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瑟 小劳瑟小说《劳瑟先生》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劳瑟先生

小说:都市

作者:拉那梅拉齐

角色:劳瑟 小劳瑟

简介:时代背景下平平无奇的少年劳瑟得到奇遇之球。或许是蝴蝶效应的关系,整个世界也因为他的奇遇而发生了改变,不许成精的年代有了妖怪,庸庸碌碌的武林门派竟然也有修真强者,本来想着自己有奇遇必然能横行天下的劳瑟,不禁对奇遇表示失望。。。这不连捡到的宝物都要飞了。。这都什么世道啊

书评专区

劳瑟 小劳瑟小说《劳瑟先生》全文免费阅读

《劳瑟先生》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夕阳斜挂,牛儿已经准备回家了,用眼角的余光鄙夷的看着那个鼻涕流过长江的小男孩。男孩目光定定的看着远方。不知道做的哪家的白日梦。

‘这货又在发呆,回家吃饭都赶不上热乎的,还没我这头牛机灵。’牛儿不想说话,转过身尾巴朝着小孩,就是一扫。

啪~!

脸上留下的几道牛屎印,终于让小男孩回过神来,照着牛屁股就是一脚。拿起赶牛的棒儿,急匆匆赶着牛回家了。

这是个东北地区常见的小村落,稀稀拉拉十几户人家,土坯房,木篱笆,荒地连着庄稼,粪土味随风飘荡,两条路在村东头十字交叉。村子南还有个不大不小的水库。村子后面有个大村子和铁路,东北方向有一座铁桥,上面的炮楼据说是倭国人修的。

少年和牛便是进了路口东面靠边的一户人家。小房不大,土坯垒起来的,大人伸手就能够到房顶,上面铺的油毡纸,沥青溜缝。总面积也就不到三十平,老边两口子带着一双儿女就住在这里。

这经常发呆的少年就是主人公了,名叫边羊。十三岁,模样俊俏,面色发黑。在附近初中念初一。班主任姓李叫馅饼,今天是星期五,半天课,下午放学小边羊会帮助家里放牛。除了这十几户人家之外,荒草地还是挺多的,养个几十头牛还是富余。

这牛是老边家攒了一年的钱从牛贩子手里买的架子牛,也算是很贵重的家当了,但是,古话说得好: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

边家当家的四十多岁,在附近的小煤矿做个铁路维护工作。边羊的母亲是位四肢较短体型丰满的妇人,也不是本地人,无业在家,开了一片荒地补贴家用。

妈,我回来了。边羊一边喊一边把我赶进牛棚。

边家的生活条件不好,老边工资微薄,顿顿吃大酱大葱配米饭,小边羊年纪不大,胃可是撑的不小。

来吧过来吃饭吧。

马上过来,我给牛加满草料。小边羊答应着。

这个边羊,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老师就说他傻,差点就降级了,多亏他老爹给老师送了一条大鲤鱼才勉强继续跟读。这事还被他写进作文里全班朗读,被老师恶狠狠的罚站一节课。所以他真是有点傻,有点天真。这不识时务的样子,真是个呆子。

夏夜繁星点点,百年前荒芜的土地上,那个傻瓜少年又在看星星了。

这里的治安环境不好,偷鸡摸狗的事儿常有,打架斗殴也是家常便饭,老实巴交的老边又是外来户,家里买了头牛,不知道有多少人暗地里惦记呢。这不买来不到半个月,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牛被偷了。

因为老边是外地人来定居的,附近也没有三亲六故,所以实际情况也没人过问,反正牛是没有了。全家上下很是忧愁,却也无可奈何。连报警这茬都忘了。

老边咽不下丢牛这口气,半夜三更又到林带里砍了几棵树,也不知道被谁举报了,林业公安连夜上门,不由分说罚了一千块,当年一千块可是大钱了,老边因此旧病复发,病倒在床,多亏同村有一位民间医生出手医治。过日子就是这样,零零碎碎,日短月长。老边虽然身体恢复了健康,却又赶上了企业改制,他在矿上干了二十年,却一直是临时工,一年一百八,三千多块钱收购了二十年的光阴。这钱虽多,但是日子更长,孩子长大,自己老去总得有个资金来源。眼下自己也没啥手艺,钱又不多,老边不由得又开始犯难了,和家里的合计让小羊退学打工去。但这事还没和小羊说。

要说老边他爹也就是小羊的爷爷,据说是在某个叫春的大城市里当官的,给安排个工作也不难,老边的兄弟姐妹也多。偏生老边本身还就是个犟种,这关系就这么一直僵持着。咱们也不知道僵持的是个什么东西。但是从小就给小羊灌输父亲很辛苦,爷爷很冷漠,后奶奶缺德的观念。让小羊从小就和爷爷的关系很疏远。

我们的小主人公世俗本名就叫边羊,奇遇之后改名劳瑟,来纪念某个人失败的半辈子。

再大的事也挡不住明天的太阳继续升起,转眼又过去半个月,丢牛一事早就没人提了,老爹的病也好了,少年人无忧无虑惯了,劳瑟也是如此。

这天正赶上我们的小劳瑟下午没课,写完作业,自己一个人到水库边上玩泥巴,这孩子喜欢捏奇怪的东西,比如飞船啊,变形金刚什么的,都是从动画片里看来的。最擅长的还是摔泥碗。不过还是得先抠黏土,水库后面排水沟旁边有一种黄色的黏土,杂质少而且含水量正好,一直是熊孩子们的最爱。

小劳瑟干脆利落开始抠泥,一把抓下去,被一个尖尖的东西刺到手指疼,劳瑟赶紧到河边把手洗净,看到一个针眼般的小窟窿,这是啥玩意儿扎的,这里头还有针么。擦干手,转身找了根木棍。看来得把这东西挖出来。一棍子撅下去,挖出来一块泥巴,上面还沾着一个黑不溜秋带刺的东西,把这东西小心翼翼的拿到河边洗净,劳瑟仔细看着这个乌漆嘛黑的小玩意儿,它只有指甲盖大小,是个小球,上面就六个锐角小尖尖,劳瑟摸了摸,还真够扎手的,敢情手指就是这小刺儿扎的啊。再看小球表面乌黑啥也看不出来。不过这东西有点沉,可能是金的也说不定,晚上回家用酒精擦擦看,想到这里,劳瑟赶紧小心的收起小球,泥巴也不玩了,宝贝匆匆的回家了。

夜晚昏暗的灯光下,劳瑟小心翼翼的拿出小黑球,心下谨慎,可别在把手扎出血了。千算万算,噗–!手指是没扎上,小球掉到手心上,给扎出血了。劳瑟心头一紧,就想把小球扔地上好去擦手。忽然觉得手里一轻,赶紧回手来看,可是小球已经消失不见了。

原创文章,作者:拉那梅拉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233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