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思弦 安阳王小说《苗疆少主家的疯批郡主貌美如花》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苗疆少主家的疯批郡主貌美如花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白茶小姐

角色:俞思弦 安阳王

简介:俞思弦死了,嫁给宁王的同年,在城墙下提剑自吻,京都第一美人就如此相消玉殒,死前最后一眼见到的不是她名义上的夫君,而是小时一起玩过的,苗疆少年穆景华,不由的感叹穆景华真的好好看,夕阳下苗疆少年策马而来,银饰碰撞发出阵阵脆耳的声响,成了俞思弦生命中最后一抹光彩,如果能重来一次,定随他一同远赴苗疆。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邪魅冷漠苗疆少主*疯批美人侯府嫡女

书评专区

俞思弦 安阳王小说《苗疆少主家的疯批郡主貌美如花》全文免费阅读

《苗疆少主家的疯批郡主貌美如花》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大商十三年,京都发生两件大事,第一件事,京都第一美人余思弦十里红妆嫁给了皇上胞弟宁王殿下,两人可谓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成就了一段佳话呀!

同年宁王妃俞思弦死了,宁王妃死于城墙之上,据传闻说是提剑自刎了,至于为何会提剑自刎,民间众说纷纭,有人说宁王妃是被掳去玷污了清白,无脸再面对宁王便提剑自刎了。

也有人说,宁王妃可能是死于宁王之手,压根就不是提剑自刎,而是被宁王一剑刺死的,为的就是挪出位置王妃之位,迎娶北凉公主,这一切都是阴谋。

第二件事,安阳王病逝于回豫州的途中,皇帝下令把安阳王唯一的嫡女锦瑟郡主接回京都安置,传闻中锦瑟郡主是个只知道吃喝玩乐,无才无德无盐之人,被誉为大商第一废物。

锦瑟郡主入京当日,京都街上可谓是人满为患,都纷纷想亲自目睹这位草包废物郡主是何许风姿。

队伍入城后不久,一匹黑马直朝队伍飞奔而来,侍卫立即抽刀砍向黑马,黑马却还是在死前撞上马车,而导致驮着马车的两匹马受惊跳了起来,当场踩死一名丫鬟。

侍卫防止马托着车厢乱跑,当机立断砍死两匹马匹,解决掉马匹,从人群中飞十几名黑衣人,黑衣人提剑朝车队飞来。

侍卫们反应迅速把郡主围起来,手持刀剑与黑衣人缠斗,场面混乱,打斗持续了一盏茶的功夫,黑衣人渐渐处于下风。

这时有一名穿着自己服饰的人,趁人不备,一剑刺入车厢,只听见一声叫唤,众人纷纷朝车厢看去,车帘子被撩起,一把利剑刺在了郡主身上。

剩下黑衣人见任务完成,洒下一把灰雾,立即消失在了街上,而那名刺伤郡主之人,被清风一剑刺中,大街上躺着几名死尸。

锦瑟郡主坐在车厢里,突如其来的事故,先是一头撞在车壁上,两眼一黑不醒人事。

俞思弦一醒来,便是见到这幅场景,她身处在一辆马车内,记得她不是死了吗?怎么又出现在这?而且自己还没捋清是怎么回事,突然一把利剑从外面刺了进来,吓的她连忙躲开,却还是被剑刃刺中腰间。

有人来掀开帘子时,俞思弦又吓了一跳,只见那人立即跪下道;“属下护驾不利,还请郡主赐罪。”

俞思弦一愣,为什么他们叫她郡主?她是谁?她不是勇忠侯府嫡女俞思弦吗。怎么成郡主了,而且她不是死了吗?还是被一剑毙命的?

俞思弦疑惑的问道:“我是谁?”

众一惊,以为郡主在此次行刺中吓到失忆了,更是磕头谢罪的说道;“属下未能护住郡主周全,还请郡主刺属下们死罪。”

俞思弦捂住腰间被剑刃伤口,一脸苦色说道;“你们再跪下去我就要流血而亡了!”

众人才想起来郡主被刺伤,又更加愧疚,清风从地上起来,仔细查看郡主的伤势,好在只是轻微的皮肉被划伤,并无大碍,只是太阳穴上的大包过分的显眼。

刺客都无踪影了,护城的羽林军才匆匆赶到,先跪下,齐声高喊;“锦瑟郡主赎罪,我等因城外歹徒行凶,这才增援来迟,让锦瑟郡主受伤,还请郡主宽恕。”

清风冷嘲一声,想说几句来着,但看郡主的脸色不大好,也就忍住没说,毕竟从入京那一刻,郡主便不能再像豫洲那般行事。

俞思弦思绪飘忽在千里之外,她重生了,还成了锦瑟郡主,那个臭名远扬废物草包的安阳王之女,锦瑟郡主。

俞思弦心里不由得在喊苦,重生到谁身上不好,偏偏这位锦瑟郡主,她可是俞思弦,京都第一美人,才华横溢容貌出尘,也不是她吹,京都中是真的找不出,比她还要美艳动人的女子了,也难怪死的早,大抵是红颜薄命吧!

俞思弦长叹一声,心道;“认命吧。”

众人都以为锦瑟郡主在刚才的行刺中被杀害了,明明被一剑刺中,可是就是这般神奇的从车厢内被搀扶了出来。

锦瑟郡主在拥簇之下,去了行馆,包扎伤口,洗漱打扮,还得进宫面见当今圣上。

俞思弦刚到行馆,贴身的婢女娩月哭哭啼啼的迎上来,锦瑟郡主让她们先一步去行馆收拾,因此她们意外躲过了这一场刺杀。

俞思弦先是拉着娩月说道;“我为何来京都的?”

“是因为皇上下的诏令,说王爷病逝,您一人在豫州无人照顾,便把您接回京都!”娩月顿了顿,惊讶的问道;“郡主,你不记得了?”

俞思弦尴尬一笑,“被撞到头,不记得了!”

娩月一听哭得更厉害了,“好了!别哭了!我不是没事吗!?”俞思弦说道。

清风领着一名大夫回来,娩月扶着俞思弦入了内室,大夫仔细检查她伤势后道;“郡主并无大碍,伤口不深,包扎敷药,不出三日便好了,只是头上的包得需要药酒好好擦揉。”

娩月从腰间掏出一颗金珠子给大夫,“有劳谢大夫来为我们郡主医治,这是郡主一点心意,请太医喝茶吃酒。”

谢大夫连连恭维道;“这使不得,使不得。”

娩月送到谢大夫手中,笑道;“大夫还请收下,大夫在京都远赴盛名,日后我们郡主在京都还要多劳烦谢大夫呢!”

都送到手中了,谢大夫也只好收下了,送走太医,室内的侍女为俞思弦麻利地包扎好伤口,娩月则命人端了水和置换的衣物,准备给俞思弦梳妆打扮。

俞思弦端看着铜镜中的这张脸,锦瑟郡主原本长并差,不如传闻中的那般不堪,容颜算得上是清秀,只是她喜爱打扮太过于夸张,厚重的妆容,佩戴的首饰全是金饰,又老又俗气,衣裳也五颜六色。

不知道她是故意为之,还是本就是这般审美,当娩月让人送衣物来时,俞思弦头都要炸了,她之前好歹也是京都第一美人好吗?无论是妆容,还是服装、首饰,都是精心挑选出来最合适的着装。

娩月道;“郡主今日穿的衣裳都送来了,您看是穿哪件?”

俞思弦扫了一眼,她毕竟不是真的的锦瑟郡主,心里又叹了叹气,选了一套淡青色的,只能说这一套是当中最和谐的一套了。

娩月给她上妆时,被俞思弦制止了,“就不上妆了,就这样吧!”

娩月一时间还没习惯,郡主竟然不愿上妆了,以往都要涂了三层粉才出门。

俞思弦注意到了娩月的神情,解释道;“这毕竟不是豫州,刚被行刺,还是不要太张扬的好。”

娩月放下粉扑子,“郡主说的是,在京都确实不易太张扬。”

梳了个小巧的发髻,俞思弦选了一只素雅的玉簪戴上,没了以前铃铛的的步瑶金钗,这一打扮倒是显得整个人清雅温婉不少,没有扑粉和上胭脂,数日奔波,又流了些血,宛如一朵被雨水摧残过花朵。

俞思弦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皇上想看见的是没有任何威胁的人,从娩月和清风的口中得知,皇上想把豫州牢牢的握在自己手中,安阳王一死,继承豫州的只有她,拿捏住她就等于拿捏住了豫州。

宫里的马车在外侯着了,俞思弦在马车里问了很多关于安阳王的事,想到一会儿要以这个身份去面见皇上,她头真隐隐作痛。

锦瑟郡主这条小命可是好多人想要的呢,她重生到这具身体上,不能一下玩完吧!在做俞思弦时没活明白,给她了一次重生的机会,那么这次谁都不能再杀她了。

俞思弦还向娩月打听了自己的事情,娩月说道:“宁王妃都死了一月有余了,郡主您当时听到这事,还说自古痴情多被负呢!”

俞思弦:“……..”心里暗暗的嘀咕道;“瞎说八道,才不是呢!”

马车到了宫门口,俞思弦在娩月的搀扶中下了马车,望着这座宏伟壮观的皇宫,感叹道;“大商朝是真的有钱!。”

娩月一脸不屑的说道;“郡主你也挺有钱的!”

俞思弦不可置信的神色,“你说什么?”

娩月又道;“郡主也挺有钱的!”

俞思弦一喜,脸上的笑意荡起,听娩月说道;“豫州地产丰富,经济繁荣,堪比京都,整个豫州都是郡主的,可不是有钱嘛!”

俞思弦冷冷的看了娩月一眼,道“我要金银财宝,豫州又不能变现!”

说着就到了皇宫里,太监总管让俞思弦在殿外稍等片刻,皇上在与大臣们议事,俞思弦干巴巴地站殿外面等侯了一时辰,皇帝与众位大臣早已议好了事情,就是迟迟不宣郡主进殿。

俞思弦腰间隐隐做痛,还得娩月搀扶着她,清风被拦着宫外,俞思弦入宫前吩咐清风,极有可能会在宫中暂住些时日,这只是暂时的,无论如何都不要轻举妄动,一切等她从宫中出来。

过了一柱香时间,听到太监总管喊道:“宣锦瑟郡主进殿。”

娩月帮她微微整理了一下,觉着没有任何问题后才扶着她走入大殿内,俞思弦摇摇头,轻声道;“我没事,不用扶我。”说罢抬头挺胸的朝殿内走去,娩月低头跟在后面。

原创文章,作者:白茶小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230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