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王的小撩精飒暴风水圈》小说章节目录唐九桉,黄裳全文免费试读

沐夏一无所知倒是让唐九桉有些意外,看着她不像是装的,便解释道,“有些高人扎出来的东西,只要点上眼睛,给一口人气,看着便和真物一模一样,就连扎出来的人,也是活灵活现,能说会道!

我听奶奶说过,曾经有一位怀有大神通纸扎匠,因为一条腿瘸了,人们都喊他铁拐李。他一个人住在荒废的村子里,就做些纸扎的营生,后来日本鬼子……”

唐九桉意识到沐夏她们不懂,便改口道,“哦,就是敌军来犯,大概有一百多人进了村子,原本以为是座荒村,想休养生息,孰料遭到武装部队猛烈进攻,一百多人无一生还。可……众所周知,那个村子除了铁拐李,再无活物,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武装部队!

奶奶说,那个所谓的武装部队就是铁拐李的纸扎!”

“天哪,纸扎人竟还能上阵杀敌?”

沐夏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写满惊奇,她以为自己跟着尊上,阅历已经够丰富了,想不到还是被唐九桉刷新了认知。

“纸扎匠其实和风水师,阴阳师之类无异,都是会遭反噬的,所以这些行当的真正的高人,几乎都没有全须全尾的,就像刚才那个叫小城子的,双腿残废。”

“他……”

沐夏张了张嘴,她想告诉唐九桉尊上双腿残废不是因为什么纸扎,而是为了救她!两次都是为了她!

可又怕遭到怀疑,语气一转,“对了,您方才不是说您有法子治好他的腿?”

唐九桉看了看沐夏,唇角勾了勾,没有回答便向客栈走去。

————

风光背后的满目疮痍又有谁人知?

穿越而来的唐九桉未得一夜好眠。

“唐九桉,你以为奶奶当真是因为窥探天机,折了阳寿才死的?!”

“哈哈哈!奶奶是被我下了慢性毒,日积月累毒死的!”

“都说五马分尸,千刀万剐是最残忍的刑法,可又有谁知道下毒才是最解恨的杀人方法?

生前被毒药折磨,死后因为身上有毒瘴,灵魂要泡在祛瘴潭,直到毒瘴祛除!

你说……奶奶被连续下了三年的慢性毒需要泡多久呢?她那缕虚弱不堪的魂魄能撑多久呢?

啊……你说会不会已经灰飞烟灭了呢?”

“噗……”

强烈的窒息感迫使唐九桉转醒,蹿出水面。

她竟在沐浴时睡着了!

梦里,妹妹唐茜字字诛心!

她用水拂面,脑海中浮现出死时的画面,她被唐茜从高楼推下,她也没放过唐茜和江远修那对狗男女,用摄魂术控制他们一起坠楼!

她清晰地记得,虫洞打开的那一刹那,唐茜的灵魂穿过了时空之门,所以她就在这个时空!

“奶奶,我已经探得到归一珏的下落,您说过归一珏是区分异时空灵魂的法宝,得到归一珏,定能找到唐茜!

奶奶,您坚持住,我一定找到她,问出她给你下了什么毒!

到时候我就能用解药除您灵魂的毒瘴,您的灵魂便无需再受折磨……等我!您一定要等我!”

唐九桉从水中出来,偌大的铜镜映出她如玉玲珑身躯,与穿越前的自己并无二致,唯独胸口少了一朵彼岸花状的红色胎记。

披上白色软裙,却并无睡衣,随手拿起刚传来的一叠情报漫不经心地看着,最后目光被一张写着三王爷江云逸生辰八字的纸吸引了注意。

她用江云逸的四柱为他算了一卦,解了卦她紧拧的眉头终于舒展了,重新躺回床上,只等天亮!

……

“姑娘,早就听闻这清越客栈的早点好吃,今日吃着当真美味。”

沐夏一边吃着一边忍不住赞叹。

“小城子我就说清越客栈的早点好吃,你听这小美人都忍不住称赞呢。

洪卓炎说话间已经推着傅临城站在唐九桉她们桌旁,似是在看桌上的美食,目光却已经忍不住几次划过熙春。

唐九桉抬眸看了傅临城一眼,他深邃的眉弓下墨黑的眸子微微眯起,毫不掩饰自己此刻也正瞧着她,见他高耸的喉结轻轻翻滚了一下,她下意识将口中的粥咽了下去,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她有些狼狈地看向窗外。

“不知唐姑娘介不介意我们同桌用早膳?”

洪卓炎虽是问着唐九桉,但那双眼睛却在熙春身上转了几转。

“自便。”

唐九桉低头吃了一口粥,一抬头竟发现傅临城依然肆无忌惮地看着自己,目光犀利,让她有种被看穿的局促。

她从不愿示弱,感觉到自己被挑衅,自是要还回去的,只见她冲傅临城挑眉一笑,纤手轻轻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明显又暧昧的邀请。

那双会说话的眸子似乎还在问,“你敢不敢来?!”

因为唐九桉这具肉身本不属于她,灵魂与肉体并不是非常契合,导致她玄阳之气低于常人,她需要和阳气足的男人近距离在一起,有助于她提升玄阳之气。

不过之前她专挑花心渣男下手,也是适可而止,不会对其造成实质伤害。

傅临城与他们不同,他是深不可测的高人,甚至比穿越前的她都厉害,岂会不知道和她靠近有损他的玄阳之气?

“美人盛情,却之不恭。”

傅临城操纵轮椅,一个直线接旋转便到了唐九桉身旁。

轮椅也能漂移?!

唐九桉看得目瞪口呆,拿着餐勺的手悬在半空,竟忘了往口中送去,等她回过神。

等她回过神,为掩饰自己的尴尬便伸手拿绿豆糕。

孰料傅临城快她一步,她的小手竟捏在他的指尖上,几乎是触电般慌忙收手。

靠,这早餐没法吃了!

“想吃?”

傅临城拿着那绿豆糕看向她,将她的狼狈尽收眼底。

唐九桉哪里还敢看他,只将目光看向窗外。

“好好跟你说话,你躲什么?”

傅临城就喜欢瞧她羞恼的模样,还真是跟一千三百年前一样,爱脸红。

哟吼,还挑衅?!

唐九桉不服气地瞪向他,伸手便夺过他手里的绿豆糕狠狠咬了一口,狠狠咀嚼着,那种狠劲儿就好像咬的是傅临城。

她只顾着和傅临城较劲,却没注意熙春她们都不可思议地看着她。

更令他们大跌眼镜的是傅临城竟然笑了!

而且,是笑出声的那种!

原创文章,作者:幽小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500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