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渣总追妻火葬场》小说章节目录张哈,唐美茹全文免费试读

五年后

一艘从洛杉矶去往北城的豪华邮轮上。

行政舱的vip包间里,一个女人正在跟三个奶团子搓麻将。

女人身上穿了一件白色的吊带背心,外罩一件长款的防晒衣,一双雪白的大长腿随意翘起二郎腿,很慵懒地伸直。

她穿了一条浅蓝色牛仔裤,裤子很短,越发衬地她那双腿纤长。

坐在椅子上,她眼神里全是散漫,纤长的手指夹着麻将,往桌上轻轻一丢:“幺鸡。”

连说话的声音都十分悦耳。

房间里有连向大海的阳台,落地玻璃门敞开一条缝,海风带着咸腥的海水味吹进来,将女人那一头酒红色的波浪卷长发吹起。

发丝飘扬的同时,一股清新的洗发水味掩去海水的味道,溢满整个屋子。

坐在女人左手边的是一个小男孩,留着大背头,穿着小西装,打扮地像个英伦小少爷,贵气而优雅。

他全程绷着脸,拿麻将牌的时候表情傲娇:“五筒。”

“妈咪,我这个阔不阔以吃哥哥的呀?”

男孩的旁边,一个扎着冲天炮的小奶团奶萌奶萌地抓着两个麻将牌,摊开放在桌子上,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女人。

女人看了眼她的牌,忍不住笑起来:“小傻瓜,你是二筒和四筒,妈咪怎么教你的,从1数到10,报数。”

“1、2、3……”起初小奶团还数地很有劲,可数到4的时候,她就卡顿住了。

嘟嘟的小嘴撅起来,委屈巴巴地朝女人递去求助的目光:“妈咪,不会。”

“真是小笨蛋。”女人摇了摇头,无奈又觉得好笑。

一胎三宝,唯独生出这么个小迷糊。

“笨团团,是2345,你的二筒和四筒只能吃三筒。”

小奶团的左手边,一个西瓜头的小男孩很认真地给妹妹讲解。

团团‘哦’了一声,肉乎乎的小手把自己丢出的牌抓了回去。

正当一家四口玩得惬意的时候,一声‘砰’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和谐。

房间外的走廊上传来一阵急促的跑步声,接着,便有人鬼哭狼嚎起来。

“救命!有人开枪了!有人开枪了!”

不知道是谁惊呼了一句,外面的动静一下子就大了起来。

一听有人开枪,女人立马起身,将对面的小女娃抱了起来。

两个小男娃动作很敏捷,一个跑去打开保险箱,从里面掏出一把手枪,别到女人后腰间,另一个则跑到座机前,给前台打电话。

“妈咪,没人接。”

说这话的英伦风男孩叫果宝,虽然才四岁,但却比同龄孩子要聪明许多。

他八个月就学会说话,一岁的时候,已经能用双语做简单的交流,三岁时,唐诗宋词已经背得滚瓜烂熟了。

到了四岁的时候,他对电脑操作已经非常熟悉,智力可以堪比一个高中生的水平。

“果宝,用手机给你炎叔叔打电话!让他来支援咱们!”

女人临危不乱,吩咐男孩。

这次她受北城席家的邀请,去给席老太太治病。

席家是北城的名门望族,这些年,席家的产业一直由老太太打理。

此番老太太得了不治之症,若是能从此一命呜呼,势必给席氏带来重创,而这,正是席家对手想要的局面。

她此番出行,早就预料到路途凶险。

只是万万没想到的是,对方这么急,还没等她踏上Z国的领土,就派人刺杀她?

女人走神的时候,小家伙已经掏出自己的儿童手机,很熟练地拨出一通号码。

只不过,电话还没接通,从阳台处,忽然闪现出两名黑衣人。

脸上蒙着黑布,手里拿着超轻型手枪。

两名杀手几乎是同时开枪。

子弹穿过厚厚的玻璃门,一齐朝女人的脑门射来。

女人反应很快,抱着两个孩子,身体往后仰,躲开了这两枚子弹。

待杀手还要开第二枪的时候,女人的大长腿朝麻将桌踹去。

桌子被踢地老高,狠狠朝玻璃门砸去,挡住了杀手追杀的视线。

杀手看不清室内的状况,便对着麻将桌胡乱一顿开枪。

等他们推开门,把麻将桌踹开时,却发现方才房间里的女人和孩子都逃之夭夭了。

“shit!”杀手怒道:“追!”

……

几分钟后,当女人再次出现在走廊上时,三个孩子早已被她妥善地藏了起来。

两名杀手一前一后,把她堵在了过道上。

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女人丝毫不畏惧,相反,她冷静地出奇。

拔出腰际的手枪,对准前面的杀手,扣动扳机。

子弹直接爆了杀手的头,血浆飞溅,喷在了过道的墙壁上。

乍一眼看去,像是哪位大师信手涂鸦的泼墨画。

后方的杀手扣动扳机的时候,她像鲸潜于海般跳跃,手指同时扣动扳机,子弹直接钻进对方的心口。

噗——

血液飞溅,伴随着砰咚一声重重的摔倒声,整个过道重新归于一片宁静。

……

此时

一间一室两厅的大包间内,三个奶团被藏在了衣柜里。

果宝捂着妹妹团团的嘴,以防她发出声音,惹来坏人。

旁边的糖球则贴在门缝间,睁大眼睛打量外面的动静。

确定外面没人,他才往柜子里一靠,给果宝打了个OK的手势。

咕噜——

就在这时,衣柜里传来一阵肚子咕咕叫的声音。

团团委屈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哥哥,肚肚,饿。”

“嘘,再忍忍,等妈咪把那两个坏蛋赶走,哥哥带你去好吃的。”

“纪爷,柜子里有动静!”

两萌宝说话的时候,衣柜外忽然传来一个很凶的男声。

接着,一阵低沉的脚步声靠近。

团团害怕极了,小脑袋拼命地往果宝身后藏。

果宝把妹妹护在身后,面色严肃。

糖球则从兜里掏出一瓶自制的辣椒水,冲果宝挑了挑眉。

挡在最前面,打算待会用这辣椒水喷坏人一个措手不及。

当衣柜打开的时候,一把黑枪直直地指向糖球。

男人看到衣柜里藏的居然是三个小孩时,立马把枪收进了腰际。

“纪爷,是三个孩子!”下属刘宽说道。

他跟果宝以及糖球对视了几秒,顿时眉头一拧。

这几个孩子胆子真大,看到他举枪,居然一点都不害怕?

左边的男孩,那双像黑玛瑙般的大眼睛直愣愣地盯着他,还挺唬人的。

至于右边的男孩,顶着西瓜头,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匆匆忙忙的,好像往兜里藏了什么东西?

不过,他怎么越看,越觉得左边的孩子眼熟?似乎很像一个人,可具体像谁,他一时半刻又想不起来。

直到他扭头向纪存修汇报的时候,看到他那张棱角分明,俊冷非凡的面庞时,才恍然过来。

这孩子,完全就是个缩小版的纪爷啊!

这TM到底怎么回事?

果宝很镇静,看了眼刘宽,一身西装革履,打扮地干净利落,看上去不像坏人。

再一看他身后的男人,那更是身材高大,气度不凡。

只不过,当果宝看到男人第一眼时,就傻眼了。

妈咪口中早就死掉的爹地,居然还活着?

眼前这个气质卓越,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优雅的男人,跟他从妈妈离婚证上看到的照片,不就是同一个人嘛?

原创文章,作者:华灼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40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