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精借命》小说章节目录高玉成,林树木全文免费试读

白花纹首当其冲的冲过来,高大山瞅准时机对准白花纹老鼠的头狠狠地一石头猛砸下去。

“呜嗷——”一声长撕,显然这石头砸的不轻,白花纹倒在地上没了动弹,也不知它是死了还是晕了。

这时其他老鼠一个急刹车停止上前,然后互相对视一眼,似乎都在让对方先上。这白花纹毕竟是它们的头领,正所谓“擒贼先擒王”,拿下这白花纹带给它们的震慑力是非常大的。

任何时候勇气和智谋都是最强有力的武器,任何强大的敌人都是有弱点的,找准对方的弱点,利用自己有利的机会,勇敢的气势重重的还击,那么离胜利也就多一份机会。

高大山的两只肩膀往外流淌着黑血,要是在这么流下去,就算不死也会丢掉半条命,而此时他必须要先保护好自己,才能更好的保护儿子。见老鼠们都愣在原地,没有继续进攻。

他抬手咬住衣袖的一角狠命的一扯,撕下一块布条,用嘴咬住刚刚打白花纹的石头,拿手缠住流血的伤口。然而还没有等他系住布条,其中有两只老鼠突然齐齐向他扑过来,他急忙一个跳跃的转身,成功躲过其中一只,随即握住石头对准另外一只又是一击。

“呜……熬……”

“熬”字都还没有喊出口,那老鼠就瘫在地上没有了气息,头上被砸出一个血窟窿,脑浆四溅。另外一只估计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懵了,夹起刚刚还往天上竖着的尾巴哧溜一下溜走了。这一次老鼠们开始挤挤攘攘的往后退,生怕退慢一步,下一刻遭殃的就是自己。

“你们过来呀!跑什么?老子今天豁出去了和你们拼了。”

高大山瞪着血红的眼睛,忍着剧痛发出怒吼。这一声吼振撤山谷,老鼠们都耷拉下来,这时那白花纹苏醒过来了,使劲想要抬起头来,双腿不停地在地上蹬着,转了一个圈也没能起来,一副不甘心的样子,但是看样子应该是废了。

高大山捂住往外冒血的伤口,走到那差不多有一只土狗大小的白花纹老鼠面前,狠狠地踢了它一脚。

“难道是我爸高估你们了?就凭你这个能力还想和高家村斗,趁早死了这条心吧!哈哈……”

说完,高大山拿起石头对准白花纹的脑袋再次狠狠地砸了下去,带着满满的仇恨,报复直到把那白花纹的脑袋捶得陷入了泥土里,砸扁了,白花纹这次总算死彻底了。

黑暗中远远一双眼睛将这一切看得个清清楚楚,死死的正盯着这一切。原本还暗自窃喜的他,眼见高大山斗老鼠们占据了上风,看着白花纹被砸死,不由得恨恨一拳砸在地上,随即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瓶子正准备揭开盖子。

突然一束绿光聚集在他正准备揭开瓶盖子的手上。他抬起头来看向绿光,这一看不要紧,看了就吓掉半条命。

一个干枯惨白的脸,一双深陷眼窝血红的眼睛里泛着绿莹莹的光,而且要命的是这仅仅只有一个头,看不到他的身子。

“妈妈呀!”

那人连滚带爬的拼命发出颤抖的声音,这一吓,他双腿哆哆嗦嗦根本就站不稳,拼命的想要往后退。那头离他越来越近,几乎都快鼻子对鼻子了,一股子尿骚味传来。手里的瓶子也掉到地上,“咕咕噜噜”滚出了几米远。

只见那个干瘦惨白的头轻轻地吹了一口气,那瓶子就飘起来,直直的窜到他面前,他也没有打算要伤害他,转过头去飘飘悠悠消失在了黑暗之中,那个小瓶子也跟着他一起消失不见了。

老鼠们也调转头,跳跃了几下呲溜转进林子深处不见了。高大山内心有些疑惑,今天这些老鼠看起来和上次攻击高爷爷的那些好像不同,但是究竟哪里不同,他也说不出来什么。

“唉!”高大山总算松了一口气,在极度紧张,恐惧之后突然间的轻松让他一下子就瘫软了,爬到高玉成身边看见儿子没有动静,估摸着应该是睡着了。他重新把伤口缠好布条,静静地坐在高玉成身边,这一刻,他太累了,从来没有像现在那样急着想要好好休息一下。

天空泛起鱼肚白,月亮也落了下去,高玉成冰冷的身体逐渐有了温度。他醒过来,从父亲的长衫中爬出来,眼前的一幕把他吓了一跳,四周白骨森森,一只比狗大的老鼠头陷进泥土里,父亲浑身是血的躺在那里。

“爸……爸……”

高玉成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赶紧抱起父亲。

“你嚎啥子嚎?我还没死呢。”

高大山挣扎着坐起身,高玉成赶紧蹲下身背起父亲,刚刚走到村口,就看见村民们个个深色慌张,表情凝重,往前面狂奔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

“高伯,出什么事了?你们干嘛去?”

高玉成急忙拦住一个村民问道。那村民盯着高玉成看了一眼,急忙说道:“你们这是怎么了,晚上到哪里去了,全村人找了你们大半夜,村里出大事了。哎——”

“出什么事了?”一种不祥的预感冲刺着高大山的内心。

“高全家的孙子死了,死法很惨!唉!据说头都被打扁了。”

这高全的孙子比高玉成小了一岁,本来打算在今年给他说门亲事的,现如今……。

高大山听到村民的这句话吓得差点就从儿子背上掉下来了。“快,玉儿,我们去看看。”这时村民注意到高大山的肩膀正在往外面冒血,而且血的颜色已经呈现黑色。

“大山子,你受伤了啊,而且从血的颜色看,你应该是中了毒。”

高大山医药得到了高爷爷的真传,自然知道这老鼠咬了之后有什么后果,反而回过来安慰村民和高玉成。

“没事,我的身体从小就比别人的好几倍,现在我们赶紧去高全家里,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快到高全家门口时,高玉成把高大山放下来,扶着高大山蹒跚着走到高全家门口,高全用拐杖狠狠地杵着地面:

“高大山你们俩父子还敢来,要不是你父亲当年同意那道士闯死亡林,我家孙儿也不会遭此横祸。如今我要你儿子抵命。”说着拿起拐杖就要打高大山。

高玉成急忙挡在父亲前面,结结实实替父亲挨了这一拐杖。高全又要动手时,高大山拦住高全。

“高叔,我们家为人处世您还不清楚吗,什么时候害过人,昨天晚上是有点诡异,我们父子俩被人打晕了扔到乱葬岗去了。”

听到高大山这样一说,其他村民都纷纷围拢过来,高全一把拉过高大山,扯开他肩膀上的布条,只见他肩膀处的肉完全已经腐烂,留出暗黑色的血液,发出阵阵恶臭。

“哇——”其中几个村民吐得一塌糊涂。

“不好,你这是被鼠精咬了,要赶快去找阴米,狗血,白公鸡血三者合一配以驱邪符水混阴米熬制的酒喝,然后还要泡。”高全作为高家村的老资格,这高家村百年诅咒也让他学会了不少的治邪术。

“不成,我现在不能走,让我去看看贵公子到底是个怎样的情况”高大山全然不顾自己,他听到村民说高全孙子头被砸扁,死状惨烈,这在他心里隐隐感到不安,难道……。

原创文章,作者:趣文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418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