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恒 顾书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朕的小酒鬼》最新章节

小说:朕的小酒鬼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双木叶

角色:段恒 顾书元

简介:顾书元看着那个爹不疼娘不爱的孤寂大殿下段恒,又多了一个目标,就是时不时给他送送温暖,顺便还了小时候的恩情。可是谁来告诉她,这个冷硬阴郁的段恒为什么总是像饿久了的狼一样盯着她???再后来,顾书元:???我可没打算

书评专区

段恒 顾书元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朕的小酒鬼》最新章节

《朕的小酒鬼》第5章 005免费阅读

寒冬时节的御花园虽比不上春日里百花争艳的美景,银装素裹的枝条却也别有一番风味。

听到段恒话音传来的时候,顾书元茫然的抬头:……?

她似乎没明白,最后只结结巴巴道:“要..什么???”

段恒嘴角微勾:“蝴蝶。”

顾书元静默几秒,干巴巴回:“哦,蝴蝶啊。”

段恒上半身靠近眼前乖巧的小姑娘,她鬓间散落几根杂发,白嫩娇滑的脸蛋微红,洁白的贝齿轻咬下嘴唇。段恒的眼眸一深,哑声说:“不然呢?”

顾书元:……

您这说话大喘气的,我能知道你说的什么???

顾书元静默几秒,想了想并没有勇气把这句腹议说出口。最后只得微红着小脸,转开话题:“这个时节哪里有蝴蝶?”

段恒淡淡道:“跟我来。”

顾书元随着段恒七拐八拐来到御花园西侧一座偏殿,春晖殿。

段恒到门口时,有个年岁较大的嬷嬷朝着他行了行礼,笑着说:“大殿下可有段时间没来了!”

段恒示意司乐上前扶起老人,淡声回道:“最近前朝事多。”顿了顿开口道:“这是尚书府的三小姐。”

老人眯着双眼笑着看着顾书元,福了福身子,“这是三小姐啊?都长这么大了!从前在先皇后宫里见着时还是一个粉嫩嫩的小团子呢!”

顾书元眨了眨乌黑茫然的眼睛,看向段恒。

段恒看向乖巧站在自己身后的小姑娘,低声说:“这是以前服侍我母后的田嬷嬷。”

田嬷嬷笑了笑,说:“是的,只是那时候姑娘年岁小,怕是不记得了。”

顾书元尴尬的笑了笑,她确实不记得了。

说着田嬷嬷就领着顾书元和段恒进了内殿。一进内殿顾书元就感觉到了,春晖殿里温暖的仿佛春日一般。

她惊讶道:“这是?温室?”

段恒淡淡的嗯了一声。

田嬷嬷推开内殿东次间的门,说道:“这春晖殿是殿下早年间打造的,一年四季都如春日般温暖。东次间里养了很多花儿草儿,还有蝴蝶在里面呢!”

顾书元抬眼望去,讶异的发现这里面花儿的品种真不少!还有几株是难得的珍品!

她兴奋的朝着东次间里面小跑进去,东闻闻西看看。她看到盛开的花朵上有几只蝴蝶忽闪着翅膀飞来飞去,随即转身亮晶晶的双眼看着段恒:“殿下!这里真的有蝴蝶啊!”

春晖殿仿佛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阳光透过窗台洒进来,春意盎然,整个东次间都明亮了起来。段恒看着眼前小姑娘那比满室的花儿还要艳丽的笑容,晃了晃神,一时竟没有回答她。

而顾书元也没有等段恒的回答,而是笑着转过身继续和花儿蝴蝶玩了。

田嬷嬷看着自家殿下,轻声劝道:“殿下为何不告诉三姑娘这春晖殿本就是为她打造的呢?”

段恒看了眼窗外,淡淡说:“没必要,她现在这样就很好。”

田嬷嬷叹了口气,也没再劝。

******

天色渐渐暗了,皇宫内院处处点起了宫灯。御花园的小路上,小宫女小心翼翼的举着灯笼,后面一个身着玄色大氅,面色冷峻侧脸轮廓分明的男人手里缓缓转动一串檀木佛珠,端坐在轮椅上,身后随从低着头推着他往前走。身旁一个穿着粉色小袄的小姑娘,细细的腰身盈盈一握,乌黑的秀发乖巧的梳成一个元宝髻。边走边抬头看向身侧男人,笑吟吟的似乎和他说着什么。

顾书元亮晶晶的眼睛瞅着段恒,“殿下,您这个春晖殿真是个好去处。”

段恒淡淡说:“你喜欢就好。”

顾书元乖巧的点点头,“我喜欢呀!”随即想到什么,眸光暗了下去,颇为可惜的道:“就是可惜在宫里,我不能常常进宫。”

段恒脸色平静,淡声说:“你想来可以随时进宫。”说着解下腰间那块羊脂玉佩,递给她。

“拿着它,宫门侍卫不敢拦。”

顾书元听着他低沉的嗓音,静默几秒,才茫然道:“这样…好像不合规矩吧?”

段恒瞥她一眼,“你小时候来的还少?”

顾书元脸色微红,嘟囔道:“那也是小时候了。”

她声音太小,段恒没听清,问道:“什么?”

顾书元顶着段恒的视线,想了想,还是伸手接过羊脂玉佩,咬了咬唇瓣,娇声说:“不要白不要。”

段恒看着小姑娘乖巧的收下了玉佩,极淡的微勾了下嘴角。

御花园宫殿不多,没有什么遮挡物。寒冬腊月里,一阵寒风凛冽吹过,直往宫道上扑。

顾书元虽穿着厚厚的小袄,却也被寒风吹的打了个寒战。纤细的娇躯轻微的抖了抖。她紧了紧身上的小袄,只想着到了宫门口就能上马车了。

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没反应过来,一阵温暖泠冽的气息扑面而来,夹杂着陌生男人的味道和一阵极淡的檀木香气。她身上被披上了一件玄色大氅。

顾书元呆住,脸轰的一下就红了,心跳莫名加快,小声反驳道:“我不冷。”

段恒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没有拆穿她,只淡声说:“我知道。”随即想了想,又面无表情的补了句:“我热。”

顾书元:……

她默了一瞬,感受了下这冬日里凛冽的寒风,动了动唇,低下了通红的小脸,最终也没有说什么。

一路无言,马车到尚书府门口时,司乐在帘子外轻声提醒:“爷,尚书府到了。”

段恒嗯了一声。看向马车里那个低了一路头的小姑娘,小姑娘身上还披着自己的玄色大氅,大氅对她来说有点过于大了,都快拖在了地上。娇俏动人的小姑娘硬生生把一件冷硬的衣裳穿的圆滚滚的,仿佛一个粉嫩嫩的小包子一般。

段恒盯着小包子看了良久,随即移开视线,淡淡道:“夜深了,回去吧。”

顾书元起身对他行了个礼,想要脱掉大氅还给他。

段恒出声:“穿着吧,夜里凉。”

顾书元咬了咬唇,没有反驳,小声说:“那我先走了。”

段恒淡淡嗯了一声。

小姑娘在侍女的搀扶下下了马车,想起什么似的,走到马车前,掀起帘子。

她扬起一个娇俏的笑容,眉眼弯弯,软糯糯的对他说:“殿下,今日谢谢你带我去看蝴蝶啊,改日我新酿了酒,给您送去一壶。”

段恒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粉嫩脸庞,她双颊被寒风吹的微红,发髻簪子上的珊瑚吊坠被风吹的一晃一晃,乌黑的大眼忽闪忽闪,眼眸亮晶晶的,直直的瞅着他,既纯洁又勾人。那巴掌大的小脸在玄色大氅的衬托下更加白皙细腻。整个人像极了冬日里的小兔子。

段恒看了她良久,如墨般的眸子又黑又沉,顿了顿随即极淡的应了声。

小兔子得了他的回应,瞬间高兴了,告了退,蹦蹦跳跳的回了自己的窝。

段恒一直看着她进了尚书府,直到背影消失,才淡淡开口:“回宫吧。”

******

接下来的几天顾书元都窝在尚书府,没有出门。

冬日里最适合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她这几日都昏昏沉沉,每日都窝在寝殿里睡到晌午才慢悠悠被秋露挖起来。

这日,老太太进了元澜阁内院的时候,顾书元还像个小粽子一样窝在床塌上。

老太太打起床帘,只见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小脸睡的白里透红,小嘴微张,吐出甜腻的混着酒香和奶香的气息。

老太太笑着上前把小姑娘搂在怀里,小姑娘嘤咛的发出一声软糯的:“唔…”仿佛不高兴被闹醒一般。

老太太笑着点点了她白腻的额头,“你这丫头,昨晚是不是又偷着喝酒了?”

顾书元渐渐转醒,看到祖母抱着自己坐在床塌上,羞红了脸颊,软软的比着手指:“就一点点,一点点。”

老太太睨了她一眼,好笑道:“当真就一点点?”

顾书元蒙着被子,只露出一颗小脑袋,娇笑着说:“嗯…比一点点再多一点。”

老太太无奈道:“快起来用早膳吧,仔细伤着胃。”

顾书元乖巧的点了点头。

老太太陪着顾书元用了膳,被她哄着又用了一碗莲子羹。这会正坐在元澜阁内院的屏风后和顾书元说话。

老太太喝了口茶,想起什么似的,状似不经意的问面前的小姑娘:“听下面的人说,前些天晚上是大殿下送你回府的?”

小姑娘点了点头,乖巧道:“是呀。”随即想起什么兴奋道:“大殿下可真是个好人,还带我去温室看蝴蝶了呢!”

老太太:……

可真是个没心眼的傻姑娘。

老太太沉吟半晌,接着问:“你前几年不是和三殿下更合得来吗?怎么最近反而和大殿下又熟络起来了?”

顾书元愣了愣,轻声道:“孙女只是觉着大殿下很是孤寂可怜。您看啊,先皇后早逝,皇上又偏疼三殿下,独留大殿下一个人爹不疼娘不爱的。而且他还坏了腿,这些时日我总能回忆起一些小时候的事情,小时候大殿下和先皇后对我仿佛很好。”而且上辈子还被段恂抢了皇位,最后结局她虽未看到,但估摸着也落不下什么好。

老太太点了点头,“难为你还能记起来,小时候先皇后半天没见着你就想,疼你仿佛疼亲生女儿一般。”甚至还开玩笑的说过把顾书元许给段恒,但后来发生那么多事,早就做不得真了。

老太太叹了口气,轻轻的抚摸了下顾书元的鬓角,轻声问:“那三殿下呢?三儿可对他生出了旁的什么感情?”

顾书元正色道:“没有。我待三殿下和其他皇子没什么区别。”

老太太瞥了她一眼:“哦?和大殿下也一样?”

顾书元心口一跳,不知为何竟想起了那晚淡淡的檀香和陌生的男人气息,还有那件现在还挂在她衣柜里的玄色大氅。

顾书元晃了晃脑袋,甩掉心中那莫名的思绪

顾书元:我是个没有感情的喝酒机器

段恒……

>>>点此阅读《朕的小酒鬼》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双木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852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