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余琦 纪尧台举世娇宠:尧爷你就撒手吧小说免费阅读

瑞那,首都国际机场——

刚走到出机口,谭悦夏就看到了一张高亮的应援牌,上面写着七个大字:

【欢—迎—小—公—主—回—家】

悦夏舔了舔后槽牙,心情可以说是很‘明媚’了。

她走过去,一把扯下某人手里举着的牌子,冲他不怀好意地笑道:

“今思铭,你可以再引人注目一些。”

来人是她嫂子的弟弟,唔,所以她该叫他什么?

反正自己直接叫的名字。

穿着白色T恤,套着淡紫色篮球服,还系着同款色系运动抹额的大男孩不服气地从她手里拿过牌子,委委屈屈、声音轻细:

“这都算引人注目吗?”

讨厌,他花了一晚上才做好的牌子。

悦夏看着面前刚满19岁的男孩儿,一米八左右的个子,细腻白皙的皮肤,还带着些稚气的轮廓,气质却和向日葵一样阳光。

他相貌出众,惹得周围的人频频观望、议论纷纷。

只见此时的他满脸不服地站在原地,手里抓着应援牌,也不说话,扁着嘴、眼泪汪汪地看着自己。

谭悦夏失笑,伸手揉揉他的脑袋,一边道歉:

“好啦好啦,对不起嘛,我不是故意的。你知道的,我这个人比较低调。”

“你15岁那年在707国道飙车的时候,可没说过自己要低调。”

今思铭忍不住小声吐槽。

嘿,这小子,来劲儿了是吧。

悦夏忍住气,把手上脱下来的羽绒服往他怀里一搭:

“拿着。”

“哇,不是吧夏夏,瑞那现在34°的天气欸!你居然穿棉服?”

男孩儿故意打趣她,惹得悦夏忍无可忍,反手捶了他一拳:

“哥哥,我从宁城来的,那儿,零下17°还下着雪呢!”

两个人就这么你追我赶、打打闹闹地上了车。

今思铭体贴地帮她打开车门,谭悦夏坐在副驾驶上,拿起自己的电脑。

感受到车内的凉爽,一边赞道:

“不错呀铭铭子,现在会提前打开空调了。”

她依稀记得,之前上他的车,也是三十多度的天气,但车里就和熔炉似的。

今思铭把她的东西放在后座之后,回到驾驶座,边系安全带边说:

“行啦,你就别调侃我了,说说吧,先去哪儿?”

“随便吧,丞园、玥宫,哪儿都行。”

悦夏不在意地打开电脑,输入网址,处理事情。

今思铭想了想,最后决定:“要不我先带你去我家吧!”

“嗯,好。嗯?什么?谁家?”

谭悦夏一懵,转头看他,只听得男孩笑着复述道:

“我家,山野村小筑。”

说着,他发动了车子,属于暗夜骑士的独特声浪在悦夏耳边响起,一听就知道是他新买的车。

她暗地里摇头晃脑,老神在在地说:“高调,还是太年轻了。”

今思铭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

“姐姐,我买新车就是为了装逼的,不开出来,难道放家里烧香供着?”

听着男孩儿的回答,她忍俊不禁。

正在这时,悦夏手机响了。

她摁下接通键,和那头的人聊了两句:

“嗯,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后,她对着今思铭说:“去丞园吧。”

“woc,姐夫的电话?”

悦夏耸了耸肩,表示回答了。

今思铭听到后整个人都垮了下来,悦夏见他这样子,猜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于是问:

“怎么了,你看起来好像不是很愿意去丞园。”

今思铭和悦夏的关系好,就把事情说了出来:

“前几天我爸来了,不过他没找到我,你知道我不想回去的,不然也不至于躲了两年。”

“这和我哥有什么关系?”

“关键是,我爸临走前去了趟丞园,和我姐、姐夫聊了很久,我···不想听他们唠叨。”

男孩儿烦恼不已,长叹一口气后,他扯出一丝微笑:

“算了算了,我还是送你回去吧,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我的那点儿事不值得你操心。”

悦夏停下手上的事,转头认真的看向他:

“铭子,有些责任,我们逃避不了的。”

今思铭无奈地瞥了她一眼,以为她又在故作严肃,随口一说:

“宝,这话谁来劝我都行,就你不行。”

悦夏听完敛眉在键盘上敲写字符,过了一会儿说:

“明年夏天,我就回F国了。”

男孩儿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沉默片刻后问:“决定了?”

“嗯。”

气氛瞬时安静了,两人谁也没有再说话,一直到丞园。

下了车,今思铭把包递给她,边说:“我就不进去了,明天晚上如果有时间,老地方,不见不散。”

“嗯,我会去的。”

说着,悦夏伸出右手,和他击掌做了个只有他俩知道的手势动作。

做完后,两人相视笑了出来。

谭悦夏紧接着说:“我不会在瑞那留很久,过几天我要去一趟瓦尼奥。”

“好好地去那穷乡僻壤干嘛,那边野兽成群结队的,你别到时候受伤。”

今思铭不赞成地皱眉说:

“还是留在瑞那吧,要做什么,我找人帮你。”

悦夏骄傲一笑,道:“铭子,你懂我的,我决定了的事,没人能阻止。放心吧,我能保护好自己。”

说着,她背上包,朝他挥手:“走了。”

今思铭看着少女逐渐模糊的背影,高挑的马尾在阳光下闪动,他的笑容也越来越深。

只是,想起之前在车上她说的话,还是不禁生出一些烦躁的情绪。

她真的决定了?真的确定吗?

——丞园,十七橦。

简约现代的家居装饰,欧式复古的别墅外表,加上独特的走向、细腻的结构,悦夏就停在铁门口,半分钟后,按响门铃。

紧接着,一个穿着法式田园风格碎花长裙的披发女人出现在门口,看见悦夏,惊喜地小跑过来:

“夏夏,你终于来了。”

她打开铁门,悦夏与其亲切地拥抱在一起:“嫂子。”

今思瑶已经有大半年没见过悦夏了,此时见面,竟伤感起来,轻捶了她一下,道:

“终于舍得回来了?连个信儿也没有,我看,你就是忘了我这个嫂嫂。”

“哪有,嫂子你这么说,可就太冤枉我了,我可是一直记挂着你呢,再过两天我送你的礼物就该到了。”

悦夏赶紧求饶,她可最怕女孩子的眼泪了,杀伤力堪比G54乙型导弹。

今思瑶笑了,拉着她的手走进房子,一边说:“你哥还在玥宫开会呢,等会儿才会回来。”

说着,她觉得奇怪:“欸,不是说思铭去接你的吗?怎么没一起过来?”

“他还有事,就先走了,说改天再来。”

“臭小子,他肯定是怕我念叨,所以躲起来了吧。”

今思瑶一脸‘我还不知道他’的样子,悦夏想替今思铭开脱都不行,皱了皱脸说:

“嫂子,思铭他不想回去,肯定是有他的理由,我们也不要太逼他了。”

“我知道,可是···哎···”今思瑶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继续说下去。

晚上,和谭远易一起回来的还有谭之助——悦夏的父亲。

在谭悦夏的记忆里,父亲一直是个严谨认真、一丝不苟的人,他对所有人都一样,讲究务实,唯独对她宠溺偏多。

或许是因为当时和母亲离婚,法院判的是哥哥跟父亲,妹妹跟母亲,所以他对自己始终有一份愧疚。

其实说真的,悦夏根本不在意。

年近半百的男人依旧风度翩翩,常年身为领导者的他身上总有一股不怒自威之气。

当他看到正在帮今思瑶布置饭菜的谭悦夏时,忙喊道:“夏夏。”

悦夏转头看到他,上前抱住自己的父亲:“爸爸。”

她和父亲见面的机会很少,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几次,也难怪父亲会这么激动。

“好,好孩子,这次来了,就在瑞那多待两天,爸爸···也能多点时间陪你。”

悦夏沉默了,看着面前每日操劳的父亲,她松开手说:

“爸,我在这儿最多待到大后天。”

“什么?”

原以为这次放假,自己终于能陪陪女儿了,没想到等他不忙了,女儿却有事了。

谭父知道悦夏有很多身份,甚至她的重要性可能超过了自己。

他也清楚自己拦不了她,总不能让飞翔的雨燕变成笼中的金丝雀吧。

也许,这就是他们这种家庭的无奈。

原创文章,作者:西小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133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