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满级大佬杀疯了》杜若 宗子诚小说免费阅读

声音透着坚定,说着这话,自己也是信了。

大踏步进入酒店大厅。

杜若低着头紧跟着。

他们没发现,不远处,已经有两个人停下了脚步,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俩进入酒店。

中午,许从慕还没睡醒,就被白姨叫起来了。

\”大小姐,宗少爷来了,就在楼下。\”

他来干什么?

他现在不应该跟杜若在酒店翻云覆雨吗?

上午上完两节了,许从慕直接让司机把自己送回家了,回家的路上,就让系统进行现场直播。

好家伙,简直比电视剧还精彩。

许从慕到现在是真正理解了什么叫白莲花,什么叫霸道总裁。

只是可惜,这白莲花和霸总偏偏倒霉的碰到了自己。

瞧瞧这白莲花都说了什么啊?

哦她几乎什么都没说,但就这沉默的态度,直接一口锅扣许从慕头上。

等哪一天被揭穿了,她也可以说,是你们理解错了,我可没说是谁害我的,你们怎么能污蔑我白莲花呢?

连许从慕都忍不住对杜若竖大拇指。

直到二人进入房间,许从慕才恋恋不舍地移开目光,她知道,她看不了了。

因为——

【十八禁内容,禁止观看,遵守法律法规,做守法公民】机械电子音响起。

现场直播断了。

听到白姨的话,许从慕顺了顺头发,换了身衣服就往楼下走。

宗子诚刚出了一身汗,搂着杜若在抽事后烟。

他也没想到,今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只不过事已至此,他搂着杜若说道:\”若若,我一定会给你一个名分的。\”

他还想继续和杜若温存一会,却被一阵铃声打断,\”小畜生,马上滚回来!\”

宗子诚一听宗锐的口气,就知道坏了事,连忙应声说道:\”爸,我马上回。\”

宗锐像是在发泄心中怒气,也没管宗子诚说了什么,直接在电话里怒吼,\”马上给老子滚回来!\”

宗子诚着急忙慌就穿裤子,连安抚杜若都没做到,急急就往门外跑去。

留杜若自己一人在床上。

杜若本以为自己的第一次,会交给宗子诚,然后温存一会,接着吃一顿烛光晚餐。在月光的见证下许下终身。

没想到却是如此草率。

猜中了开头,却没猜中结尾。

人倒是没变,只可惜温存、烛光晚餐和互诉衷情却是没有了。

杜若一个人躺在床上。

过了一会儿,又吃吃地笑了。

无所谓,反正目的已经达到了。

宗子诚刚打开门,迎面一只茶壶就飞了过来。

幸亏躲地快,不然这茶壶就砸脑袋上了,宗子诚喘口气,庆幸自己眼神好,大老远看见这个壶。

还没等宗子诚缓过来,宗锐就咄咄逼人地问他:\”小畜生!你干了什么?说!\”

宗子诚一脸迷惑,他是真的不知道。

看到他的表情,宗锐又是气不打一处来,\”让你出去招花惹草,结果今天中午许正雅竟然打电话给我,商量解除婚约的事!\”

解除婚约?

宗子诚是不喜欢许从慕,但从来没想过要解除婚约。

最起码在得到许家之前不能解除婚约。

许子诚内心惊疑不定,许从慕对自己一往情深,喜欢了自己那么久,她就舍得和自己解除婚约?

不,不一定是许从慕的意见,可能是许正雅的要求?

宗锐怒气冲冲,他跟儿子说道:\”马上去给从慕道歉,让许从慕去求她爸,不要解除婚约。我告诉你,如果失去了许家这颗大树,我要你的命!\”

宗子诚只能被逼着去跟许从慕道歉。

直到坐在了许家的沙发上,宗子诚才平复了心情。

宗子诚坐在沙发上,盯着眼前的许从慕。

她一袭抹胸高腰格子长裙,露出一片雪白的皮肤。

天鹅颈上戴着一根细细的链子,自然垂下。

长裙长至小腿,显的整个人又高又瘦。头发微微卷曲,披散在后背上。

整个人刚刚午睡醒来,整张脸白里透红,显出一股好气色。

宗子诚从来没有见过许从慕这副样子,整个人像是脱胎换骨。

宗子诚不自在的移开眼,想起自己父亲让自己道歉,巴结许从慕的事,又站起身来。

眼里带着屈辱,说道,\”从慕,我之前确实动摇了,我忍不住对杜若动心了,但我从来没有退婚的打算。”

“我也一直在尝试再次爱你,我跟你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跟杜若有过界行为了。\”

说完,又低下头,双手抓住许从慕的手,含情脉脉地看着她。

许从慕抽出手,从桌子上拿起一张纸巾,动作缓慢而又优雅地擦着每一根指节,笑着问他:“是吗?你能保证再也不跟杜若有来往吗?”

上辈子,原主也碰到他俩在小树林,却被二人敷衍过去了。

她太相信自己的未婚夫了,她太相信自己的好朋友了。

即使心中有淡淡疑惑,还是压下来了,当然,这也就没有后来的许氏和杜家取消合作以及许正雅取消婚约的事情了。

宗子诚看着许从慕擦手指的动作,仿佛自己是世界上最肮脏的垃圾,无意间碰到了公主,就要被公主嫌弃,甚至连触摸过的手指都要被消毒。

宗子诚最恨许从慕一副高傲的样子。

他感觉一股怒气从脚底直冲天灵盖,口不择言起来,\”许从慕,你什么意思?你这么嫌弃我你倒是取消婚约啊?你还苦苦扒着我干什么?\”

\”我告诉你,你不要欲擒故纵!是!你是引起了我的注意!但你引起的是我的怒火!\”

“还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昨天你打杜若一巴掌,你连自己最好的朋友都不放过!你太疯狂了!”

一口气说这么多话,宗子诚喘了口粗气,恶狠狠盯着许从慕。

许从慕睨了宗子诚一眼,“第一,我就是要取消婚约,你难道没听你爸说吗?两家不是已经在商量解除婚约的事了?”

“第二,欲擒故纵?你想太多了吧?对于一个劈腿渣男,一个垃圾,我有擒的必要吗?我不是垃圾桶。”

“第三,你说的杜若脸上的伤,不是我打的,我许从慕没必要骗你。”

原创文章,作者:禾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115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