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之纹》小说章节目录诞爷,白子盟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时之纹

小说:悬疑

作者:达Sir

简介:天蒙蒙亮,初升的阳光原本应该将金灿灿的日晖铺满尘世。但是映入白子盟眼帘的世间万物却全都披上了一层杀机重重的血红色。白子盟从一阵昏迷中渐渐苏醒了过来,身体匍匐趴在地上摆成了一个“大”字型,他只觉得头脑昏昏沉沉,似乎意识与思考能力正在与身体渐行渐远。

角色:诞爷,白子盟

《时之纹》小说章节目录诞爷,白子盟全文免费试读

《时之纹》第1章 噩梦初醒免费阅读

天蒙蒙亮,初升的阳光原本应该将金灿灿的日晖铺满尘世。但是映入白子盟眼帘的世间万物却全都披上了一层杀机重重的血红色。

白子盟从一阵昏迷中渐渐苏醒了过来,身体匍匐趴在地上摆成了一个“大”字型,他只觉得头脑昏昏沉沉,似乎意识与思考能力正在与身体渐行渐远。

记得某本三流医学杂志上面的某位“著名”专家曾提出过一条理论——

“人死之后,人的感知并不会随着呼吸的骤停而戛然而止。相反的,死后五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淡化,模糊,直到三天之后才会完全消失,从而变成一具真正意义上的尸体。”

暂且不去追究这迷一样的理论是真是假,总之白子盟此时此刻却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自己已经进入了生命的倒计时中。

因为,他的身体时刻都在告知自己,还有一种“最原始的知觉”始终对白子盟的身体不离不弃,那就是“疼痛”。

那该死的疼痛、无法言喻的疼痛、打从生下来就从未体验过的剧烈疼痛,无情的缠绕着他的周身上下。

首当其冲,最痛的部位来自右眼。不对,严格来说是右边的眼眶。因为那个血肉横飞的血窟窿里面早已不存在眼珠这种东西了。

再来就是口腔,他的牙齿似乎在与某个生锈的铁钳进行过一番激烈的较量之后全体撤出了牙槽,口中只留下了血液与铁锈融合后的腥臭味道,还有直钻脑髓的疼痛。

鲜血像是天然滤镜一般浸湿了白子盟仅剩的一只左眼。

他环顾四周,看看天空,本该湛蓝的天空是血红色的,原本金色的太阳这时也是血红色的,就连眼前的这片应该是绿意盎然的,不知名的松树林也是一片血色殷红。

“我这是怎么了?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到底卷入什么事情了?”

白子盟用已经昏昏沉沉的脑子回想自己最近的遭遇,但是他发现,他的记忆就和自己的姓氏一样,一片空“白”。

突然,他的耳边响起了一阵欢快的音乐,伴随着一串耳熟能详的韵律,他听出来那曲子正是每当圣诞节时,街头巷尾都能听到的一首圣诞节神曲“铃儿响叮当”。

白子盟顺着声音的来源扭过头去,虽然自己只剩下一颗眼珠,但还是可以清楚地看见。

就在离自己不远处,有一个身形猥琐的人,正坐在一个木凳上面,手中不停地鼓捣着一台老式的CD录音机,那曲子就是从这台古旧的机器里面放出来的,声音异常的大而嘈杂。

“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

“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

“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

也不知道是那台破录音机有问题,还是里面的光碟有问题。总之,整首曲子就是这么无限循环着播放歌曲的前奏与第一句歌词。

这让本该是一首充满节日欢快气氛的曲子瞬间变得十分的诡异,难以忍受、令人由心而发的厌恶。

曲子固然令人生厌,但更令白子盟胆寒的是那个播放音乐的猥琐家伙。

那个人个子不高,大概一米六五左右,浑身上下穿着一件沾满了鲜血的、圣诞老人的COSPLAY衣服。

相比他身上殷红的鲜血更令人反感的是,在他的脸上,本该是眼睛、鼻子、耳朵、还有面颊的部位,都贴满了密密麻麻的、根根竖立的、早已被鲜血染成了红色的胡子。

这让他的整张脸看起来就像是一枚浸满了红糖水的“毛蛋”一般,模样十分的诡异,骇人。

他的旁边还栽着一棵大概一人多高的小松树。

“那一定是这个狗杂碎的圣诞树了。”白子盟胆战心惊地想道。

不同于一般的圣诞树,这位圣诞老人的这棵树上面没有挂着粉红色的彩带,也没有精致的小礼盒、更没有会变颜色的小灯泡和可爱的小装饰品。

只见那上面仿佛是人类的肠子般的物体,如彩带一般,一圈一圈地缠绕着整棵松树。树枝上面还杂乱无章的悬吊着一些血肉模糊的,仿佛是人类脏器一般的肉块。

有些看起来像心脏,有些像是肾、有些像肝,手、脚、眼珠子等等“琳琅满目”。

还有很多肉块经过这位圣诞老人“改刀”加工之后,已经看不出来原本应该是什么东西了……

那地上郁郁葱葱的矮草丛中,还散落着各种沾满了血的、人体上的各类琐碎“零件”。

眼前的景象就像是一枚视觉上的核弹,再加上犹如屠宰场一般刺鼻的腥臭味,凭你是再勇猛的汉子也得被吓得七荤八素。

白子盟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看着眼前这难以想象的地狱般的画面,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感觉这口凉气甚至冰冻住了自己的血液。

我的个天,这个混蛋难不成就是“诞爷”么?

白子盟趴在地上,仰头看着那个形态猥琐的圣诞老人心中想道。

“诞爷”,明海市一连串的,针对儿童作案的连环杀人案的始作俑者。

自3年前截至今日已经用极其残忍的手法杀害了7名儿童,是明海市公安局挂牌督办的杀人案件的主要案犯。

不知是基于什么原因,这个混蛋有着固定的犯案时间,根据案卷的描述他杀人的日期全都是选在每年圣诞节的这一天。

由于此人只在固定时间作案,过程严谨、下手狠辣,再加上甚少留下作案痕迹,反侦察能力极强,导致相关案件迟迟难以侦破,以至于局里的专案组成员们给他取了个诨名“诞爷”。

白子盟是市公安局网安大队的一名警员,在工作的时候经常会搜集到来自市内的各种各样的大案要案资料。

其中“诞爷”相关的案件又在众多的案件中显得格外的“鹤立鸡群”。所以自己也对诞爷案件的进展格外的关注。

也正是这种先入为主的客观记忆,再加上这货的打扮和他那犀利的“园艺技术”,才让白子盟瞬间的联想到了眼前的这货十有八九就是臭名昭著的诞爷。

只见那诞爷从木凳上面慢慢地抬起了沾满鲜血的大屁股,径直走到了一个铁笼子旁边。

随着“吱——!”的一声,诞爷打开了笼子的铁门,然后竟然伸手向里面摸出了一只超级大的、活蹦乱跳的火鸡。

“开爷爷,乖饭饭,爷爷吃宝宝喽”

诞爷就像是语言中枢系统崩坏了一般,语无伦次地反复嘟囔着这几个字,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整个人就像是一个坏掉的复读机一般。

紧接着,诞爷用手紧紧地抓住火鸡的脖子,缓缓地走向了自己这边。

白子盟瞬间慌了,他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疯子将要对他做些什么,随着诞爷渐渐地逼近自己,白子盟只觉得自己的血压越来越高,心脏跳动越来越猛,盆底肌收缩得越来越紧,膀胱四周却越来越松……

虽然心里害怕,虽然受了重伤,但是作为一名警察长期训练出来的强硬心理素质还是让他马上平定了心绪,冷静分析起了眼前的形势。

白子盟可是个十足十的“练家子”,曾经在警校学习时期,他甚至获得过全校学生比武大会的总冠军。

话说回来,一个专门虐杀儿童的,看似只有一米六五上下的杀人犯,又怎么是身高一米八七,一身横练功夫的自己的对手呢?

最有利的是,这个疯子除了外表“略微”有些狰狞之外,好在手中并没有刀具、手枪之类的杀伤性武器。

诞爷手中仅有一只肥硕的火鸡,不过,看似也没什么杀伤力……

“如果就这样进行徒手搏斗的话,我百分之百能轻松地干翻他。”白子盟心中盘算道。

想到这里,白子盟突然来了精气神儿,刚才还盘踞在心中的那份恐惧感突然抹去了大半,说干就干。

“一直趴着不像话,总之先站起来迎敌”。

白子盟手脚猛一用力,便想爬起身来。而下一秒,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做出了一个严重的误判。

他刚想用力,却发现自己的手脚有如棉絮一般松软脱力,之前白子盟由于一直集中于眼前看到的一切,反而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体状况。

原来,他的手筋脚筋早就被利器切断了,那关节处伤口的深度已经接近于斩断手足的程度了。这种状态下就连站起身来都做不到,要想干翻诞爷,更是痴人说梦。

“恐怖”这两个字一瞬间便再次填满了白子盟的大脑,他知道动武是绝对行不通的了。

“能不能智取呢?做梦,这种情况下别特么扯淡了”。

留给他的唯一选择,恐怕只有“然并卵”的方案——“大呼救命”了。

白子盟咧开嘴巴想要呼救,却发现自己根本发不出一点声音。

俗话说“牙痛不算病,疼起来真要命”。

白子盟此时此刻才认识到这句话真的比真金还真呢,由于牙齿被拔光痛入骨髓,以至于这份剧痛掩盖住了其他的痛觉。

比如说,舌头被剪掉的痛,咽喉声带被尖刀刺穿的痛……

“完蛋了,看样子这下我是非死不可了,”白子盟万念俱灰,感到自己毫无生机,只能一动不动地等待着那该死的诞爷处置自己。

只不过一会,诞爷就走到了白子盟的身旁,此时的他就像是砧板上的一块五花肉般任由别人摆布。

别看诞爷身形不高,但力气却大得惊人。

诞爷揪住白子盟的头发,稍一用力,一下就把他掀了个仰面朝天,这重重一摔瞬间摔得白子盟五内翻腾,头冒金星。

白子盟紧紧地闭上了仅有的一只眼睛,看样子已经做好了迎接死亡的觉悟了。

紧接着,诞爷抓住了火鸡的爪子,就像是使用刀子一般,在白子盟的肚皮上面开始疯狂的乱划。

火鸡的爪子并不是十分锋利,但这显然这不是一件好事。那鸡爪子像是一把钝刀子一样,在白子盟的肚子上反复切割,加倍的疼痛,远不如一刀下去来得痛快,鸡爪子直割得他血如泉涌,那剧烈的疼痛几乎让白子盟的脑浆沸腾了起来。

“如果我还有机会重活一回,我发誓再也不吃鸡爪子了,鸡爪子这玩意实在是太伤身体了”白子盟心道。

不一会,只听得“噗——”的一声,白子盟的肚皮被划开了一个大窟窿,早晨带着些许湿寒的空气瞬间钻入了白子盟的体内,他觉得整个人前所未有的“通透”。

“过节圣诞,吃火鸡,吃多点”

诞爷一边语无伦次地嘟囔着,一边竟然顺着白子盟肚皮的开口,试图把整只活火鸡塞入他的体内。

“你个老帕金森,你家吃饭是用肚脐眼儿吃的吗?”

白子盟心中狂躁的嘶吼,但奈何就是骂不出声音来。

这火鸡非常的大,看着有二十来斤的样子,想把这么大一只肥鸡塞进肚子里是很费力气的,就算诞爷力气很大也很难做到。

“为什么不吃,赶紧点,多吃点,全吃了”

诞爷想把整只火鸡塞进白子盟的肚子里,可是火鸡实在太大了,忙活了半天,奈何迟迟不成功,便显得有些焦躁,开始咆哮起来。

这边的诞爷迟迟“不得手”,而另一边的白子盟此时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我什么时候能死?能不能让我赶紧死?给我个痛快吧!”

白子盟一辈子都没有体验过这种程度的“酸爽”。眼看着那只火鸡的鸡头和半个身子已经被塞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活蹦乱跳的火鸡用“半只身子”在白子盟的肚子里乱扑腾一气。

鸡头在他体内不停地狂啄着他的内脏,一只鸡爪四处乱蹬,把他的肝胆、肠子捣了个粉碎。

“痛啊,痛啊,太痛了!!!”

“救命啊,赶紧给我停手”白子盟痛苦的大喊道。

咦?我,我能说话了吗?

——迷迷糊糊之中白子盟居然从喉咙里面挤出了声音来。同时更让他感到意外的是,他此时居然坐起了身来。

天蒙蒙亮,初升的阳光穿过窗户直射在白子盟的脸上,金色的日晖照得他睁不开眼睛。

白子盟闭上眼睛定了定神,然后再缓缓地张开双眼,心有余悸地张望着四周。

映入眼帘的不再是诞爷,也没有松树林,更没有那个“奇装异服”的圣诞树。

眼前是他熟悉的值班室,熟悉的空间,熟悉的摆设,熟悉的味道,还有那台他十分熟悉的台式电脑,身体下面也是那张熟悉的,柔软的床。

电脑显示器上面还打开着一个网页,网页上面的标题写着:

“关于12月25日圣诞老人事件应急预案”

“呼————!”白子盟长吁了一口气道:“还好还好,原来是个梦,还好是个梦,活着真好!”

原来,刚才发生的一切事情只是黄粱一梦而已。

话说昨天,刚好是白子盟值夜班,一夜没有警情,他闲来无事便研究起了诞爷的案件来。

不承想自己看着看着便睡过去了,之后就梦到了那些东西。这大概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了”。

“真是好险呐,要是再不醒过来,估计真会被这个该死的梦给吓死。”白子盟定了定神,瘫坐在床上自言自语道。

突然,一阵剧痛意外地从白子盟的腹部袭来。这突如其来的疼痛瞬间吓得白子盟冷汗直流。

他感觉到这股疼痛的劲头似乎不亚于梦中被剖腹的程度。

“哎呦我去,我的肚子,不可能吧?”

白子盟被那个梦弄得心有余悸,这时候肚子突然痛了起来,他下意识地怀疑起,自己肚子里是不是真的有只火鸡?

白子盟掀开衣服紧忙看了看自己的肚子,一切完好如初,八块腹肌一块没少,皮肤光滑无明显划痕。

“这看起来也没事啊,肚子怎么这么痛呢?”

白子盟皱紧眉头回忆了一下昨天的经历,随即得出了答案。

原来,就在公安局对面,前几天新开张了一家叫做“18元火锅自助”的火锅店。

公安局夜班执勤通常是两人一组,昨天正好赶上白子盟和同学兼同事的张建一起当班。

两人寻思着18块钱实在是挺实惠的,价钱不贵,离单位还近。便一拍即合,一起去那家火锅店“小规模地”吃吃喝喝了一番。

途中取餐的时候,白子盟有注意到盘子里的肉类稍稍有些变色,但是闻起来也没有什么怪味道,再加上白子盟这一类的年轻小伙都比较信奉“不干不净,吃了没病”这套理论,索性也没有太在意。

结果,那些不新鲜的食物经过一整夜的酝酿,导致白子盟现在只觉得胃肠里面有一股前所未有的“洪荒之力”自上而下试图“夺门而出”。

“江湖大事,完蛋要坏,要憋不住了”

白子盟十万火急,已经连找厕纸的时间都没有了,他麻利地抓起了手边的报纸,一溜烟地冲出了房间,奔向了决定命运的战场“WC”。

值班室里面现在空无一人,只有尚未关机的台式电脑的风扇发出“嗡嗡”的旋转声。

显示器始终停留在“关于12月25日圣诞老人事件应急预案”那个网页链接上面。

突然,令人意外的,显示器里面的图像开始微微的闪烁起来,然后,从屏幕的正中央若隐若现地显示出了一排英文:

“Merry Christmas.”

紧接着屏幕一黑,电脑风扇也紧跟着停止了旋转,整间值班室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原创文章,作者:达Sir,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5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