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他的小祖宗服个软》小说章节目录周新兰,宋森江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向他的小祖宗服个软

小说:都市生活

作者:葡萄西柚喜欢吃

简介:盛夏母亲改嫁后,盛夏多了个仇人,宋景辞。盛夏第一次见他,是在母亲的婚宴上。宋景辞穿得妖冶如花,像只开屏的花孔雀,嘴里叼了根烟,坐在餐桌旁不屑地看着盛家母女,像极了中二病患者,不过那眸底的深意,盛夏一清二楚。盛夏寄人篱下,活脱脱是个表里不一的恶魔。旁人评价她:软萌可爱小白兔。宋景辞嗤笑道:那是你不懂她你见过恶魔善良吗,宋景辞见过。他的小恶魔善良起来,绝对勾魂夺魄且单纯无意。

角色:周新兰,宋森江

《向他的小祖宗服个软》小说章节目录周新兰,宋森江全文免费试读

《向他的小祖宗服个软》第1章 搬家后免费阅读

入夏,烈日炎炎,小城热浪翻滚。

下午三点半。

盛夏揣了三本五三从书城出来。

室外空气闷得厉害,烈日当头,走几步路就会大汗淋漓。

盛夏把书塞进灰色斜挎包,一路小跑到公交站点。

过斑马线时,突如其来的闹哄声由远及近。

超跑轮胎和混凝土地面飞速摩擦,顿时在地面上掀起一阵灰尘。

盛夏被灰尘呛到咳了几声,连忙捂住口鼻,不免心生烦闷。

啧。

这可不是赛车道啊,城区不适合飙车。

盛夏面无表情地看向远去的跑车,再偏头又看了眼站牌。

203路公交车距离她还有一个站的距离。

还挺幸运的。

十分钟车程,盛夏终于在碧海苑下了车。

她是新搬进来的。

碧海苑,锦京人人艳羡的富人区。

每一栋别墅都配置私人游泳池,占地足足有几百公顷的花园式别墅。

现在,盛夏静静地站在门口,抬眸看着雪白高大的欧式建筑,微抿唇瓣,低头又看了一眼时间。

四点了。

距离她走出书城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

两小时前周新兰接她到新家门口,盛夏猛然惊觉母亲再婚事实已成定局。

盛夏烦躁地扭头想走。

她有一个赌鬼父亲,一年前父亲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最后恶赌成性将房子抵押出去后,她和母亲变成了居无定所的浮萍。

五个月前,周新兰和盛仙德结束婚姻关系,嫁给了宋森江;而盛仙德,至今无人所知。

室外的阳光分外刺眼,女孩穿着洗白的黑色牛仔裤和加长皱纹的T恤在光线,显得与周遭奢华高雅的环境格格不入。

盛夏伸手摘了朵玫瑰花的叶子,细细打量叶子纹路,“啪”得把叶子扔进池子里。

无语。

就……特别无语。

她自认为上次和周新兰谈得很清楚了,自己不想搬家。

盛夏以为妈妈听进去了,没想到结果还是一成不变。

“夏夏,不要乱跑,快到妈妈这里!”

周新兰没留神注意,盛夏溜的不见踪影。

寻了盛夏没结果后,周新兰往里喊了一声,盛夏回应了。

“妈,我突然想到自己有一样东西忘记带了,我回去把它拿回······”

她用拙劣的借口想要逃离这里。

\”是不是这个啊,夏夏?\”

宋森江用柔和的语气回了盛夏一句,可能是着急赶飞机疲劳的缘故导致他说话声恹恹的。

瞅见宋森江怀中的白色毛茸茸小团子,盛夏先是沉默了几秒,莞尔笑道:“是这个,谢谢叔叔。”

白色小团子是只博美,是她最喜欢的宠物,叫琪琪。

“琪琪,”盛夏接过博美,小心将她塞进怀里,细心的给她顺顺毛,盛夏知道小家伙的不安,把琪琪往怀里揣了揣。

周新兰和宋森江结婚了,自己来到新的环境,必须学会适应。

“这小家伙怕生。”

宋森江笑了笑,伸手捋了捋琪琪的白毛。

盛夏站在一旁默不作声,一时不知道去说些什么,停在边上给琪琪顺毛。

“这孩子,宋叔叔帮你把琪琪接过来,都不说一声谢谢叔叔,真是没礼貌。”

周新兰生气道,不时瞪大眼睛警告盛夏。

宋森江急忙打了圆场:“好了,好了,新兰,孩子初来乍到,一时不习惯很正常。”

他知道盛夏的不自在,偏头对她道:“夏夏,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心态放平,遇到问题了就来找叔叔,叔叔帮你解决!”

盛夏不反感送宋森江,比起喝酒成性、嗜赌如命的父亲,宋森江不止比他强了好几倍。

母亲找到一个好归宿,盛夏是祝福的。

但让她亲口称呼面前的男人为爸爸,盛夏做不到。

别扭,她只会觉得别扭。

“知道了,谢谢叔叔。”

盛夏点点头,在妈妈复杂的眼神下,她闷声回答。

不想让妈妈难堪,她知分寸。

锦州有四大家,宋薄周叶。宋家居首位,依照顺序第二位为薄,其次周叶。

宋家家大业大,支系旁系错综复杂,但仅仅只有一嫡系继承人宋景辞,是宋森江第一任太太的所出。

周新兰和宋森江结婚后,盛夏搬进宋家,法定意义上,盛夏已经是宋森江的女儿,宋景辞的妹妹。

宋森江安排管家把盛夏的行李搬进二楼新房间后回书房继续办公。

“喜欢这个房间的布置吗?”

新房内只剩下母女二人,周新兰紧紧揽过盛夏白皙的手,爱怜道。

“还可以。”盛夏轻声应了一句。

灰色的窗帘,灰色系列壁纸,白色床单,新房的装修全部遵循了盛夏的喜好,以冷色调为主。

这位继父,对她妈妈很好,不介意自己拖油瓶身份,带她回家。

“妈妈,这样的生活,”盛夏沉默几秒,深思熟虑道:“你喜欢吗?”

周新兰错愕道:“什么?”

“您觉得宋家会真心诚意地接纳我吗?”

结婚宴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盛夏永远记得宋家人鄙夷和不屑的脸色,尤其是宋景辞,中二病,拽里拽气的。

在婚宴上公开捣乱,害的周新兰和自己脸面尽失,不愧是自己的好“哥哥”。

盛夏垂着眼,长又密的睫羽掩盖她眸底的暗沉。

她在宋家不幸福可以,可周新兰不行。

三十六岁的改嫁妇女,生下自己后前十八年都没过过一天好日子,好不容易脱离了赌鬼前丈夫,盛夏必须确保周新兰的幸福快乐。

“会的,你宋叔叔向我保证过会像对待亲生女儿一样对待我宝贝夏夏的。”

周新兰抚摸几下盛夏纤小的背,盛夏是她带大的,从小缺少安全感。

现在自己改嫁,宋森江的儿子又不喜欢她们母女二人。

周新兰语重心长道:“宋叔叔为人很好,妈妈能嫁给他,是福气。至于你景辞哥哥,他本质不坏,只要我们付出真心,他会和我们好好相处的。”

盛夏愣了几秒,心中不由嗤笑一声,觉得这话太假。

宋景辞和她,是能好好相处的?

谁见过水火是能相容的?

盛夏横躺在床上,心情有点复杂。

三十分钟前,盛夏问周新兰觉得幸不幸福这个问题时,周新兰的回答过于公式化了,弄得她现在心烦意乱,很不自在。

妈妈就是在逃避问题,自己明明问的是她喜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怎么就变成自己的幸福了?

盛夏感觉很好笑,可觉得这说法没毛病。

现在有宽敞明亮的大房子,有上好的教育资源。

不像之前的漏雨的屋角,发霉的墙壁,能热好几日的饭菜。

盛夏盯着灰色天花板,全身将近虚脱和无力。

她不喜欢和陌生人一起吃饭,可以后又不得不去面对宋家人。

一家人少不得要天天见面的,她必须习惯。

宋家的餐厅宽敞且明亮,红木实桌,明晃晃的吊灯,轻松的古典音乐环绕四周。

盛夏进去的时候,周新兰和宋森江已经餐桌两边落座了。

见周新兰和宋森江交谈甚欢,盛夏下意识向角落边走去。

角落边上的佣人早早地把椅子挪开了,盛夏点头示意感谢。

“小姐,先请您净手。”

站在她身后的佣人递上一条热毛巾。

盛夏点点头,世家规矩多,她照做就行,万不能失了周新兰的面子。

“小姐,再请用茶。”

一杯茶香四溢杯子被盛夏接过,她道了声谢后,只抿了一小口便收了杯子。

她还是喜欢喝菊|花茶。

苦涩又便宜。

“莫管家,宋景辞呢,他为什么还不过来吃饭?”

宋森江将普洱茶摆在一边,微皱着眉头。

宋景辞摆明是不想下楼吃饭的,不然不会故意迟到十分钟还不下来。

宋森江顾着宋景辞面子,装模作样问管家:“莫管家,你没有通知少爷吗?”

“老爷,已经通知少爷了,可是辞少爷说,他今天已经在外面吃过了。”莫管家如实说了。

宋森江怒火直上,“宋景辞吃过了?!”

他耐住心底的火气,瓮声质问:“他难道不知道今天是家庭聚餐的日子?”

宋森江冷凝着脸,像是一只快要厮杀猎物前的雄狮,威严耸立。

这副模样落在盛夏的漆黑的眼珠里,盛夏觉得莫名的好笑。

宋景辞这傻叉玩意儿不知道自己老爹脾气这么火爆?

“辞少爷他,他可能是不小心忘记了,我现在就去,就去喊他下楼!”

莫管家兢兢战战地往三楼赶去。

“阿江,既然小辞已经吃过了,就不用喊他下楼吃······”

周新兰在边上委婉替宋景辞说话。

不料宋森江更生气了,“不行,今天是小夏来的第一天,景辞这个做哥哥的必须到场。”

宋森江英俊的脸上怒意尽显,显然是宋景辞的心思和不合作的态度害他颜面尽失。

没过五分钟过,宋景辞现身餐厅,仍是初见时的高傲脸色。

宋景辞不屑的目光扫过盛夏,不知怎么的,盛夏突然抬起头和他视线对上。

毫无征兆的,盛夏冲他喃喃了几句,她右边的眉毛舞动地异常开心,挺龙飞凤舞的。

那几个字,宋景辞猜出来了。

傻叉玩意儿。

宋景辞鄙夷地盯着盛夏,最后心有不甘地拉开椅子坐在她盛夏的对面。

原创文章,作者:葡萄西柚喜欢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90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