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老头 小五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莫道江湖是孤独》最新章节

小说:莫道江湖是孤独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午夜再见

角色:曹老头 小五

简介:江湖一杯酒,风雨皆温柔。一诺托生死,刀剑了情仇。谈笑千劫渡,百折意难服。但行不归路,同游无孤独。
一个光明圣教的仲裁执事,一个孤儿长大的街头混混,一个声名不显的赏金猎人,卷入一场波及朝堂江湖的重案,踏进一桩关乎家国天下的阴谋。
总有些事让你义不容辞,总有人让你舍生忘死。所以,江湖人易做,江湖路难走。

书评专区

曹老头 小五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莫道江湖是孤独》最新章节

《莫道江湖是孤独》第5章 做次抗争,即便事关生死免费阅读

春风拂面,暖阳当空。

小五哼着小曲,背着手,拎着一包烧鸡一包酱牛肉一壶酒,吊儿郎当地在一排排低矮的泥房木楼间穿行,这是邵陵城里出了名的贫民窟,住在这的都是破落户,曹老头便住在这里。

小五来到一个破旧的小院前,院门虚掩。小五也不敲门,背着手用脚尖在门上轻轻一点,顺势一步就跨进院里,扯着嗓子便喊:“曹老三!曹老三!”

“没死呢!这么大声,喊魂呢!”一个佝偻着背的老汉,拄着双拐走出房门。

“嘿嘿,曹老头,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小五把烧鸡和酒往院里的桌子上一放,搀着老汉坐下。

“干啥?黄鼠狼给鸡拜年?”曹老头对着桌上的酒菜,斜着眼看了看小五。

小五乐了:“就你这全部家当放一块,能值三两银子?我能图你啥?”

曹老头一听这话,一拍桌子,怒道:“你看不起谁?想当年,我在黑水帮……”

小五瞬间一个头两个大,这人老了就爱提当年。

曹老头年轻时,确实也威风过,做过黑水帮的三当家,黑水帮是邵陵城的本地帮会。可不能小看黑水帮,能在邵陵诞生一个本地帮会,是极不容易的事。因为邵陵是出了名的民风彪悍,彪悍到几乎不给帮会生存空间。因为,谁在邵陵人头上横行霸道,哪怕你是天王老子,一帮普通的街坊邻居都敢抱团跟你往鱼死网破里拼。

穷不过邵陵城,打不过邵陵人,这是中原大地的一句老话。

没办法,都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邵陵这个地方,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人无三两银。丘陵地带,土地贫瘠,物资匮乏,要说穷是真的穷。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正是资源有限,邵陵人似乎从出生开始就在抢夺,三分薄田要抢,两棵橘树要抢,一口深井也要抢,一个人抢不过,那就抱团抢。总之,在这里没有退一步海阔天空的说法,因为你只要退了,就会被逼着一退再退,最终就真的退到海里了。

这是个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天然历炼场。

天生就能吃苦耐劳的邵陵人,血液里就融入了好勇斗狠,绝不妥协。但是邵陵人又特别讲义气,抱起团来异常紧密。就像领地意识极强的狼群,不管窝里怎么闹,一旦对外都能齐心协力。这个对外,可以从一条街对另一条街、一个片区对另一个片区、桥东对桥西、城东对城西,甚至邵陵城对天下……

所以,出门在外的邵陵人,哪怕是前一刻还相互大打出手的两个人。下一刻,只要有外人招惹过来,两个邵陵人不需要做任何沟通就可以立马摒弃前嫌,互托生死的共御外敌。

这些特质,让邵陵成为战时最优质的兵源地,邵陵兵能拿最差的刀,打最恶的战。相较临近的青州,尽管青州自古就是西南重镇,却也有被三天破城的历史过往。反观所有打到邵陵的战争,都是不折不扣的恶战。邵陵曾有三千守兵,御敌四万,守城百日的壮举,当时的邵陵太守邓远思在邵陵司马战死之后,以文职挂帅苦苦守城八十日,眼见回天无力,城内士气萎靡。邓远思派亲卫回家,将府中一众家小仆役杀尽,连尚在襁褓的幼子也未曾放过,表明与邵陵共存亡的决心。硬生生多撑了二十余日,在城破之时,邓远思下令放火烧城,欲与敌同休。

这样类似的事,在邵陵的战史上,不是个例。就是这种邵陵人的血性和刚烈,赢得了一句“纸糊的青州郡,铁打的邵陵城”。

所以,黑水帮当年能在邵陵城里插上旗,的确是有几分能耐的。当然,这也跟黑水帮从不鱼肉乡里,只是依靠地理位置,往来南蛮走私一些违禁品有关。毕竟,这在某种程度上,还能给邵陵城里的普通百姓创造一些来钱的门路。

邵陵往南就是南蛮了,南蛮湿热,多山多林,是中原大陆的南疆边陲,也是最主要的流放之地。南蛮人崇信山鬼,敬畏祖先和亡灵,时常会有拜鬼的祭祀。由于风俗习惯,装束言行都与中原人有着很大的区别,这种文化的差异,让历朝历代的皇帝,对南蛮的态度都是蛮人自治。

位居偏僻一隅的南蛮人也很少进入中原,久而久之,南蛮就像是中原隔离出来的世外之地。只有两类中原人会深入南蛮,要么是流放的,要么就是因为各种原因在中原没法待了,去南蛮躲灾避难的。

于是,原始落后、信仰鬼怪、流放之地、跑路之地……种种刻板印象,让中原人对南蛮愈发不屑,觉得南蛮就是个未曾开化的原始之地,觉得南蛮人也是一群见不得光的人,一说起南蛮人都会戏称一句“南蛮鬼”。

只有一些南方的药材商人,为了收一些南蛮特产的药材,在邵陵城停留。最初的黑水帮,就是为了方便这样的贸易而建立起来的。

曹老头是黑水帮的建帮元老,为人豪爽仗义,做事公平讲究,年轻那会不管是在黑水帮内部,还是在邵陵城,都很有威望。曹老头一生最大的爱好就是研究机关,制造各种机关暗器,却在一次制造事故中毁了自己的一条腿,从此与双拐为伴。

后来战乱四起,邵陵城的青壮们都被拉去从军了,寒水帮自然随兵役散了。曹老头因为少了条腿,留在了邵陵城,这辈子也没娶过媳妇,孤家寡人一个。平日里依然倒腾着他的机关,没事就喜欢跟街头巷尾那些半大的小子们吹吹牛。讲年轻时,在寒水帮做三当家的“光辉历史”,所以大家也叫他“曹老三”。曹老头听了也不生气,每次都笑得开心,浑浊的老眼反而更有光亮。

同一件事听上几十遍,谁都受不了。所以曹老头一说“想当年”,小五就头皮发麻,小五扯下一条烧鸡腿往曹老头嘴里一塞,说道:“我要出趟远门,彩蝶姐让我来跟你道个别。”

小五把事情经过跟曹老头说了一遍,曹老头“呲溜”的喝了一口酒,脸色有点阴晴不定:“这趟不好走啊…不过,男人闯闯也好,你也到了该出去闯的年纪了。”

曹老头说着,从身上掏出三个黝黑的铁球,往桌上一放:“我这辈子的心血就在这三个玩意上了,我给它们取了个名,叫烟花舞。”

小五拿起来,入手很沉,铁球上密布着无数龟裂一般的细纹,每个球上都有一个不起眼的小铁环。

曹老头得意的说:“你看到那个铁环没有,那是一根铁栓。你捏住铁环把铁栓拉出来,接着数四个数之后,这个铁球立刻会爆出六十四根飞刺,状若烟花,一步以内可透皮甲。”

“这么厉害?”小五两眼放光,说着便拿起一个想要试试。

曹老头连忙拦住,恼怒的大骂:“混小子!烟花舞精密绝伦,我这辈子就做了这么三个。如今年纪大了,老眼昏花,还想再做也不可能了,用一个少一个。拿给你防身的,不到万不得已,你可别糟蹋东西!”

小五连忙点头称是,讨好的招呼曹老头吃些酒菜。

酒过三巡,曹老头微带着醉意:“你小子命苦也命好,从小爹妈不在了,百家饭长大……记得你六七岁那会,瘦的跟个猴似的,说来都奇怪,不知道你哪来那么大的力气,一条街的娃子都打不过你,十五六岁的娃子都被你追着打…

那会我和刘老大都想收你做养子,偏偏你小子还死倔着不愿意。也不知道舒彩蝶那丫头使的什么法子,要不然多点水磨功夫,你现在得管我叫爹!”说到这,曹老头哈哈大笑:“不过这也是你小子命好啊…”

“彩蝶比我们有本事,这点我心里很清楚。也不知道她带你去了哪,这一走好些年,再回来看到你,还真有点人样!”

小五低头的听着曹老头絮叨,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得给他酒杯里添酒。

曹老头突然从脖子上摘下一根铁链,把链子往小五手里一塞:“出去闯出个名堂来!这些年,打战散在外面的,出去找财路的,有不少邵陵人混的有模有样。当年寒水帮的兄弟,据说只要没死在外面,也都风生水起!”

小五仔细的端详着手里的链子,上面吊着一块铁牌。铁牌一面有阳铸的铭文“寒”,一面是阴刻的数字“叁”,常年的摩挲让铁牌的凸起部位发着铮亮的光。

曹老头醉眼朦胧地指着链子:“寒水帮散了…但兄弟们没散!我是个废人…这辈子就没出过邵陵城…你带着它,带着我一起出去看看!

再带着我…回来这里…完完整整的…别死在外面……”

小五端起酒杯,浅浅的抿了一口,轻声低语:“说什么呢,曹老头,等我回来,你可别先死了。”

舒彩蝶的提议,让凌晷进退两难,无论是小五还是舒彩蝶,他都不了解。连对方的意图都搞不清楚,就这么让小五跟在身边,凌晷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但似乎他也没有反对的能利,因为舒彩蝶,他打不过。

这是个他完全看不透的女人,自从凌晷的修炼进入到“天心通”境界后,直觉就开始变得敏锐。直觉告诉凌晷,舒彩蝶很强大,至少也是“知虚境”的巅峰,这是他无法对抗的。

凌晷脑海中浮现过一个名字,他甚至觉得舒彩蝶很可能就是那个名字背后的人。或许是不是都不重要,因为单是一个小五,他就没有必胜的把握。尽管是点到为止的切磋,也让他感受到了小五的强大。如果小五真的能协同自己护送朱安贵,倒是一个有力的帮手。让他稍微有点欣慰的是,直觉在这件事上没有危险的预警。

不管直觉准不准,既然拒绝不了,那就尽量的增加一点防范,凌晷计划邀约叶全继续跟随自己,一起护送朱安贵去京都。

遵守信诺是赏金猎人最基本的规矩,叶全在这点上也有良好的口碑。基于叶全似乎从不做冒险的事,凌晷打算向承诺叶全,不需要他参与生死相搏的战斗,危急关头如果有性命之忧,叶全可以抽身撤离。凌晷觉得,即使不考虑遭遇战斗时,能得到叶全多少助力,哪怕是借助叶全对危险来临的天然敏感,也能便于自己尽可能快速的做出应对。只是叶全是否会答应,凌晷也没有信心。

面对凌晷的邀约,叶全出于本能就想拒绝,这跟他一贯以来的行事风格有很大的差别。朱安贵背后的事情扑朔迷离,此行的危险也显而易见,叶全对风险有一种本能的厌恶。

但是京都却像是一块散发着危险却又极具吸引的诱饵,让他既抗拒又想接近。抗拒是因为那股危险的味道,让他哪怕看一眼都有种心惊肉跳的战栗。接近是因为直觉在告诉叶全,他内心里的所有疑惑都可以在京都找到答案。

叶全觉得自己这辈子似乎都在谨小慎微的活着,其实他并不知道危险究竟来自哪里,但从小以来,在有意或无意中,父亲都在给他传达着一个信息,那就是“保命”。

在叶全的记忆里,他出生在一个猎户的家庭。自幼没有母亲,父亲打猎为生。由于是隐居深山,叶全从小没有朋友,他所学的一切都源自父亲传授。

而父亲教他练习的第一项本领,就是“跑”。在地形复杂的山地中跑,在错乱茂密的丛林中跑,砍柴时背着柴火跑,打猎时扛着猎物跑,父亲要求他越跑越快,越跑越久,不断地压榨他的潜能。

然后才是学习寻踪觅迹,练习狩猎,练习刀法,练习暗器……练到他青出于蓝。

父亲一直在指导他,怎样提前避开危险,怎样在危险中逃离,怎样活着。

直到在父亲离世前,还再三告诫叶全,就在寰落江以南活动,不要过江,不要去北方,尤其不要去京都。

从小所学让叶全在搜寻追踪上,有着常人不及的优势,不过叶全依然保持着低调,保持远离危险。

随着叶全江湖经历的增加,尽管他从未跟人有过生死相搏,但在一些交手之中他越发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父亲不会只是个普通的猎户,没有“知虚境”是教不出他这一身本领的。当往事一幕幕的再次滑过脑海,叶全越发疑惑,那种隐居更像是在躲藏,父亲的教导都藏着担忧。可到底是在担忧什么,躲避什么,父亲到死都只字不提。

北方、京都,这成了叶全心中的禁忌,他遵循着父亲的意思,始终有意无意地回避着这方面的任务。但那种悬而未决的压迫,和无法抑制的好奇却随着时间与日俱增。“京都”这两个字每一次出现,无论是眼前、耳边、或是心头,都会瓦解着他的防线。

所以,差点脱口而出的拒绝,被叶全咽了回去,他决定北上,决定去京都。

叶全觉得,人活着,总要跟未知的未来,做一次抗争,即便事关生死。

>>>点此阅读《莫道江湖是孤独》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午夜再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976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