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王的小撩精飒暴风水圈》小说章节目录唐九桉,黄裳全文免费试读

“既然你不方便,那我下次再来!”

唐九桉吓得赶忙转过身,闭着眼便向门的方向跑去,“啊!”

她仓惶之中撞上了一堵硬实又灼烫的肉墙,鼻息间萦绕着汤药的味道!

是傅临城!

此刻他已经身着白衣白裤,只是白衣的衣带未系,那泛着莹润光泽的胸膛若隐若现,方才……自己撞上的怕是这里吧……思至此,她觉得自己的喉间越发干涩灼热!

“九桉姑娘这报恩的心可不诚呀。”

他的唇畔几乎贴上她的耳,男人磁性的声音缱绻着成熟男人的气息猝不及防地窜入她的耳蜗,她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想要向后退一步和傅临城保持距离,孰料身后便是那堵木门,被他手掌压着!

“我……我无意冒犯,想着下次……”

她心中哀嚎,天知道她平时“撩三撩四”不过是为了点玄阳之气。

可这个男人……玄阳之气是真足……可是她受不住啊!只感觉自己的鼻血随时都要冲出来!

“唔……”

就在她寻找出口的时候,傅临城的身体的重心突然全部压在她身上,始料未及的她险些摔倒,右手却本能地扶住他的腰,试图护着他。

“腿疼得厉害,帮我瞧瞧。”

傅临城因为忍痛到极致,嗓音暗哑,额头已经涔出细密的汗珠。

她吃力地将他扶到床上让他坐下,瞥了一眼忍痛的他,自顾自地卷起他的裤腿露出膝盖,手指轻触膝盖便下意识地缩回,不可思议地问道,“怎会如此之寒?”

他抬眉看了她一眼,声线低哑道,“为了换一个人的轮回,在寒冰上跪了些时日。”

唐九桉心中惊愕,她从来不信这个男人只是个纸扎匠,只从他的矜贵气质也能瞧出他必定是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竟也会下跪?

她意外他竟会为一个人做到如此。

“是女人?”

唐九桉承认自己有些八卦心作祟了,但和病人交谈,也是为了分散其注意力,因为治疗的时候会疼痛难忍。

“嗯。”

傅临城目光深邃地瞧着正专心看自己膝盖的女人,鼻息中发出这么一个音。

“那她必定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一眼万年。”

傅临城言简意赅。

唐九桉很难想象那到底是怎样一个美人,让他痴情如此!只是……他方才说为她求得轮回,怕是那位女子已经不在了吧……

真是可惜了。

她从腰间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小心地打开,里面是两只蠕动的虫子!

“这是两只蛊虫,可惜炼制时间有些短,效果没那么好,不过你这膝盖……三日一次,几次治疗应该是有效果的。”

唐九桉言语中难掩可惜,她在原本的时空有好些自己亲自炼制的蛊虫,都是极品蛊,可惜未能带来。

“蛊虫?”

这种东西傅临城有些陌生,也有些懊恼,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自己懊恼的是未能参与她过往的经历!

“嗯,用毒虫炼制,多半用来害人,但……其实它们也可以救人。”

她说着,神色变得郑重起来,“你愿意信我吗?”

傅临城凝眸,突然间笑得有些轻蔑,冰冷地吐出两个字,“不愿!”

他对她用情至深,可她负他的时候残忍决绝!他如何信她?!

唐九桉愣了片刻,释然地关起手中的盒子,是啊,他们萍水相逢,他又如何轻信自己?倒也是人之常情,并不难理解。

“不过……我愿意试上一试,就算失败,结果怕也不会更糟。”

唐九桉手上动作一顿,旋即又打开盒子,一边为他的膝盖消毒一边说道,“蛊虫入体,会很疼,不如你找些喜欢的话题,我可以陪你聊天。”

“聊天?不喜。你哼个小曲儿吧。”

“小曲儿?”

唐九桉天生烟嗓,倒是擅长唱歌,只是此时此刻,她唱些什么好呢?

“不会?”

傅临城记忆中的唐九桉唱小曲儿的模样,空灵动听,好像每个字都能唱到他心里,过了一千三百年,他便思了一千三百年!

“给你唱首《等你归来》吧,也不知道是不是你指的小曲儿,将就着听吧。”

之所以选这首歌,她私心是想勾起傅临城对他那位已故心上人的思念,思念应该会很好地分散注意力吧?

“我就在这里

等你披星戴月乘着风而来

我就在这里

埋好烈酒候你故事开

千千万万人海灯火阑珊

你多少次不在

走遍高高低低一路辗转

朝暮青丝已白

我在红尘等你

人间等你

守繁华之外

揽尽星辰入怀

千川归来

化一片沧海

我在九幽等你

极乐等你

望彼岸花开

长对三生浮白

不畏不改

渡过去将来

我就在这里等你

……”

她一边唱着一边观察他的面色,似乎很平静,并没有几分痛色,心里正窃喜自己转移注意力成功!

“闭嘴!”

突然间傅临城冷喝一声,他的大手紧紧扼住她的脖子,手劲儿之大,似是要将她的脖子给拧断,目光冷厉地盯着她!

他听着她的歌,每一个字眼都唱出了他这么多年的思念!又唱出了多少个夜,他思念念她难以入睡的苦!

为了她的穿越而来,他用一千三百年来为她筹谋。

只为如现在这般看着她。

他听得动情,她却唱得深情!

到后来,他的脑海中盘旋的全是“她在等谁?!她在盼谁?!她在期待谁?!是江远修还是江云逸?!”

唐九桉几近窒息,她想呼救,却发不出声音,小手不断拍打着他的手臂。

“咳咳……咳咳……”

就在唐九桉欲用镇魂术自救的时候,他陡然撤了力,红着眼眶瞪着她,“往后不准在我面前唱这首曲子!”

唐九桉缓了良久方缓过气来,颇为恼怒地瞪着他,“我唱这首歌的初衷是为了让你想起和心上人的过往,分散注意力从而忘记膝盖上的剧痛,是我忘了心痛有时候比身体的疼痛更难忍,我很抱歉!

但你若不喜,可以直说,不该出手伤人!”

傅临城看见她脖子上红了一圈,心头一疼,只是高傲如他,道歉的话在舌尖打了好几转,却终是说不出。

良久,他只生硬道,“没有下次了。”

原创文章,作者:幽小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00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