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君溺宠:农家娇妻美又甜》小说章节目录小义,楚小义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狼君溺宠:农家娇妻美又甜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千溪

简介:大家闺秀归隐田园,明里帮姨母种田,暗里却是为了打听当年救过她的少年郎。岂料,当年少年郎已变成了少年狼。他冷漠、孤僻、狠毒,手时常沾了血,时常打伤了人,是村里妇人口中的恶魔加逃犯。而只有她知,他只是被世界欺负得太惨没了安全感,只好竖起全身的刺,不让任何人靠近。她凭借着异时空的灵魂,边种田发家致富,打退欺负姨家的坏人,边采取淑女路线的追求方式攻克少年狼的心……

角色:小义,楚小义

《狼君溺宠:农家娇妻美又甜》小说章节目录小义,楚小义全文免费试读

《狼君溺宠:农家娇妻美又甜》第1章 水之争免费阅读

毒辣的太阳,连日炙烤着大地。放眼望去,作物奄奄一息。

“大哥,就不能给我田里一些水吗?”望田里快要枯死的秧苗,楚小正心如刀割,低声求道。

若是秧苗都死光了,那下一季他们家就只能等着喝西北风了。

楚小义蹲在田埂上,继续将哗啦啦的水放出山之外,就仿佛没听见楚小正的哀求。

“大哥,我求你了,就放一点点水给我的田里,滋润一下就好了。”楚小正急了,声音也高了几分,但难掩他眼眸中的恐惧。

楚小正一向胆小软弱,平日连大声点说话都觉得会招致祸端,向来夹着尾巴过日子,对谁都是一副好说话好欺负的模样。

“不给。”楚小义慢悠悠地站了起来,讽刺而又鄙夷地望着他,“我凭什么要把水给你啊?这水流过我的田里,我爱怎么就怎么,与你何关?”

“可这水是公家的。”楚小正委屈的不行,但被他这般呵斥之下,声音变小了许多,气势也就更加微弱了。

“那又如何,它流经我田里了,我爱如何就如何,你管不着。”

“大哥……”楚小正鼻头泛酸,几乎要下跪,“你这话简直蛮横不讲理啊,我们毕竟是兄弟一场啊……”

“说起这兄弟一场我就来气,我那死鬼爹,怎么就给了那么多田地你。”楚小义一脚踩在了楚小正的秧苗上,狠狠地碾压了几下,踩烂一大片的秧苗。

脚踩在秧苗上,但他却几乎是将楚小正的心掏出来,狠狠地践踏了一顿。

“你……”楚小正颤颤巍巍地举起了手,眼圈儿泛红。

“怎么,想打人?”楚小义嗤笑,将脸往他的跟前送,“来啊,打一个试试看,孬种!”

楚小正却是不敢打人的,别说打人了,平常就是高声地与人说话他都觉得是罪过。这也难怪村里村外都将他踩在脚底下使劲的欺负,谁不是个欺软怕硬的。这天顺走几片瓦,那天拿走几只鸡,这会儿偷把菜,那会儿盗把粮,也是常有的事。

袖底下的拳头,捏紧了又松开,松开了又捏紧。眼里的委屈几乎将他包裹。

“既然你不敢动手,那我来帮你,让你知道什么叫蛮横无理。”楚小义抬起拳头,一拳头打在他的额头上。

楚小正身体弱,只觉得天旋地转,往后踉跄几步,脚下一软,整个人就直通通地仰面倒在了田里的秧苗之上,压坏了一大片的秧苗。

楚小正不觉得额头痛,却觉得心痛。秧苗都毁了,下一季怎么办?

悲怆的情绪如那滚滚流向山之下的水奔涌而来,眼眶火辣辣的热,胸中火气澎湃,终究还是抵不过怯弱的皮囊。

“你说你来招惹我,也不看看自己的能耐,无儿无女,还占据着这土地,真浪费。你说你怎么不早点去死,好将这土地全部给我。”楚小义口里说出的话,不仅没顾及半点兄弟情分,而且异常恶毒。

“起来啊,跟我打一顿,若是你打赢了,这水,大哥给你,哈哈哈。”楚小义挑衅地哈哈大笑起来,得意之色,溢于言表。

“住手!”一把温柔中带着几分震慑力的声音传了过来。

楚小义眼眉一抬,循声望过去,看到来人,有些惊讶。

只见田埂那头,走来一姑娘,踩着清风,踏着金光,一身浅紫襦裙。右臂上搭着一蓝布包。满脸柔光,妆容精致,朱唇轻染,杏眼桃花,一颦一笑,婉转动人。一步一动人,一走一扶风。三庭五眼,皆是属于大家闺秀的端庄。

楚小正从泥泞中抬起头,望见来人,惊讶了,那不是他家的外甥女!

苏茶茶淡淡地摇了摇头,阻止了他认人的冲动。楚小正慢慢爬了起来,垂手站在一侧,依然是好欺负的模样,丧得不行。

楚小义总算是从震撼中回过神来,这是何等惊艳的美人啊,他此生不曾见过!今日竟然有此好福气能在田野里遇到,当即满脸堆笑,谄媚出声,“姑娘,田里脏,你怎么往这儿走了呢?”

“为何不给他的田里灌溉的水,还打人?”苏茶茶直入主题,语气温柔气势足。

“姑娘,你是哪家的啊?”

苏茶茶揪着问题不放,“为什么,为什么不给他田里水?”

楚小义眼睛咕噜噜转,“姑娘,很多事情你不知道事情,他这田里根本就不需要水,现在日头这么大,若是突然灌溉水,秧苗会死,我这是为了他好。”

好一句为了他好!

“那现在这秧苗还活着?”苏茶茶指了指田里被践踏得不成样子的秧苗。本来就枯萎了的秧苗,又遭了践踏,哪里还有半点生机?

干裂的田泥,一片一片地裂开,张大着嘴,随时要吞噬掉这些鲜活的生命。

“嘿嘿,这是失误嘛,我一会儿就帮他扶正。姑娘,你就别管了,田里脏,不适合你待,快回去吧,小姑娘。”

扶正,扶正若是还能将压折的秧苗救得了的话,苏茶茶都要拜他为师了。

“今日的事,我还非管不可了。”苏茶茶淡淡的回答,看上去也是一个好欺负的人,却有几分胆识。

楚小义有些不耐烦了。这村还没人敢如此对他说话,这小姑娘也不知哪儿冒出来的,竟然敢多管他的闲事了,不给点颜色她看,还真的就将自己当一回事了。

他踢了一下田埂上的杂草,声音低沉阴险了几分,“滚蛋,你谁啊,也来管老子的闲事,给你面子你不领,若不是老子不打女人,下一个趴在田里的人就是你了。”

楚小正一听说他要将茶茶打得趴在田里,吓得赶紧冲上来,要将外甥女护在身后。

他虽胆小,却是由不得别人欺负他的外甥女的啊。

苏茶茶抬了抬手,示意他退后,眉眼带笑,温顺得有些过分,“你刚才好像说过一句话,若是与你打赢了,你就放水给这田,对吗?”

细胳膊细腿的姑娘,直直地看着田埂上的七尺男儿,将他望得有些发毛,“对,若是可以将我打倒,这水给你们。”

可笑,那楚小正就是一孬种,没那本事。

“好,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苏茶茶往前走一步,“你过来一些。”

“怎么,难道你想替他来打我?”楚小义的嘴角边溢出了讽刺的笑。

原创文章,作者:千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35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