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娇宠:全能夫人携娃逼位!阮凛凛 祁雁阁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替嫁娇宠:全能夫人携娃逼位!

小说:先婚后爱

作者:森崽

角色:阮凛凛 祁雁阁

简介:【双洁+马甲+替嫁+萌宝】
阮凛凛一个乡下的野丫头,替嫁给霜城权贵祁家。
为什么首富大大不香?
传闻祁雁阁暴虐疯批不能人事,对,不能人事!
阮凛凛看着日渐圆滚的肚子,祁宅众人,呜,少爷头顶绿油油。
某腹黑男人,端坐于轮椅,手臂揽住阮凛凛柔软的腰肢,薄唇轻启,“少夫人腰特别有劲,会自己动,我很喜欢。”
阮凛凛推搡一把装瘸的男人,“肚子是我的,娃自然也是我的。”
获得重在参与奖的祁雁阁追妻路漫漫~

书评专区

用户93201120:女主好飒,很对我胃口。

替嫁娇宠:全能夫人携娃逼位!阮凛凛 祁雁阁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替嫁娇宠:全能夫人携娃逼位!》第5章 媳妇茶免费阅读

天亮后,管家准时过来敲门,通知阮凛凛。

“少奶奶,今早需要给老爷敬茶,顺便正式认识祁家的亲属。”

他对昨晚发生的事只字未提,确定话传达到后,又安安静静的离开。

阮凛凛对这个老管家挺有好感,不卑不亢,也不会狗眼看人低。

简单刷牙整理一番,对自己丑不拉几的形象非常满意,阮凛凛慢腾腾的走出房门。

时间充裕,她想先去找一趟祁雁阁,将昨天使用的那些针要回来。

正想找个佣人问一下,祁家的疗养院怎么走?就听见成群的嘀咕声,从花圃传过来。

“她长得那么丑,大少爷怎么下得去嘴?”

“听说玩得很嗨,大少爷雄风不继,都住院了。”

“这种事情就不要勉强嘛!扎一身针,就为了片刻欢愉,最后吃大苦头了吧!”

……

阮凛凛笑得肚子疼,议论还在继续,说什么的都有,祁雁阁的名声就这样被她玩坏了。

“少爷瘫痪有两年,憋坏了,甘于人下,可怜哦。”

阮凛凛再也忍不住,扶着墙壁,滑坐在台阶上,笑得前俯后仰。

“好笑吗?”突然头顶有一个声音在问她。

“这还不好笑。”阮凛凛反问回去,乐呵得击掌,转过身,笑容像丢进速冻冰箱的活虾,瞬间僵硬。

祁雁阁坐着轮椅,正被一个助理模样的人推着,停在半米开外。

小命休矣,阮凛凛掏出旧手机,点开视频,“我在看宋小宝,好搞笑,哈哈哈。”

祁雁阁脸黑如锅底,如果不是身上仅搭着一条毯子,没有趁手的利器,早就削阮凛凛了。

“司辰,将这堆嘴碎的全部开除。”

推轮椅的年轻人回复,“好的,祁总。”

祁雁阁的声音,终于让一干佣人察觉,他们纷纷跪在地上,惊恐得像小麻雀。

“各位找管家结算工资,今天搬出祁家。”司辰宣布说。

“不要哇,司助理。”一片哀嚎。

“我们掌嘴,一百个巴掌不够就两百个。”此话一出,又是一阵此起披伏的巴掌声。

打得真重,阮凛凛看着都脸疼。

谁背后不说老板是非?都上有老下有小,阮凛凛体会过生活的艰辛。

虽然他们可恶,也百般诋毁自己,但夺人饭碗犹如杀人性命。

有些脸已经肿的老高,“大少爷,请原谅我们。”

阮凛凛本以为做到这一步,大可放人一马。

祁雁阁却勾着嘴唇,吐出残忍的话,“不想放弃祁家的高薪,将你们送进橘园,能活着回来就继续留下。”

鸦雀无声,佣人们绝望了!

橘园?很可怕吗?阮凛凛发出灵魂的拷问。

祁雁阁知道她所想,冷漠的瞥了一眼,“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去试试。”

众人心死如灰的散了,可见橘园地狱级难度,没有人选择。不该好奇的就不多嘴,阮凛凛想要默默走人。

银针还是晚一点再要吧。

“站住。”祁雁阁一声呵斥。

“不能动手哦,我是要去给爷爷敬茶的新媳妇。”阮凛凛知道祁雁阁顾忌太上皇,冒险一试。

“过来推车。”

不是有你的助理吗?司辰露出标准化的笑容,给阮凛凛腾地方。

没有反抗的勇气,阮凛凛走过去,握着轮椅的把手,“你要去哪儿?”

“竹厅。”

“我不会走。”

“司辰带路。”

助理便像工具人一般,保持距离走在前面。

祁家主宅太豪奢,阮凛凛逛了一会儿,大得没边,处处布置精妙。她以前搞过一段时间古玩鉴赏,已经发现好几处明清的古董。

一刻钟后,祁雁阁口中的竹厅到了,阮凛凛后知后觉,看见里面坐着一圈人,才猛然顿悟,这就是她敬新媳妇茶的地方。

“大少爷来了。”见到祁雁阁,众人纷纷起身,算是给足他长子的面子。

而阮凛凛也没少承受异样的视线,众位婆婆婶婶,大哥大姐,弟弟妹妹等等,所有人的表情仿佛在无言诉说,果然如传闻中一样丑陋。

阮凛凛将轮椅推到正中间,主座上坐着一个威严的老头。

八十多岁的年纪,精神奕奕,脸上皱纹沟壑,本是不好亲近的长相。却让阮凛凛鼻头一热,她想起了奶奶。

“爷爷好。”这个称呼带着对奶奶的思恋,包含感情。

可厅堂内的人齐齐一怔,在祁家,没有人敢喊老爷子爷爷,即使是他的亲孙子,最亲昵的也是唤祖父。

“阮丫头。”老爷子竟然还笑了一下,应答了她。

阮凛凛也笑了,不是所有的人都是颜狗,老爷子就非常有素质和眼界。

“你的脸还能治疗吗?脸黑大都肾脏不好,别影响身体,改天让医生瞧瞧。”老爷子没有一点嫌弃的味道,完全是在为阮凛凛着想。

“谢谢爷爷,凛凛每年体检,身体很健康。”

“嗯,那敬茶吧!”老爷子颔首。

他们之间的互动,看在祁彦阁眼中,也是万分震惊。难道老爷子挑中阮凛凛,真的是中意她?

这个丑女究竟有什么能耐。

阮凛凛双手接过管家递来的热茶,结合过往看过的宅斗剧,小步上前,要下跪吗?她正在心底疑惑这个事情?

“站着就好。”老爷子提示她。

阮凛凛恭敬的弯腰,将茶碟高举头顶,准备再走两步,就开始敬茶。

斜里伸出一只脚,将阮凛凛绊了一下,猝不及防,一捧热茶往前泼去,全部淋在老爷子腿上。

作恶的是祁常乐,她就是生气,凭什么祖父对这个丑女人刮目相看。

而大哥哥,被她将名声全败坏了,看见这张丑脸她就来气。

“老爷子,天呐!”

“笨手笨脚的,果然长得丑的人,做事也怂一些。”

“她莫不是故意的,这么大一个人,怎么会端不住一杯茶?”

……

阮凛凛快被周遭指责的声音吞没,而老爷子在管家的搀扶下,已回避内室去更换衣服。

“不怪你,我看见了,是常乐淘气。”一个温润的嗓音显得很另类,阮凛凛抬头,只见一个温柔的男人站在眼前。

他递出一块手帕,“擦擦吧,你也烫到了。”

如果说祁雁阁是一块冰坨子,是北极峰上经年不化的冰雪。那眼前与他长得有五分像的男人,就是江南水边上的柳枝,绽放着让人心生希望的嫩芽,又能柔软的摇摆在风中,没有一点刺伤人的棱角。

>>>点此阅读《替嫁娇宠:全能夫人携娃逼位!》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森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578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