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在偏执老公的心尖肆意玩火》苏卿卿 郁谨年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在偏执老公的心尖肆意玩火

小说:先婚后爱

作者:阿狸吃布丁

角色:苏卿卿 郁谨年

简介:【双洁+小甜饼】
母亲意外去世,软糯的苏卿卿多了个姐姐,原本属于她的一切被夺,甚至被抬进火葬场。
在她以为必死无疑时,遇到了阴冷偏执的郁谨年。
人前,他偏执狠戾。人后,撩人撩心,宠妻无度。
婚后的郁谨年不仅将苏卿卿宠成小公主,更手把手教学,把纯洁可爱的小白兔,娇养成了磨人小撩精。
环住他精壮的腰身,下巴搁在他的胸口,苏卿卿双眸染着雾气:“老公,要抱抱。”
郁谨年俯身,贴耳呵气:“只是,抱抱?”

书评专区

小说《在偏执老公的心尖肆意玩火》苏卿卿 郁谨年完整版免费阅读

《在偏执老公的心尖肆意玩火》第5章 不如,凑一对?免费阅读

苏卿卿回到客房,躺在陌生的床上,辗转反侧。

眼前不停地浮现出苏恒愤怒的脸,还有苏婉得意的嘴脸,苏卿卿紧紧地攥着被子。

坐起身,苏卿卿穿上拖鞋,来到阳台上。

夜风吹拂而来,苏卿卿庆幸夏天的夜晚不太冷。

靠在栏杆上,苏卿卿仰起头望着星空。

注视着最大的那颗星星,忍了许久的泪水悄悄地从她的眼里滑落。

“妈妈,我好想你。”苏卿卿带着哭腔,声音低低地诉说。

泪水不住地滚落,苏卿卿慌乱地用手胡乱地擦。

这些日子来,她努力让自己笑着生活,哪怕被苏婉变着法地欺负。

因为母亲柳惜曾告诉过她,无论未来生活多么辛苦,都要笑着面对。

“小哭包。”男人的声音带着嫌弃的口吻传来。

苏卿卿迅速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便见郁谨年拿着酒瓶,冷冽地站在她隔壁房的阳台上。

“我不是。”苏卿卿红着眼,微微抬起下巴。

郁谨年没有回应,只是举起酒瓶,就这么喝下一大半。

想到两人初次相见的地点,苏卿卿好奇地问道:“先生,你怎么会在火葬场,是有亲人过世吗?”

郁谨年的动作顿了顿,直到苏卿卿以为他不会回答时,清冷的嗓音里带着克制:“我母亲。”

闻言,苏卿卿的心咯噔一声,仰起头望向他。

“原来你也没妈妈了。”苏卿卿轻声地说道。

想到可怜的母亲,郁谨年忽然一个用力,将酒瓶朝着栏杆狠狠地摔去。

霎时,玻璃碎片四溅。

想到今晚的场景,苏卿卿立即转身往屋里跑。

不一会儿,郁谨年的房间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苏卿卿敲了好久的门,房门这才打开。

瞧着喘着粗气的小东西,郁谨年看向那双如明镜般清澈透亮的眼,猜到她的心思:“怎么,怕我自残?”

苏卿卿没有回答,算是默认。

“放心,该死的是他们。”郁谨年眼神狠厉,转身回屋。

苏卿卿跟着他走进屋内,那一个个空酒瓶映入眼帘。

郁谨年坐在沙发上,又开了一瓶酒。

“先生,节哀。”苏卿卿笨拙地挤出这么一句。

郁谨年勾起嘴角:“那种情绪不适合我。”

说着,郁谨年大口地咽下浓烈的酒。

看到他眼中努力克制的落寞,苏卿卿犹豫地走到他的身边。

踟蹰半晌,苏卿卿抬起手,落在他的头顶上,卿卿拍了拍,无声安抚。

看到她的动作,郁谨年的身体一僵,声音暗哑:“小东西。”

苏卿卿指了指那瓶酒,软糯地询问:“我可以喝吗?”

“未成年不能喝酒。”

闻言,苏卿卿略带焦急地反驳:“我已经二十岁了。”

“是吗?还以为,你还没断奶。”郁谨年随意地开口。

苏卿卿五官精致,又带有一点幼态,看着很是显小。

加上两人只隔着十公分的距离,他能从她的身上闻到一股淡淡的奶香味。

听到这话,苏卿卿鼓着脸,像极了小河豚:“先生你欺负人。”

瞧着那生动可爱的表情,郁谨年低笑,将一瓶酒丢给她。

苏卿卿接过酒,想到第一次喝酒喝醉的场景,苏卿卿怂怂地缩了下脖子。

郁谨年单手撑着脑袋,倪了她一眼:“怕了?”

“没有。”苏卿卿摇摇脑袋,深呼吸,扬起头喝了口。

才喝一口,苏卿卿的脸便泛着绯红。

双手抱着酒瓶,苏卿卿嘴唇微嘟,眼眶红红的:“先生,我想妈妈了,你也想妈妈吗?”

郁谨年拿着酒杯的手一紧,眼里一闪而过的痛苦。

苏卿卿继续喝了口,吸了吸鼻子:“我不明白,为什么妈妈刚走,爸爸就不要我了……”

兴许是酒精的催化,苏卿卿越想越委屈:“我什么都不跟姐姐抢,她要想要的我都让给她。她为什么还要害我,难道她没有心吗?”

“跟人渣谈心,这跟和智障比脑子有区别?”

明明简单粗暴的话,苏卿卿竟然觉得有道理。咕噜噜地喝掉半瓶酒,泪水扑簌簌地掉落:“我没有家了。”

听到家这个字眼,郁谨年的胸口一疼。他,何尝有家?

喝醉的苏卿卿从默默掉泪,郁谨年莫名心生怜悯。

抬起手,郁谨年犹豫了落在她软乎乎的头发上:“别哭了。”

苏卿卿原本只是无声哭泣,被这么一哄,难过的情绪被放大,眼泪就像断线的珍珠,掉得更猛了。

下一秒,苏卿卿张开手,直接抱住郁谨年:“呜呜……我们都是没妈的孩子。”

瞧着那哭得快喘不过气的小东西,郁谨年冰冷的内心竟生了柔软。

兴许是,两人同病相怜。

“小东西,再哭我把你从二楼丢出去。”郁谨年用温柔的语气说着最狠的话。

喝醉的苏卿卿被吓得立马闭上嘴,委屈地看向某人。

瞧着这张稚气未脱的脸,郁谨年的心里忽然升起一个略带疯狂的想法。

“你想要个家吗?”郁谨年指腹捏着她的下巴,幽深的眼噙着他。

泪水挂在睫毛上,苏卿卿虽然醉眼迷离,却真切地听清楚他的话,用力点头:“想。”

她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但话中的渴望却清晰可见。

“既然我也没家,你也没家。不如,凑一对?”郁谨年捏着她肩膀的手紧了几分,锁着她的眼。

苏卿卿扑闪着长长的睫毛:“那你将来会抛弃我吗?”

她已经被她最亲的家人抛弃,她不想再被抛弃。

“不会。”郁谨年眼神笃定。

得到肯定的答复,苏卿卿重重地点头:“嗯!”

“答应了不能反悔。不然,你会生不如死。”郁谨年阴冷地提醒。

眼皮好重,苏卿卿轻轻地嗯了声。脑袋一沉,直接栽倒。

淡淡的奶香穿过层层的酒味传入鼻腔,郁谨年看着正倒在他怀里的小东西,抬起的手,缓缓地落在她的发上。

第二天,晨曦洒在脸上,苏卿卿抿了抿嘴巴,想要用手挡住阳光。

可是挡不住!

苏卿卿转了个身准备继续睡,脑袋像是撞到什么。

什么东西?

迷糊地抬起软软的手掌,苏卿卿抓住那东西,使劲地抓了把。

软的,热的?

苏卿卿不舍地睁开眼,一张帅气非凡的脸映入眼帘。

“触感如何?”

苏卿卿视线往下,当瞧见她正抓着的东西时,瞬间瞳孔地震!

“啊!!”

>>>点此阅读《在偏执老公的心尖肆意玩火》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阿狸吃布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948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