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司天监当判官》小说章节目录袁天罡,郭平木工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我在司天监当判官

小说:历史

作者:昆卡猫

简介:武德七年,唐皇李渊一统天下,朝堂江湖,却阴谋涌现、奇案频发。唯有袁天罡,横空出世,断案如神,乃大唐之栋梁。李渊天天想给他升官,李建成做梦都想收他入麾下,李世民更是向他鞠躬求计。可他来这的目的,只是想在司天监混吃混喝而已啊!你们这一大家子,能不能不要堵住我的门口。

角色:袁天罡,郭平木工

《我在司天监当判官》小说章节目录袁天罡,郭平木工全文免费试读

《我在司天监当判官》第1章 灭门惨案免费阅读

武德七年,寒冬腊月,白雪皑皑。

长安万年县以东的山脚下,百姓们围成了一圈,正看着一位天师在此作法。

只见这位天师,身穿蓝色道袍,头戴子午簪,面貌俊朗帅气,左手托住一块风水八卦盘,右手掐指速算,看起来玄妙非凡、十分了得。

“太好了,有上清派的天师相助,我们一定能抓到凶手的。”

“一家三口就这么没了,抓到那凶手,一定要他偿命。”

百姓们议论纷纷。

今日是腊月十五,正值冷冽的冬天,空中还落着雪花,落在脖子上,让人忍不住缩了缩身子,唯有这位年轻的天师,此刻脑门有些冒汗了。

他名袁天罡,货真价实的上清派弟子,因某些原因,被山门外派来长安任职。

可他人还没入京,路上就碰到了一桩灭门惨案,迎接他的礼部官员,顺道就把他接来,说是请他帮忙算算凶手,为了不给宗门丢脸,他也只能是赶鸭子上架了。

道教被唐皇李渊奉为国教,上清派则是道教当代最强盛的分支,以相术占卜、风水演算而闻名。

可问题是,他根本不懂这些啊!

此刻只能如跳大神一般的瞎舞,脑子里不断思索脱身之法。

用余光看了眼周围,一旁站着礼部的官员,还有本该负责此案的,万年县衙门的官差,这些人可都不好忽悠,特别是其中一位漂亮的女捕快,更是让他头疼不已。

“喂!你到底行不行啊!”女捕手里握着刀鞘,双手抱胸,歪了歪脑袋,一脸怀疑的看着他。

虽然你长的漂亮,但也不能如此的质疑我,“行!当然行!马上就好了。”袁天罡决定亮一手绝活。

“一算地、二算天、万灵风华现!”

一句口诀念完,右手点在了风水盘上,只见罗盘中心的指针飞速旋转,仿佛感受到了此地冲天的怨气。

咽了咽口水,袁天罡强装镇定的解释道:“针头下沉、转而不止,看来这一家人,必是饱含冤屈而死。”

女捕快也是个不讲究的主,从一旁将脑袋凑过来瞧了瞧, “可这也看不出个问题来啊!你都算了半个时辰了,就没算出些有用的东西?”

这女人怎么这么难搞定!

不是说神棍只要随便忽悠两句,就能过关的吗?袁天罡只能默默的,把罗盘下的磁石收了起来,另想其他办法脱身。

这时,身后传来了呵斥声:“不得无礼,袁天师乃上清派亲传弟子,卜算之术了得,岂是你能看出来的,其中必有深意。我们静待天师佳音即可。”

女捕快听闻,不甘的撇了撇嘴,耍着自己的佩刀,回到了衙门的队伍中。

质疑者是走了,但麻烦还未结束。

呵斥的官员姓景,是负责接待他的礼部侍郎,起初他还很感动,毕竟是位四品官,出城几十里来迎他,也算是给足了面子。

可不曾想,这人居然是来刁难他的,把他带到了这里破案,自己却躲在一旁冷笑,说是静候佳音,其实就是在等他出糗。

不管如何,也是要争个脸面才行,不会算卦,那就用脑子。

整了整道袍,袁天罡义正言辞的说道:“咳咳,所谓天机渺渺、不可妄断,我现在已经得到了提示,接下来,就是要回到案件本身了,哪位来与我说说,这案件是什么情况?”

“我来说吧。”还是那位好动的女捕快,上前一步,随意的抱了一拳,“我叫应白依,我来给你介绍一下案件。”

应白依,模样倒是挺漂亮,一身万年县衙门的劲装制服,看起来英姿飒爽。

更令人瞩目的是,这位完全闲不住,提出质疑的是她,跑来偷看罗盘的是她,连被呵退了,也闲着无聊的耍刀花,与周围那些一本正经的官差格格不入。

“案件发生在前晚,死者共有三人,丈夫28岁,妻子24岁,两人育有一女,今年6岁,全部惨遭毒手。”

毫不脱离带水,应白依开始讲述起了案情,提及被害女童时,眼里还闪过了愤怒,看来也是位急公好义之辈。

“凶案时间应该是亥时一刻,初步断定为谋财害命,犯案后从窗户逃跑。嫌犯共有三位:发现死者的隔壁老王、村尾的张猎户、借宿村中的白书生。”

经典三选一吗?

袁天罡皱着眉头刚想发问,一旁有些文化的白书生,已经抢先喊冤了。

“绝不是在下所为,我昨晚一直在房里苦读诗书,从未离开半步。与这村子的人也不熟,我怎能知道哪户人家有钱啊!”

这位倒是思路清晰,可谁也不蠢啊!就算是凶手,也不会主动承认自己杀人吧。

“小人昨晚一直在家中修补狩猎陷阱,不曾离开过屋子。”

“小人也是,昨晚早早就睡了,总不能第一个发现死了人,就硬说小人有罪吧。”

犯人会说谎,三人这些吵吵嚷嚷的供词,暂时只能作为参考,村子共有百来户人,能锁定这三位,应该都是有嫌疑的。

暂时放下盘问,袁天罡继续道:“走,带我看看案发现场吧。”

“行,跟我来。”应白依的性格十分干脆,领着他进入屋内,倒是身后的捕快们傻眼了。

众人对视一眼,满脸的疑惑,要说这应白依的性格,一直大大咧咧的,举动倒也正常,可这位袁天师是什么情况?

不是说好的,今日请这位天师来,是来帮他们占卜寻凶的吗?怎么闹了半天,又带头破起了案来?

陈捕头不明所以,向着一旁的礼部侍郎行礼问道:“景大人,你看这事……”

“这事你别插手,由他去吧。”景侍郎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放心,这是上头的意思,不管这案结果如何,你们都是大功一件。”

“是,多谢大人。”

……

长安官场勾心斗角,这些暂时不去理会,袁天罡刚进屋,眉头就没有松开过。

屋子看着有些破旧,屋顶似乎刚补过,窗户、墙壁也有些腐朽,卧房与客厅连通,厨房独立成间,根据应白依的讲述,母女二人死于卧房,而丈夫死于厨房。

步入屋子,浓重的血腥味就传入了鼻腔中,三具白布覆盖的尸体,安置于屋子的角落里。

粗略扫过一眼,卧房床上有大量血迹,周围地面却没有,应该是第一案发现场没错。

房间看着十分凌乱,衣服、器具到处都是,明显是被人翻找过,却没发现钱财,这或许就是杀人夺财的判断依据了。

应白依蹲在尸体前,神色愤恨的说道:“杀人者,连6岁孩童都不放过,简直丧心病狂。”

轻轻掀起了白布,纵使袁天罡已有心理准备,也被眼前的惨状吓了一跳。

三人的衣服还算完好,妻女的死状相似,都是被人用利器刺穿心脏而死,伤口约两寸,鲜血将卧房的床铺染红。

而丈夫则是死在了厨房,身旁倒了一口大锅,像是脑袋被浸于沸水之中,皮肤红肿不堪、面目全非,一张脸完全被毁掉,根本看不出模样来,十分残忍。

“你能确定男性死者的身份吗?”袁天罡看到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杀人者要隐瞒身份。

像是这种穷人家的百姓,死了就是死了,怕是连张画像都不会留下,就算询问街坊邻居拼凑出一张,也不可能百分百还原样貌。

应白依扭头看了他一眼,眼睛里多了一丝丝的赞赏。

“看来你还有些能耐,我也怀疑过。死者被毁容,很可能是为了掩盖身份。例如用别的尸体来顶替,所以第一时间核查过了。”

说着,她抬起了男尸的手臂,掌心向上。

“这附近的住户不多,距离万年县有一段距离,大多住的都是以伐木为生的木客,而整个村子里,也就此人是木匠,以制作家具为生。”

“我观察过他的手掌,老茧位置的确符合木匠特征。另外,我取了屋内的衣物鞋袜对比,都符合死者尺码,死者大腿上有一处旧伤,也得到了村里人的确认,应该就是本人无疑。”

“我还打听到,此人名叫郭平,木工活还算不错,平日里去城里谋差事,最近似乎被某位富商看中,得了大笔的赏钱,怕是钱财外露,被有心人盯上了。”

身为捕快,这应白依还算有些本事,袁天罡点点头,算是认可了这个判断。

要寻找体貌、身形、旧伤、手茧都完全一致的人,那可就太费劲了,有这精力,还不如直接一把火把这屋子烧了,毁尸灭迹。

重新给死者盖上白布,应白依又道:“差不多就这样了,我说你一个司天监的天师,到底能不能算出凶手啊!我们现在线索全断了,不知从何查起。”

算?怎么算?我要是知道占卜算卦,还用得着来这里看尸体?

把罗盘塞进了行囊里,关键时刻,还是要靠智商来破案。

“我算出的天机暂且不论,倒是可以给你一些指点。”

“哦?指点?你懂查案?”美丽的大眼睛看过来,神态间充满了不信。

“懂不懂查案不重要,重要的是推理思路。现在不是线索断了,而是你们得出的判断错了。”

“错了?哪一项错了?”

“全错了,从头到尾,你们都被凶手牵着鼻子走了。”

……

原创文章,作者:昆卡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03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