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林觅 上官叶慕爷,夫人又跑了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慕爷,夫人又跑了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沆瀣一气

角色:林觅 上官叶

简介:慕寒,慕氏家族最年轻的家主有着别人羡慕的一切,可永远会为他的公主俯首称臣,而林觅会犯错但是在认识到这个男人欺骗后果断奔向男主

书评专区

南南:太好看了,好像看到男主如愿。

主角叫林觅 上官叶慕爷,夫人又跑了小说免费阅读

《慕爷,夫人又跑了》第5章 失望免费阅读

“为什么?”林觅笑容顿时消失,不依的嘟起了好看的红唇。上官叶面露担忧的看着两人,心底却在冷笑。

“你是因为阿姨去出差了,才不想回去的吗?”慕寒洞彻的问道。

“才不是呢。”林觅喊着,心虚在眼底一闪而过。“是吗?”慕寒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算了,你爱怎么说怎么说,我的事不需要向你交代,你又不真的是我哥哥,我今天就要去叶家里,你管不着。”对于慕寒犀利的紧逼,林觅有些恼羞成怒,赌气的拉起叶的手,转身就走,“叶,我们走,不要理他了。”

“可是……”上官叶担忧的频频回头,慕寒素来温和的俊容因林觅的话而铁青,紧绷着下颚一言不发的看着林觅的背影,紧握的大掌将书本都抓皱了。哥哥?难道这就是你一直以来对我的定义?

上官叶心底一阵窒息,嫉妒让她忙转回了脸,怕再看一眼,会让她一时不小心流露出自己眼底的怨恨。

身后,慕寒死死的盯着两人的背影,眼底闪烁着阴戾之气。校门外,直到两人上了上官叶的私家车,林觅仍是一脸的怒容。是,她承认,她是觉得少了母亲的家里很冷清,让她觉得寂寞,她也确实有些逃避,可是,她并不全是为了这个原因而帮叶,他为什么要说得那么难听呢?为了叶,她甚至放弃了……想到这里,她深吸一口气,心酸酸涩涩的,眼眶也微微泛红。

她不要哭,也不能哭,她是坚强的林觅。慕寒那个大笨蛋,他若不向她道歉,她绝不原谅他。她在心底赌气的发誓。

看在旁边的上官叶眼里,却成了委屈的气恼,冷笑起来,但脸上却是关心,“觅儿,真的不要紧吗?我看见慕寒会长好像很生气。”她忧心的说道,话里却也透着挑拨。“谁管他生不生气,他又不是我哥哥,难道连我去哪里都要他管吗?”林觅昂起下巴,但任何人都能听出其中的赌气成分。“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如果我没有邀请你来我家,你就不会和慕寒会长吵架了。”上官叶自责不已。“是他自己乱发神经,不关你的事啊。”林觅忙道。

“可是……”上官叶愧色的看着她。“叶,你是我的朋友,所以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哦。”林觅严肃的看着她,抢道,“还是说,连你也怀疑我?”“怎么会呢?”上官叶有些慌乱的解释,“我只是担心你为了我和慕寒会长吵架,会让你和慕寒会长之间有间隙。”“我知道,不过这件事我们没有错,是他自己太紧张,所以你不用担心。”林觅笑眯了眼,安抚她的慌张。“那好吧。”上官叶只得点头,只是在林觅没有发觉的时候,一丝阴暗的冷酷在脸上浮现。上官家的别墅很漂亮,华丽又不失清新,最主要的是,给人一种舒服的感觉,是林觅喜欢的风格。“小姐,欢迎回来。”守候在外的管家见到两人下车后,立即迎了上来,恭敬的弯腰。“恩,这是我的朋友,林觅。”上官叶挽着林觅的手,笑道。“林小姐,您好。”管家恭敬的行礼,露出抹和善的笑容,“您是小姐回国后的第一个朋友,真的很欢迎您的到来。”“谢谢。”林觅笑得很开心。“父亲母亲呢?”上官叶害羞的低笑了一下,轻声询问。“老爷与夫人去参加朋友的宴会了,很晚才回来,他们交代让小姐不用等他们了。”总管眼底闪过丝异样。“是吗?”眼神黯淡了一下,上官叶低低的喃念着。看着这似曾相识的一幕,林觅有种恍惚的感觉,这样的情节她并不陌生,因为在她家里也常上演,只是主角是她。脸上的笑容微微收敛,看着叶的失落,同病相怜的感觉从心头升起,她握住上官叶的手,刻意压低了声音,贼兮兮的笑道,“叶,那今夜就是我们两个人的天地了。”或许,在某些方面,她与叶很相似,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吗?上官叶听着她的玩笑话,不由得笑开了,眼底的烦恼也一扫而空,“恩,走吧,我们上楼去,我带你去看看我的房间。”“恩。”林觅点头如捣蒜,兴趣盎然。两人笑着上了楼,却没有发现身后管家冷笑的诡异模样。上官叶带着向馨来到了三楼,那是专属于上官叶一个人的楼层,她的卧室,书房,健身房和美容房间都在三楼,她们来到左边最尽头的房间里,“叶,这是你的书房吗?”向馨惊叹的看着满屋的书籍,几乎移不开视线了。天啊,她觉得这都快成小型图书馆了。“恩。”上官叶浅笑点头,一举一动都透着说不出的优雅气质。“这些书,你都读过了吗?”林觅将视线移到她身上,小心翼翼的问道。她可千万别点头,因为光看着这些比她人还高的书架,她就头晕。“只有几本印象比较深刻,其他的都只是粗略的浏览了一下。”上官叶回得十分谦虚,笑容有几分无奈,又有几分调皮,“因为母亲说女孩子就要培养自己的气质,所以小时候没事都是被迫读书。”“哈哈,原来叶会这么有气质都是它们的功劳啊。”林觅促狭一笑。上官叶稍稍脸红,但笑不语。林觅已经自动的走到了一排书架前,随意的打开了两本书,立即惊呼出来,“天啊,这叫只是粗略的浏览?”书上几乎每页都做了笔记,可想读者在阅看时的认真了。上官叶笑笑,安静的站在她的身后,眼底掠过一丝厌恶,但快得让人捕捉不到。林觅又来到另一个书架前,那些书上都是法语书籍,让她看的有些头痛。不知道为什么,她能精通英语,德语,意大利语,却怎么也无法学通法语。“觅儿,我们先去温习吧。”上官叶眼神闪了一下,将她手中的书拿过来,放回架子上,盈笑道。“恩。”林觅点头,只是不经意的又瞥了眼那本法语书,不知为何,有种莫名的异样感从心头升起。直到很久以后再次回想,她才明白那种异样的感觉,是那个重复出现的法文名字,译成中文读作——慕寒。温习用的书房在里面的房间,很干净,比起外面压迫式的震撼感,里面的房间则显得静雅小巧。两人就在房间里温习着功课,林觅为上官叶讲解着学校的进程,遇到不明白的,上官叶也会虚心请教,或许是上官叶的领悟能力很强,基本上林觅都只要讲解一遍,她便能明白了,加上偶尔的玩笑,温习的过程很轻松愉快。“呼,大功告成。”将书合上,林觅十分随性的伸了个懒腰。

“比预期的要早呢!”看着她大而化之的动作,上官叶会心一笑,瞥了眼时钟道。“因为叶你聪明啊,如果是我的话,只怕要好几天呢!”林觅笑眯眯的说道,毫不吝啬赞美。上官叶再次露出不好意思的娇羞笑容,半边身子趴在靠背上,语带羡慕的说道,“觅儿,你的童年一定过得很幸福吧?”闻言 ,林觅脸上的笑容却是一顿,缓缓的坐正身子,双手下意识的交叠在书桌上,“还好,和一般的小孩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很少母亲。”

状似平静的话语里却透着深沉的寂寞与疲累,又好像带着万千的沧桑,让人疼惜。上官叶先是惊讶,继而才察觉自己问错了话,懊悔的直道歉,“抱歉,觅儿,我不知道……”“没关系,这也没什么的母亲很忙嘛,要撑着一个大企业。”林觅反倒笑着安抚她的自责。

“那你父亲呢?”一语戳中林觅的死穴,她勉强扯了下唇,“我也不知道呢,从我出生以来,我就没有见过他,小时候也问过妈咪,但每次她都会变了脸色,久而久之,我也就不会问了。”她试图以清淡的语气化解一直的痛,但显然不够成功,反而让她看起来更加的黯淡落寞。

“觅儿,真的很抱歉,我不知道会是这样。”上官叶环住她瘦弱的肩,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我以为你这样的快乐,一定是和我不一样,拥有快乐幸福的童年。”林觅摇摇头,“母亲8很忙,我也没有朋友,一直就只有阿寒在我身边,所以,到你家里的时候,我就觉得我们真的很相似,看着你就像看到了我自己一般。”

觅儿……”“所以这就是缘分吧,我们成了好朋友!”林觅整整表情,撒娇似的拖住她的手臂,,“现在有你和阿寒在我身边,我真的觉得很幸福。”“是啊,我们本来一个在法国,一个在中国,现在却成了朋友。”上官叶点头,有种惺惺相惜的感动。“所以,我会格外的珍惜这段来之不易的友情。”林觅握住她的手。

“恩,回到中国,是我最庆幸的事。”上官叶半垂下眼,似是感动,却是为藏住眼底的嘲讽。林觅看了眼时钟,道,“今天时间也不早了,那我先回去了哦!”“真的很抱歉,都已经十一点了。”

上官叶歉意的说着,来到落地窗前,拉开窗帘,本意是想看看外面的天色,但出乎意料的,竟在黑夜里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不敢置信的瞠大了双目。远远的别墅大门外,慕寒低垂着俊颜依靠在黄色跑车旁。“没关系啦。”

不察上官叶的异样,林觅笑眯眯的收拾着书包。上官叶没有回话,因为她根本没有听到林觅说的话,满心都被夜幕下的那道身影占住,身子因兴奋而颤抖着。怎么会?慕寒竟然在她家楼下?他是来看她的吗?下意识的,她就想要跑下楼,但念头刚起,她又立即顿住,缓缓的眯起眼,视线转回慕寒身上,嘴角慢慢的抿起。她竟然忘记了,慕寒之所以会来,一定是因为林觅。

刺骨的心痛传遍四肢,她只觉得浑身发冷,双手也不知在何时紧握成拳。“怎么了?叶?”就就得不到回答,林觅奇怪的抬头。上官叶这才晃过神来,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只是牙关却发着抖,“没什么。”林觅信以为真,低下头整理书本。

上官叶眯起眼,看着毫无所察的林觅,眼角瞥着窗外的慕寒,眼底飞快的飘过一丝冷酷的恨意,心中已经有了个计谋。慕寒,不要怪我,是你自己不好,你不该背弃我的。心痛遮蔽了不忍,她深吸一口气,轻轻的拉上窗帘,朝林觅走去,脸上已经恢复了完美的笑容,“觅儿,要不你今天晚上就住在我家吧!”“咦?”林觅再次讶异的抬起脸。“外面天色好暗,我真的不放心你这么晚一个人回去。”上官叶握住她的手,秀眉微皱,“今晚你就睡在我家吧,你可以穿我的衣服,不少睡衣是昨天刚送来的,我还没有穿过的。”她补充。“不是那样啦,反正张伯会来接我,你不用担心的。”

林觅反倒不好意思起来。“可是我会过意不去的。”上官叶脸上露出内疚之色,“你过来帮我温习,现在这么晚了,还让你回去,不说父亲母亲会责备我不懂事,我也会愧疚。而且,晚上我们睡在一起的话,也可以谈些心事啊,我总觉得和你有说不完的话。”她希翼的说道。那小心翼翼中又带着祈求的模样让林觅不忍,但让她无法拒绝的真正原因却是,看着她让她觉得是在看着另一个自己,“好,我留下。”

“太好了。”甜美的笑靥立时在上官叶的脸上绽放。林觅张了张唇,心底懊悔自己的冲到,继而笑开了,算了,也许这就是缘分。“我打了电话回家,不然吴嫂要担心了。”她说着,从书包里取出蓝色的手机。上官叶笑着点头,似乎很开心,只是嘴角的弧度总让人觉得有些诡异。

“小姐,您在哪里啊?怎么这么晚还没有回来?”电话刚接通,吴嫂心急的声音立即从另一端传来,比平日要高几倍的音量显示了她的急迫。“对不起,吴嫂,让你担心了,我在朋友家里,因为她今天刚转学过来,我来帮她温习功课。”林觅心中大惊,忙解释,“慕寒没有告诉你吗?”

“慕寒少爷没有来过,可能是太忙了。”吴嫂松了口气的同时,不忘替慕寒说好话。“是吗?”林觅冷笑,心头的怒焰直升上来。她以为即便是吵架了,慕寒也会通知吴嫂的,但他这次真的太过分了。吴嫂劝道,“小姐,慕少爷向来懂事,这次可能真的是一时太忙。”“吴嫂,我更清楚他忙不忙。”林觅生气的打断。知道再劝也没用,吴嫂叹了口气,“那小姐什么时候回来?我让张伯去接你。”

“吴嫂,我今晚不回去了。”林觅下意识的看了眼旁边的上官叶,才回道。“什么?小姐,你不回来了?”吴嫂又紧张起来,“对方是男生还是女生啊?小姐啊,您千万不能在男孩子家过夜啊!”“吴嫂,你说哪去了?”林觅失笑,“是女孩子,叫上官叶,昨天刚从法国转学过来的。”

“哦。”吴嫂这才微微放心,却仍是劝说道,“小姐,您还是回来吧,要是夫人知道了,肯定会责怪小姐的。”“母亲怎么会责备我呢?”林觅黯淡下眼,有些惨淡的笑问。她也希望母亲会责备她,但似乎不太可能,因为母亲根本不会知道。“那好吧,小姐你自己注意休息啊。”那端沉默了一会儿,才道。“恩,好的。”

点点头,林觅应着放下了电话,心有些落寞,因此没有注意房间里另一个人同样沉思的神情。林觅,是你的错,是你让慕寒等在楼下,却没有察觉他的存在,所以一切都是你的错!卧房的方向与书房截然相反,是在另一头的尽头,门上挂着一只可爱的娃娃,写着‘欢迎亲爱的叶叶回来’。

看着那个娃娃,一种酸涩的感觉涌上心头。她的房间门上也有类似的玩具与文字,因为每次回到家里,面对的是一室的冷清,所以她才会在房间里摆满了娃娃,好像那样才不会空荡,不会觉得天地间只有自己一个人,那种落寞只有体会过的人才懂吧。

上官叶不动声色的瞥了眼两人交握的手,唇似有若无的勾了勾,然后推开了房间的门。房间内的布置让林觅几乎有一种错觉,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因为上官叶的卧房和她的房间虽然不相似,却同样摆满了不同的小摆饰。“叶你的房间好漂亮哦。”

林觅坐到柔软的橘色大床上,抱着床上的娃娃,笑眯眯的赞美。“谢谢。”上官叶也来到床边坐下,掩嘴笑道,似是被她孩子气的举动逗乐了。呵,怎么可能不漂亮呢?为了让林觅上钩,她的房间完全是按照她的喜好而装饰。“哇,这个限量版娃娃我也有一个耶,是前年我生日时,慕寒送我的。”眼角瞥见了沙发上的贝比,她惊讶的站说道。唇边的笑容一僵,上官叶的语气有些干硬,“是吗?”

嫉妒几乎焚烧了她的理智,让她差点按捺不住冲动,一巴掌煽向她。如果不是林觅的存在,那么现在被慕寒呵护的就是她,如果不是林觅,那个娃娃就不是送给林觅,而是送给她。她在心底恶毒的想着,脸上却依旧浮着温婉的柔笑,“你和慕寒会长的感情真好。”状似不经意的说着,转身在衣橱里取出一条粉红色的睡裙给她。

“是啊,因为我们是一起长大的。”林觅接过睡裙走到试衣间换上了睡裙,看着镜子中可爱的自己,露出抹搞怪的笑容,忽而又似想起了什么而皱眉。不过现在开始不是了,她再也不理那个小气鬼了。

“觅儿,那你一定和和冥夜没有秘密的吧?”忍住心里越来越酸的嫉妒,上官叶故做轻松的问道。秘密吗?林觅一怔,眼底悄悄的飘过丝心虚,掩饰性的干笑着,“虽然无话不谈,但总是有女孩子的秘密的。”是的,她心底藏着一个秘密,那是连阿寒也不知道的秘密,她一个人的秘密。一抹甜蜜从心底滑过,因为脑海里隐隐浮动的那抹影子。而当时的林觅并不知道,就是那个秘密,在不久后毁了她的一生。

>>>点此阅读《慕爷,夫人又跑了》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沆瀣一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540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