你不是服务员?你是谁?”

开门的人很警惕,看见谭悦夏身上的衣服,便在猜测她的身份。

女孩儿心底暗笑,假装被他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那么大声干嘛,服务员突然不舒服,我正好在外面,就帮忙把这些东西送过来而已。”

“……”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门口,看着那个穿着连帽卫衣的女孩儿。

能在花晌消费的人,基本上非富即贵,谭悦夏虽然穿着普通,但其他人也不敢乱下定义。

这些刘冬自然也知道,可是女孩儿的身份不清不楚,万一经过她手的东西里有什么问题……

在座的可还有纪尧台——尧爷,要是出了事,他担不起这责任。

“这位小姐辛苦了,要不进来喝一杯?”

“不了,我还得回去呢。”

谭悦夏作势要走,但她知道,刘冬一定会拦住她。

没有一个位高权重的不会怀疑酒水里有东西,自然要让她先试试水。何况是私宴,刘冬更要保持戒心。

“这可是我们刘事长的邀请,小姑娘你还是考虑清楚再回答。”

身边的人接到刘冬的眼神,搬出来他的身份。

刘冬假意呵斥,看上去谦虚,其实眼睛里全是自矜得意。

谭悦夏假装惊讶:“原来是刘事长,我听父亲提起过您,说您能力非凡、做起事来果决干练,是位大人物呢。”

“诶,没有你父亲说得那么厉害,谬赞了。”

刘冬笑意渐浓,脸上的皱纹都凑在一起打麻将了,要是他有尾巴,恐怕天上的飞机都能和它来个美妙的巧遇。

“既然是刘事长邀请,那我就过来敬您一杯好了。”

说着,谭悦夏走进去,当着他的面随意拿起一瓶香槟,打开后倒出两杯,一杯递给他,一杯自己拿着。

“说起来,还不知道小姐的父亲是哪位?”

他端过酒杯,状作无意询问,谭悦夏暗中冷笑:

查家底,万一有事秋后算账是吧?

谭悦夏想起来一个之前得罪了自己的人,张口就来:

“我的父亲您应该认识,他是寺杉海业的社长。”

“原来是寺杉社长的千金,我记得你一直在A国留学,这是放假回来了?”

刘冬和寺杉社长认识不久,两人之间有合作,但寺杉萱卉一直在A国,所以他们并没有见过面。

“是啊,那刘事长,我先干为敬。”

谭悦夏一饮而尽,却也没忽视自己侧方打量的眼神。

她后背淌着细密的汗珠,心里直念叨:

该死,怎么纪尧台也在这儿?刘冬这个挫比还认识这么一号人物?

喝完赶紧走,露馅儿就完了。

看刘冬也把手上的酒抿了一口,谭悦夏紧接着说:

“那晚辈就不打扰刘事长谈公事了,先行告辞。”

“寺杉小姐慢走。”

谭悦夏朝着在座的几人点点头,带着得体的微笑离开了。

出了门,她长呼一口气,这该死的压迫感。

为什么她总有种纪尧台已经看穿了自己的错觉。

摸了摸卫衣兜里的小盒子,嘴角上扬,幸好她提前把粉末抠在了指甲里,刚刚倒酒的时候涂在了刘冬杯沿上。

她想,用不了几分钟,刘冬就会捂住肚子从房间里跑出来吧。

谭悦夏提前去了厕所蹲着,如她所料,五分钟后刘冬脸色难看地跑进了男厕所。

又过了几分钟,他铁青着脸走向洗手台,摘下了自己的金表,放在台子上。

洗手台是公用的,所以,即便是谭悦夏突然出现也不奇怪。

那么,机会就来了!

状作无意地走过去洗手,注意到动静的刘冬看向她:

“寺杉小姐?”

“欸?真巧,又遇到刘事长了。”

刘冬还在和寺杉社长谈合作,合同还没完全签下来,所以连带着她也客气了一下:

“叫什么刘事长,你就叫我刘伯伯好了,别显得那么生疏。”

“那当然好啦,刘……”

她的声音突然顿住,面色难看地盯着他的眉毛。

“怎么了?”

看她欲说还休的样子,一只手还指着自己的脸,刘冬顺着她的目光摸了摸眉毛,怎么黏糊糊的?

“您眉毛上……嗯,还是洗洗吧。”

不会是刚刚窜的时候太投入了,窜到脸上了吧!

这不想不要紧,一想吓一跳,刘冬赶紧捧了把水洗脸,谭悦夏趁则机摸走了他的金表。

“刘伯伯,那我先走了哈。”

刘冬哪儿有空管她,没想到被后辈看了这么一出笑话,还希望她继续留着?巴不得她赶紧走才是。

刘冬洗完脸之后,却发现自己的表不见了,惊慌之下,赶紧到会所前台要求他们调监控,查偷表的那个小贼。

但卫生间是私密场所,有谁会在里面安监控呢?

这个忙,他们也帮不了。

“那就是寺杉萱卉偷的!”

刘冬马上就有了定义。

可一个大型海业集团的大小姐,是能差一只金表的人吗?

身边的人劝他:“事长,寺杉小姐没理由拿您的手表,或许是误会,没证据就这么猜测可不太好啊。”

“对啊对啊,刘事长,要不我们先帮您找找吧,找不到再下决断也不迟啊。”

为了一个权贵去得罪另一个权贵,无疑是自己找罪受。

如果能不了了之就最好了,这是会所工作人员的一致心声。

刘冬权衡利弊,也觉得这样就认定寺杉萱惠是小偷的确不理智,何况她有什么理由去偷自己的表呢?

他可不觉得,一个小丫头片子能知道金表里有什么。

“既然如此,就先找找看吧。”

于是他又带着一群人风风火火地折回到洗手台。

谭悦夏走出卫生间就戴上了口罩,找了个监控死角,飞快把存储卡取出来后,又悄悄地把表放回到洗手台下面。

存储卡到手,现在就功成身退好了。

刘冬带人回去,没多会儿,就意外在洗手台下找到了自己的表,才算舒了口气:

“原来是掉下去了。”

其他跟过来的人忍着气,不好发作:“既然这样,刘事长我们就先走了。”

“嗯。”

刘冬没有功夫检查手表里是不是丢了东西,他着急赶回去,还有几个项目要找那些大老板们谈呢。

但当回到房间,他才发现纪尧台一行人早就走了。

“真是太可惜了。”

这几个董事加一起也不如纪尧台一根头发丝儿的呀。

可人都走了,他也没办法让时光倒流,只能再找机会了。

他看向假冒的Atalya教授,眼中划过一丝疑惑。

说起来,怎么没看到纪先生和教授交谈?难道是露馅儿了?

原创文章,作者:西小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133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