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婆 齐春小说《我在天神学院做道士》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在天神学院做道士

小说:玄幻

作者:张青天

角色:李婆 齐春

简介:文曲星与武曲星合力造就天生道人下凡,天神学院的校长主动上前招生,天生道人十倍道力,所向披靡,在凡尘中与恶魔道做斗争,“以吾青天道兵之名,请太上老君仙助,界灭!急急如律令!”恶魔道之后又还有什么?仙吗?

书评专区

张青天:天生十倍道力,请求各位大哥大姐给个五星好评!

可乐少女的美丽:好看,非常好看!赞👍五星好评

炸天帮 天枢:确定不是哈利波特,看了前面的,总感觉是哈利波特翻版

扶苏国的九婴:作者加油!

李婆 齐春小说《我在天神学院做道士》全文免费阅读

《我在天神学院做道士》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天上星云转动,乌云密布,墨色的浓云挤压着天空,掩去了刚刚的满眼猩红,沉沉的仿佛要坠下来,压抑得仿佛整个世界都静悄悄的。淡漠的风凌厉地地穿梭着,雷鸣电闪。

九天之外,红,蓝,绿三道光高速旋转,即将突破乌云的封锁。

处于昆仑山脉深处的天神学院。

最高峰的迷道塔上站着世均道人仔细得端详天空。

从远处又跳出几个老者。

其中齐春道人在飞快地掐指算天,随后脸色大变,看不出喜怒哀乐,说道:“世均,怎么回事?天色大变,文曲星和武曲星同时转动。”

一个浑身枯朽看不出容貌地老者说道:“你们可还记得鸿飞?”

“你的意思是他还没死?”齐春道人震惊道。

依然看不出枯朽老者的模样和表情,只见他冷哼一声:“哼!恶魔道转世哪有那么容易死!”

“师兄啊”世均道人望着动静越来越大的天空

世界的另一端。

昏暗的四周,阴气弥漫,恶魔道的一众人也聚集到一起。

“剑魔要回来了吗?”一道沙哑的声音说道。

另一个容貌怪异的女修说道:“就凭天神学院那几人怎么可能可能处理得了战力最强的剑魔大哥,就算是世均那小屁孩也不可能能对付得了我们恶魔道!这世界迟早是我们的乐园,哈哈哈哈哈哈”笑声响彻云霄,可是没有凡人能听见。

人世间。

天空乌云滚滚,雷鸣电闪,众人都以为要下雷暴雨了,赶忙从街道走到街边,准备避雨。

坐落在城镇边缘的一个农村里的一户木匠人家,整个房子都充斥着焦急的气氛。

“快生了,快生了,你快打电话给医院啊。”卧病在床的老母亲督促着儿子,只想着自己的儿媳妇能顺利生育。

“我叫医院叫救护车来了,老婆你再坚持一下。”木匠也焦急得道。

而他老婆压根痛得没办法回应他,只是在哀嚎着。

而他媳妇好像马上就要生了,压根等不到救护车的到来。

“等不及了,你快点去叫村里的李婆来接生。”老母亲也变得越来越焦急。

此时,天上的乌云根本遮不住三色光了,九天之外一声巨响,三色光直冲人世间,射入正在哀嚎着要生育的妇女肚子里。

世均道人他们看到此异象,一群人急忙推算着天象。

“文曲星三百年一下凡,这还没到时间,怎么随同武曲星一同下凡了?”齐春道人说道。

枯朽老者咳嗽道:“恐怕鸿飞要彻底觉醒了,天上仙人已算到,一同下凡来对付恶魔道。”

“你是说,剑魔要复苏了?”

“世事难料,难说。”

“就算恶魔道卷土重来,我们能把他们封印第一次就能封印第二次。”齐春道人沉声说道。

“我去看看。”世均道人说完便化作一道虹光向天边飞去。

齐春道人回到天神学院,向聚集在广场的学生还有长老们喊道:“都散了,大晚上的不睡觉干嘛呢?是不是都想免费给学院充元石啊?”齐春道人那么一说,所有的学生跟长老都化作鱼鸟散去。

一位长老悄咪咪的站在齐春道人的身后幽幽地喊了一句:“掌律。”

齐春道人用力的拍了一下这位长老的脑袋,“你他妈的吓老子一跳,你能不能别那么神出鬼没?!”

被打了脑袋的长老一脸无辜的揉了揉脑袋,“怎么回事?”

“你别理,好好教你的学问就行。你也参与不了这等事情,世均已经下凡入世查看了”齐春道人沉声说道。

枯朽老人来到学院禁地,望着被万千符文锁链锁住的盒子,呢喃道:“希望你永远都不要出世。”

恶魔道的其中一名老者沙哑道:“文曲星和武曲星同时下凡?多管闲事。”

“你说什么?他们同时下凡?那我们挡得住吗?”长相怪异的女修说道。

“下凡而已,又不是真神来临,怕什么?他们就算想来也来不了。”

世均道人来到村门口,转身变成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

随后催眠李婆赶紧去帮那户木匠人家接生,木匠在屋子里来回踱步,听到母亲说这句话立马夺门而出,刚走到院子里便看到了李婆。

木匠也没感觉到怪异,为什么李婆会那么巧的走到自家院子门口,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赶忙上去跟李婆说道:“李婆,我正要去你家找你呢,我老婆快生了,你帮忙接生一下。”

“我就是听到孕妇的叫声才过来的,大家都是邻里邻居,我看下能不能过来帮什么忙。”李婆明显是不知道木匠的老婆今晚就要生,而是被世均道人催眠而来。

“那太好了,我老婆马上就要生了,医院肯定赶不过来,麻烦李婆你赶紧帮忙接生一下”木匠又焦急又高兴的说道。

半响,屋子里传来一道新生儿的哭啼声。

“出来了出来了,是个男孩,恭喜了。”木匠正坐在门口抽着烟,听到李婆这句话赶紧掐灭烟头往屋子里冲去。

“母子平安,生了个男孩,恭喜了。”李婆说道

木匠高兴的说着:“谢谢,真的太感谢李婆了。”

老母亲向儿子招了招手,示意儿子走过她身边去,老母亲因为常年的风湿病痛,腿脚行动早已不便,连站起来都很艰难。

木匠很乖巧的走过去,问道:“妈,怎么了?”

老母亲塞了个红包到儿子手中,悄声道:“给李婆的,这是规矩。”

“好嘞。”

李婆木讷的笑着接过红包便回了家去。

“咚咚咚”正当木匠一家沉浸在添丁的喜悦中,房外传来了敲门声。

木匠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口身着西装的中年男子,便好奇的问他道:“你好,你是哪位?”

世均道人笑着望向他,轻轻的吐露出两个字眼,“李然”。

木匠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也没有见过这张脸,显然他们俩并不认识,便问道:“有什么事情吗?”。正犹豫着是请这位陌生人进屋子里喝茶还是关门闭客的时候,世均道人自顾自的走了进来,木匠也鬼使神差似的没有去阻拦。

世均道人看着那个新生儿对木匠说道:“我是个道士,这孩子可以跟着我学道吗?”明明是文曲星和武曲星同时下凡,他发现并不是个双胞胎,这让他很好奇,不过他也想不通,只能想着先带去天神学院再说。

木匠是一个地地道道农村长大的人,对于风水道法这类的东西还是相信并且尊重的,可他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陌生男子半信半疑,觉得他是个江湖骗子,就算是个真正肚子里有料的道士,他也不想让他刚出生的儿子去学那些不算是正道的东西,只想着自己儿子能够好好读书,以后考个好大学,出来社会再当个医生律师什么的最好了。

“这位道长,我孩子才刚出生,总不可能他还那么小就跟你去学道法吧?”木匠开口婉拒了他。

世均道人作为天神学院的校长,显然一眼就看穿了木匠的心思,面向他瘫痪在床的老母亲手指掐了一个手势,“试着站起来吧。”

木匠越来越觉得这人就是个江湖骗子,道士一般都是算命的,再高深点就是那种从没见过的驱魔除妖的,哪有随便手动一下就能治好母亲多年的风湿病?要知道他当年在外面打工那么多年带着母亲跑了那么多医院都没治好,就凭你这掐一下手指就行了?

可接下来的一幕却颠覆了木匠的世界观,母亲听着西装男子的话,尝试着动了动腿脚,站立在床边,走了两步,母亲眼眶里逐渐泛起了泪水,“我又可以走动了”。

木匠看到母亲走的这两步也快哭了,要知道他母亲从小把他带大,每天起早贪黑的干活,每年夏至时分顶着炎热的太阳在稻田里插着秧苗,施着生态肥料,男人能干的活,母亲一点也没落下过,由于双脚常年浸泡在水中,每年每月每天坚持不变的在河边搓洗衣服,为整个家操劳了几十年,木匠自己也马上三十岁了,母亲见到自己儿子长大后似乎也放下了内心中的坚强,身子骨越来越差,就在前几年完全瘫痪在床上了。

现在看着母亲走的这两步路,他赶忙上去摸着母亲的小脚,“妈,还疼吗?”。

老母亲轻轻拍着着孝顺儿子的肩膀,摇了摇头,温柔的说道:“妈的脚正常了。”

“谢谢大师,这等恩情我真的无以为报!”木匠跪倒在世均道人面前。

世均道人把木匠扶起来,说道:“就当是你儿子考入我天生神学院的奖学金吧!”

木匠感激涕零地挠了挠头,好奇地问道:“我这刚出世的儿子为什么就入了大师你的眼呢?”

“天机不可泄露。”世均道人摸了摸下巴,才发现变了个身,已经没有胡须可捋尴尬的笑道。

“那请问道长,我儿子才刚出生,连走路都还不会就要去学道法吗?”木匠有些遗憾的说道,虽然这位道长治好了母亲的腿脚,十分感动,但这可是自己刚出生的孩子就要跟自己分别了吗?还是十分的不舍。

显然世均道人也看出了木匠心中的想法,“十五年之后,我再来接他。”

木匠像拜神仙一般向世均道人鞠躬作揖,“谢谢道长。那就再烦请道长给我儿子取个名字吧”

“文曲星为蓝光,武曲星为绿光,结合一起便是青”世均道长呢喃道,再看向木匠算到其祖先姓张

,木匠也不知道这位道长在呢喃些什么,只是在静候着。

“姓名为张青。”世均道长看向新生儿说道。

木匠又鞠躬作揖道,“谢谢道长赐名。”老母亲正准备装红包给道长取名费。

道长笑了一下。

“以吾世均道皇之名,请三清上人仙助,记忆篡改,急急如律令!”世均道长手一挥,木匠一家便自动进入睡眠之中,仿佛大梦一场。

至于今天所有发生的事情,在木匠他们的脑子里已变得模糊,而母亲的脚则是莫名其妙的好了起来,多好,刚刚感动得哭了起来,等醒来后还得开心一下,一件开心的事情能开心两次,大善!

而关于自己刚出生的儿子张青要去所谓的天神学院,只是木匠一个记忆很清晰的梦,梦见一个模糊的神仙说他的儿子十五岁那年会出家成为一个道士。

原创文章,作者:张青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133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