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安 阁主《凤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凤浴

小说:玄幻爽文

作者:三台蒸汽机

角色:许安 阁主

简介:波云诡谲,尔虞我诈,无法斩断私欲又如何能成仙?
修身养性,磨炼意志,一个男孩在经历何种苦恨后才能变成顶天立地的男人?
尘埃落定,蓦然回首,到头来却唯有喟叹一句,来处已满是萧瑟。
凤凰九死,浴火方能涅槃。

书评专区

许安 阁主《凤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凤浴》第5章 拜师免费阅读

再说许安,此时的他正呆呆的望着自己的“救命恩人”,一时竟连感谢之词都忘了说。

老者刹那间便来到了许安身边,也未言语,一把拎过他,乘凤而去。

只听一声凤鸣,眨眼间二人已至离门阁。

神凤落于一间高耸不可见顶的阁楼之前,待二人落地后,又长嘶一声离去。

许安见面前,阁楼气势磅礴,每层皆各有特色,此时,正门大开,似是在等待着二人的到来。

愣神间,那鹤发老者已向阁内走去,许安连忙跟上。

一声便可喝退言家众人,面前之人究竟是何种身份?

思虑间,许安已跟随老者进到了阁内。

阁中一楼为议事大厅,正中为一圆形站台,四周环绕着阶梯式的座位,后一层皆略高于前一层。

此时,殿内已坐满了人,老者示意许安站到圆形站台中央去,许安内心中虽有万分疑虑,却也只得照做。

老者随后也坐到了属于他的座位之上。

环形看台之上,第一层只有两个座位,正对着站台分立东西两边,京商坐在东位,西位坐着另一位白眉倒竖的老者。

第二层分散的坐着十位看起来略微年轻一些的老人。

第三层往后便是一些中年人。

此时,众人正齐齐盯着站在圆形站台上的许安。

许安自小地方而来,哪里见过这场面,不觉有些紧张,额头上冒出些许汗珠。

再看看这座次,许安更是心惊肉跳。

离门阁的人员体系,大致可分为六层,阁主为尊,其下是两位尊者,再下是十位长老,长老之下是普师,再下便是内门弟子,最后是外门弟子。

而从这些人的座次来看,第一层便是二位尊者,而救下许安的,正是其中的京商尊者。

第二层是十大长老,第三层往后是所有的普师。

这般大的阵仗,今日不会只为自己而来吧?许安暗自忖道。

难道是自己的天纵之资终于被发现了?

总不能是因为我盗了言家的墓吧?呸!被骗进言家的墓吧!

思虑间,许安忽然醒悟过来,这一路太过震撼,都忘了礼节。

于是,赶忙向众人施礼作揖。

可还未等他施礼完毕,十大长老中忽有一人厉声开口问道:“为何闯言家祖墓?”

许安听到问题,顿感无奈。

于是,便将自己来到离门阁后,如何遭言沛儿哄骗之事再次复述了一遍。

说完后,他便静静等着众人的质疑,可众人似乎对他的这段经历并不感兴趣。

许安见状有些许意外,他原本以为是言家在找人兴师问罪。

“你将进入古墓后的全部经历速速讲来。”那位长老再次问道。

许安便又将进入墓中之事娓娓道来。

可当他讲到墓中“种火”时,刹那间,大厅众人皆无比震惊,连两位尊者脸上都露出了异色。

“许安!你可知自己在说什么?”长老的语气越加严厉。

“弟子句句属实!”这句话许安今日已不知说了多少次了。

此话一出,瞬时,大厅内议论纷纷。

“言家祖墓当真藏着一处种火之地?”

“言家不臣之心早有显露,若当真私藏种火之地,那便是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那言家这些年不知暗地里培养了多少高段弟子!”

“难道言淙君的天纵之资其实是…”

“怎可听信这小儿一家之言?”

“嗯。或许是这小儿鬼迷心窍,为了些财物闯了进去…”

眼见争吵声越来越大,那京商尊者厉声道:“噤声!”

刹那间,整个大厅便安静了下来。

正在此时,忽从楼上走下一位女子,那女子穿着华丽,脸上虽戴着面纱,可美艳之姿仍旧难以掩盖,眉目如画,娇艳欲滴。

众人见那女子出现,皆整理衣冠,京商尊者与另一位尊者也是朝着那女子微微欠身。

只见那女子将将站定,便朝着众人说道:“门主大人有令,务尊者、京尊者和许安上来。”

众人听闻,皆跪拜而去,少女便引着三人上了阁楼。

走了多久许安不知道,只是觉得腿都酸了,才终于到了。

那少女缓缓推开一扇门,入门便是绣着凤的丝制屏风,屏风内有一床,挂着薄如蝉翼的锦绣窗帘。

隐隐的,许安看到床上好像躺着一个人,他好奇的张望着,却突然感受到身后一股力量猛击他的腿部,一吃痛,便绵软的跪了下来。

转过头,只见另一位尊者正一脸凶相的盯着他,此人正是离门阁两大尊者之一的务浓。

接着,京商与务浓二位尊者冲着床榻也开始作揖。

看此场景,许安暗道,看来此人便是离门阁的阁主了。

许安不禁暗自咋舌,这两日真是离奇。

碰到个奇怪“师父”,进了言家祖墓,今日更是将能左右一个大陆命运的大人物都见到了!

忽然间,只听床上一个苍老无力的声音传来:“许安,刚才使出的那一式是何人教你的?”

哪一式?难道是击落言家弟子的那招?

许安思索片刻,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如实的答道:“家父。”

缄默,许久无话。

而京、务两位尊者在听到许安的回答后,脸上却同时流露出震惊的表情。

“务尊者,去查查这位少年刚刚在议事厅所说之事。”

许久后,那榻上之人接着说道。一句话,被咳嗽打断了四次,才终于勉强说完。

“诺!”务浓尊者答允道。

务尊者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放松。

随后那帘内伸出一只手摆了摆,示意三人退出去。

许安这次看了个真切,那手好似骨头上只包了一层皮,如鹰爪般可怖。

三人见状便准备离去,却听那帘内之人忽又说道:“京尊者,许安,便做你的徒弟吧!”

京商闻言愣了片刻,惊醒过后赶忙作揖答道:“诺。”

可听到阁主的安排,务浓却连忙作揖说道:“阁主大人,此事还有待商榷!”

帘内之人却似未理会,对身边少女说道:“拟个文,即刻昭告天下吧!”

“是,阁主大人。”少女低头答道。

“阁主!”务浓看着有些焦急,声音也大了许多。

“出去吧。”帘内之人再次摆了摆手,伴随着几声咳嗽声,便不再言语。

务浓见状只得与二人一起离开了内室,而后,狠狠瞪了一眼许安,冷哼一声甩手走了。

许安感到十分莫名其妙,一脸无辜的问京商:“我有哪里得罪他吗?”

“对,也不对。”京商笑着抚须说道。

这算什么答案?

接着,京商拍了拍许安的脑袋:“下次问问题,记得叫师父。”

许安听闻,内心中不禁欣喜万分。

面前之人,可是离门阁乃至整片大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人物。

自己若做了京商的弟子,那回了村儿,隔壁家的王狗蛋儿还不得羡慕死!

这两日,可真是命运多舛。

想到这儿,他翻身便拜,喊了一句师父。

京商见状也乐的哈哈大笑,答允了一声便叫许安起来。

许安见状又是几句溜须拍马之词,惹得京商笑意连连,二人随后一起走出了阁内。

“今日便回去休息吧。”到了殿前,京商算是与许安做了别。

“可是师父,那言家…”许安还是有些许担忧,毕竟当时那些人每一式都是杀招。

京商闻言,淡淡的回答道:“在这里,没人敢动你分毫。”

“师父霸气!”许安大笑着作揖后,便赶忙走了。

望着许安远去的背影,恍惚间,京商好像又看到了当初的那个少年。

>>>点此阅读《凤浴》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三台蒸汽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255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