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我八岁,成了惊世神童》小说章节目录程咬金,程俊全文免费试读

“哇哈哈哈……说的好!”

程俊的一番话语虽然其他人听着觉得有些幼稚可笑。但程咬金听着确实感觉热血沸腾。

当下,就是虎躯一震,震裂身上的锦袍,露出一身硬如磐石的肌肉。

一脚踹碎一张桌子,张狂不可一世。

“孔老匹夫,你听好了,今天俺们父子就是来砸场子的!”

“文的,你去找我儿子。武的,老子亲自奉陪。”

“今天,我就是要让天下人看看。不论文武,你们孔家都不是我程家的对手!”

满屋子文人雅士全部惊讶的看着父子二人。目瞪口呆。

一时间,略显喧闹的牡丹阁竟然诡异的安静下来。

“扑哧”不知道从哪传来一声笑声。

紧接着,一发不可收拾,整座大厅又喧闹起来。

“哈哈哈,我没听错吧!卢国公让自己儿子和孔家比试文学?”

“这一看就是亲生儿子,但凡是领养的。,都不好意思这么坑。”

“哈哈哈,一个没断奶的奶娃娃竟敢挑战孔家。乐死我了,我这一年就靠这个开心了。”

“你说一会要是奶娃娃输的太惨,哭了怎么办?咱们都是一群大老爷们。可不会哄娃娃呀!”

“你担心个怂,这里就是万花楼,找群娘们来哄孩子还不简单!到时候谁也别拦着我。这份钱我出!”

……

顷刻,大厅里的文人学士都乐不可支。笑的腰都直不起来。

孔颖达更是忍俊不禁。看着眼前这个和他曾孙子一般大小的孩子,完全生不起气来。

“呵呵。小娃娃,你要跟我孔家比什么?咱可先说好,输了可不许哭鼻子呦。”

说完,回身坐到主座上,准备当一次这场别开生面的比试的裁判!

孔家后辈当然清楚孔颖达的意思,不用他开口就站出来一位鬓鬓白发的老者。

“小少爷,老奴是孔家奴仆,在孔家待久了,倒也认识几个大字。”

“曾经也有幸考上童生,参加过秀才试。不如让老奴陪您比上一场?你要比什么,只管跟老奴说。老奴一定不会让你输得太惨的。”

程咬金一看到站出来的不是孔家人,就气不打一处来。“孔老匹夫,你什么意思,派一个伺候人的奴仆,来恶心我们吗?”

比划一下手中的拳头,言语中极具威胁意味。“趁老夫还讲理,赶紧把你最优秀的后辈派上来。要不然。老夫发起火来,连自己都怕!”

孔颖达笑呵呵的端起茶喝,并不生气。只是看向程俊的目光中多出一丝玩味。

程俊心里也十分不满。但是孔家划下道来了,再怎么不满,也得先忍着。

只能拽了拽老爹的胳膊,笑道:“爹,人家这是在考验咱呢。孔家可是名门世家。不拿出点真本事,他们怎么会轻易和我们比试?”

“不过,你也别急。解决这么一个小人物,费不了多大功夫。你坐在一旁喝杯酒就好。看你儿子我怎么大杀四方!”

安抚住老爹后,程俊就找张桌子坐了上去。拿起桌子上摆放的珍奇瓜果。漫不经心的说道。

“我也不欺负你,咱们就比一下对对子吧,就算你没有经过孔家的悉心教导,只要心思敏捷,对上也不难。”

老仆人呵呵一笑,瞬间想起了自己老爷曾经出过的一个上联。倒是颇为适合眼前的场景。

当下沉吟片刻,就当众吟了出来。

“二猿断木深山中,小猴子也敢对锯。”

嘶……此上联一出,大厅里的学士纷纷心神震动。

这对联可不简单,“锯”字是“句”的谐音。

此对联一语双关,不仅讲了两只猴子伐树的场景,更是暗讽程俊不自量力,是个只会供人玩乐的小猴子。

要对上这种上联同样需要一语双关,否则被骂了也是你自己无能。

饶是在座的都是饱读诗书的有为之士。一时间也想不出好的下联。

个个都是急的抓耳挠腮,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相互讨论。

别人都是难得直揪头发,可程俊却是轻松无比。只见他左一口酥梨右一口苹果,嚼的汁液横飞。时而兴起了,又拿起几粒葡萄放入嘴中。没有一丝为难的迹象。

“我说老畜牲啊,你可长点心吧,好歹我也是国公之子。你一个区区奴仆当众骂我,不怕我老爹找你麻烦吗?”

老仆从脸色一变,瞬间觉得有些害怕。不由向孔颖达投去求救的目光。

孔颖达这时候不得不站出来,为自家的仆从出头。“小娃娃,我家的奴仆自有老夫管教。就不劳你费心了。现在你还是好好想想下联吧。你要是想不出来,这场比试你可就输了。”

“什么下联?我不是已经对出来了吗?为什么还要对。”程俊诧异的问道。

孔颖达疑惑的看着程俊,万分不解。

“我刚刚不是叫他老畜牲了嘛!我的下联就是,一马失足淤泥内,老畜牲怎能出蹄(题)。怎么?难道你没看出来?”

程俊嚼着葡萄,言语不清的说道,说完之后,还把葡萄籽吐在老仆从脚下。表达自己的不满。

呃……孔颖达瞬间愣住了,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他一时间只顾着维护自家的奴仆,竟然忽略了“老畜生”三个字的深意。

真是不应该!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下联对的绝了!

二猿断木深山中,小猴子也敢对锯。(句)

一马失足淤泥内,老畜牲怎能出蹄。(题)

不仅遣词用句对的极好。就连一语双关都对的恰如其分。

就连孔颖达自己也对不出比这更好的下联。

而这娃娃只有七八岁大小,就能有如此敏捷心思。

怎么能不令他不震惊!

程俊拍拍手,被人骂了不还击可不是他的性格。指着老仆从笑道。

“我看你也一把年纪了,想必参加过不少秀才试吧?我这有一个上联倒也附和你的情况,你也对对如何。”

说完,就缓缓吟道。“上钩为老,下钩为考,老考童生,童生考到老。”

此上联一出,孔颖达又坐不住了。

好一个不肯吃亏的小娃娃,好一副犀利的口舌!

这老仆平生最为遗憾的就是没考上秀才。现在当众说出来,岂不是往他伤口上撒盐!

不过他又转而一想,觉得可以理解,一个卖身为奴的奴仆当众辱骂国公之子。不报复回来岂不是失了国公的体面?

当下,孔颖达也顾不上安慰老仆从,瞬间开始了思考下联的过程。

这上联出的极为有意思。

不仅巧妙的抓住了“老”“考”二字的特点,更是将老仆从的窘迫说出来,报了一箭之仇。

一时间在场的,

不论是青年才俊,还是老年儒生,都一筹莫展,丝毫抓不到头绪。

老仆从更是急的直薅头发,冷汗横流。

他终生秀才都没有考上的老童生,木讷蠢笨,哪里有对出下联的本事?

刚刚那个绝妙的上联还是偷偷抄袭孔颖达的。让他自己对出,一群进士大儒都对不出的下联,还不如一刀杀了他。

程俊坐在桌子上,晃着小脚丫,时不时的和老爹聊上两句,发出咯咯咯的笑声。完全不担心这个老仆从能对得出下联。

过了许久,老仆从还是一筹莫展。

程俊等不及了,忍不住叫嚣道,

“孔大人,你这仆从不行了赶紧换人啊。,他一直对不上来,难道我们还得等到天亮不成?”

“放心,我知道这老家伙的实力代表不了你们孔家,你们换人不算输。”

原创文章,作者:干了这瓶老干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47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