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我温柔男二来!》小说章节目录李婉玉,安想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还我温柔男二来!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薏仁跳跳蛙

简介:禾菱为了温柔男二穿了书,结果……这个跟剧情一点都不一样的男二是怎么回事啊喂!她的温柔痴情男二呢?这个对她如此冷漠的男人是谁啊?后来,她发现,这男人只是对她冷漠罢了,就是不喜欢她罢了。禾菱:哈哈。

角色:李婉玉,安想

《还我温柔男二来!》小说章节目录李婉玉,安想全文免费试读

《还我温柔男二来!》第1章 温柔男二俺来了免费阅读

“小姐,奴婢今天出去买东西的时候又遇到了表少爷的教书先生了,他还帮奴婢捡了掉下来的东西呢,谈先生真的太温柔了。”刚从外面回来的小奴婢卉娘还没放下东西就开始跟自己的小姐说着今天的快乐事情。

“真的吗?!那你怎么不买个画像给我看看!”穿着紫色烟云蝴蝶裙的少女从书桌前跑到自己的奴婢身旁,看她买了些什么东西回来。

“哎?”卉娘惊讶地看向了自家的小姐:“小姐,你不是对谈先生没什么兴趣的吗?我每次说你都敷衍我的。”

拿着糕点的少女甜甜一笑:“因为我变了呀。”

“啊?”

禾菱看着疑惑的卉娘,想着自己的经历。

是的,她紧随新时代的大流……穿书了。

魂穿同名同姓女二的那种。

不过还好,她是看完整本书过来的。

原身是书中钟爱男主的女二,是个内心些许恶毒的甜妹,她一开始是真的甜,不过后面知道自己这个样子可以获得一些男人的喜欢之后,她就开始有些人为制造甜分,开始作起来了。

原身还拥有幸福美满的家庭,父亲是都城平城附近一个县的县令,母亲是这锦绣县里数一数二的才女,温婉动人,家里也有点小钱。

原身作为家中的独女,可以说是受尽了宠爱,因此也有了一些小姐脾气,她后面只要在找个差不多的人嫁了就能快快乐乐一辈子。

而当时县里有名的私塾先生谈肆便是原身的丈夫人选之一。

一开始原身对这个书生还不怎么感兴趣,结果后来喜欢上了那么一点,就在自家父母的催促下答应了定亲。

另一边的男二谈肆对女二可谓是无比痴情。因为小时候女二无意救过他,谈肆就再也没忘掉这个甜妹。

只不过书中对这一段只是简单说了一下,禾菱这个读者当时也没仔细看。

不过这部分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订婚后没几天,当朝太子,也就是男主出现了。

杀千刀的!

原身竟然看上了那个对她根本没意思,只会利用她的男人!

这种糟蹋深情男二的行为受到了禾菱的严重谴责,这个还不算最让她不满的地方,更绝的是,男主身边的一个小奴婢看不过去女二对男主的纠缠,就想药死她。

结果这个傻缺带着毒酒去找男二月下对酌,讲诉自己追男主的悲伤历程,企求男二能接触婚约,让她去追求自己的爱情。

男二察觉到毒酒,又听了这一番话,以为她是在暗示自己自尽。当时他就心灰意冷一杯干了毒酒。

就这样,禾菱无比喜欢的深情温柔男二就这么领了盒饭。当时她差点撕书而起,看完书后带着怒火在书评里发了十几条,只为自己的宝贝男二鸣不平。

结果,当天晚上她就穿书了……

意识到自己穿书后,禾菱觉得这是上天给她拯救她的宝贝男二的机会。

她决定,既然原身不能给男二爱情,那就她来!

原本禾菱是想直接不做甜妹做回自己的,结果在那时候自己的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道机械人声:“请穿书者牢记你的人设。”

冰冷,机械,无情。

好嘛……一个可怜的沙雕就这么被无情雪藏了。

但是那个系统在禾菱来到书中世界的这两天只说过这一句话,她觉得可能是因为剧情还没开始,而且她这个懒鬼也没有主动推进剧情的意思。

按道理,这个时候,原身的老爹已经在为她挑选男人了,估计过不了几天,整个锦绣县的优秀少年郎的画像都得在她禾菱面前晃一遍,那个时候剧情应该就开始了。

禾菱想想那场景,心里莫名联想到了皇帝选妃,当然她也只敢在心里想一想,说出来她怕还没拯救她的宝贝谈肆,她就被人砍头了。

“小姐,你脑子没出毛病吧?”卉娘扎着两个揪揪的小脑袋凑到禾菱面前问。

“去去去!哪里会有毛病!你把谈先生说的那么好,我当然会有点小兴趣啦!”禾菱打开让卉娘带的糕点,先拿一块塞到卉娘嘴里堵住她,再拿一块自己吃。

“唔唔唔,小姐你……”

“停!吃完再说话!”禾菱瘫在板凳上,仔细享受这个糕点,说实话,这个书里的糕点是真不错,放在书外,绝对能绝杀一堆糕点。

就在主仆二人享受糕点的时候,门外进来两个人,禾菱定睛一看:!是原身的老爸老妈!

\”我的乖女,在吃什么呢?\”一位约莫三四十岁,但是打扮淡雅,笑容温软的妇人坐在禾菱身边,拿出丝巾擦了擦她的嘴边的糕点渣渣。

被人突然这么一接近,禾菱下意识想仰头拒绝,但是她突然想到自己穿过来的身份,于是她还是乖乖接受了李婉玉的擦嘴行为。

禾菱在心里作了一番准备后,才开口,藏住自己平时的沙雕性格和大粗嗓子,娇嫩嫩地回答李婉玉的话:“在吃卉娘给我买的糕点,可好吃了!娘要不要尝尝?”

一开始过来的时候喊“爹娘”还有点不习惯,不过过了这两天就觉得喊得挺顺了。

李婉玉看着自家呆呆傻傻的女儿,笑着拍了一下她的头:“吃吃吃,就知道吃!”

“哎呦!娘你干嘛突然打我嘛?”禾菱硬生生把口头禅“窝草”咽了回去。

“不打你打谁?都十七八岁了,还天天就知道吃,一点都不着急!”

“着急啥?”禾菱看着李婉玉那保养水嫩的脸,心里突然想到了什么。

是要……开始剧情了?

果然,李婉玉给旁边一直没说话的禾予安一个眼色,后者立马拿出来一本小画册摆在了禾菱面前,他笑吟吟地看着自家女儿:“菱儿啊,该考虑终身大事了。来,这是你娘和你爹我花费大心思绘制的这县里品行良好,家境也还可以的优秀少年郎,你快瞅瞅有没有喜欢的。”

禾菱放下糕点,“哦”了一声,然后乖乖低头慢慢看那小画册。

其实她心里超级激动,想想即将在这个小册子上看到她宝贝谈肆长什么样她就无比期待。

禾菱一页一页翻着,努力克制自己只看名字就翻过去的想法,她可不想让家里人看出来她是冲着谈肆去的。

???

翻到最后一页的禾菱脑袋上直接三个问号蹦了出来。

谈肆的名字呢?她心心念念的宝贝谈肆的画像呢?

禾菱不甘心,又直接从头翻了一遍,这次她没有刻意控制速度什么的,而是直接快速翻完了一本画册。

???怎么还是没有?离谱子。原著里明明说这小画册里有谈肆的画像啊,并且那画中人真真是一个仙人,看一眼就忘不掉的那种,绝对能在这一本画册的俊生中名列前茅。

她也没漏掉啊?怎么就没看见呢?

想着,禾菱又打算去再翻一遍画册,这时旁边的禾予安忍不住开口:“菱儿,怎么了?这一本里没有喜欢的?不过,没有也没事,爹回头把邻县的也给你……”

“不是,爹,我们县的少年郎就这些吗?”

“对啊,这还是我精挑细选的,绝对从各个方面都是优质的!”禾予安拍着胸脯保证。这就给禾菱整蒙了,难不成……谈肆没资格上这画册?不应该啊,书本上说了画册上有谈肆,原身也是纠结了许久后选中了谈肆的啊。

但是禾菱又不能直接问,不能让他们直接知道自己冲着谈肆去的,不然多不好意思。

于是,禾菱只能旁敲侧击,说着自己的择偶标准:“爹,我喜欢那种温柔,善良,有文学气息的,你可有认识的?”

听到女儿的话,禾予安和李婉玉都顿了一会,在脑子里想着有谁符合这个条件,突然李婉玉叫了一声,禾菱急忙期待地看过去,结果看到她拿起小画册的时候,眼神就直接暗淡下去了。

“你看,这是李家的小子,他超温柔,超善良的,读书也厉害。”

李婉玉指着画册上一个俏郎生说,但是禾菱只是叹了口气,这也说明了她要的不是这个。

禾予安想不通,挠了挠有些秃的头说:“这李家的小子可是最符合你标准的了,他可是被称作‘小谈肆’的。”

听到关键词语,禾菱下意识直接抬头看向了禾予安,待意识到不对劲把头转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这两人一看就知道自家女儿想的是什么。

李婉玉握住了禾菱的手,笑嘻嘻地看着她:“你是喜欢谈先生?”

书里说谈肆曾经在十六岁就高中状元,受到朝廷各方势力赏识拉拢,不过后来不知为什么他又选择了来这锦绣县,做了一个平平凡凡的教书先生,还一呆就是四五年。

但是谈肆这“少年状元”的称号可是实打实的,县上一些不缺钱的人家专门聘请谈肆去教书,结果都被拒绝了。

最终,谈肆在这县里开了一家私塾,专门教小孩。当然,对于县里想去请教的其他人,他也从不拒绝,甚至很是欢迎,有时还与这些人辩论到很晚。

同时,谈肆还有一个极其好看的皮囊和一身出尘的气质,又给他加了不少分。

就这样,谈肆也成了这县上有名的人物,谁见了都得由衷喊一句:谈先生好。

所以,这谈肆肯定是第一个列入禾予安的女婿人选的,但是……

“人家直接拒绝了呀。”李婉玉惋惜地说。

“啊?”禾菱整个人傻了。

这好像跟原书不一样吧……

“你爹想谈先生做他女婿想的快疯了,所以就直接去问谈先生了,但是人家说想专心读书,不想娶妻。”李婉玉敲了敲自家呆呆女儿的头,有些心疼地继续说:“没想到你看上谈先生了,唉,终究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罢了。”

听了这话,禾菱是又难过又轻松。

按照书中的剧情来看,谈肆一开始就不跟禾菱在一起才是最好的,后面就直接啥事没有。

但是现在这禾菱换人了呀。

禾菱有些郁闷,毕竟她进来就是为了谈肆,这人家直接拒绝交流……多少有些伤心。

而且她有些好奇,为什么会跟原书发展不一样?谈肆为什么会拒绝自己喜欢了那么多年的小甜妹呢?

带着这疑问,禾菱可以说是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妙。最终她决定去找一下谈肆,顺便看一看她最喜欢的痴情男二到底是何种妙人。

第二天,禾菱就让卉娘好好给自己打扮了一下,打算去私塾那边看看谈肆。

一直以为自家小姐不喜欢谈先生的卉娘还是有些接受不了这突然的变化,她再次问:“小姐,你真的喜欢上谈先生了吗?”

禾菱想了想,还是保守点回答:“只是相比于其他人来说,对这个更感兴趣。”

其实她在心里想的是:喜欢!超他妈喜欢!就是冲着他来的!

中午太阳正大,私塾门口有马车来接自家孩子回去吃饭的,也有差人来送饭的,也有些平民家里的孩子家长没时间来接是交了伙食费跟谈肆一起吃的。

来来往往的人里,私塾对面的那少女格外显眼。

少女梳着简单的丫髻,戴了些简单的金钗珠玉,小脸白白嫩嫩,还带着一些小孩的婴儿肥,眼睛大大的格外可爱。身上着的银纹绣百蝶度花裙也表现了她家中底子不差。

“小姐小姐!下学了!”那少女旁边的绿衣小丫鬟也白白净净的,现正晃着那少女的手指着私塾里跑出来的各家小孩。

“我们进去找表少爷吧。”禾菱拎起放在一边的食盒,进去找她姑姑的儿子——李砚。

这也是她想了好久找到的借口,借着看李砚的借口见谈肆,然后好好问问他为什么不按原书剧情来!生气!

“这位小姐不知是来看哪家孩子的?原谅老朽记忆不好,看着眼生。”门口坐着的大爷突然伸出拐杖拦住了禾菱。

此时,门旁站着的两个门童也警惕望了过来。

禾菱猜猜这应该是保护这些私塾里小孩子的,这大爷估计把这些小孩的家长记得清清楚楚,防止他们被误接走。

“我是李砚的表姐,禾县令的女儿禾菱,这是我丫鬟卉娘。”禾菱直接报好了家门,虽然原身不怎么样,但是原身的父母在这附近可是有名的好人。

这一说完,那老人就放下了拐杖,还起身做了个赔礼的动作:“原来是禾县令的女儿,是老朽眼挫了。”

禾菱急忙把人扶好:“没事没事,您别这么说。”

“禾小姐请进。”老人转身让开了路,那两个门童也不再关注这边了。

“好,谢谢爷爷。”

“表姐,你怎么突然想来看我啦?”七八岁的李砚嘴里塞着饭,疑惑抬头看着身边到处看的表姐。

“呃,想你了呀!乖,你告诉我,谈先生现在在哪呀?”禾菱弯下腰笑吟吟地问。

“应该在后面的食堂。”

“真棒。卉娘,你好好陪着表少爷,我去找谈先生,不用跟过来,我可以。”

禾菱好不容易找到了李砚说的食堂,她没敢进去,而是在不远处探头探脑,像个干坏事的。

“你在这里干什么?”

身后突然响起男人平淡甚至有些冷漠的声音,禾菱被吓得一转身。但是看到身后人的那一刻,她觉得自己找到想找的了。

原创文章,作者:薏仁跳跳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45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