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后,暴戾慎爷在我怀里哼唧唧最新章节,厉北慎 阿慎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两年后,暴戾慎爷在我怀里哼唧唧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影子小姐

角色:厉北慎 阿慎

简介:【女攻+巨撩+爆宠+救赎】两年前,鹿烟染发生车祸,终身植物人。
两年后,鹿烟染苏醒了!
末世混满级的她摊牌了,从精神病院一路杀出,还顺走了某只小奶狗。
从此,帝都传言,鹿烟染养了个小白脸,宠得无法无天。
但其实这个小白脸,有多重恐怖身份。
慎爷为人,狂躁如疯犬,暴戾如恶魔,帝都人人闻风丧胆。
鹿烟染面前,他娇弱,“染染,他打我……”
鹿烟染面无表情,“接着装!22岁骗我说你刚成年,这笔账怎么算?”

书评专区

两年后,暴戾慎爷在我怀里哼唧唧最新章节,厉北慎 阿慎全文免费阅读

《两年后,暴戾慎爷在我怀里哼唧唧》第5章 你打我,你要对我负责免费阅读

他眸子里的水雾更重,“我要是想杀你…也该带把刀……总不能徒手掐死你,何况…我知道你会点功夫……我没这么蠢!”

鹿烟染看他眼含泪光,眼神无助得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不像是装的,信了一大半。

厉北慎继续发誓:“我要是…动过想杀你的心思,或者……是谁派来的奸细,我就不得好死!死后…也坠入十八层地狱,生生世世受折磨!”

话说得太急了,胸膛剧痛难忍,他眉心拢紧,撕心裂肺的咳嗽起来。

“咳咳咳……这样你能信我吗?”

鹿烟染立刻翻身下床,将他打横抱起,小心的安置到床上,“我信。”

“真信?”

“嗯。”

鹿烟染酥柔的嗓音很轻,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淡淡的,也不知道是信了多少。

厉北慎快郁闷死了,他就想过来吸一吸美人香。

结果美人没吸到,反被狠踹一脚。

亏!他可太亏了!

他气闷的掀开自己的睡袍,给她看肚子上红肿的伤,委屈控诉,“你是吃了大力丸吗?也太生猛了!”

emmm……

鹿烟染无言以对。

变相来说,她在末世注射的各种增强药剂,确实算吃过大力丸。

“下次你别翻窗,我这人睡觉浅,容易把你当贼。”

厉北慎不管不顾的靠到她怀里,虚弱的用手指了指肚子,蹙起的俊眉毫不掩饰痛色,“要揉。”

她冰冰凉凉的小手,立刻抚摸上他的腹部肌理。

鹿烟染是学过推拿的,按摩手法很好。

但是……

男人的蜜色肌肤下,腹肌完美精致,肌理线条明朗。

她咽了咽口水,不知道怎么的,指尖渐渐就从按摩,变成了在他的每一条肌理上游走。

厉北慎被她的指尖,挑逗得全身一阵酥软,哪里还顾得上疼。

眼看鹿烟染的手,浑然未觉的向下游走,很快就要擦枪走火了,他及时的攥住她纤细的手腕。

“染染,后背也疼,要上药。”

他咬着唇,强行压下身体的燥热,纤长的睫羽不安的颤着。

“等着。”

鹿烟染起身出门,没两分钟,就提着医药箱进来。

她进来的时候,厉北慎已经自觉的脱掉睡袍,露出宽阔的后背。

倒三角的赤果身材,健康诱人的蜜色肌肤,实在太耀眼了!

鹿烟染静静观赏了会,嘴角戏谑:“没想到阿慎年纪不大,身材这么有料,看来精神病院的伙食不错,把你养得挺好。”

“染染喜欢吗?”

厉北慎琥珀瞳仁紧盯着她,暗藏邪肆勾人,犹如女王身边的邀宠绝色,“你是第一个能触碰我身体的女人。”

她满意勾唇,也毫不示弱道:“你也是第一个能被我温柔抚摸的男人!”

是摸,而不是直接扭断脖子的那种。

她坐到厉北慎身后,给他后背的红肿涂抹药膏。

刚才出手时,她没有收力道,这会阿慎的背肩骨肿得很厉害,伤得不轻。

但是,如果换做普通人,估计会当场晕过去。

而阿慎只是吐血,意识还很清醒,体质明显很强,功夫底子也很好,不像是个被遗弃在精神病院的普通小少年。

悻悻想着,她不动声色的帮他穿好丝绸睡袍,语气平淡,“好了,你可以回对面房间休息了。”

她起身去浴室,将手洗干净。

然而,等她再次回到卧室,某个男人不仅没走,还反客为主的抱着她的被子,毫不客气的睡在她旁边的枕头上。

“染染的床,真是好大!好香!”

鹿烟染:“……”

她脸色冷沉,一改之前的温柔轻哄,语气严肃,“我这人晚上睡觉不喜欢旁边有人,你走不走?”

厉北慎跪坐起来,膝盖挪到床边,扬起俊脸盯着她,小心翼翼的握住她温热的手心。

“染染……习惯可以改变,最多几天,你就习惯了,我一个人害怕,想跟你一起睡,你放心,我睡觉很规矩的!”

“不行,你害怕就开灯睡。”她绝美的小脸上,写着没商量,“如果你不走,那我走。”

“别!”

厉北慎攥紧她的手,咬紧菲薄的唇,琥珀瞳眸里很快续起水雾,满脸委屈无助,弱弱的说:

“染染,我受伤了,是你打的……可疼了,你要对我负责,如果你不管我,就没有人要我。”

鹿烟染秀眉微挑,仔细观察他的表情,他撒娇卖惨的时候,还真是奶得楚楚可怜。

她倒要看看,他想玩什么花样。

“好,我负责,你想睡就睡吧。”

她在厉北慎旁边躺下,给他规定楚河汉界。

不准越界,否则挨打警告。

厉北慎很老实,连一根手指头都没有超过界限。

偶尔,鹿烟染翻身的时候,长发会落到他的枕头上,他小心翼翼的摩挲她的发丝,睡得意外香甜。

但是出于警戒心的鹿烟染,却一晚上都是假寐。

头发也是她故意过界的,她就想看看厉北慎会做些什么,没想到这狗东西捏着她的头发,居然没心没肺的睡着了。

如果真是带着目的接近她,那他这心机,还真是藏得够深。

隔天。

财阀鹿家的最小女儿鹿心宜,满十八岁了!

鹿家为她举办盛大的豪华生日宴会,这件事都上了新闻。

鹿烟染穿着黑色真丝睡裙,悠闲的站在窗边,正在看iPad上关于鹿家宴会的新闻资讯,葱白的指尖呷着未燃尽的烟。

朦胧的烟雾下,她那双沉静无波的黑眸里,是超越年龄的深邃与沧桑。

她的身后,厉北慎刚起床,正坐在床边换衣服,袒露着精壮好看的身材,穿得慢条斯理,举手投足间,不经意的显露出矜贵优雅的姿态。

鹿烟染回头,慵懒的倚靠在窗边,毫不羞涩的盯着他的身体,如欣赏着漂亮的待宰玩物。

又呷了两口烟,她才淡淡道:“今天我有正事,会出门一趟,你受伤了,就乖乖待在别墅,尽量别出门。”

“好。”

厉北慎本来也没打算去,鹿家有两个崽子认识他,识破他的身份就不好玩了。

想起晚点还有正事,他软声软气的问:“但是我对这边不熟悉,想到附近随便转转,不会走远,可以吗?”

鹿烟染敏锐的敛眸,掐灭烟头时,她掩住眼底的冷光,“可以。”

她去浴室洗漱,画了个精致的妆容,很快就出门了。

别墅外面,傅淳已经等候多时。

看到鹿烟染出来,立刻迎了上去,“老大,今天鹿心宜的宴会就在鹿家大别墅里举办,这是你之前要的证据资料。”

鹿烟染接过,一目十行,“很好,今天我要给这个冒牌妹妹,一个终身难忘的生日大惊喜!”

>>>点此阅读《两年后,暴戾慎爷在我怀里哼唧唧》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影子小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095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