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维 陆陆《明明很爱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明明很爱你

小说:萌宝

作者:魏琳熙

角色:陆维 陆陆

简介:内心坚韧通透的女教师美则,无意间捡到男主陆维患有轻度自闭的儿子,从此二人有了交集。陆维穷追猛打直球不断,两人很快确定恋爱关系,但前妻和男配时不时从中作梗,最终因为陆维背着美则偷偷相亲击垮了女主。美则申请了去山区支教,潇洒转身,男主费劲心思打探美则消息,千里追妻,二人解开误会,经历了试探,拉扯,磨合,阻碍,慢慢心之相许,身心契合。

书评专区

陆维 陆陆《明明很爱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明明很爱你》第5章 奸计得逞免费阅读

她看着这两行字差点气笑了,这得起多早啊,也亏得他还能找回来,看来昨天还是没累着。还希望你喜欢—陆维,是希望她喜欢葡萄,还是希望她喜欢陆维!美则把鲜奶和包放院里小桌上,费劲巴力的把箱子抬回屋里,这得吃到啥时候。希望这人长点心眼,可别两箱都是葡萄。

美则打开箱子扶额叹气,有点气笑,还真都是葡萄。出来时候她特意扫了一眼沙发和门口柜子,想看看他名片在没在上边,好歹感谢一下人家,可惜没找到,这一折腾耽误不少时间,美则锁了门急匆匆往车站赶,祈祷今天别出什么幺蛾子了。

自打那天以后隔了一个礼拜陆维和陆陆都没有出现,美则的生活还是老样子,两点一线,上班下班,她悠闲的过着一个人的生活,虽然寂寞,虽然孤独,但并没有因此随意拥抱别人。一成不变的生活让她有安全感,没有再想起妈妈,也没有再回想姥姥。

这天下班以后美则照例从市场悠闲的穿过,还挺享受这样的时光,周围熟悉的叫卖声,炒锅和铁勺的碰撞声,糖炒栗子的香味。卖鱼摊主扯着脖子喊着他的鲤鱼,美则爱吃鱼,但是不爱收拾,也讨厌厨房粘上鱼腥味儿,得冲好几遍水才能冲干净,路过卖菜的摊子买了一颗西兰花,想着回去炒个菜蒸点米饭吃一口得了。

眼看到家门口她翻包找钥匙,一抬头发现门口墙上靠着个人,那人后背倚在墙上,腿并在一起直直向前伸着,手里还夹着根烟,偶尔抬手抽一口,偶尔低头看看自己鞋尖,地上还有两个烟头,看来已经等了一会儿了。

陆维抽了口烟余光看见旁边站着个白影,美则穿着一件到膝盖的连衣裙,上面都是淡粉色的小花,露在外面细白的胳膊细白的腿儿,下午的阳光斜照在她身上,她嘴角有淡淡的微笑,肩上挎着帆布包,手里拎着一颗西兰花,有点美的不真实。

陆维稳定一下恍神的情绪,立马站直了身子,然后把烟用墙按灭冲着美则腼腆的笑笑,大眼睛泛着光,好像有点不好意思的摸摸后脑勺头发,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她跟前:“你回来了啊,我等你半天了,那个…你没联系我,看来也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那天走的匆忙,一直也没找到机会郑重的感谢你”

美则冲他弯了一下嘴角,算是礼貌的回笑,说:“多大点事,不用一直谢来谢去的,你名片不知道让我随手放哪了,对了你衣服还在我这呢,给你洗干净了,一会儿带走吧”。

陆维好像忘了这回事,说:“你不提我都忘了衣服,我就是来看看你,那个…葡萄好吃嘛,吃没了吗?好吃下回再买!”

美则噗哧一下乐了,这回笑意直达眼底,:”你快别提葡萄了,我一天二斤也且得吃一阵,冰箱塞不下,我给邻居同事都分了点,现在还剩那么些呢,你可真够下狠的”。

陆维也笑了,大眼睛眯了一半,表情从刚才的稍显拘谨到舒展开来:“陆陆说在你这吃葡萄了,我想你应该是爱吃的!”

美则摇摇头:“我平时什么水果都买点,以后你可别破费了,我一个人吃不过来”,然后又问:“陆陆能说话是吗?”

陆维说:“偶尔会说一些个简单的词,大概前年开始的康复训练,之前是一句也不说。”

美则惋惜的点点头,拿钥匙要招呼他进院子,陆维两步跨过她把门口的塑料袋子拎了起来,好家伙,原来又带东西过来的,美则开了门,回头问他:“什么东西,看着挺沉的”。陆维稍微矮矮头从铁门进来,急走两步跟上了美则,说:“鱼,鲤鱼,我老乡上午送来的,家乡的稻花鲤,就养在稻田里,这鱼肉都是甜的,外面市场没有,拿来给你尝尝鲜,不值什么钱”。然后他环顾一下四周,惊讶的说:“那天天黑,我还着急,都没细看,你这院子快赶上植物园了”。

美则打开屋里的门,说:“花是房东奶奶的,到我手不能养死啊,可是费了我不少劲儿”。心里想刚才还惦记吃鱼,现在就来了。

俩人进屋,美则拿双男士拖鞋放在陆维脚边让他换,告诉他鞋给来通下水道的师傅穿过一次。陆维不在意这些,换完鞋轻车熟路的把鱼拎到厨房水池里,问她:“你会杀鱼吗?,这鱼还没收拾呢”。美则皱着眉说:“我不会杀鱼,不喜欢鱼腥味儿,但是我会做鱼,你会收拾吗?”。

陆维抬着下巴,有点得意:“当然会了,我杀鱼可是利索,但是我做鱼不好吃”。说完自己笑笑,美则走进来站到他身旁,也学他抬着下巴说:“既然这样的话咱俩正好互补,你杀鱼我做鱼,然后给你拎一条熟的回去,给陆陆和阿姨都尝尝我手艺,怎么样?”。难得有个心情和人说点儿俏皮话,这两条大鲤鱼的功劳。

陆维表面不形于色,眉毛和语调都忍不住上扬,“我求之不得,但是我妈今天领陆陆跟老乡一起回去参加婚礼了,得后天回来”。美则说“没事儿,你要没别的事收拾完我做一条,你留下吃一口,也当感谢你的鱼了,剩下那条冻冰柜”。

陆维有点“奸计得逞”的意思,回头手脚麻利的把鱼从袋子里掏出来说:“我今天什么事都没有”。

美则怕沾身上鱼腥,躲在他身后跟他闲聊:“你最近没跑车啊?”,陆维低头干活,但不耽误聊天,头也不抬的回话:“我刚回来,才出去跑了四天,回来歇两天,要不腰受不了”。美则又不知道说什么了,本来就不是健谈的人,只好问他:“你喝水吗?”。陆维确实有点渴了,在外面等了两个多小时,但是手上都是鱼腥味,就说:“一会儿喝吧,收拾完鱼的。”

美则听出来他是渴的,转身从凉杯里倒了杯水,胳膊从陆维身后绕过去,把杯递到他嘴边,身子尽量离鱼远点。美则做的坦荡,陆维也没扭捏,用手腕抵着杯底缓缓喝了一杯水,最后一口慢慢的从喉咙里滑进去,兴许是真渴了,觉得这杯水格外的甜。

美则觉得自己有点多余,就跟他说:“我进去写点东西行吗?你杀完叫我”。陆维点头说“行”。

就这样美则放下水杯回客厅把包拿过来,从里面掏出教案,油笔,在茶几上写写改改明天要教的内容,现在小学都提倡减负,学生基本不留什么作业,但是上课内容要保证。美则教的班一共37个孩子,大多是父母在这打工的,孩子和家长都淳朴善良,没有达官显贵,也没有二代富豪,大家经济条件都差不多少,没有攀比,没有显富,给美则省了很多教书以外的人情世故。

陆维收拾完一条鱼,回头瞄了一眼趴在茶几上专心写字的美则,她的侧脸都显得那么柔和,专注的写几笔停一下,嘴里还念念有词,怪可爱的。

说起来他跟美则今天才算是第二次见面,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厚脸皮的往上贴,按理说之前分开本应该就没什么交集了。这几天他手机不离手,心里也明白她应该不会打电话来,但就是期待点什么,执拗的有点烦人,好像中了蛊一样。

今天母亲领着陆陆走了,陆维本应该在家里美美的补个觉,可就是静不下心,死鱼一样躺在沙发上很久,怎么都不舒服,忽然瞥见门口那两条活鱼…心想机会这不来了嘛…。

>>>点此阅读《明明很爱你》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魏琳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895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