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1996:我要当富翁》小说章节目录刘江河,刘江山全文免费试读

走出轧钢厂家属院的时候,刘江河一直紧紧搂着妈妈张亚兰的胳膊。

一晃几十年过去,再次回到妈妈的身边,这种感觉真是太惬意了。

就像那首儿歌上唱的,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

自从张亚兰出事后,他就再也没有感受到这种被人疼爱的感觉。

“你这孩子,我咋感觉,你有点不一样了,是不是有啥事瞒着妈呢?”

张亚兰在他脑袋上拍了一把,十分溺爱的问道。

她能感觉到,今天的刘江河,和往常都不一样了。

具体是哪不一样,她说不上来。

但作为妈妈,她却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一点。

以前的刘江河,胆小怕事,十分懦弱。

平常总是怯生生的,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了,见到姑娘还害羞,话都说不利索。

但今天面对王贵民那么大领导的时候,刘江河却一点都不怯场,甚至还有点点……霸道。

儿子这是怎么了?

是不是因为这一次工作的事情,脑子被刺激到了?

“啊?嘿嘿嘿,这不是喝醉了嘛,喝醉了……”

听到被张亚兰看穿了,刘江河一愣,打了个哈哈,找了个蹩脚的借口。

重生的事情这么玄乎,即便是他最亲近最亲爱的妈妈,他也不敢说出来。

万一再被当成神经病,那还折腾个屁呀。

“你呀,我再想想办法,把你弄进轧钢厂。以后别喝酒了,家里已经有个酒鬼……”

说到这里,张亚兰的脸上闪过一抹苦涩。

他嫁给刘长发的时候,刘长发还是一个很勤快很能干的小伙子。

后来王贵民当了领导后,故意给刘长发穿小鞋,把他从车间弄到了保卫科。

保卫科又把他派去当了门卫房,当了大家眼里的看门狗。

因为这种落差感,刘长发开始酗酒。

后来厂里丢了重要东西,调查下来,那天刘长发喝醉了,根本没去上班。

因为这件事,刘长发就被轧钢厂开除了,他开始变本加厉的酗酒。

喝醉之后,还特别喜欢耍酒疯,不是打张亚兰,就是揍刘江河。

大女儿刘江瑶不喜欢这个家,去年上班后,就住进了宿舍,基本上不回家。

刘江河摇了摇头,坚定的说道:“妈,我不去轧钢厂上班,你就别忙活了。”

“我打算做点小买卖,轧钢厂又累又辛苦,还不挣钱,总归要淘汰的。”

啊?

不去轧钢厂上班?

张亚兰有些着急了。

这孩子,真是把脑子刺激坏了吗,怎么竟说胡话?

轧钢厂那可是国家单位,咋可能淘汰?

“妈,我真不去轧钢厂上班,你就别劝我了,算我求你了。”

刘江河坚定的摇了摇头。

为了不让张亚兰再劝,他从裤兜里掏出刚刚从王贵民那里要来的钱,数了两百递了过去。

“妈,这是两百块钱,你先拿上吧,等我以后挣大钱了,一定好好孝敬你。”

“你哪来这么多钱?”

张亚兰脸色一变,不可思议的望着儿子。

想到了什么,她脚下一顿,一把抓住了刘江河的胳膊,焦急的问道:“小河,是不是你偷的?”

“你这孩子,我不是教育你们不能拿不义之财吗,你想气死我是不是?”

两百块钱,都抵得上张亚兰大半个月的工资了,她怎么能不着急?

张亚兰一个月工资才三百二十四块钱,要养活一家老小。

刘江河一出手就是两百,她能不怕吗?

刘江河笑了,把钱塞在张亚兰的手里:“妈,这是王贵民给我的!”

王贵民给的?

张亚兰更狐疑了,就王贵民那个铁公鸡,能给刘江河这么多钱,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

看到妈妈不相信,刘江河笑嘻嘻的说道:

“妈,可能是他良心发现,他儿子王学涛顶了我的工作,所以才给我钱的。”

“听说我不想去轧钢厂,要做小买卖,他还要支持我点钱呢,让我明天去拿!”

看着儿子不像在撒谎,张亚兰满心疑惑。

王贵民有这么好的心?

之前她去求情的时候,王贵民对她动手动脚,都不愿意答应帮忙。

咋一转眼,还要支持儿子做买卖?

“妈,我什么性格你还不知道吗,我这么胆小,哪敢做违法的事情呀?”

刘江河抱着张亚兰的胳膊,笑呵呵的说道。

这么一说,张亚兰也就释然了。

刘江河确实胆小怕事,甚至有些懦弱,根本就没胆子去干坏事。

“那你好好做买卖吧,以后离王贵民远一点,这种人太阴险了,妈怕你把自己搭进去。”

“妈,你就放心吧,你儿子没这么傻。” 刘江河自信的说道。

张亚兰也没多说,她不想要那两百块钱,让刘江河留着自己用。

但刘江河死活不要,说王贵民明天还要再给一笔,张亚兰才接下了钱。

搞定了张亚兰,刘江河暗松了一口气。

这个年代,人都比较憨厚,没那么多弯弯道道,容易相信别人。

等到了新世纪,经过市场经济的洗礼,都变成了人精,你骗我,我骗你,都活在了欺骗中。

回家要路过街道,两旁多了一些摆摊的。

改革开放后,以前不允许卖的东西,现在慢慢都有人卖了。

“妈,你等等我!”

他快步跑向了一个小吃摊,买了两斤麻花,一斤七毛钱。

又称了四斤苹果,一斤才三毛五。

这一年,全国苹果滞销,价格大跌,一斤三毛五,都还卖不出去。

就这,卖苹果的大娘,还多给了刘江河一斤,总共收了一块五。

看到刘江河花了好几块钱,张亚兰心疼的要命。

“你这孩子大手大脚的,花这个钱干啥?”

因为一个人的工资养活一大家子,刘家的生活过得很紧张。

再加上刘长发喝酒抽烟,那点死工资,根本不够用。

张亚兰平常一分钱恨不能掰成两半花,基本上舍不得买水果和小吃。

“嘿嘿,妈,等我以后挣大钱了,我一定好好孝敬你,这算啥?”

刘江河笑了起来,并没有放在心上。

买都买了,张亚兰也不再多说什么。

路过菜场的时候,张亚兰微微迟疑了一下,还是没买什么菜,做点面条得了。

天太热了,刘江河又跑到供销社,买了两根雪糕,花了一块钱。

这又惹得张亚兰一阵埋怨,说他大手大脚,花钱太厉害了,差点把他身上的钱收走。

刘江河好说歹说,又是央求,张亚兰这才作罢。

两人回到家属院的时候,同院子里的人都笑呵呵跟张亚兰打招呼,悄悄瞄了瞄刘江河手里提着的东西。

就刘家那种烂包条件,咋还吃上麻花和水果了?

刚刚走进屋子,就看到刘长发正坐在沙发上喝酒,身旁的收音机还响着。

他瞪着俩眼珠子,在张亚兰和刘江河的身上扫来扫去。

“买这么多东西,不嫌花钱啊?是不是又为了这个扫把星……嗝~”

原创文章,作者:惊天的豹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48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