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余琦 纪尧台举世娇宠:尧爷你就撒手吧小说免费阅读

原来刘冬走后,纪尧台的耐心到达极致,便带着慕则走了出来,众人拦都拦不住,被他一个眼神唬在房间里,不敢上前。

走廊上,慕则不解地问:

“爷,您好像全程没有和Atalya教授交谈过。”

纪尧台转动着扳指,淡淡开口:

“了解一个人,根本不需要自己和她交谈,从她的言行举止就能看出来。一个冒牌货,也配我和她打招呼?”

“冒…冒牌货?”

慕则一时惊讶不已,他还觉得那人学识渊博来着。

纪尧台回头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分明是在说:

我当初是怎么看上你这么个蠢货助理的?

也是这一眼,让他瞄到了地板上的一粒红色胶囊。

“那是什么?”

慕则顺着他的目光,走过去捡起胶囊给他:

“看上去像是什么三无药品。”

纪尧台用两根手指夹着它,放在灯光下打量,直觉这东西肯定大有用处。

脑海里突然想起几分钟前出现在包厢,并且自称是寺杉萱卉的人,还有刘冬着急忙慌跑去卫生间……

联想到什么,纪尧台勾唇一笑。

“尧爷,你……”你怎么笑得让人毛骨悚然?

慕则在心底直呼害怕。

“先别急着走了,我们来玩儿个守株待兔的游戏。”

“……”

尧爷你说这话的时候能不能别看着我,总感觉芒刺在背啊喂!

慕则瑟瑟发抖,连行动都拘谨不少。

谭悦夏回到自己房间,暗中把存储卡给了弗雷尔。

东西交到了他手上,剩下的他会自己安排、妥善处理。

随后,她摸出自己放胶囊的小盒子,但当打开盒子的一瞬间,谭悦夏却傻眼了。

因为……里面空空如也……

悦夏眨眨眼,再看,还是空的。

“???”内心的小人儿疯狂咆哮——

她的另一颗胶囊呢?

她价值五千万的极品药药呢?

她的心肝小宝贝呢!!!

“……(゚Д゚≡゚Д゚)?”

回忆ing……

不会是掉在走廊上了吧?Σ(っ °Д °;)っ

昂?不是吧!!!

救命!!

o(╥﹏╥)o

她要去找她的药!她的胶囊宝宝!

“小雷子,你们现在就散了吧,去前台退房。”

说完,谭悦夏一跃出了房门,戴着口罩低头寻找。

红色胶囊很醒目的,应该很好找才对。

注意力集中的谭悦夏,犹如扫描仪的眼睛不放过任何边边角角,甚至于没发现面前的人肉墙壁。

“啊!”

刹那间电石火花、噼里啪啦。

捂着自己撞痛的鼻子,谭悦夏口吐芬芳:

“艹,他妈的哪个不长眼的狗东西!敢撞你姑奶奶!”

被比喻成【狗东西】的纪尧台双眼眯起,全身闪烁着危险。

站在旁边的慕则内心徘復:完蛋完蛋,这女的要完蛋!

谭悦夏一抬头,眼底闪过慌张。

淦,怎么是纪尧台?

“寺杉小姐,是在找这个吗?”

谭悦夏顺着他的动作,看到了他手指钳着的红色胶囊。

!!!她的宝贝药!

ㄟ(≧◇≦)ㄏ

不,等等,纪尧台捡到了她的药?

( ˘•ω•˘ ).。oஇ

大脑迅速转动,谭悦夏想,这男人一定是在试探她,她要是认了岂不是正中他下怀?

不,不行,不能认。

自己要是不认,他一定会找别的方法处理胶囊,这样,她就能拿回来。

现在认了,说不定胶囊还回不到她手上。

眼珠儿左右转动,藏在口罩下的唇角微微勾起。

她温柔而娴静,带着适当的笑意,声音轻柔:

“真不好意思这位先生,你手上的胶囊并不是我的东西,不过撞到您,我感到很抱歉。”

慕则傻眼:怎么回事?眼前的寺杉小姐怎么和刚才判若两人?

纪尧台:“……”

他捏了捏山根,似乎觉得眼前的人有些辣眼睛。

沉默片刻后,独属于他成熟而磁性的声音缓缓流进谭悦夏的耳朵:

“哦,不是你的啊?既然这样,那我就自己收起来好了。”

嗯?自己收起来?

“……”

这回轮到她沉默了。

难道不应该交到失物招领处或者给警察叔叔吗?

不是吧纪先生,老师没有告诉过你要拾金不昧的嘛?

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这个人!这样她要怎么拿回她的宝贝药啊!

阿西吧!!!

“先生,恕我多言,我想捡到的东西还是要交还给失主吧,说不定这是什么救命的药呢?”

纪尧台听了,也笑得高深莫测:“我什么时候告诉你,这是捡的了?”

谭悦夏怒气值上升。

不是捡的难道是他生的?

“是您刚刚问我的话,让我误解了。哦?原来这胶囊是先生的吗?那为什么还要来问我是不是在找它呢?先生觉得逗弄人很好玩儿?”

慕则听着她语调越发温柔的一番话,不知为何觉得四周空气更紧张了些,好像还有点凉。

纪尧台轻笑一声,收起胶囊,嘴角上扬:

“寺杉小姐就别装了,这根本就是你的东西,不然你怎么知道里面装的是药?不过,让我猜猜看胶囊里的是什么药,是让人产生腹泻的药吗?”

他后面一句说得很轻,谭悦夏这就意识到,纪尧台并不打算揭发她。

深吸一口气,谭悦夏端正身姿,伸出右手:“既然先生知道这是我的,还劳烦您归还。”

纪尧台眨眨眼睛,薄唇微嘟,竟然还有些可爱,只是说出来的话实在气人:

“我有说过要还给你吗?我捡到的自然就是我的。”

这和任性的熊孩子有什么区别?

(ノ=Д=)ノ┻━┻

谭悦夏收回右手,两手交叉在身前不停地摩挲:

“那你要怎样才愿意还给我?”

“某个人刚刚撞了我,好像还没有道歉。”

占据上风的他顽皮至极,用谭悦夏的话来说就是:

从头到脚都散发着一股贱气。

“我已经道过歉了。”

她确实已经说过对不起了,但纪尧台似乎并不满意,骄傲地抬头:

“不行,不够真诚,不够发自内心。”

“……”

他大爷的,名堂真多。

一万头草泥马在她头上呼啸而过,声音那叫一个铿锵有力。

即使很不情愿,为了她的宝贝药药,谭悦夏也不得不忍气低头。

“对不起先生,我为我方才的莽撞向你道歉。”

听着少女的道歉,纪尧台点点头,又摇头,煞有其事地指点着:

“不行不行,还是不够真诚,不够华丽,你的词汇这么贫瘠的吗?”

“……”

道个歉你要哪门子的华丽?

这一次,她的态度很坚决了:

“不可能,我已经道歉了,不会再道歉第二遍,你快把胶囊还给我!”

“这样啊?不愿意道歉,那作为战利品,胶囊我还是带走好了。”

说着,纪尧台微微一笑,竟然真的转身,抬脚就走。

这回轮到谭悦夏慌了,赶紧挽留他:

“别别别,你别走,其他条件都好商量,这个药你不能带走!”

“那你道歉。”

他转过身,表情居然很诚恳。

谭悦夏看了他片刻,低下头,深吸一口气,在心里给自己催眠:

他就是个智障,弱智儿童,不要理他,不要理他,别气。

只见她调整好后,扬起头,保持着得体的姿态,拿捏着标准的声音大小,用最温柔的语气抑扬顿挫地道歉:

“哦,这该死的寺杉萱卉啊,怎么能如此莽撞地欺辱了这位先生健硕的肌肉,上帝怎么不丢给她一只死老鼠,让她也感受一下灵魂的谴责。

哦,尊敬的绅士,请您原谅无知的她,毕竟,小女孩儿能有什么坏心思呢?她只是在专心地寻找她丢失的珍宝。”

“……”空气难得地沉默。

纪尧台和慕则听完她这一番动人的道歉,嘴角直抽抽。

为什么越听越奇怪,越听越别扭?

她是不是阴阳怪气在骂他(自家爷)呢?

“我说完了,你该把东西还给我了吧?”

谭悦夏伸出手,等待着她的宝贝胶囊回到她手里。

然而等到的却只有纪尧台的一脸迷惑:

“我……有说要把东西还给你吗?”

“……”

自打自脸谭悦夏,狡猾奸诈纪尧台。

>>>点此阅读《举世娇宠:尧爷你就撒手吧》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西小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133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