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穿越后,我暴富了》小说章节目录尹木,尹小娃全文免费试读

开门的是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女孩子,与张大虎有些神似,应该是张大虎的女儿,遗传了父亲的身高,弯弯的柳叶眉,明亮的眸子,白皙的皮肤透着粉红,是个标致的女孩儿。

“你们找谁?”女孩疑惑的看着门前穿着怪异的几人。

“妞儿。”尹木背后的张大虎虚弱的叫道。

这时,女孩才注意到几人背后的父亲,快速的跑过去。”爹,你怎么了?”看着父亲浑身是血,狼狈的躺在树藤编织简陋的网子里,女孩的眼泪顺着白皙的脸颊拼命的往下流。往日里,父亲上山打猎,偶有受伤,但是从来没有这么严重过。

“妞儿,别哭,爹没事。这几位都是爹的救命恩人。爹上山遇见了狼,多亏了这几位好心人,救了我。”张大虎虚弱的抬手给女儿擦了擦眼泪。

“多谢恩公!多谢恩公!”女孩说着,就给尹木三人跪下了,要给三人磕头。

“快起来,你这个丫头,这是做什么,别跪,别跪。”阿夕扶住女孩,作为一个现代人真的接受不了磕头谢恩这种事。

“我妈说一个人只能跪天跪地,跪祖先和父母。我们不是天地,也不是你的祖先和父母,你不能跪我们。我们受不起。”尹小娃看着这个漂亮的姐姐一脸认真的说。

“小哥这话说得不对,你们救了我,就算是我的再生父母,本来该我跪下给几位恩公磕头,奈何现下实在是有心无力,妞儿是我的闺女,理应给各位恩公磕头。”张大虎挣扎的坐了起来。

听了张大虎的话,阿夕无奈的看向尹木。尹木并未说话,只是看了看妻子,摇了摇头。尹木知道,在古代,磕头是很正常的事情,更别说是给救命恩人磕头了,再一味的拒绝,怕引起不必要的怀疑。

“我爹说的对,妞儿给各位恩公磕头了。”说着,女孩便跪了下去,对着尹木三人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娘亲走的早,爹爹从军离家,我与爷爷奶奶相依为命,前几年爷爷奶奶走了,爹爹是我唯一的亲人,如果爹爹不在了,妞儿也是活不下去的了,所以恩公们不光是救了我爹,也是救了我。”

“好姑娘,你与你爹的谢意,我们已经收到了。头已经磕了,快起来吧。不要再恩公恩公的叫着了,我是尹木,你可以叫我尹叔,这位是内子,你可以叫她夕姨。”尹木说着,拉过尹小娃继续介绍着:“犬子—–尹小娃,大名尹智。”

尹木说完示意阿夕去扶女孩起来。换做在现代,自己肯定伸手就扶起了女孩,但是现在是古代,男女大防,女孩已经十五六岁了,可能已经许配了人家了。尹木作为男子不便接触。多年的夫妻,虽常年分居,但是默契还是有的。接收到丈夫的目光,阿夕走上前,笑着扶起了女孩,并给女孩拍了拍灰说道:“真是个孝顺孩子。”又转脸对张大虎说:“张大哥真是好福气,闺女这么孝顺,既懂事又漂亮,也不知道以后谁有这么好的福气,可以娶这么优秀的女孩回家。”

张大虎听着阿夕的话,不可置否,呵呵的笑了起来。张妞儿也不扭捏,顺势站了起来,听着阿夕的夸奖,红了红脸,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思绪不禁飘向了远方,她的松哥快回来了吧。脑海里闪现出了自己的未婚夫—-陈青松的身影。说起她的松哥,张妞儿是自豪的,骄傲的。他的松哥可是十里八村最优秀的男子,十四岁便高中秀才,如今十八岁了,貌比潘安,风流倜傥,是村中众女子的爱慕之人。因为他们有婚约在身,张妞儿不知道受了多少白眼和嫉妒。

张家村大部分人家都姓张,有一定的血缘关系,属于同宗同族。十年前,来了一户陈姓人家,夫妻二人携一子,据说是逃难过来。男主人识文断字,女主人温柔贤惠,其子聪慧,不似村里孩童顽皮,非常有书卷气。陈家花了五两银子,买了一个破旧的茅草屋,在此定居下来。因为是外来的,没有田地,又常常受本村张家人排挤,只有张大虎家没有为难过他们,相反,常常给予援手,一来二去,两家关系十分要好。那时候张大虎解甲不久,薄有家产,陈父在镇上酒楼做账房,虽不是大富大贵,也算得上是个殷实人家。双方门当户对,便定下婚约,陈青松自小读圣贤书,立志要中状元,做大官。许诺待取得功名时,迎娶张妞儿过门。一年多前,陈父突发恶疾,缠绵病榻数月,花光了所有积蓄,最终撒手西去,陈家孤儿寡母一度靠着张大虎的救济勉强度日。为了生计,原本在县城学院读书的陈青松放弃了求学,院长爱才,不忍见明珠埋没,遂留下了舞象之年的陈青松在学院为稚童做幼学启蒙,虽然年少,薪资却与私塾里的其他先生一般无二。陈青松感恩院长的帮助,一边竭尽所能的教育学生,一边温书,盼望有朝一日金榜题名,以报答院长的恩情。原本学院一月沐休二日,但陈青松为了不浪费时间,三个月才回来一次。

这边妞儿沉浸在对陈青松无限的思念中,一言不发。另一边的阿夕,看着女孩,羞涩的着低着头,沉默不语的样子,尴尬了,她们第一次见面,说这样的话是不是不合适。后知后觉的她摸了摸鼻子,求助的看向了自己的丈夫。

尹木心中了然,这小姑娘应是有心仪之人了,古代女子比较羞涩内敛,被自己的傻老婆一说,不好意思了。“张姑娘,进屋说吧,你爹的伤口比较严重,我们只懂一点粗浅的医理,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你还是请一位大夫来看看比较稳妥。”

听了尹木的话,张妞儿暗自唾了自己一口,爹爹还伤着,我怎么光想着松哥呢,真是不应该。

知女莫如父,张大虎一看女儿的样子哪还有不明白的呢,定是想陈青松那小子了。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女大不中留咯,原本半年前就该成亲了,但陈大哥去了,青松守孝,婚事一直拖到现在。如今守孝也有一年多了,也该找个时间去陈大嫂那边商量一下两个孩子的婚期了。

“尹叔说的是。”张妞儿说着便上前扶张大虎。“爹,我来扶你。”张大虎这体格,张妞儿一人怎搬的动。尹木赶忙上前帮忙,二人合力将张大虎送进了卧房里。阿夕牵着尹小娃也跟着进去了。

“还劳烦尹叔照看一下我爹,我去请大夫。”张妞儿转身往外走,就被张大虎叫住了。“你这孩子,怎么还劳烦恩公呢,你去烧点水,做点吃的。好好招待一下几位恩公。”

“可是。。。。。。”张妞儿还想说点什么,就被张大虎打断了。“还不快去,没有礼貌。”

“张大哥,不可,还是先找大夫来诊治一番方可放心。我们不饿,只需要稍作休息即可。”尹木坚持让张妞儿去找大夫,“你这伤口深见腿骨,若是不及时诊治,万一落下残疾,如何照顾孩子?”

张大虎见尹木这般关心自己,倒不好再推脱。转脸一想,对张妞儿说:“妞儿,去唤你桂花婶子,请你大宝哥帮爹找大夫来。快去快回。”

“知道了,爹,我这就去。”张妞儿又对阿夕说:“夕姨,我去去就来,你们先坐一会儿。”张妞儿利落的转身离去。

原创文章,作者:三点水的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00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