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余琦 纪尧台举世娇宠:尧爷你就撒手吧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举世娇宠:尧爷你就撒手吧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西小七

角色:余琦 纪尧台

简介:她,谭悦夏,身份显赫尊贵,在全世界都混得如鱼得水,却甘愿隐藏容貌做一个普通大学生。他,纪尧台,千年世家嫡子,家世殷富,却天生反骨自立门户,成为掌握全球37%资本的金融大鳄。本以为,两个风云人物的首次见面,怎么也该游艇豪车热气球。可是……食堂?“敢和我打赌吗?这个小丫头绝不是你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他想要一层一层剥开她的伪装,那是狮子在看到猎物时的反应。那就来一场狩猎游戏,看谁扒得快。

书评专区

西小七:传统顺序,我习惯性把高潮放在中间,大家慢慢看吧,不出意外能稳定4k,完本大概在一百万字左右。觉得不错的给个好评哦

主角叫余琦 纪尧台举世娇宠:尧爷你就撒手吧小说免费阅读

《举世娇宠:尧爷你就撒手吧》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M州领空,一架直升机上——

随着狂风的呼啸声,黑色耳麦的蓝光不断闪动,忽明忽暗地映在少女清冷的脸上。

只听得她断断续续的声音:

“任务完成了,嗯,我知道,等会儿就回。”

结束通话,少女唇角微勾,噙着几抹嘲讽的意味。

两小时前,N城——

A国时间,晚11:30。

一道黑影紧了紧风衣,悄无声息地从该国的行政圣地——塔斯汉宫走出。

冷风中,人影迅速消失在街道暗角,融进了夜色。

十分钟后……

“啊——”

“怎么了!”警务员马上赶到。

只见女秘书颤颤巍巍地指向血泊中的人,他也跟着吓了一跳。

越来越多的人赶过来,发现总理事被毫无预兆地刺杀在他的办公室内。

所有人心底都卷起惊涛骇浪。

杀人于无息,一点风声都没有。

太恐怖了。

而且,他是怎么进来的?现在会不会还在这儿等着下一个猎物?

想到这儿,人人担心起自身安危,同时斥责安保队伍。

近一千人的精锐部队居然让杀手堂而皇之地进行刺杀!

警报声响起,刹那间,包括塔斯汉宫在内的整个城市都弥漫起强烈的恐慌情绪。

“走,快走,快离开。”

各行政长官被士兵保护着撤离。

来来往往的警车、救护车彰示着这儿发生的一切,N城在此刻陷入混乱。

··········

不远处的酒店内,落地窗前立着道颀长的身影,他手里把玩着一只宝石扳指,背后站着他的下属:

“尧爷,是A国总理事被刺杀了。”

“刺杀?”

男人嘴角扬起玩味的笑容,“什么手法。”

“Z16型消音手枪,穿心毙命。”

“呵,有趣。”

那人听言,笑容越发捉摸不透,带着深深的探究,望着塔斯汉宫的方向,眼神逐渐幽深起来。

郊外——

一辆被改装过的越野车飞快驶向岗泰尔山。

茂密的丛林就像重叠的黑影,又仿佛女巫的诅咒,朝着汽车飞奔的反方向快速消失。

在山顶,

接应用的三架直升机已经就位。

迷彩涂漆的直升飞机缓缓起飞,朝着三个不同的方向迅速消失在无边无际的黑夜中。

其中一架飞往了A国南方的某个小城市。

一番曲折后,少女于其机场乘坐航班,彻底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里。

A国政府最终也没能找到刺杀者。

雇了私家侦探,却只能猜测是死者的政治对手雇人干的。

又苦于没有实锤的证据,整个事件只能不了了之。

与此同时,

A国总理事被不明杀害的消息不胫而走,迅速覆盖全球信息网,引起了大范围的波动与讨论:

网友‘Alex’:

<总理事能在自己的办公室被杀?看来A国的机关安保做得也不怎么样嘛。>

网友‘莎莎在奥比岛’:

<楼上的不知道实情就不要乱说,A国虽然是自由国度,但在保护政府要干这方面一直做得不错。>

网友‘持久半小时’:

<暗杀能做到这种程度,绝不是一般罪犯做得到的,你们说会不会是密网上的那些人?>

…………

当刺杀新闻席卷如荼时,位于Z国的某一所顶级大学却在举行着它的150周年校庆。

热闹的氛围中,外界的紧张与此处的欢愉格格不入。

下课铃声刚响,余琦就拉着她的室友谭悦夏一个劲儿地往食堂的方向猛冲。

“琦琦,不用这么拼命吧。”

悦夏一边跑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课本,大大的黑框眼镜都差点掉了。

余琦的速度不减反增:

“干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你又不是不知道咱食堂的拥挤情况。”

悦夏猛地回忆起昨天下午排队排了15分钟的场景。

顷刻间,她爆发出猎豹般的跑步速度,拉着余琦一顿狂奔。

“诶,夏夏你慢点儿!”

“别慢了,干饭要紧!”

开玩笑,15分钟都够她打三局游戏了。

居然花在了这种毫无意义的排队上面?

简直是在浪费生命。

她俩速度快,等跑到食堂的时候人还不多,两人这才缓了口气。

感觉到干饭大军逼近,余琦拉着她赶紧去排队,一边不忘吐槽:

“吃个饭跟玩命似的,强烈建议学校再多修几个食堂。”

悦夏也是无奈,但一想到W大已经有17个食堂了,当时就觉得应该不是食堂的原因。

果不其然,3分钟之后,大批的学生开始涌进食堂。

等排起长队的时候,悦夏她俩已经快到打餐窗口了。

可偏巧,等到还剩一个人的时候,前面突然没了动静。

悦夏微微仰着头,看着面前这个穿着驼色羊毛衫男生的后脖颈,只有一个想法:

好高。

这时,他突然转过身来。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峻,如星河般灿烂的眼睛又像蒙上一层雾气,让人看不真切。

悦夏双眼瞪圆:好帅!

真的帅!

比谭远易帅多了!

不过···这张脸有些熟悉啊,她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纪尧台也同样粗略扫了她一眼。

皮肤白嫩,像是天生的,五官立体,黑长直发。

但因为脸上的小雀斑和婴儿肥显得有些可爱。

白色衬衫加紫色针织外套,紫色领带和格子裙,搭上一双白色短靴。

倒是挺青春靓丽。

只是……那一副黑框眼镜实在过于惹人注意。

“这位同学,能不能借你的卡用一下?”

他磁性的嗓音将她拉回现实,悦夏赶紧从包里拿出餐卡递给他。

男生接过,十分礼貌地朝她一笑:

“谢谢。”

悦夏摇头回以一笑:

“不客气的。”

余琦看得有些吃惊,扯了扯谭悦夏的衣摆,用不可思议的语气说:

“天呐夏夏,你的春天要来了!”

谭悦夏脑门划过几条黑线,这么大声,前面的男生都听见了好吗。

她没好气地回头刮了下好朋友的鼻子:

“琦琦你清醒点,现在已经是秋天了,哪里来的春天?”

男生打好饭菜之后,眼光瞥到了卡上的姓名:谭悦夏?

握着卡的手紧了紧,随后,他把卡交还给她,说:

“我等下转账给你。”

悦夏从他手里接过卡,听完他的话后不在意地摆手,十分大气地回答道:

“不用了。”

然后她开始打自己的饭菜,男生见状也不再强求,只是问她:

“你是哪个班的?”

悦夏端着餐盘站在他面前,坚持说:

“真没关系的,一顿饭钱而已,就当是我日行一善了,再见。”

说完,她拉着余琦就离开了,随便找了个不显眼的地方吃饭。

男生多看了她两眼,敛目在心中暗暗低吟她的名字,也找了一个角落吃饭去了。

悦夏其实一直注意着男生的行动。

不过此时的她,面上早已没有了最初看见他时的和沐,反而带着一丝深深的打量。

“夏夏,你就承认吧,你是不是看上那个男生了?”

余琦看她愣愣地盯着人家的样子,以为她是在偷看,就想调侃。

“琦琦别乱说,快吃饭吧。”

悦夏从自己碗里夹了一筷子菜放到她那儿,也不再看那个男的,专心吃起饭来。

她俩走得早,因此也没看到校长带着一群领导走进食堂,恭恭敬敬地将男生请走的场面。

只见一身西装革履,从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校长突然迈着焦急的步伐走进食堂。

在所有人中找到了已经吃完饭的纪尧台,点头哈腰、神情愧疚地向他道歉:

“纪先生,抱歉,是我们招待不周了。”

纪尧台拿着纸巾优雅地擦拭唇角的油渍:

“不必道歉,是我心血来潮,突然想尝尝学校的饭菜了。”

“哈,真是没想到纪先生还会回忆起学校的饭菜。”

校长连忙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终于是舒了口气。

纪尧台好像有那么一瞬陷入了回忆。

但他并未沉湎多久,紧接着站起身来,打算把餐盘放到餐具回收处。

校长见罢比他快了一步,端起盘子谄笑着说:

“我来,纪先生。”

纪尧台见状也就没再阻拦。

等校长回来,一群人又前呼后拥地将纪尧台带离了此处。

————

半夜,悦夏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有些睡不着。

回想起白天看到的那张脸,越想越觉得熟悉。

到底是谁呢?为什么想不起来了?

突然,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名字。

她双眼微亮,赶紧下床打开电脑,在浏览器的网址栏上输入了一行网址。

随后在新页面的搜索框内输入了‘jiyaotai-z’,紧接着就出现了关于搜索对象的所有资料以及照片。

这个人传出的照片极少,不过——

诶~你说巧不巧,她恰好有一张。

点开图像资料,悦夏便确认了自己的猜想。

她双手环抱,懒懒地靠在电脑椅上,双眼微眯,盯着电脑屏幕上的图片无声勾起唇角。

对了,就是他。

纪尧台。

真是没想到,有一天会在这么个平平无奇的学校里,遇上了手握全球37%资本的金融大鳄。

这么个含着金汤匙长大的人,还会到学校食堂吃饭?

如此接地气?

真是够特立独行的。

不过······

悦夏想起来祖父对她说的话:

‘闪电总是会击打最高处的物体。’

呵。

是啊,自己在这方面可不是受过教训的吗?

想起往事,她不由捏紧拳头。

越有能力的人越低调,纪尧台就是如此。

蛰伏在暗处的野兽才最致命,不是吗?

原创文章,作者:西小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133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