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余琦 纪尧台举世娇宠:尧爷你就撒手吧小说免费阅读

她在抬头时发现了他,就走过来打招呼。

执管局的两个人看到谭悦夏就和看到鬼一样,惊慌失措,瞪圆了双眼:

“小阎王!!!”

再次听到这个称号,谭悦夏勾起嘴角,朝着两人挥挥手:

“好久不见呐,两位小哥哥。”

“……”

不,他们一点都不想再见到她。

天知道谭悦夏在国道飙车的那段时间,他们交管局损失了多少小摩托。

每次逮她,都像是生死追击,偏偏这人就跟遛狗似的,总在他们想放弃的时候给他们希望,产生能追上她的错觉。

关键是花了那么多时间,最终只能判她一个超速!最多罚点钱!

嘿!你说气人不气人!

于是,谭悦夏在交通执管局逐渐有了个新称呼——【小阎王】。

“您这次回来,不会还想着去国道飙车吧?”

两人提心吊胆,先问好她飙车的时间,她什么时候飙,他俩什么时候请假。

谭悦夏眨巴眨巴眼,支着下巴故作思考:

“这个嘛,我还没想好,明天下午还是后天上午呢?大后天天气好像也不错的样子……”

今思铭一脸懵逼,谭悦夏不是早就退出江湖好几年了吗?

又去飙?

两位执管局的对视一眼,懂了,等会儿就去请假,连请三天,把节日的假都调过来。

总之,不能遇上这个小祖宗。

不然,他们绝对会和他们的小摩托一起诠释,什么叫人仰马翻。

“那两位慢聊,我们先撤了。”

两个人一溜烟不见了,今思铭掏出手机给朋友打电话:

“小马,你开你那个折叠小电动来趟菊鸟酒吧,哥的暗夜骑士借你开两天。”

“什么!你那几千万的新车借我开?还有这种好事?!”

电话那头的人显然很激动,即使没外放,谭悦夏也将他的话听得一清二楚,甚至有点吵耳朵。

“哎呀,来不来!一句话!”男孩儿心情非常不好。

“来来来,今少的便宜我能不占?你等着,四十分钟内,我必到!”

对方随即挂断了电话。

听到这儿,不清楚情况的谭悦夏有些疑惑:

“铭子,你不开车回去吗?”

“不了,有两个狼狈为奸的男人搞我心态……”

他的眼神一下子幽怨起来,转头看向谭悦夏,嗔怪道:

“因为你,我闯红灯被扣了10分,你要补偿我。”

男孩咬着下唇,委委屈屈地看着她,紧接着后脑勺挨了一巴掌。

“你闯红灯还有理由在这儿找我要补偿?”

“那还不是担心你受欺负,我一时心急才犯错的嘛!”

谁知道关心则乱,也是,这天底下还有她搞不定的事?

今思铭揉揉脑袋,更委屈了。

谭悦夏转念一想,好像……也是哈……

“那你要什么?要不……我给你牵牵红线?找个女朋友?”

她一脸坏笑地看着他,仿佛已经看到弟媳挽着他的手,站在自己面前巧笑嫣然的样子。

今思铭心里一格愣,找女朋友?

那,找她行不行?

“大可不必,我还小,不想懂什么情情爱爱,总之,你就听我的安排吧。”

两人回到桌前,今思铭叫来了老板。

今思铭招呼老板,和他小声说了些什么,不多会儿,酒保就端来了一大盘各式各样的水果,然后又拿来了两个擂钵。

“这······”

悦夏看着面前的玻璃擂钵,马上就明白了:“自制椰浆酒?”

今思铭点头,又摇头,说:

“是,不过是你做我的,我做你的,而且对方必须无条件地喝下去。”

悦夏听言,看了看果盘里的水果,倒吸一口凉气。

果然,不仅有自己爱吃的,还有不爱吃的。

这小子想整她?

“不,我不干,要么就各做各的。”

明知是陷阱还跳下去,这是愚蠢的人才会做的事。

“欸,夏夏,不至于吧,怂的这么快,一点意思都没有。”

今思铭不开心地偏头撇嘴,一边可怜巴巴地吐槽:

“小爷我为了你连闯几个红灯,分都快扣完了,你就这么对我?谭悦夏你没有心。”

“嘶——”

男孩子委屈起来也这么要命的吗?

今思铭真是把悦夏吃得死死的,他就知道她最受不了这一套。

“行行行,都依你,谁让我欠你人情呢?”

悦夏苦恼地应下了,还一边提醒,“别的就算了,我可是坚决不吃芒果的啊,你别······”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你放心吧,小爷我看起来像是那么无良的人吗?”

话是这么说,然后她就看到他那只白皙修长的爪子往那大青芒探去。

谭悦夏瞪大双眼,作势就要打上去。

今思铭赶紧转了个圈儿,拿了个红心火龙果,还在她眼皮子下秀了秀。

“火龙果火龙果,不给你擂芒果。”

她没好气地瞥了眼某个顽劣的男孩儿,随手拿了串葡萄,丢进了自己的擂钵里。

擂了两下,紫色透亮的葡萄汁液就染上了整个玻璃壁,在阳光的折射下,像一块块破碎的紫宝石,洒落在原木桌上。

今思铭偷偷瞄了一眼,暗地里微微勾唇,夏夏还记得自己最爱吃的水果是葡萄。

女孩儿滤除残渣后,将紫红色的葡萄汁沿着高脚杯壁倒进清酒中,然后再加入一勺浓稠的椰浆。

两人缓缓把酒杯推给对方,相视一笑后碰杯,抿了口。

浓郁的椰浆夹杂着清甜的酒水,鲜果的芬芳蔓延在整个口腔。

他们吹着海风,听着海鸥与尤克里里的声音,内心充满惬意。

“后天要离开?”

今思铭突然开口问道。

“嗯……”

“注意安全。”

“保护自己这方面,我一直做的很好,不必担心。”

今思铭看着女孩儿望着海面清澈的眼神,轻轻一笑,心里却想着:

我当然知道你一直很好,只是,忍不住牵挂罢了。

日薄海面,粉紫又带橙色的霞光倒映在悦夏眼底,黄昏蔓延上她微弯的唇角,让今思铭看得醉了。

感觉到他炙热眼神,谭悦夏回头笑问:“怎么一直看着我?”

今思铭并未移开眼神,只是重重地叹气:“以后,能见面的次数更少了。”

随后,他神情忧郁地望着远方。

悦夏眼光微闪,突然怅然若失起来,同样望着落日霞海的两人,此时各有所思。

天色渐暗,今思铭口中的小马也到了。

都是圈子里混的人,他自然也见过悦夏,当他再次看到她的时候,满眼惊讶:

“小公主?你回瑞那了?唉,今少在电话里也不说,哥几个也好给你接风洗尘啊。”

“去去去,夏夏有我接风就行了。”

今思铭下意识突出自己和悦夏的关系。

小马是知道他的心意的,挠挠后脑勺,呵呵一笑,说:

“那你车都给我了,你们怎么回去?这样吧,我送你们。”

谭悦夏和今思铭对视一眼,摇摇头:

“你先回去吧,我们打算坐公交。”

“这样啊……”

小马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流连了一番,忍住笑意点头:

“行,那今少我就先走了哈。”

“嗯,路上注意安全。”

小马走后,两人迎着晚风并肩行走,一路上聊了好多以前的事。

回到丞园,离别时,她看着他,犹豫了很久说:

“铭子,妈妈只有我一个女儿,我不想她因为我的事弄得满心疲惫。”

母亲和外祖母因为她,已经争执过很多次了。

今思铭一愣,反应过来她说什么,却发自内心笑了。

他帮她把搭在额头上的碎发别在耳后,突然亲昵的动作却让悦夏下意识躲了过去,他只好讪讪地收回手说:

“你别忧心这些了,只要我们彼此都好好的,总有相聚的时候。”

“嗯,一定会的。”

谭悦夏走进社区,站在门边向他挥手告别。

今思铭笑着扬手:“快回去吧,我看着你走。”

【我看着你走,希望你知道,你的背后一直有人,然后可以不害怕地做自己想做的事。——今思铭】

原创文章,作者:西小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133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