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岁生存指南》小说章节目录李阿姨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三十岁生存指南

小说:都市生活

作者:熬夜的兔子

简介:三十而立的戈微微,生活被父母感情占据,原本一心扑在事业的她突然被辞退,只因为认识了一个富二代杜泽,她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杜泽身为财团私生子,一心要干出一番事业,共计于心,设计陷害了戈微微,一心求公正的她,不愿低头,却要面对生活更为残酷的真相,重压之下的找工作之路并不顺遂,戈微微几度怀疑人生,幸好身边一直有庄月月和亦涵的陪伴,三人相互扶持,各自在三十岁的关口上寻寻觅觅。

角色:李阿姨

《三十岁生存指南》小说章节目录李阿姨全文免费试读

《三十岁生存指南》第1章 深夜家变免费阅读

“铃~”

电话响起,戈微微刚入睡没一会,就被打断了,睡眼惺忪地打开手机。

凌晨一点半,是三叔的电话。

心里咯噔一下,赶忙接起电话,“三叔?”

“微微,快点回家看看吧!你家乱成一团啦!你爸妈闹离婚呢!”

戈微微这下彻底慌了,边打电话边将衣服胡乱套在身上。

“三叔,我马上回去!”

幸亏她所住的公寓在市区,下楼不一会,就拦到了一辆出租车,火速往家赶。

这套公寓是一年前贷款买的,价格不低,她硬是咬牙借钱凑了首付,买了这套房子。

原因有两个,一是自己三十单身,催婚的压力让她想拥有自己独立的空间,二是爸妈的关系愈来愈紧张,呆在原来的家里,只会让自己神经高度紧张。

但是该来的还是来了。

戈微微坐在出租车后座上,看着窗外城市的灯火,两旁的建筑疾驰而过,心里升起一丝担忧。

一切都将不一样了。

尽管路上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一到家,戈微微还是被眼前的情形吓了一跳。

客厅乱成一团,像是被打劫过一样,茶几的玻璃碎片凌乱地散落一地,挂在墙上的电视也没能幸免,一圈圈的裂纹,无声地控诉着不久前的暴力。

“微微,你可算是回来了,你看闹的这一出,大半夜的,你快去看看你爸,我就不说啥了,咋能自己对自己下那么狠的手呢!”

说话的是三叔,家里来了不少人,除了三叔两口子,二姨一家也来了。

“你爸也真是,有啥话不能好好说,发啥脾气呢,哎,你妈本来就病了,这下闹得,估计得更厉害。”

二姨一看三叔说话了,赶忙凑上去也说明情况。

微微心情烦乱,一句也没听进去,跟着三叔走到主卧,爸爸颓然地坐在那张已经有些年份的床上,像一个等待回收的老物件,满身伤痕。

脸上的血迹还未干,右脸已经不辨颜色,青肿了一大片。

“爸!你这是怎么弄的?”

微微的眼泪差点就要掉下来,慈爱的爸爸变成现在这幅模样,她又是慌乱,心里也有些酸楚。

“哎,别说了,还让你大半夜跑回来一趟,这日子眼看就过不成了。”爸爸摆着手,不愿多说。

“我们来的时候,就已经成这样了,他和你妈吵架,气的自己打自己,也不知道打了多少下,脸变成这个样子。”

三叔在门口站着,给她说明情况。

“我妈呢?”

“你妈没啥大事,让玻璃割了一个口子,在那屋坐着,有你三婶陪着,你说这事弄得,有啥事不能说开,孩子都这么大了。”

“她是一个病人,本来情绪就不稳定,今天闹这一出,指不定又刺激得犯病。”二姨也站在门口,忙着补充。

妈妈半年前确诊了躁郁症,情绪时起时落,整日疑心疑鬼。

这半年,微微试了各种办法,联系心理医生疏导,老妈不愿意,还一个劲骂人,只好作罢。

她甚至还去求过大仙,自然也是没什么用。

爸爸整日小心翼翼的,生怕惹老妈不开心,今日终于爆发了。

虽然妈妈是个病人,但是她能理解爸爸,生活在日复一日的质疑与谩骂中,人的神经迟早会崩溃的。

“爸,我先带您看看吧,别伤着了。”

微微瞧着爸爸的脸,心里揪着疼,都怪自己,忙着上班,逃离了这个高度紧张的家,让爸爸独自面对妈妈的病情,他一定很累。

“都这么晚了,别折腾了,没事了,你明天还上班呢。”

爸爸的右眼肿成一条缝,只有左眼正常,但也掩盖不了对自己的自责。

“不行,万一您再生点病,我一个人怎么能照顾你们两个。”

知道爸爸的倔脾气,微微故意说狠话。

果然爸爸长叹了一口气,态度松下来,“别太麻烦,找个附近的诊所就行了。”

微微点点头,起身去次卧,三婶正陪着妈妈,说些体己话,见微微来了,忙着招呼,“微微来啦,我一个人说了老半天了,你妈呀,就是脾气一上来控制不了自己,这会也知道自己错了。”

“对呀,我就是唠叨了几句,谁知道他发什么疯·······”妈妈仍然嘴硬着,手背上赫然有一道血痕。

“这是怎么弄的?”微微不想发脾气,虽然一肚子火。

“就······让茶几的碎片割了一下。”

“你又砸电视了吧?”

“那······要不是你爸,我怎么会发脾气?”

妈妈又开始数落起来,“你看看他,成天连几句话也蹦不出来·······”

“行了,都别闹了,家里有创可贴,三婶,就在客厅的电视柜里,麻烦你了。”

微微知道老妈一定又会把从前的琐事又搬出来说一顿,她从小听到大,已经疲倦了。

三婶从客厅带回来创可贴,微微撕开一个,半蹲下,给妈妈受伤的手贴上。

创可贴可以修复伤口,可是家庭的裂痕要用什么修复呢?

她也不知道。

“妈,今天闹成这样,你俩暂时不能呆在一个家了,我就算是明天上班,心也惦记着你们,我得把爸带走,让他在我那呆几天,这段时间您也冷静一下,二姨,这边就麻烦你照应着点。”

“你这孩子,你妈是个病人,怎么能留她一个人在这,老夫老妻的,吵完就好了。”

吵完就好,这种话她已经听了三十年,从她出生以来,妈妈对爸爸的苛责就一直萦绕在耳边,去年退休之后变本加厉。

妈妈对这段婚姻是不满的,她将所有命运的遭遇都怪罪于爸爸。

从记事以来,微微的印象中,妈妈很少管这个家,平日里的家务活,基本都是爸爸一个人包揽了,可妈妈的脸色也是阴晴不定。

小时候,微微常常以为,世界上的妈妈都是如此,直到八岁那年摔伤,邻居家李阿姨抱着她去医院,一直陪到爸妈来了才走。

她永远记得李阿姨身上有一股香香的味道,以及那双温暖的手。

还有妈妈来了医院的第一句话“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想到此,微微就觉得胸口憋闷,“只要我娘走了,她的病自然就会好,二姨,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原创文章,作者:熬夜的兔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71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