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黄利 杨光无敌:我在五指山下开了个万事屋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无敌:我在五指山下开了个万事屋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秋山御狸

角色:黄利 杨光

简介:这本书写的是不受家族宠爱的绝对强者风羽和他的小伙伴在五指山下开了一家名叫万事屋的公司。
万事屋,顾名思义,什么活儿都接。
你以为是修仙二代玩票?
才不是…..
故事爆笑且暴力。
笑中带泪,暖情中带着无厘头,真的是茶余饭后睡觉前必备的网文…..

书评专区

主角叫黄利 杨光无敌:我在五指山下开了个万事屋小说免费阅读

《无敌:我在五指山下开了个万事屋》第5章 第一单完成,锥心之痛免费阅读

女人听后,痛哭起来。

男人见着那枚硬币,竟有些疯魔地说道,“有没有地狱?有没有地狱!”。

黄利瞧着男人的贱样,打趣道,“地狱十八层,你可以好好享受了,放心吧,你这样的恶人,肉身会跟着一起下地狱的,到时候,哼哼,你见过炸猪皮吗?”。

黄利笑了起来,男人抖作一团,直呼不可能的,都是假的!

也疯笑起来。

风羽见男人这样子,对黄利说道,“别刺激他了,要疯也得是被判死刑的时候,当着千千万万人的面再去疯!”。

黄利摸了摸男人的脖子,不屑地看了男人一眼,说道,“没疯,装的,这种人心理强大着呢”。

滴滴滴…….

无声了。

病房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男孩还是没撑住,虚无间铁链划破空气的声响越来越近,男孩的母亲在那一刻,眼泪也凝在了脸颊上。

风羽看向维持生命的仪器,一条红色的直线在屏幕上无限循环。

杨光充满恳请地眼神一直看着风羽。

而黄利却冲着风羽摇摇头,他修仙他明白,万事万物都要等价交换,强行去逆改天命,一定会招来报应,

风羽无奈地闭上眼睛,在一片寂静中向ICU门外走去。

他的背后是男孩母亲绝望的眼神,是小女孩鬼魂怨念的释放,还有男人肆意地狂笑……..

突然,风羽站住了,他回过头来瞥了一眼捆成麻花额男人,笑了起来。

必须得承认,风羽的笑充满了邪恶。

风羽伸出手指向男人,他的脚下腾起极其凌厉的气息,所有人一瞬间都被这凌厉的力量穿透,也在这一刻,这房间、这栋楼宇、这座城市,只有风羽一人可以活动。

静止了,在风羽的剑域中,一切都静止了。

风羽帅气地走到男人面前蹲了下来,他的食指点在男人你的额头,闭上眼睛后口中念念有词,忽地睁开眼,手指猛地拉扯,一条红色的丝线从男人的额头被风羽拉扯了出来。

他拉扯着红线站了起来,走到男孩的病床前。

风羽闲着的手整理了男孩额前的碎发,面带微笑的风羽对着窗外清冷的夜空说道,“是你,也会这么做吧”。

说完,风羽扯起红线按在男孩的额前。

男孩的躯体在静止的状态下发生着变化,伤口再一点点复原,血迹再一点点回缩,似乎时间在男孩的身上点开了后退键。

男孩在复原,他的父亲却在极度痛苦中衰老着,他乌黑的头发一瞬间被抽去了光泽,灰白的发梢渐渐白了满头。

身体的变化还是其次的,男人的眼神从乖戾狠绝变成了此刻浑浊的颜色。

时间的流逝,让他绝望了。

短短几分钟,几十年的光阴就从他的生命里流进他的儿子的生命里。

当最后一丝红线注入男孩的额头,男孩有了呼吸,他的心再次跳动起来。

男孩的模样就像刚刚睡着了一般,平和极了。

风羽笑着亲吻了男孩的额头,这吻是来自神的祝福。

随后,风羽手指呈剑势,猛地一挥,被禁锢的时间再次流淌起来。

所有人如梦初醒般深呼了一口气。

风羽握紧病床的围栏,此刻,他头晕的很,黄利见状,立刻跑了过来扶住了风羽。

“老板,你感觉怎么样?”,黄利关切地问道。

风羽麻木地摇了摇头,又摆摆手说道,“没有大问题”。

杨光此时也赶了过来,她眼中带满了歉意。

风羽微笑着对着杨光微微摇头,便一下子晕了过去。

这一出可吓坏了杨光和黄利,他们赶紧把男孩从床上抱下来,再把风羽抬了上去。

他们手忙脚乱的忙活起来,男孩的妈妈却被吓得不知所措。

似哭非哭地爬到儿子身前,她知道儿子被神仙救活了,可她太失态了,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

小姑娘的鬼魂站在角落里一直没有说话,她浑身冒着滚滚地怨念,当她明白父亲对他们所做的一切的时候,她就要变成厉鬼了。

医院外,大雨将至。

电闪雷鸣的夜空将渝州城衬托的格外诡异。

小姑娘鬼魂的双手渐渐弯曲起来,黑色的气息从她的指缝里渗透出来,她的意识渐渐再被急速生长的恶灵吞没着。

她最后的意识,迫使自己看向妈妈和弟弟,看向桌上的鱼缸,那尾黑色的小金鱼甩了下尾巴。

再见了……

女孩是这么想的,她的灵魂已经不能控制魂魄的异变,而在此刻,一只暖暖的小手牵住了她的手。

这一瞬,她平静了下来。

她艰难地向握住她手掌的方向挪动僵硬的脖子。

是弟弟。

弟弟的灵魂握住了姐姐的手。

弟弟充满生机的灵魂渐渐暖化姐姐沉郁的魂魄。

白色光芒驱散了女孩浑身的黑气。

弟弟告诉姐姐,“姐姐,我要去找妈妈了,妈妈一直在喊我”。

小女孩流着眼泪拼命点头。

小男孩依依不舍地放开姐姐的手,仍对姐姐说道,“姐姐,你不跟我走吗?”。

小女孩淌着眼泪笑着摇摇头。

小男孩失望地回过头去,向着妈妈,也向着自己走去。

突然他停了下来,转身对姐姐说道,“姐姐,等我长大了,你就会回来找我是吗?”。

小女孩怔住了,随即,她抹掉眼泪,开心地点点头。

小男孩见姐姐答应了他,高兴地像妈妈跑去。

小男孩醒了。

妈妈。

小男孩睁开眼睛,看见了妈妈,虚弱地喊着妈妈。

女人混乱的情绪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归处,哇地一声,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

她紧紧抱住儿子小小的身体,拼命吻着儿子的脸颊,这失而复得的心境,不为人母,是无法体会的。

也是这一声哭喊。

把昏沉沉正做噩梦的风羽惊醒了。

风羽浑身大汗淋漓,忽地坐了起来,眼睛直直地看向前方,脖子做了吞咽的姿势。

杨光一下子也抱住了风羽,大喊道,“你吓死老子了”。

风羽嫌弃地推开杨光,无奈地说道,“谁是老子?你个傻子!”。

黄利也阿弥陀佛道,“没事就好,真怕你的神魂被勾到天上去”。

风羽擦擦额头上的汗,叹气说道,“差一点,看来,做好事成本是真高啊”。

话说完,风羽啪地一下翻到床下, 摔了个狗吃屎。

脸着地的他,哼道,“还不快把我扶起来,一点劲儿都没有了”。

被刚刚一幕吓了一跳的黄利赶紧翻床过去架起风羽,可没想到,他也在翻床的过程中摔了个狗吃屎……

杨光嫌弃地看着这两个脸着地的男人,随即也翻床过去。

完美落地。

之后,风羽被黄利架着走到小女孩鬼魂面前,风羽见小女孩的厉鬼化被亲情的力量止住了,赞叹道,“啊,这真是亲情的魔力啊,可惜,我哥就没这份觉悟”。

风羽强弯着腰,对小女孩说,“事情算办妥了吧”。

小女孩看着风羽的眼睛,极为感激地点点头。

风羽温柔地对着小女孩笑了笑,说道,“想不想和妈妈、弟弟道个别”。

小女孩听后,眼中露出渴望的光芒,“叔叔,真的可以吗?他们会不会害怕”。

风羽摇了摇头,道,“他们怎么会怕你呢,但我没有办法让他们看到你,也听不到你说话,只能感受到你”。

小女孩有一点失望,但这失望的神情很快被希望打消了。

风羽见女孩准备好了,便伸手在女孩的魂魄上轻轻滑动,就像在雪人身上蹭下一些白雪一样,此刻,风羽的手指上也是晶莹一片。

随后,风羽扭过脸对黄利说道,“接下来看你的了”。

黄利听后,从风羽手指处接过魂魄的碎片,口中念念有词并朝着还在痛苦流涕的母子弹了过去。

整间屋子,在这魂魄碎片的飘洒中,凄凉中带着些许暖意。

母子相依着,粽子捆绑在一旁。

这一家人,最不该成为一家人的家庭,都感受到了。

亡女的呼唤。

小男孩依偎在母亲的怀里,抬出稚嫩的胳膊,伸开手掌,接住了他并看不见的“雪花”。

“妈妈,是姐姐”。

母亲此刻低着头,垂着泪,用力地点点头。

女人是成年人,她怎么会不明白,逝去的人不会再回来了,失而复得让她精力憔悴,她把脸深深埋在儿子小小的胸膛上。

未来,只有他们母子了。

杨光、黄利也跟着哭了起来,风羽的双眸也变得亮晶晶的。

“得送她走了,不能再拖了,若她成了厉鬼,就只能毁了它”,风羽擦了擦干涸的眼睛,撑着气力走向小女孩,小女孩顺从地拉着风羽的手,跟着风羽走向卫生间。

五分钟后,马桶抽水的声音响起,随后,风羽走了出来。

风羽一出卫生间的门就看到黄利用不可描述的眼神盯着他,哭红的眼睛写满了嫌弃与恶心。

风羽皱了皱眉头,马上想到了电影里的情节,赶忙解释道,“我上了个厕所,人有三急嘛!”。

黄利眼神不变,依旧嫌恶。

风羽翻了个大白眼,不想多做解释,他走到录像机旁,把U盘拔了下来,随后走到女人面前,说道,“节哀”。

U盘放进女人的手中,女人狠狠地攥着,她心中的仇恨也在U盘落手的一瞬间被彻底点燃。

紧接着是被捆的男人绝望的神情。

他刚想要哭喊求饶,便被风羽用抹布重新堵住嘴。

“珍重”。

说完,风羽朝身后勾了勾手指头,杨光、黄利便跟了上来,走前都向女人道了别。

女人赶忙带着儿子,给风羽接连磕了几个头。

并郑重地问道,“您是哪个庙宇的神仙,我这辈子都得供奉您”。

风羽站在门框前,淡淡地说道,“这世间没有供奉我的庙宇,我也不屑食人间香火”,

说完这话,风羽转身便离开了。

三人刚走到楼下,已经是凌晨两点钟了。

一边走,杨光就跟个话痨一样问个不停。

“老板,你怎么把时间停住的!教教我呗!”,杨光学着小姑娘的样式搂着风羽的胳膊说道。

风羽没理它,杨光反而撒娇的更厉害了。

无奈下,风羽才说道,“地仙实力都会有自己的领域力量的,这个怎么能教你?我的领域是剑域,我是剑神嘛!”。

杨光脱开风羽的手,忽地走到前面,在路灯下,像奥特曼附体一样比划,粗着嗓子问道,“你看我,能不能学会!”。

风羽径直走过去,一巴掌贴在杨光脸上,让她一边去。

突然,风羽像想到了些什么,回头问道黄利,“怎么你一句话都不说,可脸像便秘一样”。

黄利放下咬在嘴巴里的手指头,神秘地说道,“我们好像忘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风羽也紧张起来,停了下来,冷汗哗哗地冒,着急地问道,“是什么事?万事屋被隔壁那只老蛤蟆烧了?!”。

黄利抬起眼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我们忘记要劳务费了!”。

此话一出,如晴天霹雳一般。

风羽直接抱头跪地,大呼我屮艸芔茻!

杨光不痛不痒地说了个解决办法,“回去要呗”。

风羽轰地站了起来,衰的不能再衰地说道,“算了,孤儿寡母地也不容易”。

黄利推了下眼睛,很严谨地从风羽背后回道,“不啊,我看他们家在渝州像是很有钱的样子,那个女人背得都是限量版包包唉”。

风羽听后,挠着头发、大叫着向前方奔跑而去。

轰隆,一声雷鸣,大雨倾盆而至。

站在雨里,杨光无语地看着向前奔跑的风羽,并问黄利,“老板这是怎么了?”。

黄利耸耸肩,说道,“可能是被自己的行为感动到了吧,毕竟他平常都是抠抠搜搜的,一点都没男人味”。

杨光很认同的地点点头。

随后,两人也奔跑在雨幕下,朝着风羽的方向追了过去。

杨光朝着风羽的背影大喊道,“老板,你又说话不算话啦,说好的吃火锅!你要赔我!”

一艘生着白色翅膀的巨型游轮从他们的头上飞过,飞到竹林里,停了下来。

这座城市,就像风羽记忆里的一样,太爱下雨…….

>>>点此阅读《无敌:我在五指山下开了个万事屋》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秋山御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234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