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江流传》小说章节目录江老汉,江流儿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西游江流传

小说:玄幻

作者:阴山比丘

简介:五指山下,江流摘下石猴头顶的蔷薇花,放在鼻尖轻嗅:“你这猢狲,自说是我徒儿,给你取个法名可好?”石猴道:“我已有名了,叫做孙悟空。”江流轻笑:“我知晓的孙悟空是花果山水帘洞美猴王,是敢把玉皇大帝掀下龙椅的齐天大圣,可不是你这蓬头垢面的猢狲。当这天再遮不住你眼,这地……你才是孙悟空。西行路上,我便唤你做孙悟天。”不悟天意,如何悟空?

角色:江老汉,江流儿

《西游江流传》小说章节目录江老汉,江流儿全文免费试读

《西游江流传》第1章 蝴蝶翅膀轻扇,老汉江上捡儿免费阅读

贞观元年。

这一年,太宗皇帝初继位,改元为贞观。从此武德成了过去,玄武门前的滚滚人头、潺潺鲜血成了禁忌。

这一年,江郡改名为江州。

这一年,唐王再开恩科,海州陈光蕊高中状元,得封江州州主。

……

国家大事离江老汉甚远,武德年间他要起早贪黑的耕作,农闲时还要撑着小舢板进江捕鱼。到了新皇的贞观,难道就能放下锄头,丢了渔网?

金銮宝殿上的位置人人能坐,早些年姓着杨,十年前改姓的李。若是有一天随了江姓,老汉才会去查查族谱,看看和皇帝老儿在五百年前是不是一家,说不定到时也能混个皇亲国戚当当。

皇帝换了,日子照过。州主换了,日子照过。

小小平头百姓关心的只是地里收成几分,家中麻布几匹,余粮还剩几斗?

今年年景不好,年头先是大旱,农人一担一担地从江里挑水,幼苗也枯死许多。

大旱之后是大雨,江中暴涨的洪水冲垮岸堤,剩下的粮食又没了一半。

邻里议论着是唐王杀兄逼父,遭了天谴。

江州这地界被杜伏威统治久了,百姓骨子里都留有匪性,再加上天高皇帝远,这些人浑不怕祸出于口。

此一日,江老汉如往常一般撑着舢板入江捕鱼。

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靠在江边上,收成不好时,自然要吃江上的鱼获。

原先水美鱼肥的地段,早就被十里八乡的搜刮干净。这一段临近大湖,湖中的水匪时常顺着江水上岸打秋风,一般人还真不敢在这里撒网。

江老汉却不在乎,他孤家寡人一个,了无牵挂。而且封刀返乡仅几年,手里的功夫还没落下,有不开眼的贼人找他麻烦,谁抢谁都不一定。

要说江老汉,一生当的上传奇。

他出生于开皇八年,虽然称不上钟鸣鼎食之家,但是家境也算殷实。

江父育有四子,江二郎在大业元年被捉去开运河,从此再也没回来,同服徭役的乡里归来后说二郎是在运河上活活累死的。

大业八年,隋炀帝征伐高句丽,江三郎又被拿去从军。大隋战败,三郎永远倒在了异邦他乡。

后来大隋乱起,痛失两子的江父带着大郎造了杨广的反,家里只留下江老汉照顾母亲、嫂嫂和侄儿。

不久,起义军战败,父兄均死在战场。家里也遇到盗匪,仅剩的三个亲人都成了强人的刀下亡魂。

算命先生说他是天煞孤星,天生克父克母、克兄克嫂。

再后来,浑浑噩噩逃难的老汉莫名其妙地成了李靖的兵,还从虬髯客那儿学了一身武艺。

军中奋战多年,江老汉没了一只眼,丢了两根手指,最后不得不带着军主打赏的些许钱粮回到了江州。

江风吹走了江老汉的回忆,往昔的岁月就像是渔网撒在江里,荡起层层波纹,顷刻间就消散不见。

“罗源村中几十家,苦咸水来烂鱼虾,生个孩子没头发,男的女的苦不煞。”

略带嘶哑的沧桑歌声响彻在江中,老汉刚撒下渔网,剩下的是无聊且漫长的等待。晚上能填几分肚子,就看一网下去能捞起多少。

浑浊的独眼没有聚焦地瞅着湖面,突然,一块小小的木板从上游漂下来。

漂过小舢板,江老汉才看清,木板上居然有个娃。小娃儿被带子绑牢在木板上,安安静静地不哭也不闹。

江老汉想也没想,跳入江中,拉过木板,及时把小娃儿抱上了舢板。

仔细一看,这小娃儿眉目清秀,云庭饱满,端是有福之相。怎么尚在襁褓中,就被弃在江上。

小娃儿也不怕生,托在老汉手上,开心地上下摆动手臂,小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随着小娃儿的动作,江老汉方才见到小娃儿怀中系着一封血书。

“原来是有大冤屈的。”

江老汉取出血书,仔仔细细地端详,字很秀气,应该是出自女子之手。血书里写了什么,他没看懂,因为他压根就不识字。

“自己的冤屈为何要让娃娃背负,若是俺的儿,定当要让他无忧无愁的过一生。”

看着手里的血书,江老汉欲要将它丢进江中,犹豫了片刻,叹了口气:“哎,俺也没有权利让娃娃不知道自己身世。且罢,待他长大后,自行决定。”

说罢,他又将血书塞回小娃娃的怀里,字里行间都吐露出要收养娃娃的意思。

“俺是天煞孤星,娃娃是孤儿,许是克不到他。”

日后有一个上香火的种,老汉拒绝不了。常言道积谷防饥,养儿防老,他年纪不小了,也想为将来谋个出路。

何况小娃娃是由江水送到他的身边,搞不好还是龙王爷的旨意

捡到娃娃的江老汉无法静心捕鱼,连忙收起渔网。

呦吼,还挺沉!

捞上舢板,破渔网中几条肥美的大鱼在挣扎,老汉几年都未曾一网打到这么多的收获,更加坚定了龙王送子的想法。

江老汉笑呵呵地用粗糙的手指点在小娃娃的鼻尖:“以后你就是老汉的娃儿了,大江把你送到俺身边,便唤你做江流。”

“江流儿,江流儿,江流儿。”

老汉唤一声,江流笑一声,小眼睛咕溜溜的转动,灵气十足。

天见可怜,江流重生之后,睁开眼只看见蓝天白云和江水。

两只小手被带子捆住,动都动不了,只能无奈的随波逐流,现在好不容易被救起,还不能开心一下?

于是江老汉欢天喜地的拎着鱼,抱着江流儿上岸回家去了。

少顷,岸边浮现出几十个身影,原来是暗中护持江流的六丁六甲、五方揭谛、四值功曹、一十八位护教珈蓝。

一位珈蓝疑惑地说道:“菩萨言说金蝉长老转世当被金山寺法明和尚收养,为何会被这腌臜老汉拾去?”

值月神附和道:“未觉察到有大神通者施法。”

摩诃揭谛道:“金蝉长老事关我佛门西行大事,谁敢轻易插手?我等还是速去南海珞珈山禀告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

原创文章,作者:阴山比丘,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33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