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凌潇 莫蔚蓝绝世女帝:我带孙子去斩神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绝世女帝:我带孙子去斩神

小说:玄幻言情

作者:旧时月

角色:凌潇 莫蔚蓝

简介:[女强修仙,又A又贱]
可能很牛逼的亲爹,给凌潇留了一颗翠珠子,只是让她给吞了,还是拉不出来的那种。
不过无所谓,反正凌潇只想打劫。
没想到强盗碰上贼爷爷,随身小丫头让人给抢了,这尼玛能忍?
你抢我丫头,我就抢尽天下人!
一不小心,抢一个富可敌国。
再不小心,抢一个修为盖世。
乖乖不得了,最后我竟抢成了绝世女帝!
凌潇:大孙子快扶我起来,我还能抢。想追我?滚犊子。别人都是太子妃,我凭啥当太孙妃啊!

主角叫凌潇 莫蔚蓝绝世女帝:我带孙子去斩神小说免费阅读

《绝世女帝:我带孙子去斩神》第5章 风姿绰约大师姐免费阅读

众人随着惊呼声抬头看去,只见周可人背后的枯树,忽然焕发了青春,一条条树干重新变粗,一根根枝条慢慢长出,一片片绿叶青翠无比,蓬勃精彩,郁郁生机。

“我的乖乖,我记得这棵树已经死了几十年了吧?”

在场的人们,无不对斩仙派慕名已久,很多事情也调查得十分清楚,立刻就有人喊了出来。

“是八十七年,典籍里记的很清楚,自从八十七年前,上任斩仙派掌门死后,这颗他自小栽培的灵树也一起殉道了。”

“这是神血啊,起死回生,造化万物?”

众人议论纷纷,有人感叹,也有人惋惜。

如此极品体质,斩仙派还能不收?

“速去门中禀报!”山门之前的瘦高弟子匆忙下令。

之前凌潇与唐公子的对战,他们也全然看在眼中,只是师门曾有严令,未进山门,就不是门中事,而是世外事,不能随意插手。

更何况,他们虽然是斩仙派弟子,却也只是最低阶的弟子,以功夫论,未必是唐家大少爷的对手。

说白了,被派来看门的能是什么好货色,别贸然出手,结果一齐挨揍,门派千载威名可就堕尽了。

可是,时至于此,已经无需禀报了。

如此盛景,千载难遇,天歌地颂,一派大光!

众人的惊叹声音久久不能平息,不过盏茶的功夫,山门之中就刮来一阵清风,只见一个清香典雅的美女御空而行,很快就飞过了院墙,像一只翠鸟一般停在了古树的枝头,凌空站定。

在她身后的空中,又有几位师妹,正在徐徐赶来。

“拜见莫师姐!”

场上的几个门派弟子,见到此女都慌忙俯下身体,行见面之礼,而山门之前的外人们,也都纷纷跟着跪了下去,拜见这位仙子一般的人儿。

来人正是斩仙派的名人,圣者堂大师姐莫蔚蓝。

修为精湛,美色无双,一笑倾人城,再怒灭人国。

听到众人的拜见之声,莫蔚蓝面无表情,只是缓缓降落在地,检查着可人洒落在地上的血迹。

虽然绝大部分的血液,都已经被古树吸收,但这显然难不倒身为炼丹大师的莫蔚蓝,只见她轻轻捏起了一点血液残迹,在精致的鼻尖嗅了嗅,凝思了数秒钟之后,目光中的疑虑尽去,缓缓地点了点头。

“这个丫头,我要带走。”

莫蔚蓝张开右手五指,顿时有一道强大的吸力落在周可人身上,在这种绝对的力量面前,周可人几乎无法抗拒,挣扎着飘向了莫蔚蓝的方向。

“谨遵师姐法旨。”

既然这是莫师姐的意见,那别人就不能有意见,哪怕是明明很有意见的凌潇和可人自己。

仙人之威,一致如斯,所有人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

莫蔚蓝轻轻抓住周可人的肩膀,在一片奉承声中就要转身离开,忽然一道刺耳的骂声传来:“臭娘们,别抢我妹妹!”

“嘶~。”

听到这一声叫骂,周围的观众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对面的女人,那可是斩仙派大师姐,凌驾于普通长老之上的存在。

根本就不用针对谁,在坐的各位,恕我直言,她动动手指就可以碾死。

竟然敢骂她臭娘们,是谁给了你的勇气,梁静茹吗?

“是你骂的我?”

莫蔚蓝凌空停住了飞行的脚步,缓缓转过身来,目光不善地盯着黑纱蒙面的凌潇。

莫蔚蓝最近的心情很不好。

因为她的师尊,也就是斩仙派的掌门紫霞仙子,交给她了一个根本无法完成的任务,就是寻找一个具有圣灵血脉的人作为炉鼎,供她恢复修为突进造成的本源亏空。

这种修行方法,虽不伤炉鼎性命,但也接近邪路,尽管她不赞同,但是师命同样难违。

多年来,她在修行之余,已然竭尽全力,但是特殊血脉又如何好找。

自己手中的这个小姑娘,血脉产生的异象,与师傅的描述并不完全相符,但起码也值得一试。

以她的实力,自然早就了解了场上的形势,知道凌潇与周可人相依为命,难舍难分,所以虽然被骂了一句,也并没有打算深究。

“没错,就是你爹我。你手里的是你亲姑,就想这样不明不白的抢走了,你给爸爸养老送终啊?”

面对莫蔚蓝天神一般的姿态,凌潇心里也在砰砰地打鼓,但是如果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把周可人交出去,祸福难料,所以嘴上毫不留情,试图把事情拦在自己身上。

呵呵,原来是要钱啊。

莫蔚蓝恍然大悟,从芊芊腰间摸出了一个小瓷瓶,抛给凌潇说道:“我以丹法观你,肾亏得厉害,今日更是伤上加伤,这瓶养生丹便送给你作为补偿吧。”

???

亏你妈!

凌潇气炸。

老娘我身体好得很,不劳您费心。虽然我领着个大美女,可偏偏自己也是个女的,即便是没胸没屁股分不清正反面,但也绝壁不好那一口。

而且,现在是亏不亏的事么?

完全是狗屁不通,驴唇不对马嘴,我还跟你说个甚啊你跟我说肾。

不过凌潇心里也明白,对方是不耐烦了,根本不愿意费脑子,随口胡来,什么丹法观察都是扯淡。

“一瓶破丹药就想打发我?”

虽然是莫蔚蓝随手甩出来的丹药,但是瓶内丹香四溢,估计也价值不菲。凌潇随手将瓷瓶塞进了花裤头的屁兜里,然后断然拒绝了莫蔚蓝。

“那你究竟想怎样?”

莫蔚蓝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的神色,苦寻多年,终于见到了一丝光亮,她急于去验证可人的血脉,而凌潇这个蝼蚁已经浪费了她太多的时间。

“别的条件再说,你先帮我把这个傻比宰了。”

凌潇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然后伸手指了指面前的唐家少爷。

别的地方不一定行,占便宜这方面凌潇敢自称一句老祖宗。反正对方现在有求于自己,还不是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可以。”

这个条件委实算不上什么,莫蔚蓝身为女子,自然也痛恨欺女之辈,这种人渣败类,弄死一个少一个,既然撞到自己手里,顺便解决了也好。

想到这里,莫蔚蓝目光如电,掠了唐少爷一眼,身后立刻有女弟子跟上,随后宝剑出鞘,长袖挥舞之间,空气中弥漫起盈盈剑光。

“不,我是上墉城唐家独子,家父唐啸天。”

“我唐家富甲天下,向来与北州各派交好,这小子答应的事情,我唐家都可以百倍千倍做到!”

场面明显超出了自己的掌控,唐家少爷观察了半晌,赫然发现情况有些不妙,连忙挥舞着双手喊了出来。

怎么矛头突然就指向了自己,什么东西啊?

唐家少爷暗骂。

这小子明显是吃住了莫蔚蓝的短处,竟然能让她言听计从,唐家少爷声嘶力竭地喊着觉得可以保命的话,期待莫蔚蓝可以剑下留人。

毕竟世家百代传承,不下于一门一派。上墉城唐家,富甲一方,北州谁不敬重。

“没听说过。”

莫蔚蓝遗憾地摇了摇头,身后顿时有剑光射出,如夕阳余晖一般笼罩了唐家少爷,让他避无可避。

“不!!!”

唐家少爷声音嘶哑,双手在半空中疾舞,还欲继续解释,忽然感觉到颈间剧痛传来。

一道血痕在他脖子上出现,然后迅速扩张,一息过后便深可见骨。随后脖子上的破洞越来越大,鲜血喷出,空气灌入,让他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几番挣扎之后,唐家少爷双手紧紧地捂住脖子,目光涣散,倒了下去。而他背后的那几个小厮,根本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个个连滚带爬地逃下了山路。

“可以了吧。”莫蔚蓝耐心耗尽,拉着可人转身欲走。

“我要进斩仙派,贴身照顾我妹妹,交给你们我不放心!”凌潇当机立断,说出了早已想好的要求。

说白了,凌潇何等精明,自然早就看出莫蔚蓝对可人血脉的看重,绝对会被宗门重点培养,自己应该主动一点,可不能让这丫头有了师姐忘了爹,背上不孝的骂名啊。

凌潇这个人啊,就是这么无私,处处为别人着想。

“你的要求太多了,猥琐鼠辈,还是以真面目见我吧!”

随着凌潇的反反复复,莫蔚蓝的耐心彻底耗尽了。

只见她凌空而立,右手伸出,青葱般指尖顿时有光华凝聚,片刻之后,一道盈美的剑光从她指尖射出,径直打向凌潇。

“不好,要死要死。”

凌潇大惊失色,慌乱地想要躲开这道已经接近实质的剑光,可是她重伤未愈,根本就无力移动身体。

剑光如电,疾射而来,转眼之间,她的面罩就碎了,凌潇的脸庞再也无处遁藏。

那是怎样的一种风华,眉眼含韵,朱唇风流,华发如瀑,冰肌胜雪。

美得日月无光,美得星辰掩面,这种容颜,恐怕人间不曾见。

只是,还不待周围的人发出更多惊叹,她胸前的黑袍也碎了。

怎么形容呢,原谅作者词穷,一马平川。

幸好莫蔚蓝对她的裤子没兴趣,才使得花裤头幸免于难。

“哦呵,有趣。”

初见凌潇真容,莫蔚蓝极为震惊,自己身为女子,竟也几乎被这盛容夺了魄。正当她咬牙切齿时,又低头掠见了那抹平川,突然心下大定,甚至不经意间露出了一丝得意。

“我改主意了。”莫蔚蓝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笑容,拉着可人转身离去道。

“换衣房近日提请门中,言到缺少合适的搓衣板。”

“既然她自带搓衣板,那就让她去换衣房,磨练一番吧!”

>>>点此阅读《绝世女帝:我带孙子去斩神》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旧时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517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