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茹 于小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不良校草VS偷心校花》最新章节

小说:不良校草VS偷心校花

小说:都市青春

作者:莫主编

角色:梦茹 于小兰

简介:【甜宠+纯情+校园+虐恋+腹黑】“学长,你都有女朋友了,为什么还要靠近我?”“学长,我们去喝酒吧,我请你!”

书评专区

梦茹 于小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不良校草VS偷心校花》最新章节

《不良校草VS偷心校花》第4章 约会免费阅读

报道后的第二天,并不是我们预料中的军训,虽然大家都领了迷彩服,越越欲试地想感受一下兵哥兵嫂的风采,而事实上,第二天是军训前的一些安全讲座。其实说白了,就是一群闲得蛋疼的老师,把我们这群傻得蛋阐释的新生聚在一起,发一些牢骚罢了。

可刚入大学的我们,还是很好骗的,几乎所有人都是正襟危坐着,甚至连手机都保持关机。这在几年后,连上最喜欢的老师课都要玩手机的我们来说,只能说当时真的很善良。善良得比白纸还白,简直就到了透明的境界。

开完一天奇奇怪怪的会后,第二天不到七点,就被要求在宿舍楼底集中,然后又浩浩荡荡地开到女生宿舍楼下,然后整个学院大约三百多号人,一起到操场受训。整个操场就是一片迷彩的世界,大概有几千甚至上万人吧,简直就是一个集团军了。当时,我不仅一次不怀好意地想着,如果这里某国扔一个炸弹,那咱是不是年纪轻轻的就当炮灰了呀!

而事实上,我们都没有成为炮灰,只是在教官的淫威下,过得比炮灰还惨。炮灰不过是一瞬间的凄凉,咱这是连续七八天的凄凉呀。

文学院属于今年军训的第四连,四连又细分了六个排,其中女生五个排,男生一个排。

我们的教官是个男的,或者正处于青春期,看到他其它的战友都带女生连,偏偏他带我们连,于是,在他的魔爪下,我们很顺其自然的成为猎物。

任他玩弄的猎物!

当时我们刚上大学,如果是老生,哪怕是上了一两个月的大学,是肯定会奋起反击的。就算不把他打残打废了,至少还能选择罢工。

至于教官叫什么名字,我从来没有记清,只是记得那个在整个军训阵营里都很响亮的“魔排”,就是我们教官的代号。

军训第一天上午很早就收操了,不过就是站军姿站了半小时,虽然中途有无数的革命同仁倒下了,但回想起来,那个上午,的确是最轻松的一个上午。上午的新生军训仪式结束后,每个学院以一个连作为作战单位,各自划定了一片区域军训。

我们的作战区域是一条笔直的水泥路,在日均温超过36度,且无风无雨的F城,这意味着我们必然要成为悲剧的产物。以至于我们整个宿舍曾民主讨论过,找什么理由才能请假,或者转入后勤,而最终,所有的计谋都流产,大家都在乖乖地军训。

每次站军姿站得我们两眼昏花汗湿衣襟时,正想偷偷的小范围的活动一下筋骨,魔排肯定会以你想象不到的方式出现在你的身后,并且活动一下你的屁股。我始终认为那肯定是一个恶性循环,我们的抵触换来的魔排的变本加厉。本来我们还寄希望于辅导员,毕竟都是妈生爹养的,其旁边女生的差异怎么能这么大呢?可事实上,辅导员只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笑在脸上,依旧对魔排和颜悦色。

还好,我一直把希望寄托在二排的那个戴着黑色眼镜的女生身上,至少心里还有些支柱,否则,就算我是贫苦人家出身,但对于这个“泯灭人性”的军训,必将倒下。

黑妞个子不高,大约160左右,典型的南方女孩,说话轻轻柔柔,小小的脸蛋,让人有种把她的脸蛋捧在手里,然后捏碎的冲动。重点是她那一抹销魂的笑,更像是夏日的冰水,泌入心田。

每当我们被魔排训得感叹此生无望时,看见她,就似乎找到了前进的方向和奋斗的勇气。“她像个天使一样!”黑蛋在卧谈会上,不止一次的提出这个观点。

而正是这个观点,让我们宿舍第二天集体关注黑妞。而这个集体关注是以100个俯卧撑为代价的。怪只怪黑蛋,没有一点“军人”的操守,竟然公然在军训中“调情”,实属犯天下之大忌荒天下之大谬,以至于我们整个排都被诛连。

也正是从那天开始,我们的军训以“业余活动”为主,军姿、正步等,都是小儿科。

每天军训开始,先沿着马路慢跑400米,然后立马是站军姿20分钟,然后是蛙跳往返50米,然后紧接着俯卧撑50个,这是每天开训前的基本流程,以至于每当听到“前后距离两米,左右距离拉开”时,心底总会涌上一腔热血,不可制止的有杀人的冲动。

然而这些还都是简单的,更悲剧的是魔排发明的“高级俯卧撑”,只要十次就能把人折腾死。所谓的高级俯卧撑,那就是一次能做几秒到十几秒,整个过程分两个步骤,一代表“起来”,二代表“下去”,通常“一”1到2秒,“二”不定时,直到你的眼神露出死亡的心。几年后,我才逐渐明白,魔排为什么那么喜欢整我们,原来终极原因是他很“二”。

魔排的“二”更加深刻地让我们感受到了爱情的力量,或者说是单相思的力量,每当我们被“二”到不行时,便只能抱着死的决心趴在地上,打死也不起身,只有黑蛋像是打了鸡血,我想,这最终还是黑妞的原因。

在魔排的折磨下,我们曾举宿舍之力,空前绝后的想到,是不是自残就可以不用参加军训了?当我把这种想法告诉梦茹时,梦茹拍拍我的头,像个慈祥的老婆婆般的安抚道:“你真是个小孩子,当年我军训的时候也不会像你这么孬种。”

我有些愤愤不平,“得了吧你!怪只怪你没有遇见这么极品的魔排,他简直就不是人类,是怪兽,怪兽你懂么?就是奥特曼经常打的!”

“是啊!我看你们是怪兽,你们教官才是奥特曼吧,专门整治你们这些小怪兽!”梦茹咯咯地笑着。

我知道这么说下去,就算争赢了,我也得落下一个胆小鬼、抱怨男的称号,作为一个男的,可以哭可以闹,就是千万别抱怨,一个只会成天抱怨的男人,注定与幸福无缘。

“是么?那咱俩站一块,那不成了美女与野兽了!”我打趣道。

梦茹抬头看看我,“错啦,是美女与小怪兽!哈哈!”

基本上每天晚上,我都会去找梦茹学姐聊天,沿着校园闲逛,或者坐在草地上喂蚊子。我常常是兴高采烈跟她讲军训发生的趣事,她教我大学要怎么上才不会浪费时间,才会更有成就感。

也正是因为和梦茹姐的这层关系,我俨然成了黑蛋的情报站,比如黑妞,才知道黑妞也是我们班的,而且黑妞叫于小兰。以至于黑蛋自从知道这个消息后,嘴巴就成天离不开小兰,很想单独约她,却又闷骚得不敢独自去,只好用一包烟贿赂我帮他。

在梦茹的安排下,我们又一次去了“观茶”,不过这次还有黑蛋和于小兰。

为了这场约会,黑蛋翻箱倒柜,总算是找了一件淡蓝色的T恤,一条深蓝色牛仔裤,很是潇洒,一点也不猥琐。黑蛋本来就长得比较黑,在烈日的摧残下,就更加暴露了他黑的本性。夸张点说,要是走在黑暗的角落,一定可以吓死人,那简直就是一套衣服和一幅牙齿在动。

我和黑蛋早早地就到了观茶,抢到了一个靠窗的四人桌,静候于小兰的到来。等待期间,黑蛋不下三次问我他穿得得体不,一点不像他平时那大话的样子。在他嘴里曾经“身经百战”的黑蛋,这会儿竟然手足无措起来。特别是当于小兰出现在他的视线时,他竟然像个小媳妇一样面容发赤。

梦茹和于小兰走进小店,一眼就看到了我,又假装没有看到,在吧台点了饮料,然后悠闲地朝我们走来,直到离我们只有两米的时候,才很“惊讶”地说:“李晴,你们怎么也在这呀!”

我想我上辈子肯定是一个出色的演员,一看梦茹的表情,立马站起身,“梦茹学姐,你们也来喝茶呀,一起坐吧!”

倒是黑蛋,被我和梦茹的对话惊得一愣一愣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梦茹很自然地就和我坐在了一块,黑蛋却还是傻傻地坐着,傻傻地看着于小兰。

“小林,别只顾着看美女了,还不起身让座呀!”我故意以调侃的口吻提醒黑蛋。

黑蛋才恍过神看了我一眼,然后就连声“对不起、对不起”的给于小兰让座。

于小兰穿着一双白色坠花凉鞋,红蓝横条纹T恤,米白色七分休闲裤,长长的睫毛,淡蓝色的眼影(很淡很淡的那种),很精致的打扮,连我都差点着迷,要不是梦茹在旁边,我想我必然比较黑蛋还吃惊。

“介绍一下哈,这位美女也是新生哦,叫于小兰,然后,坐我旁边的是李晴。”梦茹介绍完后,看了看黑蛋,又看了看我,示意我介绍黑蛋。

“你好,我叫李晴,一班的,你哪个班的呀!”对于美女,我们向来是主动出击的,特别是和梦茹与陈琪混久了之后,说话越来越随意。

我的话刚说完,于小兰面带微笑地伸出手,“你好呀!我也是一班的,真是太巧了!”

看着我和小兰正在肌肤之亲,黑蛋脸上又是妒忌又是羡慕,赶紧说,“你好,我叫林凡,也是一班的!”

于小兰扭头看了黑蛋一眼,冷冷地回了一句,“哦!”

看着于小兰那么冷淡的表情,黑蛋在桌上轻踢了我一下,想让我多帮帮他。

黑蛋绝对是闷骚型的,不然像这种时刻,哪需要我帮忙,已经给他们创造多好的机会了,他怎么就不开窍。试问,一个这个fashion的女孩,怎么可能会喜欢一个闷葫芦。要知道多半的女孩,其实都是更喜欢那些活泼、幽默的男孩。

于是,我并没有和于小兰搭讪,而是和梦茹聊了起来。

这也算是从侧面给他们空间。

>>>点此阅读《不良校草VS偷心校花》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莫主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085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